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贤妻威武 > 正文卷 第八十六章 夜袭
    大年三十,因国丧期间,家家户户不敢贴对子,放鞭炮,林家也就简单的吃了顿团年饭,林梅不敢给红包,怕有忌讳,直接给弟弟姐姐每人发个装有了十两银子的荷包,给了林老爹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算是给的压岁钱。

    曹大虎得了二两银子,许容生家跟二口子得五两银子,没用荷包,直接给的银子。

    林家以往在村子不常走动,可如今富了,来攀交情的就多了,初一一大早,就有人来给林老爹拜年。

    林梅连懒觉都没睡成,直接被吵醒了。

    林权一家原想着跟二哥一家拜年顺带再吃个团年饭,早饭后便拧着年货就到了二哥家,见还有人比他们更早来拜年的,王氏便带着小王氏陪同那些妇人闲聊。

    林家三姐妹起床时,便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堂屋里坐了七八个大老爷儿,陪着林老爹闲聊。

    院里烧了一个火盆,王氏同二位妇人围坐在火盆边窃窃私语,不知谈起了什么,引王氏激动的大叫“活该”。

    林海带着一群小孩子在院门口玩闹。

    林梅拉妹妹们先去了厨房洗漱,隐约听了一句:……新媳妇刚回门两天,方老二直接把他媳妇赶了出来……

    林梅大为好奇,偷偷躲在厨房门口偷听。

    原来,张荷花早就被方老二一纸休书休了,只是碍于儿子快要成亲了,一直没有公开,现新媳妇进门,就把张荷花给赶了出来。不过那张荷花也活该,听说新媳妇刚进门,也不收敛,端起做婆婆的架子,新婚第二日天还没亮就急吼吼的让新妇起来伺候婆婆,立规矩,惹得大儿子和新媳妇的不满。

    儿子替媳妇抱怨了几句,换来了张荷花更难听的言语破骂。“娶了媳妇忘了娘这些都是轻的,更难听的是说新媳妇是狐狸精投头的,夜里缠着儿子发浪还不够,整天的描眉搽粉的对着家里的老爷们儿发骚……”

    这让方老二更加愤怒,当着儿子新媳妇的面直接拿出了休书,把张荷花赶出了家门。

    气的张荷花更是破罐子破摔,站在院门口破口大骂,说方老二就是个陈世美负心汉,生的两儿子更是没良心的白眼狼,还说这新媳妇就是一搅家精,骚蹄子,把家里的三个大老爷们魂都勾走了……骂累了就坐在门口,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像疯了一样,吓的村里的妇人都不敢上前劝。

    林梅听了唏嘘一阵就走开了,恶人自有恶人磨,自作孽不可活。

    快到饭点时,大房的林青、林松兄弟俩到是带着各自的媳妇和儿女赶了过来。

    林老爹见来者是客,再说还是亲侄儿,倒也没说什么,直接让他们入席吃饭,林梅对这两位堂哥并没有啥好的印象,不过也没太坏的过节,让许当家的再添几个菜出来。

    那二位有眼力的妇人见人多坐不下,纷纷表示家里有客人都带着孩子要走。

    林梅再三挽留,最后索性把准备好的荷包拿了出来,给几个孩子一人抓了一把的铜钱,林柳氏见了,支着家宝和家慧上前叫人,林梅想着反正早晚要给,索性一起给了。

    王氏对侄儿媳妇的行为,有些不满,撇了撇嘴,对着林松的媳妇窦氏说道:“你可别学你大嫂见皮子这么浅。”

    窦氏腼腆,囧的点了点头。

    王氏见她害羞,瞅了她用手遮住的肚子,问道:“你这是有了吧,几个月了,啥时候生?”

    窦氏更加害羞,轻声细语的答了王氏的话。

    ……

    折腾了一天,林梅眼皮直跳,心里莫明的发慌,像是要出大事儿一样,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直到快四更天时,才迷迷糊糊睡着。

    大年初二,林梅昨夜睡的不踏实,梦见白水镇被一片火海给吞了,吓得林梅一大早就醒了。

    林梅一上午都心神不灵,眼皮还在跳,许当家的见她没精打采的,眼皮直跳,让她在眼皮贴一红纸,可林梅对这些土方子不信。

    临近中午,佟富贵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一路跑到了林家。

    “东家,不…好…,大事……不好。”

    林梅见他累的满头是汗,说道:“你还喝口水,不着急慢慢说。

    佟富贵从许容生那里接过茶碗,骨碌骨碌一口气喝完。

    对着众人说道:“今儿早上我跟我娘刚回到白水镇,就见整个镇上一片狼藉,还有人家传来哭声,吓得急忙跑到榆林巷,这才知道张大富一家四口,都被活活杀死了,张大富肚子都上有碗那大的咕隆,肠都漏了出来,家里就只剩下狗蛋一人活了下来。后来向镇上的人打听,这才知道昨个儿夜里,不知打哪儿冒出来一伙儿鞑子,在镇上杀人放火,抢银子和粮食。”

    林梅听了吓得浑身发抖,问道:“那吴嬷嬷人呢?你可有王林跟其他人的消息?”

    “吴嬷嬷人没事,只是受了点惊吓,现在我娘在镇上陪着她和狗蛋。听说王林跟邱宁海两家初一去了灵云寺烧香还没有回来。冯强到是机灵,听见声音不对,躲在柴房逃过了一劫。”

    林老爹毕竟跟鞑子交过手,知道这次偷袭应该还没完,直抓总点问道:“那些鞑子后来去哪儿了?官府有没有派兵围剿。”

    这到提醒了还处震惊状态的众人。

    佟富贵愤怒的接着说道:“不知道,听说昨夜抢了银子和粮食分两泼跑了。提起县太爷就来气,听说昨儿个夜里听见动响,丁捕头就组织了值班的衙役准备抵抗,结果县太爷贪生怕死,死活不同意,还下令让丁捕头带人替他看家护院。”

    林梅突然脑中一闪,对着佟富贵说道:“你马上回镇上去,晚了不安全,若是遇到王林跟邱宁海,就让大伙儿找个地方先把张大富一家埋了。镇西口地方偏人也少,都是贫穷人家,不可能引起鞑子的注意,我在那儿还有一套空宅,里面有一地窖可以藏身,吴嬷嬷知道地方,你带着所有的人都藏到哪里去。这鞑子抢了粮,不可能马上运走,肯定会在镇子的周边找地方藏起来,说不定还会再次偷袭。”

    许当家的一听还会再次偷袭,吓的站在一旁问道:“东家,那咱们怎么办?”

    林梅望着林老爹,说道:“爹,你看,咱们要不要一起走。”

    林老爹犹豫了半晌,道:“咱家要是真一起去,万一真遇上鞑子,那可就是一锅端,再说咱家地势颇偏,鞑子就算要偷袭也不会跑到这里来。”

    佟富贵也吓的不敢耽搁,生怕在路上遇到鞑子,跟众人告辞,往镇上赶去。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