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尘骨 > 一笔绘乾坤 第二百五十八章 要变天了
    “既然是天瑞院先生该着的衣裳,即使是粗衣麻布也当着上。”林苏青摊手轻轻的按下去,看起来满满当当的一盒子,一按便薄了,抚手去,雕花镂纹,触感细腻,且不似普通衣裳有缝合的线路。他掀起一角看了看连接肩与袖子的地方,也完全没有缝制的痕迹。

    “天衣无缝……”他不禁自言自语。

    翼翼见林苏青在抚着鲛绡衣,便主动提道:“此衣是由南海鲛人所织的生绡龙纱,而后由天之织女织就成衣,一针一线也皆是由天宫的七衣仙女亲手刺绣。它可以根据先生的身形而量身变化。”

    林苏青点点头,细看内衫外袍上的暗纹,一眼便知必然废了顶天的心血。

    “大千宴在几时?”林苏青回身问道。

    “回先生的话,惊凌榜角逐三日,即日起三日后便是大千宴。”翼翼如实回答,“先生是要着鲛绡衣出席大千宴?”

    “是啊。”林苏青吐出这两个字的同时顺带叹了一声重气,然后玩笑道,“要去抢一抢其他学子的风头。”

    翼翼诧然,听明白了却没能理解他的目的,疑惑道:“呃……抢风头?”

    “是的没错,就是去抢风头。”林苏青撑着桌面借势起身来,顺手掸了掸一身不沾一粒尘埃的偃月服。

    他端着一只手肃立,面上微笑貌道:“省得总有学子前来找我比试切磋,而回回都要寻些理由婉拒,只怕要不胜其烦。”

    “可是……”翼翼有所担心,直言不讳道,“先生不担心树高招风惹来风言醋语?”

    “已经惹了,避是避不过了,显露先生身份反倒能压一压他们,免得谁都敢到跟前来兴风作浪。”林苏青弯腰捧起那方盛着鲛绡衣的绿檀木盒子,“此处更衣不大妥当,我先回去紫水阁,翼翼你去忙吧。我们大千宴再见。”

    “大千宴?先生近日要去何处?”翼翼连忙追问,随即起了担心,遂赶忙提醒他,“本届招生停止,来往的法门已经关闭,学子私自外出是有重罚的,先生您还有学子的身份。”

    “只在四处逛一逛,熟悉熟悉环境。”林苏青眼眸缓缓转了转道,“不会离开三清墟。”

    “好的,那先生有事的话,尽管吩咐我就是了。我虽然身为牧司,但整个天瑞院除了我,再无旁的能为先生分担琐碎。”翼翼向林苏青捧手抱拳,后退了三步,而后利落的转身离去。

    林苏青看了一眼狗子,颇似无奈的冲它扬扬眉头:“走吗?”

    然而狗子没有回答他,抬起屁股就走了。

    ……

    他们到达紫水阁后,狗子并没有进入林苏青的房间内,待他换完衣服出来是时,它才漫不经心的问道:“你着了这身鲛绡衣,那主上赐的偃月服你如何安放?小心被贼子窃走了。”

    “我藏起来了,放一百个心。”林苏青斩钉截铁,俨然有着十足的把握,绝不会被盗走,狗子还想问他究竟藏在了何处,如此安心,还没开口,就听林苏青道:“我怎么觉得穿这身衣裳更衬我些?”

    狗子摆了他一眼,故意戏谑道:“那是,你穿不出偃月服的气度来,只能是你衬着偃月服。”

    不过说实在的,林苏青面容清秀,骨骼偏薄,生得不够稳重,的确穿不出偃月服的气度,所以只能觉得他好看,但并不出彩。

    而现下一身月白色罩绡纱,脚踩掐金挖云的鹿皮靴,头上一顶束发嵌宝的玉冠,几番打量他下来,雅致而不失贵气,与他的面相甚是贴合,还透出了清澹恬然感来。若有深渊之静,似幽幽一汪深潭,一言一行则如纡缓的水波。

    仿佛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似的,煞是匹配。

    “这件鲛绡衣,是后来才有的。”狗子坐定后扬起脸道,“虽然是子夜元君特地攒了能工巧匠织制,但是她自己不曾穿过。后来第二任掌院先生白泽神尊嫌弃,也不曾穿过。”

    林苏青惊讶:“我是头一个?”

    “是的。”

    “托了这枚坠子的福,我竟然享了如此殊荣。”话虽如此,可是他是一边走一边说着,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在意。

    “去哪儿?”狗子小短腿快步跑着跟上去。

    “去昨晚去过的地方。”

    “何事?”

    “要紧事。”

    问一句答一句,言简意赅,狗子越问越疑惑重重,跟得更紧了,一溜小跑,仰着脸问他:“我觉得你变了个人。”

    “变好了,还是不好了?”林苏青很赶时间,他只有三天可自由支配的时间,三天过后,准确的说,从大千宴过后,他便不能再像现在这般自在,想去何处便去何处。

    以他目前的状态,完全不够资格立于掌院先生之位,因此他一旦公之于众,以掌院先生的身份示人,必然会引来无数双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不好说,既好也不好。”狗子答不上来,它觉得现在的林苏青比以前沉稳了,带出一种踏实感,可是又因为他显露了他的城府,又叫人无法完全踏实。好也不好啊,它觉得现在的林苏青才像个样子,却又舍不得从前的那个林苏青。

    “你更喜欢现在还是以前?”

    他果然问了,狗子怕就是他问这个问题,早知道还是忍着不提了。

    “唔……”

    “你答就是了。”

    林苏青吩咐时侧首看了狗子一眼,便仍旧目视前方,大步向前,他步子迈得比以前都大,狗子察觉他明明在赶路,可外人看起来,他却是不疾不徐的。

    “唔……不好回答。”狗子小跑紧跟着,不知不觉就吐了舌头出来,吭哧吭哧的喘气,忘记变化形态的大小用来省力,“当我也不想瞒你。说实话吧,以前的你更像是朋友,我很喜欢我们以前相处的状态。”

    “现在呢?哪里不一样了?”林苏青是真的想问,他有意改变,改变成自己想成为的自己,同时他也在意,他身边的他所在意的如狗子这样的伙伴,如何看待改变后的他。

    “现在嘛……唔……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也不是你变得不好,但我总感觉我多了个主子,这令我很不爽。”

    “既然总是让你,你觉得很不愉快……那……”林苏青蓦然驻足,佯作沉思状,略微想了想,“那我就多吩咐你做些事情,习惯就好了。”

    “……”狗子气得吹胡子瞪眼,奈何个头矮小,教训人都只能盯着腿肚子,“你还真顺着杆子往上怕呀你!”

    林苏青突然驻足,盯着他小腿肚子气冲冲往前的狗子猛地一头撞在他腿上,仰了个四脚朝天。

    “你们,你们怎么都这样!”挣扎起身,满腔怒火正要发作,凝神一看,“咦?这不是明堂嘛,你来这里作甚?”

    林苏青斜勾着唇角,促狭一笑:“吹灭那盏长明灯。”

    “什么?!什、什么?你说什么?!!”狗子惊得语无伦次,“吹不得!你不能吹!你站住!”

    林苏青往前一窜,已经跑进了明堂。

    “你站住!”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