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迷失在一六二九 > 七三七 房地产业的兴起(二)

七三七 房地产业的兴起(二)

 推荐阅读:
    而作为商品,最重要一点:这些缺点在木屋的低廉造价面前根本不算什么——本身在销售时就说好的,这种木屋是属于临时性建筑。而在这里购置房产的客户,大部分本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投入一笔不算太大的资金,拥有一处可以落脚的地点,而且至少短期内能住得很舒适,那就够了。

    至于想要一步到位的,施工队也可以为其建造青砖大瓦房,那个造价就不一样了——反正各种套餐都有,只要掏钱,客户的一切要求都能得到满足。

    赵立德最初设立房地产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解决政府内部职工居住问题,同时也顺便赚些钱,把修路和市政建设的成本捞回来就成。但是在实际工作展开之后,在经济规律作用下,毫无疑问的,房地产公司立马成为了他手下所有官办企业中利润最高,也是最为诱人的肥缺。这才短短年把功夫,公司赚取的利润非但已经完全弥补了先前铺路造渠的开支,还大大超出,都能跟琼海大市场那边的收益比一比了。

    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驱动之下,公司的规模必然大举扩张,内部管理也开始出现种种问题——最初房地产公司是由工程部门代管的,以应荣威为首。他们穿越众内部人员因为算是初步实现了“**”,对于利益问题倒不是很看重,也没必要中饱私囊。但他们手下的工作人员却并非如此,眼看着大把银钱从眼前流过,还能忍得住不伸手的清廉人才,不能说没有,但在任何时代都一样——绝不会多。

    之所以到现在还没闹出大问题,一方面是因为老大不伸手,下面人终究要收敛着些。另一方面,以工程和技术为主的领导团体,纵使有心捞钱,手法也比较粗糙。而琼州府的管理者是赵立德,在穿越众内部也有着“克格勃”外号的男人,那些初级手法在他眼里实在是“图样图森破”,对其进行破解,以及警告当事人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过赵立德并不想让这种状况再持续下去,关键是他现在手头能用的人有限,那些有捞钱能力的,多半也是些相对来说工作能力比较强的。赵立德可不想因为反**反到手下无人可用,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们干出不能容忍的大事以前,先把自家篱笆拢扎实了。

    “所以你就打算让我去干那个什么房产公司的头儿?你说我一搞环保的,去干房地产算什么呢?”

    ——当迟正杰初步完成他的调查工作,听到赵立德给他安排的新岗位时,还是有点不太满意的。不过后者的态度却很坚定:

    “这跟你干什么专业没关系。现在应荣威他们实在顾不过来了。而这中间的利益关系又实在太大,不能放到本地人手中。你是咱们自己人,不会为钱动心,你知道房地产业最终能做成什么样的规模,你也知道该如何将其做大——这就足够了。”

    “具体的业务,当然是手下去干,你只需要牢牢把握住两件事:一是控制好公司的总体发展趋势和方向,简单说就是把准道路——这个只有咱们见识过后世房地产疯狂程度的穿越众才知道,换了任何一个明朝人肯定想象不出来的。第二点么,便是看好你的部下,别让他们为一点小钱坏了前程。说真的,我先前抓了几个贪污受贿的部下,可自己心里反而很不爽——不值得啊,为了区区几百两银子就把前程搭进去,真是……”

    赵立德无奈摇摇头,迟正杰也能理解他的郁闷——他们可都是从区区一个村长就能捞几百上千万的时代穿越而来,眼界高心气自然也大,不要说他们本身已经解决了“财务自由”问题,只要琼海军政权不倒台,他们这一百多人永远不会为生活发愁。就是当真还需要为五斗米折腰,也不至于为了这点小钱钱动歪脑筋。

    “总之,阿杰,队伍是要靠人带的。应荣威他们毕竟属于工程技术口,没有太多精力放在这方面。先前就是因为没人管,才闹出来一些不好的事情。现在你去管理,说实话赚钱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带出一支管理队伍来,将来在各方面都可以派上用处,这才是最重要的。”

    “明白了,我会尽力而为。”

    既然赵立德说的中肯,那迟正杰也不矫情,干脆利落接下了担子。

    …………

    过了个把礼拜,当赵立德再找到他,询问对新工作有何感想时,迟正杰却是苦笑不已,拍着大了一圈的肚子:

    “感觉没啥大事,每天的工作就是吃吃喝喝,接待客人。”

    赵立德顿时哈哈大笑:

    “恭喜你,终于找到做一把手的感觉了——你要是个普通的商人,那就要绞尽脑汁去讨好别人。要是不怎么重要的官员呢,也没太多应酬。但现在你既然坐上了那么个关键性的位置,那以后大部分时间和精力肯定就是要用来应付各种人和各种要求了——好好适应吧伙计,等你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差不多也就是个合格的官僚了。”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真的很难想象,现在的海南岛居然已经能吸引那么多富户前来定居……”

    迟正杰感慨道,最近这段时间他几乎都是在招待那些从大陆上来到琼州府,准备在此买地建宅的客户。从交流中听到,这些人中许多还仅仅只是抱着试探的心思,或是为家族整体迁移打前站的。一旦觉得这里确实适合定居,那马上就是整个家族搬迁过来,那数量可更不得了。

    对此赵立德却是毫不意外:

    “这是理所当然的——你别忘了现在的大明朝是什么状态:末世啊!都快要亡国了。但凡有点眼力的个人,或者是底蕴比较深厚的家族,谁不想着谋条后路?历史上他们是没办法,可这个时代却有我们的存在。我们的势力打出海南岛已经有好几年啦,对外招募移民,宣传我们的政策……做了那么多努力,现在总算能看到些初步成果了。”

    说到这儿,赵立德忽然又笑笑:

    “其实你接待的客户还不算最多,大部分初来乍到的明朝官宦家族还是不太敢接近我们,他们到这里来主要联系的是老程,程叶高,他现在才称得上是夜夜笙歌,酒精考验呢。不管他本人怎么想,他的胃已经算是先向我们鞠躬尽粹了。”

    听到这话,迟正杰也禁不住哈哈大笑,连连点头:

    “确实,我最近在鸿宾楼里碰到最多的就是他了,后来都有默契了——我的包间他来敬杯酒,他的客人我也要去招呼下……嗯,在他那边确实感觉读书人多,而我这里则是商人为主。”

    “所以最近琼州府的地价一直在涨,那些地主宁愿捏着鼻子为不耕种空着的地块交税,也不想卖出去牟利。而那些外来大户想要立足,又总觉得非得在本地有块田才能放心。田价是一涨再涨……琼州府的可售田地早就被抢空,现在远的都买到澄迈,安定等临县去了。”

    赵立德轻声叹道,而迟正杰也微微点头:

    “确实,在酒桌上谈论最多的还是土地问题……其实海南这里的土质不好,根本不适合大规模种植粮食。我跟他们科普了很多次,建议他们搞经济作物,但能听进去的很少。那些表示赞同的也好像只是为了给我面子,象征性的种个几亩而已。”

    “这个不成问题,等到他们收获个一两次,经济作物和粮食作物的收入产生对比,他们自然就会知道该怎么做。现在关键还是尽量要让他们接受我们的农庄模式,或者和我们搞合作农庄也行。”

    赵立德所说的,乃是他们琼海军最新出炉的政策:以前搞农庄,都是从大陆上运来难民,经过编组以后送到安置点,组成一个个集体农庄。从上到下都是琼海军一手组建,当然也完全按他们的要求行事:包括种植哪些作物,生产什么样的产品等等……也正是这些集体农庄,构成了琼海军的地方统治基础。

    这项政策本身很好,如今也一直在大力推行之中,只不过从大陆上转送而来的难民人数终究有限,导致建立新农庄的效率也高不起来。所以赵立德打算利用这一波的移民潮,看看能不能将最近那些计划从大陆上移居过来的大家族,其购地需求和他们建立农庄的计划结合起来,进一步加速海南岛的开发进程。

    “我们这里有足够的地皮,也有好的技术和项目,唯一缺乏的还是人。如果那些大家族愿意将他们的佃户整体搬迁过来,我们这里可以提供包括帮他们建房子,整地,低价销售口粮,支援铁制工具在内的一系列优惠政策……我给你个小小的建议:没事带他们多去参观参观那些模范农庄,可以坚定他们的信心。”

    赵立德并不知道,他的这个“小小建议”起到了什么样的催化作用——不久之后,迟正杰便向整个管理委员会提出了一个更加庞大,比他当初“暴兔子策略”更加疯狂十倍的计划……

    (三七中文 et)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