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大地主 > 正文 第七章 惹人馋的食谱
    吴山也不管她能不能记住开口道:“早饭喝粥,要有茶叶蛋,咸鸭蛋,烙两张鸡蛋饼。茶叶蛋的话,你每天下午煮,将锅坐在炉子上,煮上二三十个,要煮的入味。鸭蛋我明天买些回来,你腌上,会吧?”

    “会。”何山秀道。

    “中午要四菜一汤,每天都要炖只鸡或者鸭子、大鹅,用蘑菇炖;每天烀个猪蹄猪尾巴或者炒个肚片肥肠心肝肺之类的;还要做条鱼或者弄道海鲜比如对虾螃蟹等等,最后一道炒青菜,比如白菜炒木耳,韭菜炒蛋,蒜苗炒肉;汤呢,尽量清淡一些,紫菜蛋花汤,榨菜肉丝汤,蛋花玉米羹,白菜粉丝汤,菠菜肉丸汤等等。”吴山说完发现何山秀都听傻了。

    “怎么了?”

    “是不是太奢侈了?”何山秀咽了口唾沫道。

    “呵呵,这不是你该操心的,明天我买了冰柜,就把肉海鲜什么的放在里面。鸡鸭鹅我一起买回来,到时候每天杀现成的吃。你呢跟我吃一样的,可以跟我一起吃,也可以拿菜回西屋吃。”吴山道。

    “不用,不用,我等你吃完吃剩菜就可以。”何山秀急忙道。

    吴山摇摇头道:“用不着吃什么剩菜怪难听的。这么说吧,你做鸡的时候,只需要把鸡腿,鸡翅,鸡脖,鸡爪给我盛上来,剩下的肉我不吃,你直接盛你盘里就行。海鲜什么的你也给自己留一些,鱼的话我只吃鱼肚子那块没刺的肉,炒青菜和汤,你多做点就可以了。到时候我们各吃各的。”

    何山秀感激的道:“大哥,谢谢你,我知道你是照顾我的自尊心,你真是个好人。”

    莫名其妙被发了好人卡,吴山哭笑不得的道:“事呢也说的差不多了,你今天就把西屋收拾收拾,明天你上来也有个休息的地方。对了,水缸上边有个阀门,缸里水用完,你就把阀门推上,就会上水。”

    “知道了。我这就去。”何山秀手脚麻利的拿着抹布去收拾西屋。

    吴山下地将冰箱门打开,从福地里取了一百多个鸡蛋放到冰箱里,顺便弄了一些青菜放进去,比如黄瓜,西红柿,韭菜,蒜苗,小白菜,菠菜之类的。拉开下面的冷冻,往里放了一些大虾,螃蟹,扇贝之类的海鲜。剩下的等明天买个冰柜,捎上来就行了。

    看了一会电视,吴山下地去西屋道:“山秀,差不多了,今天就收拾到这,我送你回村。”

    “不用,我自己走。”何山秀擦了擦汗道。

    吴山摇摇头道:“天黑的太早了,一脚油的事。”

    “那好吧。”何山秀有些恋恋不舍的道。

    吴山没打算留她,一是不方便,二来他有不少秘密,房子太小藏不住。不过看到何山秀破破烂烂的棉袄,他拖鞋上炕,拉开西屋墙上的柜门,从里面找了一件深蓝色的羽绒服:“这件羽绒服你拿去穿吧。”

    “给我的?”何山秀开心的道。

    吴山指着柜子里道:“这里有些衣服,都是我给家里买的,后来搬家他们嫌弃过时了,没人要,我没舍得扔。很多衣服就穿了一两次。你要是不嫌弃,就拿去穿,不要的话我就送别人。”

    “别送人啊,我要,我全要。”何山秀迫不及待的上炕,恶狠狠的看着那些衣服。

    吴山苦笑着摇摇头,这丫头真是苦惯了,穷够了,不过这种毫不掩饰自己贫穷,大大方方的样子,反而让他高看一眼。总比那些穷的吃不上饭,还一副不吃嗟来之食的样子要好的多。

    “行了,先挑几件厚的拿去穿,明天你有的是时间收拾。”吴山道。

    何山秀恋恋不舍的放下衣服,问道:“大哥,我可以拿两双被褥回去吗?我家里的被褥都是夏天的,太薄了。”

    “拿吧。”吴山看着何山秀抱着一大堆东西,晃晃悠悠的坐到后座上,他想了想下车进屋将电暖气提上,扔到皮卡的后箱里,上车后说道:“电暖气给你拿着,晚上睡觉的时候点上,别冻坏了。家里要是柴火不够,就到林子里砍几颗死树,拉回去烧。”

    “谢谢大哥。”何山秀低下头,没让吴山注意到她在流泪。

    从小就在叔叔家看着他们一家人的脸色长大,何山秀怎么可能是一个傻白甜。没点机灵劲,她怎么可能在吴家村安家落户。她只是习惯的伪装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好好的活下去。今天她真的被吴山感动了,这是真真正正第一个对她好,不夹带丝毫目的的人。她暗暗记着吴山的情谊。

    翌日早上,吴山呼哈呼哈睡着,不知不觉他被热醒了。睁开眼一看才六点多,天还没怎么亮,他把衣服套上,出门一看,果不其然何山秀已经被两个大炕点着了。

    吴山去厕所放完水回来,到西屋一看,何山秀把衣柜里的衣服都拿了出来,正在一件件比划着,见到吴山过来,她有些害羞的放下。

    “这么早,天还没亮你就上来,不害怕?”吴山打了个哈欠道。

    何山秀不在意的道:“有什么好怕的,我随身带着电棍呢。大哥,茶叶蛋我给你炖上了,粥也熬好了,你什么时候吃早饭?”

    吴山道:“做好了就吃。下回早饭做好了,你就先吃,不用等我。”

    “知道了。”何山秀起身下炕道:“大哥,你先回屋看会电视,粥好了,我给你烙鸡蛋饼,没有咸鸭蛋,也没有咸菜,要不要炒个菜?”

    “那就弄个蒜苗炒肉。”吴山道。

    “好嘞!”何山秀道。

    吴山坐在东屋炕上看了一会新闻,很快何山秀就把做好的菜盛了上来。大米粥,茶叶蛋,鸡蛋饼,小青菜,别看没什么好东西,可是吴山吃的非常香,这比什么牛奶面包肯德基早餐强多了。他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就喜欢这样的早饭,吃着过瘾,舒坦。

    “山秀,别说你的手艺还不错。”吴山指了指客厅的电脑道:“不过还要提高,电脑上有很多做菜的视频,我一会给你找一些,你跟着学一学。”

    “电脑,我不会用!”何山秀道。

    吴山毫不在意的道:“不会就学,多简单的事,行了,你去西屋吃你的吧。我吃完要去市里,活你自己安排。”

    “知道了。”何山秀笑呵呵的去吃早饭,她很久没吃这么丰盛的早饭了。也许没有人相信,但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何山秀一天只吃一顿饭,白菜萝卜放点肉,那就是难得的好菜。这也是她起个大早过来的原因,能饱饱的吃上一顿,对她就是难得的幸福生活。

    吴山不知道小丫头过得那么惨,吃完饭,他也没收拾起身开着箱货下山,皮卡拉货还是有些不方便,保密性差了很多。到了古河市区后,吴山先去了一趟电讯公司,花六百给何山秀买了一个杂牌机,办了一张手机卡,这样以后联系就方便了。

    接着吴山找了一家烟酒专卖,五粮液,西凤酒,二锅头等白酒一样来了两厢,又拉了十件德国黑啤,又买了两箱红酒。烟的话他从前抽南京,经济实惠,这一会他改拿中华跟黄鹤楼,抽什么不是抽呢。考虑过一阵干活,迎来送往,他又拿了两箱红塔山。顺便又拿了两盒服务员推荐的雪茄。

    之后吴山去茶庄,大红袍,铁观音,龙井,普洱,毛峰等等一样来了一盒。顺便买了一套茶海,这可是装比的神器,往桌子上一摆,特有味道。

    买完这些,吴山又到家电城买了两个大冰柜,一个放海鲜,一个放肉,至于啤酒,冬天还没过去,直接放到窗台就行,十分钟就冰冰凉,特别爽口。

    想了想何山秀的厨艺,吴山跑去新华书店买了几十本菜谱,反正也不是他看,让何山秀自己琢磨去,她的厨艺好了,自己才有口福可以享受。

    弄好这些,他又跑去家禽市场,买了一些笼子。回到车上后,将福地里的鸡鸭鹅弄了一些到笼子里,顺便弄了一只大狗两只小狗出来,看看车厢还有地方,他又捆了一只黑猪。

    这回才算齐活。

    吴山这才不紧不慢的开车回山上,车进院子,他不由一愣,好家伙这丫头真能洗,院子里的晾衣绳上挂满了衣服。有他的,也有一些女式的,估计是她打算穿的,一起洗了。

    何山秀听到车响急忙出来:“大哥,用我帮你搬东西吗?”

    “不着急!这个手机是给你买的,我的号码存在里面了,以后我不在家,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吴山将手机递给何山秀,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刘山河的电话:“山河,我买了一只黑猪,你过来杀了。把哥几个都叫上,让他们带上老婆孩子一起来吃杀猪宴。”

    刘山河莫名其妙的道:“哥,这时候杀猪?”

    “想吃就杀了,赶紧过来吧。”吴山挂了电话,拉开车厢门,将猪拽下去,扔到院子里,然后将装着家禽的笼子递给何山秀道:“这些鸡鸭鹅放到院子里养,没有了就杀一只吃,这三只狗别杀了,帮我好好喂喂。”

    何山秀不舍的道:“这些鸡鸭鹅不留着下蛋,都杀了吃肉,太可惜了吧。”

    “可惜什么,大冬天的他们也不下蛋,等春天我就要大批量养,到时候缺不了你鸡蛋吃。”吴山满不在乎的道。

    何山秀撅撅嘴,将笼子打开,这些家禽本来在福地空间里滋润极了,二十五六度的温度,结果眨眼功夫就到了寒冬腊月,一个个蹦蹦跳跳到处乱跑。

    听着这些鸡鸭鹅狗的叫声,吴山笑了起来,这才是生活,没了这些家禽,一点乡土气息都没有,不错,不错。可惜囡囡不在身边,否则她一定高兴的不得了。

    吴山又有些想女儿了,不着接,在坚持两个月,等这里都弄好了,就把女儿接过来。至于张莹的想法,吴山丝毫不在意,大不了打官司,女儿的抚养权他是一定要抢到手的。

    没管忙着拌食喂家禽的何山秀,吴山将烟酒茶叶都搬到东屋的墙柜里,啤酒放到窗台冰上,顺便把菜谱扔到西屋的炕上。他刚把这些忙完,就听见四轮子的车声,出门一看,好家伙男男女女大人小孩坐了两四轮子。

    “大哥好!”

    “大伯好”

    大人,小孩,男男女女冲着吴山打招呼,吴山只能笑呵呵的,人多热闹,正和他的心思。既然想让这些兄弟一起做事,就要让他们家里看到实惠。昨天那些东西是,今天杀猪宴也是,当然实惠给了,他心意也到了,要是做事的时候,谁在偷奸耍滑动心眼,他会毫不留情的赶走。

    “好肥的一口黑猪,最少要养了两年,否则涨不了这么大。”吴国盛兴奋的道:“老婆,嫂子,你们赶紧进屋烧水,切酸菜,切萝卜,一会咱们就杀。”

    “山秀,东屋的柜子里有瓜子花生糖块,你去拿给孩子们。屋子里有电视、电脑、游戏机,你们都进屋玩去,外面太冷,别冻坏了。”吴山将孩子赶紧屋。

    哥几个开始忙活起来,弄案子的弄案子,磨刀的磨刀,去后院子抱柴火,到菜窖里找白菜萝卜,刘山河更是从吴山这里要了车钥匙,回家捞酸菜。

    杀猪嘛,要的就是这个热闹劲,看的吴山那个高兴。

    自从举家搬进省城后,这种热乎劲,兴奋劲,吴山很久没有感受到了。这是在城市里,在高楼大厦里,体会不到的一种快乐。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