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魁 > 崭露头角 三百七十八:众生皆是菩萨
    李不琢低头看着伞尖滴沥的雨珠,心中竟主动生出提剑一战的心思。

    多年过去,他已从故人记忆中淡去,却仍被人记得,就算是因为仇怨而记下的,对他来说,也算个惊喜。

    不愧是当年那个不可一世的天魔,他由一点真灵重生回来,竟还能被寻到,便陪这和尚一战又何妨?

    “你拿什么报恩?”

    李不琢抬头笑道。

    “当然是送你早日往生极乐!”

    和尚哈哈大笑,声如雷震,霎时间,贡桌下倾倒的佛陀兀的裂开,梁椽间簌簌落下灰尘。

    音浪冲出小庙,在细雨里扩散出肉眼可见的波涛,那山雾被一下冲开条清明的道儿来。

    庙门口系着的几条破布猎猎作响,李不琢却头发丝也没飘起半根,那和尚的笑声就如当年白龙寺中的鬼哭梵唱一般,穿心钻脑,如今却对他没用。

    伞尖一甩,便有三滴雨珠咻的一声,像三柄晶莹剔透的小剑。

    李不琢抬伞的时候,和尚便反应过来,身边的虚空中无端生出一只泛着可怖青黑色,却捏着佛印的鬼手,伸手一挡。

    啪一声,雨珠先凝成冰,再散作飞霰。

    刷!

    整个小庙被飞霰一打,雨声都似乎停滞了一下,紧接着,风雨又至,无端的,整座小庙便坍塌下来。

    那三滴剑雨被打散后,已在庙上刺穿了无数肉眼不见的细孔。

    “咦,好剑术,好剑术!”

    和尚啧啧称奇,又摇头说。

    “不对,这不是什么剑术,已术近乎道了。”

    和尚还有闲暇说话,李不琢心中暗道可惜。

    若非烛龙失落了,他没趁手的兵器,断不会让这和尚接招接得日次轻松。

    倒不是他的剑道,非要借一柄剑器才能展露出来,只是烛龙曾是他的本命神兵,缺失那一层剑道,未到圆满,就像最后那片雪花没落下,便压不垮那株枯枝。

    那这招又如何?

    李不琢并指如剑,朝身后山雨一指,向前一引。先是剑柄成型,一柄水剑便凭空结成,朝和尚刺去,直指和尚眉心那道朱印。

    那和尚肯把眉心的剑痕露出来,这剑痕便不是他的罩门所在,李不琢这一剑没指望伤他,只为激怒他罢了。

    出剑之时,不易剑道推演,李不琢在心中推算出和尚的数百般应对之法。

    和尚伸手一抓,却刚好抓在李不琢的推算之外。

    许多双无形之手拉扯他的衣物、四肢、脏腑……无数人声在他耳边响起,说着种种苦痛,生老病死、爱别离苦、怨憎会苦……

    “苦就苦,何必找我来求解脱?”李不琢剑气一收一放,将身边的魔念驱除干净。他愈发觉得有意思起来,和尚那一出手,竟刚好跳出了他的剑道推演之外。他还是头回跟看破了自己剑道的人交手,这样一来,不易剑道非但不能帮他对敌,他若太过于依赖剑道推演,反而会落入那和尚的套里。

    二人各自出手试探,并无成果。和尚坐在坍塌的破庙里,忽而一手覆地,一手撑天。一道虚影被他猛地撑开,大风呼啸,山顶的雨云都被一道磅礴气机尽皆冲散,只一眨眼,一座佛陀之相便出现在天地间,慈眉善目,遍体金光,手持一个金钵朝李不琢缓缓罩下,金钵上“普度众生”四字,杀气四溢,隐有血色。

    那钵盂盖到头顶,李不琢抬头一瞥,钵中传出无数惨叫,内部竟显化出六种地狱!

    铜水灌鼻、利刃穿耳、剜眼、拔舌、剥皮、挖脑……

    “好一个普度众生!”

    李不琢啧啧称奇。

    “众生既被六欲所惑,我助尔等割舍六欲,比佛陀度人还爽快多了!”和尚的笑声传来。

    “他们却不大情愿。”李不琢望着钵中六种地狱,受难之人惨嚎不止。

    和尚笑道:“肉身痛苦亦是魔障,不惧痛苦,便是菩萨道,我这钵盂中,众生都是菩萨!当真是极乐世界!”

    话音刚落,那钵盂便把李不琢罩在其中。

    一入金钵,李不琢忽然感应不到了外面的天地元气,竟变得和普通人一般。

    一个皮肉腐烂的恶鬼,端着一桶通红的铜水嘿然狞笑向他走来。

    ……

    钵盂外,那天魔佛像立在山巅,高有百丈,山下的行人眼里,山顶却清明一片,只是无端刮起狂风,连树木都被片片掀飞。

    普通人咂舌不已,有炼气士见到此番情状,有人以为是宝物出世,欲入山一探究竟,未接近那山顶,便听到阵阵魔音,不由心惊胆战,赶忙逃脱,向府城传信禀报去了。

    山巅,那百丈佛陀扣住钵盂,破庙里的和尚,手中也把一只小钵扣在地上。

    钵里传来令人心惊胆战的骨肉分离声。

    和尚不时结印,打在钵盂上。

    这一扣,就扣了两天一夜。

    山下已有兵马聚集,为首的封通府主一身戎装,神色凝重。

    他结成了猿魔崩山相,乃法相境宗师,但这天柱山上,那斗法的二人逸散出来的神通威力却让他心惊不已。此事恐怕要上报天宫,另请高人出手了。

    破庙中,和尚手里的钵盂,咔嚓出现一个破洞。

    这咔嚓声,竟不是钵盂裂开的声音,而是有什么东西,从钵盂内部,把钵盂吃出了一个口子!

    咔嚓咔嚓!

    那邪佛法相镇压着的金钵中,猛然探出一个头来!

    赤鬣玄睛,玄蚕之相!

    玄蚕一现,不依不饶,又是一口,把钵盂咬掉大半!

    邪佛抬起钵盂,玄蚕整个身子钻了出来。那钵盂不过比邪佛手掌大些,玄蚕一边吞吃钵盂,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起来,追着一口,把整个钵盂吃了下去。

    “好大的胃口!”

    和尚惊讶的声音从邪佛口中传出,若洪钟轰鸣!

    玄蚕法相还要追着邪佛的手臂,继续吞吃,李不琢却心中一动。

    毕竟只是法相,而非玄蚕真身,不至于真有吞天噬地的本事,吃掉和尚那装着六种地狱的极乐金钵,已到极限。

    他一抬手,玄蚕法相倏然凝聚,变成一柄长剑,通体金光,若佛门圣器,那剑尖所指处,却透出无物不杀的戾气。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