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卷九 第二十九章 我都已经这样了!
    相柳。

    听闻这个名字的时候,火云邪神不禁皱了皱眉头,作为管理局的最高顾问之一,以他的权限自然能够调阅大量的神州秘闻。

    武者不一定是天生的聪慧之辈,但实力到了他这种程度的,六识自然会开发得无比的强大。

    记忆顿时因为相柳的名字而变得清晰了起来。

    相传因为不满意妖族的现状,作为上古妖族其中一脉而流传下来的相柳一族,曾经发动过一次革新的运动……这场运动最终以相柳一族的惨败收场。

    最后,相柳一族以自古以来的功绩,换来了最后一点血脉的留存……但最后的血脉却需要永远逐出神州大地。

    这件事情还是神州真龙亲手操办的。

    自此以后,也就再没有听过任何有关相柳一族的消息。

    “你是相柳?”火云邪神试探性地问道:“当年相柳一族被驱逐的最后一个后裔?你怎么会在这里?”

    慈眉善目的男子目光平静。

    他甚至双手合十与胸前,这模样看起来真的就像是得道的高僧,深受佛法的熏陶似的。

    只听他缓缓说道:“你既然知晓相柳一族的事情,想必来历不会简单。你身上没有妖气,也不见法力……是武者的真力。我曾听闻神州大地上有一个强横的武者,以一人之力挑战道妖联盟,号称火云,想必就是阁下了吧。”

    “不错。”火云邪神淡然说道,旋即又道:“你应该永世不许踏入神州境内才对,为何会在这地下灵脉长河之中。”

    相柳平静道:“差不多一年之前,我因为觊觎此地的地脉之力,妄图借助地脉的力量进行蜕变,最终失败了,随后被困于此地,悔改过往,净化心中的戾气。”

    火云邪神一皱眉头,“谁将你囚禁在这里?”

    “我无法提起它的名字。”相柳微笑着道:“但或许你心中会有答案。”

    “难道是真龙……”火云邪神嘀咕了声,这是他能够马上想到的最合理的理由——本来,这个城市就是龙夕若的地盘。

    这个相柳要在神州真龙的地盘上作恶,也是头铁的娃……一年前,这里还没有禁法,还真是敢放肆啊。

    “这些锁链。”火云邪神此时打量着四周那些依然指着自己的锁链——它们无时无刻都给他一种诡异且可怕的感觉。

    “它们是布置下来看管我的。”相柳依然平静地说道:“当然,也有守护这里的意思。它们不会主动攻击任何人,除非对方不怀好意而来。”

    “很厉害?”火云邪神顿时眯起了眼睛。

    “口说不如亲自尝试一番。”相柳微微一笑道:“你看似平静,但却也心比天高,但凡武者必有如此傲气……你且尝试一番吧。”

    “我还真有点意思。”火云邪神轻笑了一声。

    他直接一掌拍出,以无上的真力在掌心之中凝聚了一道气旋……犹如披上了重甲的手掌,狠狠地撞向了其中一道的锁链。

    然而这蕴含庞大劲力的一掌,竟是未能将锁链拍开……竟是分庭抗礼!

    但这只是上百道锁链当中的其中一道。

    火云邪神脸色微变,收掌后退,惊疑不定地打量着,然而这些锁链并没有追击他,只是依然在相柳的四周缓缓流动。

    火云邪神眼中闪过了一抹凶光,左手手掌一挥,竟是隐约有猛虎咆哮之声传出。

    他缓缓地高举着自己的左臂:就如同是把绝世的凶刀似的。

    锁链流中央,双手合十而静坐的相柳,此时眼中闪过了一抹惊讶之色…旋即皱眉,喃喃自语道:“这像是…虎魄刀?”

    左臂之上汇聚了可怕的一缕刀光,火云邪神身上疯狂地涌出了庞大的斗志。

    灵气的长河,此时更是因此而出现了局部沸腾,这沸腾甚至一路的疯狂蔓延而去。

    就在此时,本应该斩落的左臂却竟是迟迟没有斩出……一滴冷汗自火云邪神的后颈处缓缓留下。

    他的身边,上百道锁链前端的锥子钻头,已经在他反应不及的瞬间,纷纷指着了他身上的各处大穴……甚至距离刺破他的皮肤,也不过毫厘之间!

    他的全身上下,俨然只要有一丝的动作,便会直接撞向这些锁链的钻头……他甚至仿佛看见了自己的身体会被这些钻头直接穿透,打成筛子的血色景象。

    脑内挥之不去的景象,让火云邪神呼吸也不自已地变得急速。

    第二滴的冷汗缓缓流下……

    火云邪神身上的滔天凶焰一点点地回落,左臂上的刀光也随之减弱,灵气长河的沸腾也渐渐地平复了下来。

    直到一切平静,锁链流的钻头才缓缓地从火云邪神的身边退开,它们再次恢复了流动……在相柳的身边缓缓地流动着,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这真的是神州真龙布置出来的?

    心中的疑惑生起,火云邪神并没有声张。

    恢复了平静的他,很是光棍地说道:“你说的没错,这些锁链确实诡异得很,我要是用力过猛的话,对这条灵气长河也不好,就此作罢。”

    “你走吧。”相柳缓缓说道:“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不要打扰我的静修。”

    火云邪神沉吟了番,“看样子,被困在这里,好想让你改变了不少?”

    相柳摇了摇头:“这里的灵气纯净,每日让这种灵气洗涤心灵,确实能够为我带来平静。这段时间来,我越是回首前尘往事,就越是能够感觉到心中的安宁。”

    火云邪神半信半疑道:“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一件好事情。我虽然不是很清楚前因后果,但既然你能够寻求到心灵的平静,也就证明当初将你困在此地的做法有了效果。”

    相柳微微一笑,很是淡然。

    “如此,我就不打扰了。”火云邪神直接一拱手。

    相柳此时却忽然问道:“走之前,能给我说说外边发生的事情吗。”

    “你既然在这里舍弃过往思过,又何必还要在意外边的事情。”火云邪神淡然道。

    “还是有些事情放不下。”相柳苦笑了一声,“在外边,有一个名为【米迦勒会所】的组织,当年我就曾今被这个组织的人给抓住。他们将我进行了一番非人的研究之后,已经获得了我们相柳一族的重生之密,更是创造了一种可怕的生物……相信我,这个组织,并不会像是已经对它有所了解之人想象之中的简单。你们任何对于这个组织的情报,也不过是它们的冰山一角。”

    “会所?”火云邪神一皱眉头:“关于这个【会所】,我们也有所察觉……但【会所】从来都不在神州活动…至少,他们不敢以超凡的力量在大肆神州活动。”

    “我相信你们。”相柳微微一笑:“我也相信神州真龙的震慑力。只不过还是多提防一些比较好,藏于暗处的敌人,尤其是从不动声色的敌人,一旦动了,必然是致命的一击。【普罗米修斯】,或许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知道这种生物的可怕之处。”

    “【普罗米修斯】?”

    “一种以相柳的重生力量作为根基,糅合了许多不同生物,甚至是妖族,魔兽的因子,而创造出来的,具有无限繁殖,并且不惧死亡的杀戮之物。这种生物,毕竟是以相柳一族的因子早就而成,它们若是作恶,这份罪孽我也自有一份啊。”

    “关于这些,我会调查清楚的。”火云邪神点了点头,“多谢你的提醒……可以给我说说更多关于会所的事情吗?”

    只见相柳此时一挥手,四周的灵气在相柳的手上凝聚出来了一片玉质似的块状物,它直接射到了火云邪神的手中。

    “这上面,有我刻录的关于我所知道的【会所】的一切,你且拿去吧。”相柳淡然说道:“我要继续静修了。”

    火云邪神将手中的玉简捏了捏,旋即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在下告辞。”

    说着,火云邪神再次一拱手:“有时间,我会来找你喝两杯的。”

    相柳平静地目送着火云邪神离开,似乎是一点也不留恋似的……他又陷入了这灵气长河仿佛永恒的宁静之中,然后口吐心经之声。

    他一直都在这里诵读者知道的一切佛法的心经……甚至道家的心经。

    纯净的灵气不断地冲刷着他的心境。

    他越发的平静了,脸上的慈悲之色也越发的浓郁。

    只是四周的锁链流依然流动,发出了规律的,清脆的响声。

    “不要吵了!!停下——!!”

    “停下——!!!”

    相柳猛然张开了双眼。

    他的脸上哪里还有一点的慈悲之色,分明就像是地狱的恶鬼似的。

    他发了疯似的冲撞了起来。

    “不要吵了!停下来!停下来!!!”

    “……到底,还要困住我多久的时间!”

    “我明明已经悔过了!”

    “我每天,每时,每刻都在诵读!我明明内心无比的安宁!”

    “我甚至为神州的安全担忧,给了火云提示……我都这样了,你们为什么还不停下来!!你们到底要怎么才能放过我!!”

    “不要吵了啊——!!!”

    只见相柳此时如同野兽似的,目光死死地顶着这些不受丝毫影响而继续流动的锁链。

    猛然,相柳双手举起,竟是狠狠地以手指直接刺破了自己的双耳。

    他仿佛一瞬间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安静了。

    相柳一动不动地坐着,即使双耳鲜血直流,可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满足的笑容来。

    玎珰……玎珰……玎珰……

    他脸色瞬间剧变,这锁链流动撞击时所产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相柳一族强大的重生之力,在灵气长河的环境之下,瞬间就让他刺破的双耳得到了恢复。

    “啊——!!!”

    他不得不再一次疯狂地刺穿自己的双耳,以求能够听不见这些锁链的声音。

    但是。

    修复……刺破……修复……刺破。

    疯狂地重复着。

    “求求你们…不要再动了……停下……停下啊……”

    ……

    ……

    小宝正在办公室里面摸鱼。

    为了摸鱼,他甚至研究出来了新的摸鱼姿势,那就是将电脑主机的电源线挂在了两张桌子之间,开门就能够踢开的那种。

    屡试不爽。

    就算是工作繁忙,但死也要摸鱼!

    “……这个【你的男人不要你了!】这它娘的猛啊,一下子就冲到这么高的排名了。”

    刚刚打完了一盘,小宝便靠在了椅背上,仿佛被榨干了似的,“都快要追上第一第二的修哥两夫妻了。”

    但屏幕此时却瞬间黑屏。

    小宝一怔,旋即打了个激灵,然后就以影帝般的演技,抓狂似的抓住自己的头发站了起来,“我做了一天的报告了!”

    只见门口处的小林SIR没好气地道:“还用这招?”

    小宝顿时耸了耸肩,也没好气地坐了下来,重新启动电脑,“我很忙,没空帮你!”

    “别介。”林峰笑嘻嘻地走来,直接坐到了桌子上,“中午采证回来的东西,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还没看。”小宝摇了摇头。

    “还没看?”林峰不可思议道:“这是优先的啊?”

    “我这里都是优先的!全它妈都是优先的!”小宝此时怒道:“反正我一个人怎么干都干不完的,我已经天天住办公室也干不完的,劳资不干了!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放过我!有本事你就辞了我!”

    开玩笑了,如果小林SIR有这个权力的话,早就炒了这个天天摸鱼的家伙了。

    “帮个忙?”

    “不是我不帮你啊。”小宝摇摇头道:“我都打辞职信了……这地方真不是人呆的,你看我明明拿着这么好的编制工资,但是除了上班摸鱼,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

    “我也没有……”

    “……反正我不干!你要资料就按顺序来……等个二三四五六天吧!”

    “你到底帮不帮?”林SIR顿时板着脸。

    “不帮!等着吧!”

    小林SIR便直接用马警官传授的夺命锁喉,直接用手肘勒住了小宝的脖子,将他压在了桌子上,“现在呢?”

    小宝也不甘示弱,直接回首掏,扯着了小林SIR腋下的毛毛并且插住他的鼻子。

    如此这般。

    办公室的推门忽然间推了开来,随后一道人影走入……白色的长大褂,干练的短头发,还有一张精致的脸蛋。

    “我…是不是进来得有些不是时候?gay里gay?”

    扭打中的小宝与林峰顿时一愣。

    小宝一下子推开了林峰,瞬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似的跑了过来,委屈吧啦的样子,“南法医!你终于回来了!!”

    门前的南小楠只是微微一笑,躲开了小宝的拥抱之后,随意道:“对啊,我休假回来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