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夜有百鬼 > 春夏 56 神算
    闻天咧嘴笑了笑,说道:“天道门是天道门,我连巽字都没有继承到,也是个小人物,道友不用太客气。而且,看两位的意思,似乎早就知道我在这了?”

    沈书懿接过这话来,答道:“谁叫你在门口布了个那么显眼的风水局,我都看出来了。”就是先前在门口时,刚开始他还没注意到,直到沈秋径直走过去,他才发觉那门前的锄头、破瓦罐都是刻意摆放的,做成个避灾的小风水局。

    登时他便明白了沈秋的意思,本来是无一幸免的灾,既然有了特例就说明有其他人插手这件事情,而且这个人知道远比他们更多。

    曲云这个地方实在太小,天大的事也不会太大,本以为被吸引来的应该只是寻常散修,说不定还可以趁机问出点什么,但事实看来不仅不是一般人,不小心一点还容易反被看出点什么。

    闻天似乎也想到风水局这茬,有些懊恼的摇了摇头,说道:“*的是我大意了,这还没东窗事发呢,怎么这么快就来人了,防不胜防啊。”

    事发?指这些人全部尸变吗?沈书懿心道,已经有三四天了,尸变肯定就在最近,但看他的意思,根本不是来帮忙的,借住于此应当是为了到时候看热闹。

    想到这,他突然发觉或许情况和他想的并不一样,那个不曾染上尸毒的孩子,是闻天一时起意救下了,还是跟他也没有关系?万一也是像沈秋一样偶然看到了这个孩子呢?

    不过,这个问题暂时还得不到答案,非一家之人遇上便是狭路相逢,又怎会告诉他这么多。

    闻天又问道:“你们都骗不了我的,不过也罢,我只有一个人,你们是两个,这样如何,我什么都不问,出去以后也当作没见过你们,作为交换,你们也不能背地里对我出手。”

    沈书懿“切”了一声,说道:“是哟,我们两个人,直接杀了你不更省事?”

    闻天满不在乎的嗤笑起来,手一摸,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张符,上面画着红艳艳的血咒,只见他唇间动了动,那符箓便也是“嗤”地一声燃起来,并且一眨眼间就变成了地上的一堆粉末,与此同时,屋中仿佛气流都瞬间一震,登时局面便不同了。

    其中的变化沈书懿感觉的都极其明显,闻天这是开了天道门的术阵,阵法如何没打起来他也不清楚,但此刻这人的气势于之前截然不同,变得甚至比沈秋还要危险许多。

    闻天笑道:“虽然不一定能活着出去,但……只是多一个人的话,我只少能拉一个垫背呢,怎么样?友好往来,或许还可以交换一些信息之类的,岂不比打架好多了?”

    沈秋却淡定至极,缓缓说道:“打一架也无可厚非,友好往来就不必了。”意思大抵便是不管沈书懿如何,他不怕就是了。

    这波队友可谓卖得干脆利落,沈书懿撇了撇嘴,虽然知道这话中的目的是为了不落下风,但是这种犹如被抛弃的失落感还是会蹭蹭蹭的冒出来,都是同样的年纪,打起来被揍的那个肯定还是他。

    闻天也忍俊不禁似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样哦,你看人家都不想管你呢,反正只是远亲,不如跟我一起走吧,我绝对不会扔下你不管。”

    沈书懿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好歹还是亲戚呢,你这才见到第一面,我怎么信你?”

    闻言,闻天的唇角却溢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来,走到他旁边,弯腰附耳说道:“因为我和你一样啊。”

    这话沈书懿就有些发懵了,一样?什么一样,哪都不一样才对!刚想就势问他,却被屋外突然传进的一声叫唤打断。

    应当是那个出去捡柴的孩子,一路都在唤那婆婆,慌慌张张的推开门便喊道:“奶奶,不好了——王大爷家的男娃好像生病了,好多人都在他们院里呢!”

    闻言,三人齐齐抬眼,侧耳听着。

    那婆婆在外间惊讶的问道:“咦,之前不都是好好的吗?你没看错?”

    小孩说道:“没有,我找天林问了,他说就是今天早上王大爷起床之后去看,就发现他弟弟只剩下一点呼吸了,叫也叫不醒。”

    婆婆叹道:“那小娃娃才三岁多呢,真是可惜了……是不是夜里着了凉啊,穷人家就是这样,能长大的孩子都是命硬。”顿了半晌,又问道:“现在怎么样了?你王大爷今年都要五十岁了,恐怕再难有孩子咯,一会你在家陪客人吃饭,我去看看。”

    小孩闷声点头,然后一转眼看到里屋站着的三个人,沈书懿向他笑了笑,小孩眨了眨眼睛,却跑到闻天身边去了。

    “哥哥,他们是你的朋友吗?”他问道。

    当然不,沈书懿心道,也不用闻天开口,那婆婆正好端着一大盆面汤进屋,便说道:“叶子,别粘着人家先生,这两个是今早路过的猎户,到咱家吃顿饭就走。”

    先生哦……沈书懿微微挑眉,通常都称厉害的年轻人才叫做先生呢。

    婆婆正好接着便向他们介绍闻天道:“这个也是到我家的客人,是位很厉害的神算先生,前几天也像你们一样突然敲门,我本来也不信,可他一看我面相,我家里的事他就通通都知道了,真是神了。”

    沈书懿在心里不屑的撇了撇嘴,这些他也看得出来啊,而且比闻天的要准确更多呢。

    便要说道灵溪沈家独有的看命术,可诸葛家等的占卜不同,占卜只能看未来不确定的事,这些可能性会在如形象、预兆等一些方面体现出来,但过去的事已成定局,他们反而算不出来。看命就不同了,看的是人的一整条命,过去的未来的都有渗透。

    至于缺点,便是命只有人这样的生灵才有,想要知道一件事情的轮廓,便要从许多参与的人身上入手,其中的麻烦不言而喻,而占卜,则对人和对事差别都不大。

    虽然有局限性,但光是能看过去这一点,看命就足以被称为是“独术”。

    那婆婆说完,闻天便适时的回以腼腆一笑,说道:“小子只会些小把戏罢了,可不至于‘神算’这样的称呼。”

    但凡老人,都会对年轻、有才学、又很谦虚的人抱有很大的好感,而闻天这样长得还不错的就更是如此了,婆婆脸上的笑立刻又和蔼了不知道几分,说道:“小先生不必谦虚,我这个岁数还会瞎说话吗?快都坐下吃饭吧,面汤凉了对肠胃不好。”

    沈秋带着沈书懿客套几句才坐下,闻天却没打算吃这顿饭,问道:“婆婆,我刚才听说村子里有孩子病了?”

    婆婆正在腰前围着的破布上抹手,见他问起,也不避讳什么,叹息着说道:“叶子说的,也不知是不是瞎说,那户人家就在前面不远,他家得小孩我昨儿还看到了呢,胖乎乎的可好了,怎么能睡一宿觉就不行了?”

    三四岁的孩子,突然夭折是任何正常人都会为之惋惜的,但应当不是想阿婆想的那样生病了才出问题,沈秋之前便说了,整个村子里只有这个名叫叶子的小孩逃过了一劫,那孩子的出事十有八九都和尸毒脱不了干系,但是,疑问也随之而来。

    尸毒是毒,但作用主要在于让人变成活跳尸,绝不会因为年龄而出现差别,寻常的尸毒是不会在发作之前害人性命的。闻天这时候的打算,肯定是想借机会多打探一点,看来和婆婆日夜相处几天里他也没能看出什么。

    果然,闻天接着说道:“婆婆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去,让我为那孩子偷偷卜一挂,如果没什么事也可以让他们安心。”

    人家娃子正病着,突然出现个算命的肯定会被当做不吉祥,婆婆不免有些犹疑,说道:“这……不太好吧?”

    闻天温顺的笑道:“您放心,我远远的看一眼就可以,好的话再说,不好……我便偷偷离开。”

    穷乡僻壤的,因为一时重病而放弃治疗的大人小孩数不胜数,其中不乏本来有救,也被放弃的治疗的,现在能有个人给断一断究竟能不能救活,床上躺着的又是个小娃娃,实在是合情合理。

    婆婆便点头应道:“也好,那就麻烦先生了,如果那孩子命好,回头我一定让他家好好谢谢你。”

    闻天连忙推辞,他们这些修道的随便哪都能挣到钱,小村庄里穷人家的谢自然不必,还没让出个结果来,叶子听说闻天也要去,脸上一下子急了起来。

    “奶奶,我也要去!”他说道,跑下饭桌抓住婆婆的衣袖便摇了起来。

    婆婆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骂道:“你个小崽子去看什么热闹?家里还有客人呢,我不在,你就是小主人了知不知道?”说着,对着沈秋和沈书懿抱歉道:“到是有些对不住二位先生了,老婆子去去就来,面汤锅里还有,这东西也不值钱,管够喝就是。”

    沈书懿狡猾的笑了,说道:“婆婆放心,能有口饭吃已经要多谢,您要是放心我们尽管带孩子去便是,就算有贼来抢,就冲着您给的一口热汤一双鞋,我们也肯定把他打跑。”心中想的自然是他们人都走了,他才好偷偷跟上。

    叶子看起来也是个爱闹人的小孩,又有沈书懿这话,来来回回半晌,婆婆还是带着闻天和叶子一同去了,估摸着也是觉得家里穷成这样,不怕贼惦记。

    他们走后,沈秋拉住他问了一句:“你在他面相上看出什么来了?”

    沈书懿脚下一顿,这个“他”指的肯定是闻天了,他想了想,说道:“应该是个小时候受过折磨的少年吧,而且也是命格极阴之人,肯定不只是天道门一个不受重视的弟子。”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