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机剑曲 > 第十六章 路遇
    【全♂本÷小?说☆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宫北斗下意识凝神戒备,其余弟子更是紧张得微微冒汗,眼中无意识流出敌意。

    唯有上官诚泰和宁青筠,一个于氛围这种事上迟钝无比,一个对周围之事漠然不关心,反倒没有丝毫反应。

    “你们……什么人?”最初在茶肆中的中年汉子满眼敌意,用着蹩脚的中原话说道。

    周围刹那间静了,只听得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南宫北斗强压住有些不安的同伴,示意方少白。

    方少白自然早有准备,摘下头顶草帽,笑嘻嘻地说:“这位应该是阿古翰大叔吧?我听苗阳提起过您……”

    那个名叫“阿古翰”的汉子将信将疑地看着方少白半天,有些吃力地听着他说话,问道:“你就是……上次救了苗阳的那个中原人?”

    方少白点头承认了。

    不过,阿古翰没有立即放下戒心,而是又问了方少白几个问题,待确认了眼前这个人确实是“苗阳”的朋友后,便对周围同伴“叽里咕噜”说了一阵。

    那些南疆人听了阿古翰的话后,纷纷冲着方少白等人露出了笑容。而其中有一名较为年轻的少女则还将双手环抱于胸前,对方少白行了一礼,而后才羞涩地跑了。

    “……是苗阳的妹妹,苗雨。她……谢谢你,救了她哥哥。”阿古翰对方少白解释道,“你们……坐!”阿古翰憋了半天才想起“坐”这个中原发音,指着南宫北斗等人让他们坐下休息,自己则抱着大海碗和水壶,给众人冲上一碗色泽碧绿的茶。

    方少白连连对南宫北斗眨眼,南宫北斗方才命令同伴们纷纷落座。

    只是,面对那整一海碗大、散发着古怪馨香的茶水,依旧无人动手。

    见此情景,阿古翰脸色不由一沉。

    就在这时,不等方少白示意,南宫北斗已端起茶碗,“咕嘟、咕嘟”喝了一小半。那碧绿色的茶水中带着某种腥气,却并不难闻,入口有些辛辣,但回味竟是甘甜。

    入腹之后,南宫北斗只觉全身冒出一身细汗,仿佛这时才终于将那湿闷的雨林抛诸脑后,迎接清风与白云。

    其余人见状,也纷纷或多或少抿了一些,这才发觉自打越过云梦大泽以来,一直萦绕在胸腔中的某种闷恶感随着那些许汗意而挥散不见,整个人不由神清气爽起来。

    “叽里咕噜!”阿古翰见他们有人一下子就将茶水喝了个见底,笑呵呵地提着巨大的铁壶,一边称赞一边给他们满上。

    “多谢!”南宫北斗由衷说了一句,却见方少白脸色有些怪异,面前茶碗中的茶水只少了少许,不由下意识一惊,目光中露出疑问。

    方少白微微苦笑,摇了摇头,示意茶水无事,但却不解释其他。

    “方……扫百?”阿古翰看似温和地问:“你找苗阳有什么事?”说着,他的目光扫过南宫北斗等人。

    原本还空荡荡的茶肆,转瞬间只剩下两三张桌椅还空着。

    方少白知道这才是重头戏。

    他们这次是想通过苗阳来拜见他们氏族的巫祝,好打听更多的消息,或者由对方转达他们的意思给深山中的那支氏族,以求会面。

    只是,阿古翰这里却不能直说。

    “阿古翰大叔,我这次来找苗阳,主要有两件事。一个是上次和苗阳分别前,他曾托我帮忙寻三样草药,分别是风啸草、玉盏花、擎仓枝。这些东西我托了这些北面来的朋友,搜罗到了不少,他们也愿意交换更多的材料,所以便与我一起来了……”

    “依我看……这些小朋友不太像商人啊?”阿古翰眯了眯眼。

    方少白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能在这些地方穿梭的,又怎么可能只是普通人。”

    “那倒是。”阿古翰老实地点头,“那另外一件事呢?”

    “另一件事,就是与你们的死对头有关了。”方少白朝山那面指了指。

    阿古翰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待明白方少白的意思后脸色顿时一变:“星罗宗?”

    方少白点点头。

    这两件事,方少白并不全是说谎。

    苗阳确实有提过需要草药,星罗宗近期也确实有些异动,倒不是他临时空想出来欺骗阿古翰。

    然而,也许是近来防范愈发严格了,就算方少白如此说,阿古翰神色间依旧有些犹豫,似乎还在考虑要不要放这些人过去。

    方少白没有再多说,只静静等待着。

    就在阿古翰思索的期间,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铃铛声。

    渐渐平复心绪的南宫北斗本身正心平气和地遵从方少白告诫,静静等待着。只是,忽然存微山外门弟子中突然起了些许骚动。

    南宫北斗皱了皱眉,发觉骚动的源头来自于他们来时路上,下意识抬头看去,瞬间明白了。

    只见茵茵草地中间,行来一队南疆女子。

    明媚的阳光轻柔笼罩着,轻铃晃动间,那白皙光洁的手臂和小腿,晃花了不少人的眼。

    先前他们被村民包围时,周围也有些南疆女子。但那时气氛紧张,他们无暇观察四周,所以也一时未曾注意这些南疆女子的打扮。

    而此时,氤氲热气间茶香四溢,众人皆多少放松了心神,这时看到一群南疆女子行来,才注意到南疆女子衣着的大胆。

    南疆习俗与中原大不相同,加上此地气候湿热,男女老少衣着都较为暴露。

    男子粗犷,女子细腻,身上脸上用某种蓝色的涂料画着复杂的纹路,昭示着他们对巫神的赞美。

    男子便也罢了,但女子却不同。

    存微山的弟子何曾见过这般大胆的女子,尤其是那白皙的肌肤与蓝色纹路交织,步履摇曳之中愈发有某种魅惑的意味,一个个面红耳赤却又忍不住偷看。

    如果说其他女子令人挪不开目光,那中间那名被众星拱月的少女则令人不敢逼视。

    那少女面容看起来约莫十四、五岁,但个子高挑,衣着与同伴比起来尚算正常,只露出半截小臂和光洁的足踝。她的肌肤如牛奶般润泽,只在耳畔用青色勾勒了简单的两撇意义不明的纹路,在飘动的发丝间并不起眼。

    这少女年纪虽小,但容貌最为娇美,对比同伴自然的气质,她更像是中原江南水乡的甜美少女,天真中带着不自觉的魅惑,最为动人。

    尤其是她骑着毛驴,慵懒地伸着懒腰,露出小半段柔软平坦且光洁如玉的小腹,就连宁青筠也冷不住多看了一眼。

    “阿古翰大叔!”这群南疆女子径直到了茶肆中,嘻嘻哈哈地坐在剩余空位上,其中一名女子用着南疆话问着阿古翰一长串话,一边问一边看着南宫北斗这群“可疑人”。

    阿古翰同样回答了一长串话,以方少白的本事,也只能猜测阿古翰是在告诉这些女子自己等人的大概来历。

    茶肆之中本来寂静得很,先前也只有方少白与阿古翰的说话声。而现在,这些甜美南疆女子的说笑声宛如百灵鸟唱歌般,传荡在青山间。

    南宫北斗掌心微凉,下意识想握住飞霜剑,然后才意识到为了避免南疆巫族的误会,飞霜剑已被他自己收了起来。

    他抬起头,突然发现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定睛一看发觉那名年纪最小的南疆少女正坐在自己正对面那桌,与自己面对着面。

    少女的明亮眼睛如同清泉一般清澈。

    面对这不带恶意却一直盯着自己的目光,南宫北斗只微微低头,避开了那少女灼灼的目光。

    少女明亮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突然开口道:

    “这位姐姐可真好看!”声音如清泉般好听,令宁青筠微微一晃神,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少女说的是极为纯正的中原话。

    那少女本已坐好,现下跳了下来,走到宁青筠身旁,直接握住宁青筠的手又重复道:“姐姐,你长得真好看,就和传说中阿美湖中的仙女一样。”

    那少女的动作轻飘飘,却十分迅速,等宁青筠反应过来前就被握住了手,愣了一愣才缓缓抽回手道:“你也很好看。”

    “真的么?”那少女听了这话十分开心,捏着编的细细的辫子笑盈盈地说:“等我再长大些,一定会比现在还好看的。你说是不是,这位俊哥哥?”

    南宫北斗本在揣测这些女子的身份意图,没想到那少女突然大胆地问自己话,一时间心中顿起警惕。

    只是,没等他说什么,那少女就回头对着阿古翰大叔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又头也不回地坐回位置上,一边晃动着纤细的小腿,一边与同伴亲亲热热地说话。

    宁青筠与南宫北斗面面相觑,这还是这几年来她第一次露出除了冷漠之外的神情。

    方少白额上冒出几粒冷汗,压着狂跳的心问阿古翰道:“大叔……你看,我们确实没有恶意,苗阳说了,过段时间你们又要迁移了……”

    不等阿古翰回答,那少女又插嘴道:“你们是苗阳哥哥的朋友?”

    “是……是。”方少白勉强控制着神情回答。

    “那就也是我月汐的朋友,你们要去青苗寨,不如我带你们去。”少女欢快地拍着手道。

    月汐似乎在这群女子中地位颇高,她一开口,她身旁两名女子虽然皱了皱眉极为不情愿,但最终没有反驳,只用审视犯人的目光将南宫北斗等人来来回回地扫视着。

    方少白不知这女子来历,一时有些踌躇。

    这一踌躇,茶肆之中气氛瞬间怪异了起来,无论是阿古翰还是其他南疆女子,都似乎露出了危险的意味。

    “好!那便劳烦月汐姑娘。”南宫北斗霍然站起,做了决定。

    月汐眯起眼看着这个黑衣冷峻的青年,笑得眉眼弯弯:“不麻烦!”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