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劫道生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抱不抱
    百草殿,整个青翼城中兑换灵药之处,也是炼丹师晋升之所。灵药生长与储存都需要在天地灵气充足的地方,因此百草殿中的灵气浓郁程度是毋庸置疑的。

    百草殿是除了将军府和元帅府之外为数不多的拥有灵气喷泉的场所,只不过百草殿比较特殊,此处本没有灵气喷泉,是被飞云骑先烈大能以大手段开辟出来的。

    具体如何开辟,江源不知道,毕竟关乎这些大能的底蕴与传承,也不会传出去。江源只知道,百草殿的灵气喷泉远不如将军府和元帅府的强大,仅仅能够供灵药生长与保存而已。

    这是第二次进入百草殿,主殿之内,一位白袍老者闭目盘坐,察觉到江源到来,眼睛依旧闭着,问道:“来者何人,所为何事?”

    “在下天一营士兵江源,前来晋升赤衣炼丹师。”江源抱拳说道。

    一听是赤衣炼丹师,老者睁开了眼睛,目光浑浊,上下打量着江源,说道:“你小小年纪,还不到圣体境的修为,能够炼制出玄级六品丹药?”

    “在下不才,最多能够炼制出玄级七品丹药。”江源抱拳说道。

    老者大手一挥,从身后取过数个浅黄色的纸包,内部包裹的是灵药,粗略一看这几种灵药的种类,就能分辨出这是愈灵丹的丹方。

    “炼制一颗玄级六品愈灵丹,就可以成为赤衣炼丹师。”老者说道。

    玄级六品,对现在的江源而言手到擒来。

    丹火催生,手法娴熟如行云流水,很快一枚晶莹圆润的玄级六品愈灵丹炼制成功。

    老者眼前一亮,语气中出现一丝丝波澜,说道:“是极品丹药,年轻人,我看你在炼丹方面颇有慧根,可曾受到过名师指导?”

    “年幼时曾遇到一位神秘炼丹师,这位能人指点过一二,在下能够有现在的造诣,全仰仗着当初的那场机遇。”江源抱拳说道。

    这都是胡编乱造的,总不能把凤帝炼魂圣法和朱雀药典的事情说出来吧,反正说的扑朔迷离,老者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原来如此。”老者古井不波,挥挥手,一身赤色的长袍朝着江源飞来。与此同时江源腰间的令牌散发出一抹金光,多了一个显眼的“赤”字。

    江源抱拳告辞,此时怀里的玄级七品摄灵丹已经摄取了十成的能量,足够用一段时间了。

    江源走后,老者眉头微皱,疑惑道:“是何人在百草殿内修炼,摄取了百草殿内的灵气,灵气一旦稀少,对灵药的生长与保存极为不利。”

    这一切江源就不得而知了,回到天一营,看到天一营众人正手忙脚乱的寻找着什么东西,见江源回来,一个个神色怪异,没有一人向前。

    “五哥,出什么事了?”江源在人群里发现了李二河,喊了一声。

    李二河被江源一喊,吓得打了个哆嗦,眼神中充满歉意,说道:“江源,颜儿弟妹不见了……”

    “……”

    江源无奈,颜儿是自己偷跑出去了,刚刚还自信满满说不会有人发现,现在倒好,把整个天一营都给惊动了。

    “没事。”江源尴尬一笑。

    李二河一头雾水,疑惑道:“没事?江源,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啊,颜儿弟妹长这么漂亮,修为又不高,万一被哪个心存歹意的人下了黑手,那可就麻烦了。”

    “我是说……她没走丢,肯定在和大家玩捉迷藏呢,我马上把她找出来。”江源骑着神圣天泽快速回到自己的营帐,趁着没人看到,颜儿从乾坤石世界中走出,眨着大眼睛,一脸委屈的表情。

    “江源,我错了……”颜儿低头说道。

    看到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江源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算了,以后长记性就是了。”

    当天一营的士兵看到江源变魔术一般的带着颜儿从自己营帐中走出,一个个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整个营帐都翻遍了,甚至天一营都翻了个底朝天,就连田大勇三年前丢了的袜子都找到了,这么个大活人硬是没找到。

    “江源,这……”李二河蒙了,这从哪找到的?

    “这丫头就是调皮,以后她再跟大家玩捉迷藏,都不用离她,整个飞云骑都丢了,她都丢不了。”江源说道:“对了,五哥,怎么不见大哥他们。”

    “大哥他们带人出去找了,我带着几个兄弟留在这继续找。”李二河说道,“既然找到了,我现在就通知他们,让他们都回来。”

    “颜儿,跟大家道歉!”江源瞪了颜儿一眼,严肃道。

    颜儿低着头,可怜兮兮的说道:“对不起……大家。”

    她长得本来就可爱,再加上这幅神态,众人见了,心都快融化了。连忙摆手说不碍事。

    回到营帐当中,在天一营重建之后,营帐的层次也提升了上来,每一座营帐简直相当于一座大豪宅,内部设施齐全,还附带修炼室。

    把门一关,颜儿立刻放飞自我,一下子扑倒在大床上,打了个滚,冲着江源招手说道:“江源快来,这床好舒服啊。”

    “啧啧,怎么教你的,矜持,懂不懂!”江源笑道。

    颜儿一愣,摇摇头说道:“不懂,江源,我现在就是慕芸曦,那天晚上你抱着慕芸曦去偏殿的时候都睡在一起了,那时候你怎么不让慕芸曦矜持。”

    “我们只是单纯的睡在一起,你可别想多了。”江源说道。

    颜儿露出一抹坏笑,说道:“谁知道呢,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干柴烈火,如果不是慕家人来打扰,估计现在你俩孩子都快出生了。”

    “哪有那么快,别胡说了,正事要紧。”江源摆摆手,把乾坤石吊坠丢在床上。

    “你省省吧,那么多的兽魂和兽核,赤金兽至少要消化三天,还是先跟我谈谈不正经的事,打发打发时间。”颜儿把乾坤石吊坠戴在了自己脖子上,指着吊坠说道:“想要的话就自己过来拿。”

    “颜儿姐,别闹。”江源收起笑容,一脸严肃的说道。

    “江源,你对慕芸曦也会这样吗?”颜儿看着江源的眼睛,同样严肃的说道。

    江源似乎是心虚,不敢正视颜儿的眼睛,低头随口说道:“这不一样,颜儿姐,你是你,芸曦是芸曦,没有可比性。”

    “我觉得也没什么不一样的,以前你也没少让人家侍寝……”颜儿扁扁嘴,看向江源。

    “我……我那是开玩笑。”

    “开玩笑也没少和人家一起睡……”

    江源哑口无言,之前颜儿只有不足巴掌大,睡在一起也没感到有什么,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已经与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再睡在一起,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夜渐渐地深了,颜儿一个人躺在床上,背对着江源。

    而江源坐在床边,心中总觉得不是滋味。

    气氛越发诡异,江源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打破尴尬。

    “颜儿姐……”江源轻声呼唤道。

    颜儿思绪万千,正考虑着什么,忽然听到江源在呼唤她,立刻转过身来,笑脸相迎,期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没事……”

    颜儿心中狂汗,你丫的有病吧,没事你喊什么喊。

    “江源,你是不是……喜欢我?”颜儿硬着头皮问道。

    她一开口,把江源吓了一跳,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没有的事,颜儿姐你不要误会……”

    “哼,那你就是心里有鬼。”颜儿娇嗔道。

    “怎么可能,我江源行得正做得直,心里怎么可能有鬼。”江源说道。

    “那你今晚为什么会这么反常?”颜儿质问道。

    “反常?哪里反常?”

    “哪里都反常,以前晚上你要么修炼,要么休息,可今晚在床边一坐就是大半夜,还说自己不反常。”颜儿说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睡了。”

    “颜儿姐,你是意识体,也需要休息吗?”

    “你管我!”

    颜儿背对江源,不多时呼吸声变得均匀,江源疑惑,她真的能睡着?

    “刚刚颜儿说我心里有鬼?真的有鬼吗?”江源喃喃自语,沉思片刻,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这小丫头胡说八道,我江源怎么可能心里有鬼呢。”

    “对,我不能表现出什么反常,我要修炼。”江源说道。

    夜深人静,江源将蒲团放在床边,盘坐在蒲团上,将自身底蕴进行了一番整理。

    自己身上最大的两件底牌莫过于白虎之灵与朱雀之灵,凤帝剑与圣虎遮天印与二者也有莫大的关系。至于凤帝炼魂圣法等诸多手段,都与朱雀之灵有关。只要与朱雀之灵沾边的,都具有一定的灵智,需要在合适的时机才能领悟。

    碎空裂,天机命瞳,天势,控魂,这四大底牌与南宫云恺无关,但也不能随意动用。

    没有不灭君炎三式,兽王拳倒是个不错的替代品。

    等赤金兽炼化兽核和兽魂,修为提升之后,江源可与之交战,临摹赤金兽,修炼兽王拳。

    正当这时,耳边传来颜儿梦呓似的声音:“江源,我……好冷……”

    “嗯?”

    江源睁开眼睛,望向床上蜷缩成一团的颜儿,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脚丫,果然冰凉。

    “颜儿姐,你怎么了?”江源吓了一跳。

    颜儿睁开朦胧的双眼,模糊之间轻声说道:“江源……抱着我……”

    江源犹豫了,抱……还是不抱……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