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医品太子妃 >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一前一后,两封信
    “和你私会的不是邵大小姐,是邵五小姐?还有信,那可太好了,我看看!”跟过来的邱玉忽然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伸手一把抢过信,展开来一看,当既大笑起来,“还真的是约会齐大公子的信,看看,连这时间地点都说的很清楚。”

    邱玉说完轻蔑的看了一眼邵宛如,原本以为是个清纯的,想不到还是一个生性淫-荡的,生怕一会被邵宛如抢走,别人看不到这信了,邱玉还顺手给了一边的人看,一众人等一个个传了下去,看向邵宛如的目光也鄙夷起来。

    女子娟透的笔迹,一看就是私会别人的,果然是个不守闺训的。

    “我能否看一看这封信?”待得他们大部分都看完,邵宛如才不慌不忙的道。

    有人把信传了过来,邵宛如接过。

    “宛如,约我的人是你,现在弄成这个样子的也是你,至于你说的邵大小姐,我半点没看到,难不成你要算计我来陷害邵大小姐?如果真是,算我瞎了眼,错把你当成一个好的,心心念念的来看你,却原来……只是一个局!”

    齐天宇一脸气愤的道,手重重的要桌案上拍了一拍,气的红了脸。

    “一个局?”邵宛如看完,手指在信纸上敲了敲,侧目看向齐天宇。

    那双清漉漉的水眸,看得齐天宇不由的一阵心慌,他也有二年多没见过邵宛如了,二年前的邵宛如还只是一个孩子的模样,而今她己长大,眼波流转之间让人觉得心跳加速 ,二年前的她虽然容色精致,却还是一个孩子,现在却不知道是何等的绝丽、出彩。

    齐天宇从来没有怀疑过邵宛如的容色,被她那种妩媚中揉合了清纯的眼眸一扫,莫名的有些心慌。

    “齐大公子,我不记得我们两个关系这么好吧,当初在江洲的时候,因为秦大小姐的事情,我们两个也已经说清楚,以后不死不休,眼前的这局,就是不死不休的意思了?这话扔下已经快三年了,想不到齐大公子居然一直没放在心里。”

    邵宛如把手中的信往邱玉这边递,果断的道,“这信不是我写的!”

    一个男人要和一个女人不死不休,这该是多大的恨意,这么大的恨意之下,两个人真的可能会有私情来往吗?

    刑部的人向来灵敏,立时想到了许多种可能,一个局,对,一个陷害眼前这位邵五小姐的局是肯定的。

    许多人立时被说动了,眼前的邵五小姐一看就知道是个纯净端庄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干这种私会他人的事情,况且这位邵五小姐的名声一直很好。

    邱玉下意识的接过信纸,看了看信纸上的信,又看了看邵宛如,他觉得自己也糊涂了。

    “这信不是我的,看这信纸就知道了,这么好的花笺可不是我能制出来的,我在山上清修,又岂懂这些,听闻许多小姐慧质兰心,都会在花笺是面制出自己名字中的标志,不知道这上面标的是我的名字,还是大姐邵颜茹的名字?”

    邵宛如不慌不忙的道。

    看着她这般从容的样子,齐天宇直觉不好,伸手入怀摸了摸另外的一封信,那一封信是邵颜茹送过来的,说是替邵宛如约的他,让他和邵宛如好好说清楚,这事原本他早己了然,接了信就想动身的。

    但之后又收到一封信,还是邵宛如身边的贴身丫环叫住玉洁的送过来的,这封信写的就是私约见面的时间、地址,如果要拿来当证据,当然是邵宛如亲手写的更让人相信,方才齐天宇略一思考,便拿出了邵宛如的信,而把邵颜茹的信藏了起来。

    这个时候虽然觉得不好,但也不便再把另一封拿出来。

    几个刑部的人凑到邱玉的面前,仔细的辨别了一下,这些人中也有一些是世家子弟的,对于这种闺戏一般的花笺,有人也很精通,只稍稍看了几眼,立时有人道:“这是一个茹字,看这花叶,这描绘的草纹。”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比划,立时许多人点起头来。

    大家都是刑部的,眼利的很,这么一说,立时所有人都明白了,这纸不是邵五小姐的,而是邵大小姐的。

    这分明就是邵大小姐约了齐天宇,而不是这位邵五小姐。

    “齐大公子,我们两都说过不死不休的话,这以后也不必再联系,只是这信以后也不要往我头上栽,我不管你跟谁有了私情,是想和谁来此地幽会,只是希望不要再从齐大公子的口中,听到我的名字!”

    邵宛如说完,果断的转身就走。

    齐天宇想喊住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方才第一眼他就清晰的知道,眼前的邵宛如早己不是当初的秦宛如了。

    青儿跟着邵宛如走了几步,似乎实在是气不过,转过头来一手叉着腰,一边怒道:“齐大公子,你怎么就认定这信是我们小姐的?我们小姐自上山二年多,和你并没有半点消息可关联,怎么就到你这里收到一封私会的信就赖在我们小姐身上,难不成当年你在江洲的时候,总拿我们小姐当你和秦大小姐的挡箭牌当习惯了,拜脱你以后离我们小姐远一点!”

    “青儿!”邵宛如停下脚步,低低的唤道。

    “小姐,奴婢就来!”青儿应了一声,拎着灯笼转身就走。

    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齐天宇,江洲的事情因为当初那个要绑走邵宛如的马车夫在刑部备过案,在场的有人知道这件事,当初秦府的大小姐和齐天宇两个的确是把所有的事都推给尚是二小姐的邵宛如身上的。

    而今发生的一切,莫不是又是当初的事情的重演,知道江洲内情的一些人信了。

    有一就有二,这事其实算不得什么奇怪的,这位邵五小姐一向替人背黑锅,一个顺手又被人害了。

    “天宇,你真的是跟……邵大小姐私会了?”邱玉的手都在颤抖,只觉得愤怒难消,明明是自己看中的邵大小姐,自己的兄弟怎么就可以晚上跟人家私会,而且这信还是从自己的手中传过去的,越想越觉得自己被人当成踩脚石了,这口恶气冲上来就消不下去。

    一看邱玉的脸色,齐天宇就知道不好,立时收敛起心中的想法,想使法子安抚住邱玉。

    “齐天宇,怪不得我这次上山来查案子,你一再的叮嘱我见见邵府的小姐,怪不得我拿了邵大小姐的信给你,你会这么欣喜若狂,原来你跟邵大小姐……居然……居然……”邱玉觉得自己心疼的连话也说不出来,手指颤抖的指着齐天宇,竟是再说不下去。

    手中的信纸被狠狠的甩到了齐天宇的脸上,邱玉气的满脸通红,狠狠的跺了跺脚转身离去。

    在场 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不知道如何应对。

    “哎,快看快看,真的是邵大小姐,看这帕子上有个茹字,我方才在侧殿的后门处捡到的。”刑部的一个人拎着一块帕子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制做精美的帕子边角处,如同花笺一般的图案,的确和方才制做的一模一样,不用说这的确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

    刑部的众人面面相觑,这位名声颇佳,听闻马上就会选为皇子正妃的邵大小姐真的如此不堪吗?

    这么好的名声,应当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吗?

    难不成是方才这个女子的,可这个女子到底是不是邵大小姐?没看到脸,实在是不容易判断……

    邵颜茹是从后门匆匆忙忙跑出去的,一路上也顾不得看其他的,慌慌张张的就回了自己的院子,怕路上遇到人,越发的绕了一些远路,待到了院门处才松了一口气,方才的事情太过惊险,若让人看到她的脸,她的名声可真的毁了。

    幸好,幸好最后自己还是没让人看到自己的脸。

    可是方才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自己之前在殿外听到的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怎么进去之后齐天宇早早的就昏过去了,那个多出来的男子是谁?

    一边想一边就要推院门进入,忽听得院子里传来一个男子粗重的声音,心头一愣,这个时候怎么会有男人过来?

    “快来,快来!”男子的声音粗重而且还有几分熟悉,邵颜茹一听呼吸便急促了起来,这分明就是之前自己在殿外听到的男子的声音,如果不是这个声音,以自己的性子又岂会踏入到殿中。

    “闹什么!”曲乐带着几分娇笑的声音,邵宛如的三个丫环说话的声音各有特色,邵颜茹这几天已经听熟,也立时听出是曲乐的声音。

    这个男子居然跟曲乐还这么熟,不用说跟邵宛如就更熟了,手轻轻的推开院门,牙关紧咬,她可以肯定自己今天吃了一个暗亏,这事里必然有邵宛如的手段,但另外的男子她却不知道,这一次一定要抓住这个男子。

    只要抓住这个男子,她看邵宛如如何辩解!

    院门慢慢的被推开了,眼前愕然是曲乐和青儿两个一对惊讶的脸……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