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萌宝当道:早安,总裁爹地! > 作品正文卷 第161章 深度交心揭伤口
    “……”她愣住,僵了下,男人再次拽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她还没来得及挣扎,已经摔进了男人怀里,那人长臂一锁,将她牢牢困住。

    “霍凌霄你怎么这样!等会儿有人进来——”她左右挣扎,可是越挣扎男人的怀抱越紧,就像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挣都挣不脱。

    霍凌霄享受着一团软肉在怀里动来动去的感觉,只把这当做是调情,“放心,不会有人进来的。”

    “那也不行!”她自己都接受不了,说话不能好好说么?大白天的工作时间,在办公室搂搂抱抱像什么样子嘛!

    “你再这样动来动去的,点起火来我可不管,谁点的谁负责。”见她还不肯老实,霍凌霄突然恶劣地威胁道。

    方若宁一下子僵住,像被人点了穴位似得,面颊瞬间红热,连眉心都收拢起来。

    转头,看着男人邪魅雅痞的样子,她皱了皱眉,唾道:“你怎么这样!”

    虽然冬天,穿的衣服不算少,可她还是明显感觉到腿侧的异样,明白男人那话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意识到危险,她突然一下子弹起,准备逃跑时又被男人抓住,按下来坐着:“你乖乖地不要扭来扭去刺激他,他也不会这么激动。”

    “……”流氓。

    新闻报道不是说,现在男性生活压力大,又抽烟喝酒熬夜什么的,很多男人到了中年都有那方面毛病么?

    怎么这家伙,天天需求那么旺盛?跟一堆干柴似得,一点就燃!

    当初倪亦可说的那话,一定是污蔑!

    她僵着不敢再乱动,霍凌霄也就慢慢松了手臂,只是虚虚抱着她在怀里坐着。

    转移注意力,又缓缓呼出几口气,他压下血管里朝着下腹涌动的血液,询问女人:“现在该跟我解释下,刚才为什么要那样做吗?”

    方若宁感觉到那一处的危险渐渐消退,也跟着卸下防备,瞥他一眼,脸色有几分不自在,“都说了家丑不外扬,有什么好解释的。”

    “那我对你来说,是外人?”男人墨眉一挑,生气凛眉的样子都英俊迷人。

    女人瞬间头皮一紧,急忙解释:“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也看到了,徐美慧完全就是个……我也是怕你见了这种人烦。”

    “什么人我都有办法治!以前你是一个人,被他们欺负只能忍气吞声,现在你有我了,还需要一个人去面对这些吗?如果让轩轩知道了,他会怎么想?会认为自己的爸爸没有担当,连妈妈都保护不好。”男人异常严肃地说。

    方若宁微微一怔,从来没想到这一点,沉默了几秒才眨眨眼睫,“这些事情当然不会让他知道。”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绝对的,何况轩轩那么敏感早熟。”

    方若宁无话可说,但心底里觉得他有点夸大其词。

    “其实,现在的我,也不会任他们捏扁捏圆了,我会保护自己。那样的陷害,人生有过一次足矣,我不会再栽第二次跟头。”片刻后,方若宁不知想到什么,突然低沉落寞地说出这番话。

    霍凌霄眼眸微微一凛,见她脸色突然淡漠冰冷起来,漂亮的瞳仁深处似乎还藏着什么悲痛与愤怒,他暗暗意识到什么,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轻轻转过来,皱眉问道:“他们以前陷害你?”

    过去那些事,除了赵林朗,除了冯雪静,她再没跟任何人说过。卫云澈跟她认识多年,也只是知道方秉国再婚,她跟家里关系不融洽,但具体发生过什么,却是不知。

    方若宁看着他幽暗深邃的眼眸,微微拧起的眉心,一脸关心在乎之色,犹豫了会儿,才恍惚地点点头,“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已经强大了,不会再被他们欺负。”

    她说这话的样子让人莫名心疼,霍凌霄突然想了解她的过去。

    揽着她,平日里高冷倨傲的脸色温柔下来,他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问道:“能跟我讲讲以前的事么?我想知道,你一个人是怎么挺过来的。”

    方若宁坐在他腿上,视线微微高出一些,闻言,垂眸认真看着他,“你想知道?”

    “嗯,想知道。”他的手臂缓缓收拢,语调一并温情起来,“想知道你的一切,还想知道你一个人带着轩轩生活的日子。”

    这些事情他不止一次想过,只是还没找到两人谈心的机会。

    这会儿既然说起,不如就交心深谈一次。

    方若宁盯着他看了几秒,从他眸底除了瞧见纯粹的关心、渴望,没见到那些试图是要嘲讽或满足自身恶劣趣味的东西。

    两人既然在一起,有要相携走下去的打算,也该对彼此的过去有一个了解,这是钻进土壤的根须,能让两人的感情更加稳固。

    “小时候那些……太久远了,我都差不多忘了。”要把内心愈合多年的伤疤揭开给人看,她还有几分不自在。

    霍凌霄看着她澄澈的眸子闪烁,知道她心里的那点纠结,也没逼迫,只是随意道:“记得什么就说什么,就当聊天。”

    “我妈走得早,而且是非正常死亡。”

    关于方若宁的身世,其实霍凌霄之前让李权调查她时,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

    不过,现在想听她自己亲口说。

    “我那时候小,还不完全懂事,只知道我妈一直没有工作,就在家里呆着,有时候开心点,有时候郁郁寡欢,我是后来才知道,她可能患有抑郁症。”

    “不过,夺去她性命的并不是抑郁症,而是肾脏衰竭。原本,她坚持治疗的话,应该也还能多支撑一些日子,说不定就能等到合适的肾脏做移植手术,那样就能活下来了,毕竟,她那时才二十多岁啊!可是,方秉国在外面乱搞,养女人,还纵容那些女人给我妈打电话,我妈本来就生病,又有抑郁症,没人刺激她时她都爱胡思乱想,更何况被那些女人那般挑衅辱骂,整个身体状态就越来越差,后来肾衰竭很快,医生也回天乏力——我只记得,我那时候要上学,每天都是放学了去医院陪陪她,可是有一天,我又开开心心地冲进病房时,却见医生把床单拉过了她的头顶,而后全都沉痛地离开了。”

    这些细节是霍凌霄不曾知道的,此时听着女人哀哀平静的语气娓娓道来,手指逐渐冰凉,他心里深受触动,忍不住抱着她收紧了力道。

    方若宁同样心潮起伏,可是眼眸与他的对上,还淡淡地笑了下,自嘲道:“我那时候多傻啊,我看着葬礼上方秉国哭成那样子,我还以为他是很爱很爱我妈的,要不是后来听到我姑姑对他的控诉,我永远都无法想到,我妈是被他安排那些女人故意打电话,活活气死的。”

    霍凌霄抱紧她,眉心紧蹙,心疼地问:“所以,你开始恨他了?”

    “嗯……”方若宁点了点头,眸光里浮起星星点点的泪意,“我本来只以为他是工作繁忙对我疏于照顾,可当我知道我妈去世的真相后,我才明白他对我怕也没几分喜欢。后来,他频繁地带一些女人回来,我心底里都把那些女人默认为是害死我妈的凶手,所以不论他带谁回来,我都不给好脸色,故意惹怒那些女人,呵……那个时候的我,可是真正的坏小孩,在他们眼里,大概恨不得一把掐死我。”

    “也正是因为这样,方秉国虽然女人多,但却一直没结婚,因为没有谁愿意陪他耗下去,也没有谁敢嫁进来给我当后妈,只除了那个徐美慧。”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