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你若挂了,便是晴天 > 第二卷 239章 他乡遇故知
    小治跟络腮胡子通完电话,便在那家米国酒店预订了房间。那个房间,就是夏雪初到米国住过的房间。

    小治下了飞机,到达米国那家酒店时,已经是深夜时分。他走进预订好的房间,便开始四处查看,寻找夏雪留下的蛛丝马迹。这间房子,夏雪刚刚退房不久,就被小治预订了。在这期间,并没有住过其他客人。

    小治点燃一支香烟,认真地逡巡着每一个房间,甚至连门后和墙角都不肯放过。小治细细地看过好几遍,也没有发现夏雪遗漏的痕迹。小治这才万念俱灰,颓然坐在沙发上,双肘撑在膝盖上,俯头叹息悲叹。

    小治已经几天几夜没有睡过了,只要他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夏雪那副惹人爱怜的小模样。可是等他睁开眼睛,伸手一摸,却什么也摸不到,根本就没有夏雪的身影。

    往日的深夜,不管他何时醒来,都会看到夏雪娇柔的身躯,还会听到她轻柔恬静的呼吸。可是如今夜半惊醒,除了身侧那半空荡荡的虚无,什么温暖的气息也感受不到。

    小治拿起酒店的电话,订了餐食和酒水。他需要食物,补充体力。他需要酒精,去麻醉自己痛苦不堪的内心。小治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倒下,他一定要积蓄力量,直到把夏雪找回来。

    时间快速地向前流动,深夜的街头时而走过金发碧眼的帅哥美女。可是,却唯独没有那个夏雪。小治从来没有酗酒的习惯,今夜却把自己喝得烂醉如泥。即便是喝到这种程度,他的大脑却仍然十分清醒,只是腿脚开始发飘。

    小治趴在窗前,眺望着街头,心中巨大的痛苦无处排解,更无从宣泄对夏雪的思念。他内心深处那条隐秘的河流,像是有生以来头一次打开了闸门,汹涌强悍地泄洪般奔涌而出。

    小治挺拔的身躯,渐渐弯成一个弓形,宽阔坚实的肩膀猛烈地抖动着。他坚挺的膝盖,逐渐酥软弯曲,最后忽然无力地跪倒在地。

    小治伏在地上,捶胸顿足,发出狰狞的狼嚎般的嘶吼。那种可怖的声音,像是在一片深山老林中,头狼丢失了他最心爱的爱侣,正在哭天抢地满世界寻觅诉求!

    小治高大的身躯,慢慢失去了力气,轰然倒在地上。他英挺的眉眼,凝聚在一起,痛苦地哀求道。雪,亲爱的,求求你快点回到我的身边吧!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没有了你,我连一分钟也活不下去。如果,你敢不马上回到我的身边,信不信我会一刀杀了你!

    小治哀嚎不止,痛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忽然,他感觉一汩汩腥涩的液体往上涌,紧接着他便开始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他忽然在迷蒙中笑了,他欣慰地说道,如果没有夏雪的陪伴,生命还不如早早结束。

    当小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他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一时竟然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不是明明住在酒店里吗?为什么会突然住在医院里呢?

    嗨,薛治,你终于醒过来了!小治正在疑惑的时候,听到一个久违的声音,正在惊喜地喊着自己的名字。

    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子,满脸激动地朝着小治走过来。这个外国男人年轻潇洒,高大俊美的外表跟小治有得一拼,都属于那种美到极致的高颜值美男。

    小治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男子,问道。大卫,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被称作大卫的外国男子,紧握着小治的双手,泪水溢出眼眶。薛治,你的心肠到底是什么做的?你离开我这么多年,从来不肯来米国看过我。我要去看你,你居然也不允许。可是你现在,既然来了米国,为何却不通知我呢?难道,我们的过去,在你的心中就是那样一文不值吗?我一直都无法忘记你的好,我对你的心始终没有变过,可是你为何对我这般冷酷?

    小治抱歉地说道。大卫,真的对不起!我当初没有再跟你联系,就是希望你能够尽快开始自己的生活。请你原谅,大卫,我不是有意在伤害你。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开启崭新的生活,我希望你能早日寻觅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有自己心爱的女人,所以不能再去接受其他的爱情。

    大卫无奈地冷笑着。好好好,薛治,你总是有很多堂而皇之的理论,用来拒绝我对你的真心!我早已经习惯了,我们当年一起在米国读书的时候,你就是这样拒绝我的。可是,我对你的感情,并不是单相思。你的心里,其实也是深爱着我的,只是你为了那个叫夏雪的女人,故意去屏蔽我的存在。如果你真的没有爱过我,那我们之间发生过的那些美好过去,你又该如何去解释呢?

    小治一时说不出话来,忽然觉得喉头干涩,咳嗽起来。

    大卫急忙停止谈话,抱歉地给小治端来一杯水,扶着小治,喝下了半杯水。

    小治这才觉得好受多了,闭了会儿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睁眼看着大卫。

    大卫,夏雪跑了,我这次来,是专程来找夏雪的。没有夏雪,我的生命一下子变得苍白无趣,我甚至无法再坚持活下去。你,一定要帮助我寻找夏雪!她的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呢,你说我怎么能不难过呢?小治定睛看着大卫,肃然说道。

    大卫哼了一声,冷笑道。我就知道,夏雪迟早有一天会跑掉的。我早就对你说过,除了我是最适合你的,没有哪一个女人会受得了你!可是你偏偏不信,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

    小治的面色立即阴沉下来,不满地看着大卫幸灾乐祸的神情。

    大卫瞧小治好像生气了,立刻改变了冷嘲热讽的语气。薛治,我可以帮助你找夏雪。但是,你要明白,你即使这次把那个女人找回来,她下次趁你不注意,还会再次跑掉的。因为,那个女人的心并不在你的身上。如果是我跟你在一起,你就是拿着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肯定也不会跑掉的。

    小治冷眼瞪了大卫一眼,却不再说话。

    大卫委屈地拉起小治的手,轻轻地按在自己的脸颊上,说道。薛治,难道你过去,没有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吗?比刀更残忍的东西,难道你没有用在我的身上过吗?可是,我有没有离开过你一次?我有没有抱怨过你一次?我对你从来没有过怨言,用你们故乡的话说,那就叫无怨无悔,对不对呢?打也不走,骂也不走,这样的爱情才叫真情!像夏雪那种没心没肺的女人,对你根本就没有爱情,那只是塑料般的情意,是经受不起任何风吹雨打的!

    小治终于忍不住了,笑道。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怪话?不会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歪理邪说吧?夏雪,是个很好的女人,她对我恩重如山。如果没有夏雪,就没有我的后来。她对我的恩情,我从前都对你讲过,你应该不会忘记。所以,你现在出于嫉妒也好,恨她也罢,但是你不能诋毁夏雪的为人。她这次出走,有她不得已的苦衷。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擅自论断夏雪,也包括你在内!

    大卫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不太服气地摇了摇头,说道。好吧,薛治,我不会再讲夏雪的坏话了,好不好?不过,薛治,多年没见,你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那么霸道,说一不二!对了,我给你寄的信,你都认真地看过吗?为什么,不肯给我回复一封信呢?我每次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为什么总是草草了之,好像在应付我?夏雪,知道我的存在吗?你是不是一直在瞒着她?

    小治冷眼凝视着大卫,说道。你给我写的信,我都读过了。你每次在电话里,都是腻腻歪歪的,你让我怎么跟你说话呢?你有时候居然还会在夜里给我打电话!我不是早就警告过你吗,不许在夜里给我打电话,我不想让夏雪误会!

    大卫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像是一脸天真的大男孩,眼神澄澈得像是未染凡尘的海子。薛治,你果然没有告诉夏雪,关于我的存在。你知道吗,我心里非常嫉妒夏雪。为什么,你要让我知道夏雪的存在,却不肯告诉夏雪关于我的存在吗?在你的内心里,我要和夏雪享受同等的位置,我要拥有跟夏雪一模一样的待遇。因为,你其实最爱的是我,并不是夏雪!只不过,你在世俗的生活中,需要去背负家族方面的压力和责任,所以你才不得不放弃了我,但是你的心里始终都没有忘记我。我能够感觉到,你的心里非常非常想念我,你的身体是最诚实的,他告诉我,你在骨子里最渴望的还是我!

    小治冷静地看着大卫,并不去答复他的话语。大卫,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里,我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卫听到小治的问话,眼泪顿时流淌下来。薛治,你为了夏雪那个没良心的女人,昨夜差点没了命!是酒店的人,发现你晕倒在房间里,然后把你送到医院进行急救。后来,从你的通讯录里找到了我的电话号码,所以立即给我打了电话。我接到电话后,吓得魂魄、、、、、、都飞翔了起来!你让我好伤心,你来到了我居住的城市,却不肯来见我。

    大卫说完,心伤地哭泣起来。

    小治却被大卫蹩脚的国语逗得捧腹大笑。他伸手抚摸着大卫的金发,说道。好了,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对,你不要生气了。你的国语,说得很流畅,只是有些话、、、、、、说得还是那么搞笑。什么叫魂魄都飞翔了起来?那句话,应该叫做魂飞魄散,你懂吗?

    大卫难为情地撇撇嘴,说道,看来我汉语的功夫还是不到家呀。不过,我学会了怎么跟你叫。我时常猜想夏雪是怎么跟你叫的?她一定不会像我那样大叫快点快点!用力,再用力!所以,你才会离开我,选择了她。

    大卫说着,不觉黯然神伤。过了一会儿,他满眼神往地说道。夏雪一定会像只小猫咪那样,喵喵地叫着说,薛治,我不要我不要嘛,对不对?这些都是我多年来研究出来的,这好像是你家乡那边特有的文化。

    小治被大卫气得哭笑不得,却也不忍心再过多责怪他,毕竟那么多年没有见到他了。当年对他的不辞而别,已经令小治对他心存愧疚。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