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 第3卷 第926章:南有风铃,北有衡木(189)
    封凌一路昏迷未醒,厉南衡将人抱进公寓,放到床上就要直接将她身上沾血的衣服全部脱下来,却在手刚将她的外衣解开时,瞥见里面微敞的薄衫,犹豫了只是那么一瞬,便也只是将她身上的外套脱掉,里面薄衫因为这样躺下的姿势而能看得见底下所藏的裹胸布的轮廓。

    虽然布条的轮廓并不明显,不知道那是什么的,只会当成是另一件衣服。

    幸好只是外套沾了血,身上其余的位置还算干净,他出手将她被扯开了些的薄衫纽扣一颗一颗向下解开,本来是打算先将她的裹胸布解开,好让她躺在这里能呼吸的更通畅一些,然而薄衫的纽扣全部解开时,看见少女紧紧缠绕在身上的白色布条,厉南衡的动作还是顿了顿。

    知道她是女的,这是一码事。

    看见裹胸布缠在身上,看清所有事实的真相,又是一码事。

    男人静默了片刻,回身去洗了条毛巾过来,将她已经擦干净的脸,脖子,还有手再又擦拭了一遍,确定她身上那些残余的血腥的黏腻感已经没有了,才又将她身下的裤子褪了下来。

    少女的双腿纤细白嫩,笔直如玉,少了平日里的伪装,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这里,再又因为体内的药性而浑身滚烫,不小心以手碰到就是滚烫的触感。

    厉南衡直接拿着沾血的裤子转身出去,将裤子扔掉,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小许,拿一套封凌平时穿的战服过来,要和她现在穿的一模一样。”

    小许有些懵逼“哦、哦,好的”

    一模一样

    为什么要一模一样这个一模一样的强调点是什么

    不过老大既然说了,小许只好赶紧去找,记得封凌穿走的那几套衣服好像是xi基地的秋季常用战服,她应该有好几件。

    打过电话后,厉南衡没有立刻回卧室,反而将茶几上的打火机取了过来,就那么偏头点了根烟,禁欲感随着白色的烟雾缭绕,变得愈发的浓烈。

    房间里安静非常。

    封凌在卧室里昏睡,厉南衡在客厅里抽烟。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的消逝过去,直到小许赶紧将衣服送了过来,厉南衡接过衣服后,随手将刚刚帮封凌脱下来的那套染血的衣服扔给他“处理掉。”

    小许接过衣服,这才反映过来,老大这是把封凌的衣服给扒了

    不过这种时候谁也不敢有任何八卦的眼神,谁都知道现在究竟出了什么事,没有人敢怠慢,小许更是没多说,点点头就抱着衣服走了。

    男人拿着那套干净的衣服,回身将烟按在了烟灰缸里,在茶几边静止不动,身上冷酷军阀世家少爷的气场在顷刻间锋芒毕露。

    秦司廷已经开车赶过来,很快就会带着医药箱上门,厉南衡将手里的那套战服拿进卧室,将这一套干净的帮她重新穿上,以免她醒来后因为自己的秘密被发现而再受到其他刺激。

    窗外的天色已暗,卧室昏黄的灯光中,少女昏睡不醒,脸色苍白,额头上一大块的伤痕触目惊心。

    灯光中,一条裤子还没有穿完,厉南衡已经感觉自己才是被下了药的那一个,从小女的脚再到腿,一点点向上,直到将裤子扣上,腰带再帮她扣上,男人的身上已经有薄汗隐现。

    再然后,正要将她薄衫的扣子也扣上,在触到她胸前的裹胸布时,男人手下的动作顿了顿,看着昏睡的少女,看着在裹胸布上方边缘隐约的一条因为缠绕的太紧而挤压出的很深很明显的沟壑,忽然想起曾经摸过的手感,这种时候脑海里蹿出来的所有东西全凭本能,而这些本能却几乎难以抑制。

    他早该知道真相,把她安全的放在身边,而不是让她进入狙击队,站在那么多人的目光下引人注意。

    他更早该就把她这身衣服扒个干净,否则这个小骗子还不知道究竟会骗他到什么时候。

    再又看着少女熟睡的脸,某些情绪宛如瞬间爆发的火山,已经无法再隐藏在眼底。

    昏睡中的封凌,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下,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她千防万防的男人快要以眼神宰割,但是天生的敏锐力和本能都让她在昏睡中察觉出某种不明的危险,即使是在昏睡不醒中也还是隐隐的蹙了一下眉,只是眼皮很重,意识涣散,浑身出奇的热,怎么都睁不开双眼。

    她以为自己隐藏了这么久,就可以一次一次的隐藏下去。

    偏偏厉南衡前几年没在基地,给了她在基地继续欺瞒下去的机会,然而一次一次的巧合和怀疑,再加上偶然一次的失误,终究还是将这么一个致命的秘密完完整整的摆在了男人的眼前。

    换做是平时,厉南衡想看清她身上穿的衣服,看清她这个人,恐怕并没有这么容易。

    她这样的昏睡,也是难得的安静的乖顺。

    厉南衡居高临下的看着在床上仿佛有些知觉却又无法醒来的少女,看着她黑发下白净的脸和额头上刺目的伤口,如果不是门铃声在此刻骤然响起,他怕是可能会再一次直接把她这条裤子脱了

    毕竟她也是中了药,毕竟他想当这么一次禽兽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毕竟她敢杀人就敢该承担后果,他既然帮她顶在前面,她就该在做错事之后躺在他的床上换成他想要的那种方式狠狠的哭。

    否则,也太对不起他开车杀进军区重地时那220迈的车速和一路飙升的血压。

    男人的眸色暗沉,某种连自己都觉得禽兽的欲望被他强行压了下去,随手将封凌的薄衫扣子系上,将里面的裹胸布遮住,再又将被子盖在她身上,转身出去开门。

    然而男人刚一转身走出卧室,床上的少女因为体内的药性而抑制不住的忽然发出一声似猫一样的很轻很轻的嘤咛声,很小的声音却震的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撞到门上。

    厉南衡忍了忍,又听见了门铃声,骤然黑着脸快步走出去,一把拉开门,对着门外一身白衬衫又帅气的挎着医药箱的男人冷声道“你他妈就不能晚点来”

    秦司廷“”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