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来1976 > 正文卷 第五百七十三章 老宗谱
    白宗、白客和飞行员老乔从双流机场走出来,正四下张望呢。

    两个白白胖胖的人站在人群里朝他们挥手。

    白客没认出来,白宗一下就认出来了。

    这是二叔三叔家的两个堂兄弟白朝辉、白朝义。

    白客不像白宗一两年都跑回来一趟。

    从小时候到现在白客回老家的次数连十次都不到。

    印象中,白朝辉、白朝义长得又瘦又小。

    深眼窝、高颧骨、眉骨高耸,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一眨眼就变成两个白胖子了。

    “二哥!三哥!”

    到了近前,白客乱喊着。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排的辈分儿,反正白宗比他们年龄都大。

    而且白策是老大,就这么乱喊也没毛病。

    “白……”

    白客这个超级大富豪,名气太大了。

    白朝辉忍不住就想喊白总。

    话到嘴边又觉得太见外了。

    “啊,白客啊,你们自己开飞机来的是吧?”

    白宗笑了,拉一把身后的老乔:“乔师傅给我们开的飞机,老飞行员了。”

    “安逸!很安逸噻!”

    白朝辉连连点头。

    白宗一左一右搂着两个堂兄弟,朝大厅外面走去。

    一边走着,一边用家乡话聊着。

    白客不像白宗有语言天赋,再加上回来的少。

    这么多年了,还说不了几句家乡话。

    本来还能说一口比较流利的东北话。

    到了首都以后,想学几句京片子。

    结果学的一知半解。

    口音也越来越乱了。

    初次见面的人,很少有人能猜出白客是哪里人。

    一会儿把他当江浙人,一会儿又把他当安慧人。

    更离谱的还有把他当西北人的。

    从大厅出来,到停车场还有四五百米远。

    几个人一边走着一边聊着。

    白客不时四下打量着。

    巴蜀的妹子就是好看。

    一个个水灵灵的,而且很会穿。

    相比之下蓝城的女孩子皮肤略粗糙,首都的妹子衣品也一般。

    “白客,要不要在老家找个妹子。”

    白朝斌突然转过头来说。

    白客吓了一跳,尴尬地笑笑:“那个……”

    白宗黑着脸:“他女人已经不少了,别跟他瞎掺和。”

    对于白客女人多这件事,白宗一直颇有微词。

    总觉得这事儿有点丢脸。

    白客眼下也有些无奈了。

    刚重生回来那会儿,他还省思,只要能把孙媛泡到手,这辈子就值了。

    可一不留神就变成这种样子了。

    票子越来越多,女人和孩子也越来越多。

    好色这事儿跟好吃是一样一样的啊。

    吃不饱的时候随便来一个就好。

    吃的多了,嘴巴也越来越馋。

    就像两位堂哥。

    本来是两只瘦猴儿,嘴巴越吃越馋,没几年就变成白胖子了。

    来到一辆子弹头前,白朝义手脚麻利地拉开车门。

    白朝斌说:“本来想开那辆凯迪拉克过来,怕路不好走。”

    白宗说:“是啊,那车多傻啊,这车最舒服。”

    几个人一起上车了。

    车子驶出市区,直接上了高速,奔雾都而去。

    白朝斌、白朝义和白宗坐在前面。

    白客和老乔坐在后排。

    他们三个一路说笑着聊着。

    白客本想迷瞪一会儿。

    白朝斌却时不时回头跟他搭讪。

    白客就像施法读条的法师一样,不时被打断。

    只好打起精神应付一会儿。

    白朝斌、白朝义哥俩性格截然相反。

    白朝斌活泼健谈。

    百朝义沉默寡言。

    白朝斌这是在乡政府多年锻炼的结果。

    高中毕业以后,靠白宗、白客哥俩在当地的威望,他被录取到乡政府当了一名办事员。

    甚至一度当上了副乡长。

    白朝义早年当过兵,性格比较倔强。

    到地方后还是旧习不改。

    跟着白朝斌干了几年总算开朗了些。

    但仍然不爱说话。

    甚至跟白客都没几句话。

    唯独跟白宗谈的来。

    时不时还能说笑几下。

    最近几年,白宗、白客哥俩在雾都大举投资后。

    白家沟的年轻人们纷纷来到雾都了。

    白朝斌也和白朝义一起来到白客投资的嘉陵大酒店担任高管。

    其他年轻人要么在嘉陵大酒店上班儿,要么在白宗开办的三家“婚庆公司”工作。

    白宗、白客他们的叔叔、姑姑们,白宗也统统给他们在县城买了大房子。

    但他们还是习惯住在乡村里,只是偶尔进城住一住。

    三四个小时后,子弹头从高速上下来了。

    在雾都市区内走着,转眼来到嘉陵江畔。

    沿着嘉陵江畔走了会儿,就看到一栋高耸入云的大楼。

    雾都市97年才成为直辖市。

    眼下,白客、白宗哥俩投资干的这栋30层的嘉陵大酒店就是全市最高、最雄伟的建筑了。

    在雾蒙蒙的天空下格外显眼。

    到了酒店,几名高管模样的人和十几名年轻漂亮的服务员站着一排迎接白宗和白客哥俩。

    白宗挺高兴,白客却忍不住皱起眉头。

    哥俩刚一下车,那些人就大喊:“欢迎两位白总!”

    白客再一看旋转门顶上还挂着大横幅:欢迎二位白总莅临酒店视察工作。

    白朝斌从政府部门出来的,就喜欢搞这一套。

    白客忍不住拉他一把小声吩咐:“把这横幅摘了吧。”

    “好的,好的,马上就摘。”

    其实,高管中只有个别几个非要害部门的管理人员是白家的亲属。

    其他大部分重要职位还是从外面聘请的。

    白朝斌这种才干平平的人,之所以留着他,并委以重任,主要原因在于他擅长跟政府部门打交道。

    哥俩被众人簇拥着走进大厅。

    大厅中央又挂着一个横幅:欢迎各位宗亲参加白氏族谱修订大会。

    这才是白宗、白客哥俩此行的主要目的。

    白朝斌领着白宗、白客和老乔来到楼上。

    给他们安排了顶层的豪华套间。

    让他们休息一会儿,他下去安排晚宴。

    白客一把抓住白朝斌的胳膊:“随便安排下就行了,低调一点。”

    “呵呵,好的。”

    站在豪华套间的落地大玻璃前,一眼就能看到不远处的洪崖门。

    眼下的洪崖门还没开发,还是一处不起眼的景观。

    在雾都,洪崖门这样的景观比比皆是。

    如果不是直辖市这几年的领导有眼光、有魄力。

    它不可能成为若干年后闻名遐迩的一道景观。

    乃至成为雾都的一张耀眼的名片。

    这一世,白客自然也不能等闲视之,怎么也要为家乡建设贡献一份力量。

    说好了低调。

    白宗、白客哥俩和老乔一起下去吃饭时。

    白朝斌还是叫来一大堆如花似玉的妹子过来请安。

    妹子们一个比一个漂亮水灵。

    要不是白宗在一旁,白客都要犯错误了。

    亲自掌灶的特级厨师还时不时过来询问几下。

    “辣不辣?咸不咸?淡不淡?”

    “巴适!巴适得狠!”白客学着老家人大喊。

    只是苦了老乔这个北方人了。

    吃了几口就辣的满头大汗。

    老乔又不吭声,搞的哥俩都快吃完了,才发现他的窘状。

    赶紧叫服务员再填了几道菜。

    晚上回到客房里。

    白宗对白客亦步亦趋,严防死守。

    似乎怕白客祸害老家的妹子。

    白客不由得在心里叹息:老哥啊,你冤枉我了。风流者处处留情,下流者处处留米青。我只是比较风流而已。

    等到了第二天宗亲大会时,白客才明白老哥为何担心了。

    大会开始没一会儿,主持人就开始诵读新写入家谱的白氏子弟。

    刚开始从第一房的白氏子弟读起时,白客脸就绿了。

    前两次过来,白客已经把安阁、安卓写入族谱了。

    这一次来之前,白客一下把剩下的几个宝贝儿全报上了。

    连蒋艺刚生的儿子也报了上去。

    这一下,坐在一百张桌子前的白氏族人都知道白客是个大猪蹄子,是葫芦娃他爹了。

    再一看白宗,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白的。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