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邪骨仙风 > 正文卷 第三十六章 大舅哥,妹子能改嫁不
    “胡帮主。”

    “帮主回来了。”

    杜牧正在缅怀爱情之际,外面响起一个大喇喇粗重嗓门:“敢来我情义帮闹事,真是吃了蛮兽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

    一个魁梧青年带着十多条汉子从门外闯进来,一道刀疤从右边眉梢斜斜划过左边脸颊,差点没把他那个脸蛋破开。

    胡力跨进门槛,便立即高声叫道:“妹子别怕,哥哥定会好生照看你,现在啊,你可是我胡家的大功臣。小的们,将那不开眼的狗东西抛进怒江喂鱼。”

    随着胡力大手一挥,顿时有七八个手下一拥而上。

    杜牧笑眯眯道:“死狐狸,这么多年还是老一套,一点没长进啊。怎么,我槐花妹子嫁进城主府,你胆硬啦。”

    听见这个多年没出现的称呼,胡力面色陡然一变,这才回过神仔细打量厅中少年。只见少年面色如玉,青衣飘然出尘,气定神闲站在那里,要不是那熟悉的称呼,哪里还有半点当年恶人杜的影子。

    胡力惊疑不定,试探着道:“恶人……杜?”

    杜牧道:“你好,大舅哥。”

    胡力顿时觉得脸上的刀疤隐隐作痛,恶声骂道:“个驴草的,兄弟们给老子抄家伙,恶人杜又回来了。”抡起身旁椅子,忽地一声,便朝杜牧头上砸去。

    这一声大舅哥,已坐实杜牧身份。双方缠斗多年,多番恶斗,杜牧虽然吃亏占多数,口头上却从没输过,死狐狸、大舅哥,就是每次必用之杀技。

    杜牧轻飘飘退后一步,伸手托住椅子一只腿,身体一摆,如同一只迎风细柳,再次退出七八步,已经来到胡花身边,轻巧地从她手里抱过她婴儿,端坐到椅子上,摸摸孩子稀疏的绒发,啧啧叹道:“多好的孩子,他娘的咋就不是我的种。”

    大厅中近二十来条汉子,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无一胆敢异动。这其中有一半人都曾吃过杜牧的亏,知道他手黑,逼急了恶人杜,对方真敢下杀手。

    胡花关心爱子,尖声惊叫:“放开我的儿。”发了疯般扑向杜牧。

    胡力手快,一把拉住妹妹,将她死死抱住不让她冲动,睚眦欲裂的看着杜牧。对方刚刚那飘若柳絮快如疾风的身法,绝对是一个修行者,想不到时隔八年,对方不仅活得好好的,并且身怀惊人修为;那孩子除了是他外甥这层身份,更是少城主之后,要是在他这情义堂出现意外,不出一个时辰,情义堂就会让城主府给灭了。幼时杜牧之狠辣他现在回忆起来犹有余悸,现在的手段只怕更加毒辣,何况对方还有人质在手,愈加显得棘手,于是冷冷道:“姓杜的,这孩子可是城主府后人,他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你也走不出这海州地。”心有顾忌之下,唯有先稳住对方,再想法解救。

    胡花对着哥哥又是踢打又是撕咬,骂道:“没用泼才,快救我儿。”

    胡力对妹妹的疯狂举动视而未见,反而越发冷静,拱拱手道:“杜兄,咱们昔日之所以结仇,无非都是讨生活。当年你和丘山虽然年幼,但胡某人手下并未讨到便宜,”指了指脸上狰狞的疤痕,继续道:“至于妖神庙里那事儿,确是胡某错了,要屠要宰你只要一句话,但——”目光落在婴儿身上,道:“这孩子和我们之间仇怨毫无干系,你杜牧也是一条铁骨铮铮的硬汉,使出这种手段未免惹人笑话,再说,这吃奶孩子可是城主府的后人,你又何必和城主府过不去。”

    这番话有溯源、有恭维、有低头、有讥讽、还有威胁,听得情义帮众人暗自竖起拇指,自从帮主得了城主府扶持,这学问是越来越高了,要不是摄于恶人杜昔日的凶名,一定有人站出来大加恭维马屁不断。

    杜牧痛心疾首的道:“大舅哥,我就问你一句话。”

    胡力抱拳正色道:“杜兄请说。”

    杜牧用手用力按按太阳穴,一副非常痛苦的样子,道:“大舅哥,你为什么要把妹子嫁给别人,现在我很受伤啊。”慢慢踱步到胡花面前,抓住她一只玉手,羞涩的道:“槐花妹子,你——还能改嫁不。”

    “改……改嫁?”

    大厅里一帮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无不惊得目瞪口呆,这尼玛什么招数,众目睽睽之下,你让少城主夫人抛弃荣华富贵,弃夫携子改嫁给你这个乞讨儿出身的破烂汉,你脑子被蛮兽踢了吧。

    胡力没想到杜牧对自家妹子“情根”深种到这般地步,吃惊的道:“杜牧兄弟,这改嫁……怕是不成。”生怕杜牧翻脸,忙道:“你想娶媳妇,当哥哥的做媒,给你寻一户好姑娘。”

    杜牧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槐花,直把她看得毛骨悚然,惊声尖叫:“放开我,还我孩子。”杜牧这才松开她的手掌,黯然道:“槐花妹子,可怜我一片痴心啊。”

    胡力见杜牧距离自己如此之近,只要一伸手便可将孩子抢过来,于是不动声色的朝旁边使个眼色。

    杜牧痛心疾首的道:“大舅哥,你不该让槐花妹子嫁人。”攥紧拳头,仰天大吼:“我要横扫城主府,抢回真爱。”

    两个壮汉悄无人声的从后面抄过去,一左一右,死死箍住杜牧双臂,胡力闪电般抢过婴儿,大吼:“驴日的,给老子废了他。”

    情义帮数十条汉子舞刀弄棒,齐刷刷朝他打去。

    杜牧喟叹道:“你们这帮泼汉不懂爱。”含情脉脉的望着胡花,道:“妹子,我腆脸最后问一回,你真不改嫁么。”

    胡花气得直跺脚,威胁道:“大哥,你再由他下去,我以后再也不回来啦。”

    胡力狞笑道:“这狗东西乃是城主通缉犯,大伙捉去领赏。”

    杜牧在人群里钻进钻出,忽地贴近胡花,在她胸脯模了一把,笑道:“槐花妹子好狠心,枉我对你一片真心。”

    胡花羞得面色通红,拿起桌上茶碗朝着杜牧扔了过去。

    杜牧哈哈大笑,长身扑到胡力身边,一腿将他鞭倒在地,随之一只脚踏在他脑袋上,略一用力,只听地板喀喀作响,也不知道是地板碎裂还是头骨破开的声音,冷笑道:“杜爷不发威,真当我发善心呢。”

    胡力趴在地上,只觉头顶压着一座万钧大山,脑袋随时都有爆开碎成一地西瓜的可能。数年之后冤家再相聚,再次被对方踩在脚下,气愤恼怒之下,立刻昏了过去。

    杜牧好整以暇的坐在大厅上方的太师椅上,锋利的眼神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道:“两个要求,一,情义帮每年红筹我拿七成,二,现在我要预支一千两黄金,我只等六十息,每超一息,我杀一人。”说着闭上双眼,也不理会厅中众人反应。

    一个情义帮骨干怒道:“我情义帮建帮十五载,聚财不过万两银,哪里拿得出一千两黄金。”

    杜牧单脚在地板一跺,一道气劲沿着地板直射那人而去,重重击断那人双腿,将他掀飞去,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一下,冷声道:“还有四十息。给你们机会,尔等要学会感恩,懂得珍惜。”

    “强盗行径还要我们感恩,世上可有比你更无耻之人。”小头目气愤道。

    杜牧悠然道:“还有二十息。”

    对付强盗就用强盗的手段,再说他也不觉得现在的情义帮有资格跟他谈条件,一个坑蒙拐骗偷的团伙,说灭也就灭了,这世界原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一个渺小得不能再渺小的团伙的覆灭,如同死了几十只蚂蚁,哪里有人在意。至于城主府,弹丸一样的海州地有城主吗,就算有,那算个什么东西?

    胡花见那数十条汉子气愤填膺,心中不忍。要说情义帮众谁对杜牧最了解,除了胡力也非她莫属。

    七八年前,大家还是一群孩子,那时杜牧凭藉一股凶悍狠劲,跟同样不输于他狠辣的一个兄弟,仅仅两个人就和拥有十多个手下的胡力斗得旗鼓相当,想要在海州地生存,大家都无所不用其极,交恶整整三年,手段不毒辣根本活不下去。要不是她在关键性一场恶斗中及时提供消息,截取那八十两碎银,为情义帮发展打下基础,情义帮恐怕不会有现在这等规模。

    胡花非常笃定,只要六十息内拿不出千两黄金,恶人杜一定会做出灭绝之事。对方还是孤童时已经展露凶性,现在这头凶残蛮兽已经长成,哪怕把情义帮和城主府绑在一块,也不够对方一口吞下。

    “都闭嘴。”

    不得不说胡花的魄力和手腕远非情义帮众人能够比拟,果断喝停众人之后,对那个小头目道:“去账房把所有积蓄取来,将我夫家赠送过来的金器一并带来。咱们情义帮认了。大哥问责起来,我一力担当。”

    “啧啧啧,槐花妹子更胜三尺须眉,我果然眼光独到啊,妹子我等你改嫁好不好。”一根手指挑起胡花下巴,嘻嘻笑道。

    胡花见那小头目已经拿来黄金,不动声色避开对方调戏,道:“姓杜的,你要言而有信。”

    杜牧见那木箱里除了十多根金块之外,还有几个金器两根金钗,恼火道:“十五年来你们就挣下这点家底,真特么一群穷鬼,我看你们情义帮干脆改名叫穷鬼帮算了。”将三百两黄金悉数收入囊中,金钗金器一样未取。

    脚底在地板上轻轻一踩,地板上裂开一道道缝隙,青石板砖在寸草劲之下,四处飞散,噗噗噗噗,碎石击破大厅桌椅,没入墙壁中,至于有几个帮众因此骨折还是骨碎,重伤或者死亡,都不在杜牧关心范围内。

    立威情义帮,是杜牧必要之举,也算是于过往来个了结,之所以没有痛下杀手,只是给心中存留一丝希望,如果十年内还没有丘山的消息,那时就是情义帮覆灭之期。

    不理会众人惊骇的神情,杜牧扛起褡裢,施施然离开情义帮总舵,辨明方向,朝桃林方向进发。

    此间事暂毕,接下来就该找机会去完成红榜任务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