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回流大时代 > 正文卷 第二百零四章 说与不说
    吴天华和夏伯平相视一眼,一起露出苦笑的表情,平时和陈大河打交道,谈起事情都是头头是道,难免给他们一种同龄人的感觉,可这时听陈大河这么说,才惊醒他不过是十六七岁的少年人,也难怪气性这么大。

    “大河,倒没这么严重,”吴天华连忙安抚着笑道,“我刚才也说了,上面肯定会保证政策的延续性,这方面肯定是不会有变化的,我们来跟你说,只是给你提个醒,恐怕上面会安排人直接去美国卖货,那样的话对你们一定会有影响。”

    “没事,我也只是说说我的底线而已,”陈大河笑着摆摆手,“大方向我从不怀疑,不过我也相信,小波澜在所难免,反正我的奖金提成都已经到手,就算事情有了变化,对我也没什么损失,但是,”

    陈大河看看夏伯平,又看看吴天华,“别忘了,北金公司开业的时候,美国驻华大使伍德先生可是不请自来的,你们也提醒一下他们,去查一下琼斯公司的底子,看看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这种时候,陈大河也不介意扯一下琼斯公司和伍德大使的虎皮,该争的时候就一定要争,这与爱不爱国无关,而是既然决定了走经济发展的路子,就一定要遵守最基本的游戏规则,否则最后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相对来说,如果真的能打消那些人以势压人的想法,这种做法对发展大局反而是件好事。

    听到陈大河的话,两人顿时脸色一变,这几天只顾着和上头争论应不应该继续履行合同的事,却忘了这一茬。

    夏伯平苦笑着挠挠头,“其实那天开业之后,驻美使馆方面就已经安排人去调查琼斯公司了,可这么久了都一直没有回音,估计是没查出什么东西来。”

    吴天华也摇着头说道,“如果对方真是大有来头,以我们在那边刚建起来的底子,怎么可能查出东西来,不打草惊蛇就不错了。”

    陈大河也不意外,查是应有之义,查不到也是正常,毕竟去年两国才建交,又能建起什么样的情报渠道,美国更不是毛里求斯,要查些东西可没那么简单,这也是他敢玩幕后游戏的底气所在,不过要是再过十几年就不行了,那时候还真是很少有上面查不到的东西,有的话也是因为其他国家级的力量在掩盖。

    “不说这个了,”陈大河举起酒杯笑道,“反正动也好,不动也好,都随他们,建功也好,闯祸也好,也是他们,我们喝我们的,可别等菜都凉了,浪费兰婶的好手艺。”

    “哈哈,这话说得对,”吴天华举起酒杯哈哈大笑,“还是你小子想得开,行,那我们就喝我们的。”

    “走一个,”夏伯平拿起酒杯就一口干掉,然后看着陈大河笑道,“大河,相信你三哥,别的不敢说,那份两千万的采购合同,一定能履行到底!”

    “好,那就多谢三哥了,”陈大河举起酒杯,也一口干掉。

    酒足饭饱,带着七分醉意的陈大河叫来图安开车送他们两人回去,图全则开着吴天华的车跟在后面,然后两人再一起回来。

    陈大河醉醺醺地进了后院,茜茜看到连忙迎了上来,扶着他到客厅沙发上坐下,然后又叫安英去帮忙放洗澡水。

    接过茜茜递来的热毛巾敷了下脸,陈大河感觉舒服了许多,将毛巾丢到茶几上,然后拉着茜茜的手问道,“今天去电视台看过,感觉怎么样?”

    茜茜把脚收到沙发上,压在屁股下坐着,挨着陈大河笑嘻嘻地说道,“感觉非常好,以前都只是看课本上的东西,没什么直观的印象,看现场就好多了,而且徐老师说我进步很快,决定安排我从下个月起到电视台学习。”

    “挺好的啊,”陈大河带着几分惊讶笑道,“看来你还真是没少下功夫,不过去了电视台以后,要更加努力,争取早日进中央台。”

    “那当然,”茜茜得意洋洋地皱着鼻子,“老师说了,只要表现合格,一年后直接去中央台学习,”

    说到这里,茜茜又有些苦恼,“可是电视台的师傅们都不肯收我,只是让我跟着学。”

    “为什么?”陈大河话一出口,随即便反应过来,哈哈笑道,“你是徐老爷子收的学生,等于就是他们电视台好多领导的师妹,哪个老资格敢收你做徒弟啊?”

    “啊?”茜茜顿时傻眼了,“难怪老师连话都不说,还一直笑眯眯的,原来是这样啊,那,那要是他们都不教我怎么办,那些实操我都不会啊。”

    “这你就放心,”陈大河搂着茜茜的肩膀,“你是徐老爷子亲自带过去的,哪个敢对你藏私,那不是不想干了吗,好了,别多想了,以后去了电视台要多学多看,不懂就问,明白了吗?”

    “哦,”茜茜点点头,“我知道了。”

    “嗯,”陈大河拍拍她的肩膀,“快去睡吧,明天还得上课呢。”

    “嗯,你也早点休息,”茜茜站起来,看看外面没有人,飞快地在陈大河脸上啄了一下,然后像只小耗子似的一溜烟跑回房里。

    陈大河笑呵呵地摇着头,先是去浴室泡了个澡,又喝了一碗兰婶熬的醒酒汤,才走到书房里坐着。

    双手撑在书桌上,手指一下下地敲着桌面,眼睛却一直盯着桌上的电话。

    他现在有些犹豫不决,到底该不该现在给奥利弗打这个电话,跟她说这件事呢。

    尽管今天夏伯平和吴天华说只是一种可能,但既然他们能过来,就说明这种可能成为现实的几率很大,就算最后能保住现有的合同份额,可要是他们真的直接进入美国市场,实际上就已经形成了事实违约,破坏了商场上的潜在规则,这样必定会对琼斯公司的业务产生直接冲击。

    但再大的几率也只是几率,如果没有成为事实,又跟奥利弗说了这件事的话,必然会让她对国内现有的商业环境产生质疑,尤其是她还有一个纽约时报记者的老爸,自己可不能保证奥利弗不会告诉他,更不能保证奥斯会不会把这件事作为素材写进报道里去,到时候说不定又是一个大新闻,让国内的招商引资雪上加霜。

    可要是不说,万一成真了呢,那时奥利弗又会怎么评估自己,连这样的情况都无法掌握,自己对货源渠道的掌控究竟有多少?那时双方还能不能继续顺畅地合作?自己又凭什么能占据大头的股份,难道就凭那三千五百美金?简直就是玩笑!

    手指敲打半天之后,终于突然停住,这个电话还是要打,不过在措辞方面要组织一下,一定不能牵扯到政府层面,而是把它作为一件独立的商业事件来对待。

    对,就是这样。

    想好之后,陈大河便伸手去抓电话,准备给奥利弗拨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响起,顿时吓了他一大跳。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