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大地主 > 正文 第五章 找个小保姆
    办好这些事情后,吴山将二手厢货车处理掉,买了一辆长城皮卡,既能拉货又能拉人,在不惹人注意的情况下,还能满足他的需求。同时他还买了一辆全新的江铃厢货。这样之前的痕迹全部清理干净,除非引起国家有关部门注意,大范围的排查,否则他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

    雇佣司机开着箱货,五个多小时,他们回到古河市,将车牌上完,将车送到西山上。吴山又开车将司机送到火车站,这才算一切落定。

    吴山这几个哥们办事还挺靠谱,现在是下午四点多,屋子里还是暖洋洋的,看来这几天一直没断了火。

    吴山琢磨了一会,将厢货车打开。往里面装了十多箱苹果,十多箱葡萄,十多箱子香水梨,又装了几十只活蹦乱跳的螃蟹,弄了些扇贝蛤蜊海螺之类的贝壳类产品,这才开车朝村子里驶去。

    村子里的路比从前好走很多,横平竖直修的整整齐齐,吴山将车停在刘山河家门口:“山河,刘山河!”

    “大哥,你回来了!”刘山河披着棉袄走了出来。

    吴山拉开车门:“喊运来、国盛他们过来,我从金州港回来,给大家捎了些水果跟海货,赶紧搬家里去!”

    “这怎么好意思?”刘山河嘴上客气,手脚可够快的,冲屋子里喊道:“老婆,你去小铺(村子里的超市)里喊运来他们几个过来,大哥捎好东西回来了,不来我就全搬走了!”

    刘山河老婆穿着羽绒服冲着吴山道:“大哥,过年好,让你破费了。”

    “行了,少废话,我们是磕头弟兄,赶紧去喊人!”刘山河不耐烦的道:“这些老娘们就假假愣愣的,办起事情来,一点都不痛快。大哥,你别在意。”

    吴山笑笑道:“弟妹这才是场面人,咱们都是莽夫粗汉!”

    刘山河哈哈一笑:“大哥,这螃蟹够大啊,还活着,这花了不少吧!”

    “没花什么钱!我有个朋友就是搞近海养殖的,就跟我要了个成本价!”吴山故意透露道:“这段时间不是运水果,就是弄海鲜,给我的都是成本价,让我多赚点。朋友嘛,就是这么一点点处起来的。”

    刘山河知道吴山从前办事敞亮大气,从不斤斤计较,还以为他说的是真的,竖起大拇指道:“大哥,这也就是你,走到哪都有朋友。要是换做我们,就是高价买都找不到门路。”

    吴山笑笑:“少贫嘴,赶紧把东西卸了,我这忙活了一个星期,回家好好歇几天。”

    “别啊,大哥好不容易进村,哪能让你这么回去?啥也别说,我这就叫家里弄起来,今天在我家喝。”刘山河嚷嚷道:“你们几个手脚麻利点,大冬天的,想冻死我们啊!”

    吴云来,吴国盛,吴国栋,吴天强,孙天福,侯尚超,李福具几个人嘻嘻哈哈的跑了过来,看到螃蟹,扇贝一个个笑的合不拢嘴。生活虽然好了,但是海货还不是一般家吃得起的,就算过年也就是买两条带鱼,弄一盘对虾,哪里像吴山弄得这些硬货。

    “大哥,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吴云来搓着嘻嘻笑着道。

    “少废话,赶紧卸车!”吴山挥挥手道:“你们几个也真行,天天在小铺打麻将,也不嫌累得慌!”

    吴云来他们哈哈笑着,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往家里搬东西,吴山懒得管他们,跟在刘山河后面进了院子,粮垛里是还没有卖的苞米,起码有七八万斤。

    “粮还没有卖?这一冬天要干不少吧!”吴山问道。

    刘山河郁闷的道:“前两年还好,苞米一块一斤,去年掉到七毛,今年更是掉到五毛,少买三万多块,我一生气就留了下来。出了正月就有收粮的,希望能长个几毛,要不然亏大了。”

    “价格太低就留着,我要办养猪场,正好需要苞米!”吴山心中一动,猪既然养起来,肯定需要粮食饲料。他的福地里有的是苞米,但是不能这么大摇大摆的拿出来,正好在村子里收些苞米,即给了人情,又省了自己四处联系。

    “大哥,我这八万多斤,你用的料吗?”刘山河道。

    吴山摇摇头:“我害怕不够呢,我是这么打算的,多抓黑猪,喂粮食不喂饲料,虽然猪长得慢点,但是肉好吃。这年头好东西不怕卖不掉,这种笨猪肉有的是人打着灯笼买。”

    “那行,我给大哥留着!”刘山河毫不犹豫的道:“要是不够用,我在村子里给你联系,过几天收粮的过来,他们给什么价,大哥就给什么价!不过要在山上起一个库房,否则这些粮食你放不下。”

    “那就盖!”吴山坐到炕上,解开羽绒服道:“这个礼拜我弄了不少,饥荒那边不给全,剩下的钱全都砸到山上去,好好折腾一年,我就不信干不起来。”

    这时候吴云来他们都搬完东西回来了,听到吴山这么说,都露出激动的表情道:“大哥,你甩开膀子干,我们没钱但是有人有力气,绝对能给大哥撑起来。”

    吴山用力点点头:“要是没兄弟们,我也不会回来折腾。别的不敢说,跟大哥好好干一年,年底都弄辆轿子(汽车)开。眼看着春天就化冻,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刘山河让老婆做菜,回到屋子里,往炕上一坐道:“这几天我们都商量好了。林场弄围网跟蔬菜大棚交给吴云来,水库跟沟塘子让吴国盛弄,果园跟葡萄园是吴国栋的,房子让吴天强盖,养猪场交给孙天福跟侯尚超。我找人修路,你这又要弄个大库房,那就交给吴天强吧,房子跟仓库一起干。具体费用到时候再算,你也别说什么包不包的,去了开销后我们每人拿一万。”

    吴山皱着眉头道:“这你们亏了!”

    “什么亏不亏的,这也就是你把工程给我们做,出去哪有这样的好活,我们都是卖力气的。而且我们跟着干,还能拿份工钱,这是赚大了。”刘山河认真的道:“大哥,我知道你想拉扯我们一把。但是你出了事,我们帮不上忙是没有能力,本就亏心,不能在这时候在落井下石。”

    吴山看着众人认真的表情,有些哽咽,用力点点头道:“啥也不说了,哥哥记在心里。”

    “这就对了!”众人的表情也放松下来。

    九个人又弄了一大桌子,刘山河老婆还真是个场面人,大螃蟹,大虾,扇贝,蛤蜊一盘子一盘子往上端,还做了一个胖头鱼顿粉条,吃的众人大汗淋漓。

    “弟妹,你这手艺不错啊!我要不是下山不方便,恨不得天天来蹭饭!”吴山夸赞道。

    刘山河老婆眉开眼笑的道:“什么手艺,就是乡下把式,大哥喜欢吃就过来。山上我去过,太偏僻,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在那里连个说话人都没有,太难受了。”

    吴山苦笑着道:“我现在啊还真就喜欢一个人呆着,就是懒得做饭。在市里还好,能点个外卖,有人送到家里,在山上连个接单的没有。狗日的,肯德基都不给我送餐。”

    大家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在农村点外卖,估计也就是吴山穷极无聊才能想的出来。

    刘山河老婆眨了眨眼睛,试探的道:“大哥,想找个做饭的?”

    吴山喝了一口酒道:“我还想找个保姆帮我洗衣做饭呢,可我住的那个地方,你看看那个老娘们敢走夜路,山上都是土坟,我走都瘆的慌。”

    刘山河老婆冲着丈夫努努嘴,刘山河轻微的摇摇头。

    “你们两口子打什么哑谜呢,有事说事,要是悄悄话,留着晚上被窝里说。”吴山道。

    刘山河老婆啐了一口,脸红红的道:“有你这么当大伯(bai)子的吗?大哥,要真想找个洗衣服做饭的,我这里还真有个人选。”

    “谁啊?哪家的?”吴山可是土生土长的吴家村人,几乎没有不认识的。

    刘山河瞪了老婆一眼道:“这个人大哥你还真不认识,是赵老六家的儿媳妇。”

    “小媳妇?”吴山皱着眉头道:“赵老六家三十多亩地,一年七八万斤粮食,用得着儿媳妇出来打工?过分了吧,就算是嫁进来的,也不能当牲口用吧。”

    “不是那回事!”孙天福跟赵老六有些亲戚,脸色黑黑的道:“说起来有些没脸,这还是去年的事,大哥你那时候也出事了,就没找你。六姨夫家的独子赵新喜结婚当天,酒没喝完,被派出所抓走了。那个瘪犊子结婚头天晚上去市里耍,喝多了把别人捅死了。他没当回事,回来该接亲接亲,该喝酒喝酒,妈的,将人家给坑了。”

    吴山放下酒杯,皱起了眉头。

    孙天福闷了一口酒:“那瘪犊子玩意倒是判了死刑一了百了,可是六姨当时人就倒了,救过来后说是脑淤血,半身不遂,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着。六姨夫儿子死了,老婆瘫了,一时想不开就上吊了。”

    吴山脸色难看,这酒有些喝不下去了:“那小媳妇没走?”

    “走,还说什么了!”孙天福抓着头发道:“那小媳妇父母没得早,是跟着叔叔家长大的,人家收了彩礼将她嫁过来,就说什么都不管了。想回娘家都没个地方回。村里一些碎嘴嚷嚷说都是她命硬克的,六姨也是老糊涂了,将所有事情都怪她身上,每天变着法的做妖。手里攥着卖粮的钱一分也不往外掏。”

    刘山河抿了一口酒道:“我不是村长吗?为了这事去了好几次赵老六家做工作,就是说不通,最后没办法给那小媳妇单独立了个户口,批了一块宅基地,村里人帮起了个草房。可这就到头了,老赵家不吐口,她连地都没得种。只能把房前屋后的地种起来,村子里有个大事小情,她过去帮帮忙,挣个零花钱。别说这小媳妇人还真不错,都这样了,还天天去伺候赵老六老婆,就是命不好。”

    孙天福呸了一口:“六姨也是老糊涂了。老赵家那些玩意往外赶人,不就是想白的那三十亩地,还有她手里的钱吗?她分不清好赖人,我妈去劝了好几次,她也不听,有她后悔的那天。哥,你要是真要找人洗衣服做饭,就拉扯她一把,那也是个可怜人!”

    吴山冲站在走廊嗑瓜子的刘山河老婆道:“弟妹,我们都是老爷们,不知道情况,你说说那个人咋样?”

    “好人,心善,是个傻丫头,她嫁过来就把这里当家了,那孩子就像有个家!”刘山河老婆有些感慨的道:“要是不出事,老赵家真是烧高香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