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如意胭脂铺II > 作品正文卷 第104章 换花草(3)
    “这个不争气的丧门星,先是生下一个赔钱货也就算了,好不容易生个男丁,居然还没奶给孩子喂。”屠大娘将门拉上的同时,在地上啐了一口唾沫:“真不知道我们屠家是倒了什么霉,居然娶这么个东西回来。害的老娘我,这个时辰还得出去找奶妈子。”

    屠大娘说着,用手捂了捂胸口。贴肉放着的是一袋散碎银子,想到再过一会儿就要将这些银子送到别人手上,屠大娘就心疼的慌。心里一疼,对屋子里那个没用的儿媳妇就又生出几分怨恨来。

    当初寻媒婆说亲的时候,她看中的原本是李家的姑娘。虽说长得难看了点,可身子壮实,一看就是生男孩儿的。结果,她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死活都不愿意,说是即便将李家姑娘给娶回来了,也不愿意同她一屋居住。

    再后来,就寻到了现在的这个。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说话也是细细柔柔的,初进门时倒也让她欢喜了几天。可惜,身子单薄了些,看着总不像是那种好生养的样子。入门半年多,才有了身子,她是满心的期待,结果落地一看,竟是个丫头片子。

    丫头就丫头吧,就当是老天爷没开眼,再生一个也就是了。谁知道,这个丧门星,居然迟迟不再开怀。暗中找了大夫过来给看,说是生大丫头的时候伤了根本,当即气得她是大病一场。

    想到过往种种,屠大娘就恨不得咬碎自己一口的牙齿。

    听见脚步声,屠大娘这才从过往的回忆中挣扎了出来。她先是往前头看了一眼,只见街道冷清,只有一盏看不清楚的灯在地上晃出半个影子来。刚松了口气,那个脚步声又响了起来,屠大娘用手捂住胸口,小心翼翼走到街道的一侧,往后面瞅了一眼。

    依旧是空空荡荡,连个鬼影都没有。

    “吓死老娘了,这天才刚擦黑,街上咋就没人了。难不成,是有夜禁?好在,那王婆子的家距离这里也不远,我得快点。倘若真是夜禁,被抓到了,可讨不了什么好处。”

    屠大娘抚抚胸口,加快了脚步,沿着街道快速的超前走去。

    刚走出了十来步,就听见几声干雷,紧跟着是一道闪电,明晃晃从眼前划过。屠大娘忙止住了脚步,一张脸更是吓得发白。等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只觉得两腿发麻,两脚发软。正寻思着是不是打道回府的时候,雨点落了下来。只一个眨眼的功夫,雨点变成了雨丝,雨丝变成了大雨,那大雨落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原本干净的街道顷刻间就汇聚出一条又一条的小溪流。

    雨水淹过了屠大娘的鞋子,湿漉漉的感觉从脚底心里直接蔓延了出来。她懊恼的抬了抬脚,四处搜寻着可以暂时避雨的地方。

    “阿奶……阿奶……”

    刚移了一下脚步,屠大娘就听到了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她下意识回了下头,发现身后不远处的雨幕里,晃着一盏白色的灯。

    奇怪?

    这大雨天的,怎么还会有人打着灯笼出门,也不怕这雨水将灯笼给打灭了。

    屠大娘将手挡在眼睛上,又仔细的看了看。发现那盏灯笼很矮,像是被一个孩子提着。

    “阿奶……阿奶……”

    那个声音再次传来,屠大娘不由打了一个冷战,然后搓了搓胳膊。

    “鬼叫什么?我又不是你的阿奶。”

    “咯咯……”那个声音笑了起来,雨幕里的灯笼也跟着晃晃悠悠:“阿奶怎么知道我是鬼呢?”

    “我不知道,我胡乱说的。”

    屠大娘打了一个哆嗦,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裤管钻到了自己身子里头。她的衣裳,原本就被雨水给浇透了,这个时候,只感觉又木又冷。

    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就算没有遇过几件蹊跷事,也是听过的。屠大娘知道,这是小鬼借着阴雨天过路,而她倒霉的就给遇上了。

    想到这里,她哆哆嗦嗦走到了旁边的廊檐下,然后背过身子去。闭上眼睛,碎碎念着:“我只是过路的,我什么也不曾瞧见,什么也不曾听见。”

    “阿奶真的没有瞧见吗?”

    不用回头,屠大娘也知道那个东西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她心里一慌,闭着眼睛跌跌撞撞从台阶上走了下来,然后冒雨快步往前跑去。

    手异常的凉,也不知道是因为这见鬼的天气,还是后面那盏见鬼的灯笼。屠大娘的嘴唇哆嗦着,越发在心里恼恨起自己的那个儿媳妇来。

    “阿奶走这么快做什么?人家腿短胳膊短,都快撵不上了。”那小鬼说着又咯咯笑了起来。

    脚下一绊,屠大娘跌到了地上。她睁开眼睛,看到水洼里映着一个孩子的影子。那孩子小小的,瘦瘦的,看起来有几分眼熟……

    若是富贵人家,生几个孩子都无所谓。可他们是穷人家,穷人家养不动那么多张嘴。花钱娶回来的媳妇,说白了,还不就为了给屠家留个后代。等到百年之后,她也好有张脸去地下见屠家的列祖列宗,告诉他们,屠家没有在她这一代给断了。

    可她那个丧门星的儿媳妇,居然生了一对儿丫头片子。

    没错,就是一对儿丫头片子。

    她还清楚的记得,那对儿丫头片子出生时候的模样。脸蛋倒是生的一模一样,都像她们那个丧门星的娘。只是一个胖,一个瘦,一个哭得哇哇,一个似没有什么力气,在哭了一声之后,就开始哼哼唧唧。

    想到往后家里又要多两张白吃饭的嘴,她气就不打一出来。既看着那个哭得哇哇的心里烦,又觉得那个哼哼唧唧的惹人气恼。于是,一伸手,随便抱了一个就出了门。

    那天,就跟这天一样,雷声阵阵,大雨瓢泼。她抱着那个孩子,直接到了院子里,双手一松,就把孩子丢到了地上。刚刚出生的孩子,浑身光秃秃的,被雨水一淋,就哭得越发厉害起来。她越听越是心烦,干脆踢了几脚,然后又不解气的将那孩子翻过来,摁到了水洼里。没多会儿,那孩子就没了生息。

    松手的时候,她只觉得全身乏力,一双手冷的厉害。转过身,看见他那不争气的儿子,抱着另外一个孩子站在门口,正两眼发直的看着她。

    见她走过去,下意识地搂紧了怀中剩下的那个女婴,哆嗦着嘴唇说了句:“娘,留下吧,总归是我的孩子。”

    她摆了摆手,有些累了,转而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边走,边吩咐了一句:“寻个地方,将这孩子扔了。还有,这件事情,就不要告诉你那个丧门星的婆娘了。娘是为你好,也是为咱们这个家好。咱们是普通人家,跟那些富贵人家没法比。多一张嘴吃饭,就多了一个人受累。去了也好,下回投胎的时候,也能找个好人家。”

    她没有回头去看儿子的脸,她知道,她那傻儿子是会照着她说的话做的。

    “阿奶,这水凉吗?”

    “你是那个小孽障?”

    屠大娘抬头,却发现面前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她想挣扎着站起来,却发现身上好像被压了什么东西,重得很。低头,一道闪电划过,眼睛透过水洼,看到那个孩子正骑坐在自己脖子上。瘦瘦的胳膊,瘦瘦的腿,白白的小脸儿上带着湿漉漉的水。一盏灯笼,飘在孩子的身侧,灯笼上画着一个丑陋的老妇人。

    “你是来找我索命的吗?”屠大娘心有不甘的问着,见那孩子半响不吭声,又说了句:“你怨不得我,要怨也要怨你那该死的娘。若她争气,将你生成了一个男娃娃,你何至于如此。”

    “就因为我不是男娃娃,你就要溺死我吗?”

    “我那是气你娘,一时被气堵了心。事后,我也曾后悔过,我还在家里给你摆了长生的牌位。我还去庙里上香,祈求上苍给你寻个好人家。”

    “讲得可真好听啊。”

    鬼娃娃骑坐在屠大娘的脖子上,两条细腿儿不停的晃悠着。冰冰凉凉的小脚撞在屠大娘的脸上,每撞一下,就让她跟着心惊一下。

    “我知道你恨我,也知道你怨我,你若是来寻仇的,只管将我的性命拿去。地下孤单,我好歹是你阿奶,我愿意下去陪着你。”屠大娘说着闭上了眼睛。

    她说的当然不是心里话,她在赌,赌这么小的一个小鬼,压根儿经不起亲情的诱惑。只要她从地上爬起来,只要她能够逃过这一劫,她就去寻那个高人,将这鬼东西给收了去。

    不,不是收了去,而是将她打的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鬼娃娃咯咯笑着,从屠大娘的脖子上站了起来,踩着她的头顶,用力向下一踩。屠大娘整张脸就陷入了水哇里,脖子也跟着发出“咔嚓”的一声。

    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得自己的脖子是不是被踩断了,她只知道,自己难受的很。那些污水,逼迫的她睁不开眼睛,张不开嘴巴,甚至连鼻子都没有办法呼吸。

    这就是那个孩子的目的吗?想让她跟她一样,活生生溺死在这水洼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