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大地主 > 正文 第八章你们胆子肥了
    “过来两人,帮我把这两个冰柜抬到西屋的客厅里。”吴山喊了两个人。

    这时候房门也不管了,厨房里大锅烧开,冒着滚滚热气,一盆盆热水端出来,一会好给猪秃噜毛。小孩子们在东屋玩的热热闹闹的,也没人去管他们,瓜子花生糖块,弄得到处都是。看着闹心,但是又令人高兴,唯一让吴山可惜的是女儿囡囡不在,否则就更热闹了。

    这边水烧开,那边吴国盛就开始动手杀猪。

    等刘山河弄了一缸酸菜上来的时候,猪已经被杀了,红红的血脖扔到了大锅里跟着萝卜丝炖上了。另一个大锅用来烀肉,扔里几大块腰条,猪舌头,猪尾巴,猪蹄,肘子,放上葱姜蒜,花椒大料红辣椒,其他什么调料都不放。几个老娘们开始剁酸菜,开锅之后,往锅里一到,吃的时候往外一捞,弄点蒜酱,味道绝了。

    “山秀,杀一只大鹅,一会大鹅炖酸菜。冰箱里有螃蟹,对虾,弄出来都煮上。剩下的青菜你看着弄,起码整十二个菜出来。”吴山大手一挥。

    “大哥,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刘山河老婆哈哈笑着道。

    “冰箱里的东西随便弄,做饭时你们老娘们的事,我们哥几个去西屋打牌,走,咱们去支两桌麻将。”吴山叫上哥们弟兄,到西屋玩了起来。

    桌子上放的大中华,茶杯里是大红袍,冰好的啤酒一人一罐,今天大家是敞开了玩,敞开了喝。麻将四圈还没打完,那边就过来人喊他们吃饭。

    好家伙炕上两桌,地上一桌,十二道菜,满满一桌子。

    五花肉血肠烩酸菜,肉炒萝卜丝,白切肘子,猪蹄,溜肚片,红烧排骨,螃蟹,红烧大虾,韭菜炒鸡蛋,家常凉菜,油炸花生米,大鹅炖酸菜。

    除了硬菜就是下酒菜,一个凑数的菜都没有,光看着就有食欲。

    “我们哥们喝白的,弟妹们是喝啤酒还是红酒。”吴山搬了一箱五粮液出来。

    “当然是白的,啤酒不顶事,红酒没意思。”东北女人喝起酒来,那真是男人躲着走,见到有五粮液,这帮女人也不客气,启开就往杯子里倒,一人一大杯,看的吴山都眼晕,算了别跟这帮女人计较,否则有他难受的。

    没管那些在客厅里停不下筷子的孩子,吴山等众人都把酒倒好后,提起酒杯道:“我说两句,这里都没外人,除了我磕头兄弟,就是弟妹们。敞开了吃,敞开了喝,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大干一场,绝对不会亏了兄弟们。别的大话不敢说,争取年底咱们兄弟一人买辆车。来,走一个。”

    “干!”

    众人举起酒杯,男女都一口干掉,老家人就是这么豪爽。

    一杯酒打底,众人就开始吃吃喝喝,平时买的猪肉其实都吃不了多少。但是这种杀猪宴说来也奇怪,不管是黑猪还是饲料猪,一个个都特别能吃。

    白切肉一盘接一盘,排骨用盆往上端,肉炒萝卜丝更是一碗一碗的上。

    一顿饭从上午十点一直喝到下午三点多,大锅一直开着,菜凉了,就换热的上。吴山就一个想法,今天一定要吃好喝好,让这帮弟兄们以后好好卖力。

    送走了众人,吴山也没管在厨房收拾的何山秀,倒在炕上就睡。

    今天吴山最少喝了两斤白酒,至于润嗓子的啤酒更是不知道喝了多少,要说感觉,那就一个字“爽!”一觉闷了十多个小时,等吴山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院子里鸡鸭鹅狗嚷成一团,吴山出门一看,何山秀正在喂食,怪不得这些牲口一个比一个叫得欢。

    “来这么早,昨天你也没少喝吧。”吴山揉了揉太阳穴。

    何山秀眨了眨眼睛:“昨晚我没走,在西屋住的。”

    吴山愣了楞:“怎么没回去?”

    何山秀撅着嘴道:“你吃饱喝足睡痛快了,我要收拾厨房,将肉冻上,还要把猪油靠出来,在把这些鸡鸭鹅狗喂了,都已经晚上九点多。天这么冷,我一天没烧炕,那么晚回去要冻死人的。”

    吴山拍了拍脑袋:“也对,昨天喝多了,脑子不清醒。早饭别折腾了,给我弄点粥,萝卜丝,酸菜弄点上来。”

    “知道,都做好了,你先去洗脸,我这就给你放桌子。”何山秀转身进了屋。

    吴山苦笑一下,这小丫头胆子够大的,竟然敢在这睡。不过那拿又黑又瘦的小身板,就像十三四岁没发育的小女孩,他还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吃完早饭,吴山看看时间,囡囡这时候应该在玩,他拿出电话打了过去:“囡囡呢,我找女儿聊两句。”

    张莹声音有些闪躲:“我在外面呢,等我回家让囡囡给你打。”

    吴山听出张莹的声音有些掩饰,不悦的道:“你出去怎么没带上囡囡?囡囡跟谁在家呢?妈来了,不是,是阿姨来了吗?”

    “对,对,我妈过来了!”张莹急忙道:“我这里有些忙,一会给你打。”

    挂了电话,吴山有些心神不宁,来回走了几步,他拨通家里的电话,好一会,才传来一个有些抽泣的声音呢:“这里是囡囡,你找谁?”

    “囡囡,是爸爸!”吴山道。

    “爸爸,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妈妈出去了,我一个人在家,我好害怕,爸爸,你不要上班了,回来陪我好不好?”囡囡哭泣着打声喊道。

    吴山听得心都要碎了,同时一股怒火从心中生气,那个女人竟然把囡囡一个人扔在家里,她怎么能?她怎么敢?囡囡是一个四岁的孩子啊。

    “囡囡,别哭,爸爸这就来接你。”吴山说着穿上衣服,就急匆匆开着皮卡下山,往省城开去。

    “爸爸,你真回来接我。”囡囡期盼的道:“可是姥姥说爸爸你不要我了,说我是拖油瓶,没人要的孩子。爸爸什么是拖油瓶啊!”

    吴山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囡囡你不是拖油瓶,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爸爸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一会就到家。囡囡别挂电话,爸爸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要听丑小鸭的故事。”囡囡被转移了注意力。

    吴山一边讲故事,一边开车,胸中积蓄了一团怒火,他早就该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什么为了囡囡的未来,什么为了囡囡更好的生活,都是屁话,谎话。他们就是为了那一点钱,现在钱到手了,囡囡自然就没有了利用价值。幸亏自己发现的早,这才半个月就有这么大的变化,要是在过几个月,囡囡还不知道受多少苦。

    越想吴山越愤怒,本来懒得跟你们计较,竟然敢这么对囡囡,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老实人的愤怒。钱是我给你们的,怎么拿的,就怎么给我吐出来。真当我一点脾气都没有?我能把你们从农村弄出来,在省城安家,就能让你们一无所有的滚回农村。

    说起来张莹还是妹妹的同学,春城师范毕业的普普通通大学生,如果不是跟吴山结婚,她根本不可能留在省城小学当老师。要知道为了把她送进那所小学,他不仅花了大钱,还搭了一个大人情。

    小舅子张南更是不学无术,退伍后连个接受单位都没有,还是吴山找关系花钱,将其弄进了省城一个区的环保局,还给其买了车。至于岳父岳母都是普通的农民,吴山将他们接来省城,不仅给买了房子,还给他们弄了一个超市,挣点零花钱。

    自己付出这么多,现在也不求什么回报,就当是为了囡囡,所以他压抑着愤怒净身出户。可是这才几天,这些人就变成这样,他们的心是石头做的吗?真以为自己一点后手都没留,竟然敢这么对自己的女儿,好,你们很好,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给女儿讲了两个故事,囡囡有些困了:“爸爸,我困了,想睡觉觉。”

    “乖囡囡,你就躺在沙发上睡,爸爸给你唱摇篮曲。”吴山哼哼着摇篮曲,等那边传来呼噜声,他在将手机放到副驾驶上。

    吴山没有挂电话,转而拿出另外一部手机,他没有犹豫,直接拨通了一个号码:“耗子,是我。”

    “大哥,你等一下,你们接着玩,我出去有点事。”很快电话对面传来激动的声音:“山哥,你怎么才给我打电话?我听说你出事了!”

    “嗯,有点小麻烦。”吴山道。

    “山哥,用钱直接说话,那些钱一直在老地方,要是需要,我这就取出来,给你送过去。”耗子毫不犹豫的道。

    “钱的事不急,我也是趁这个机会摸摸底,看看周围人的心思,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你给我准备个人,需要对方做事。”吴山道。

    “多大的事。”耗子道。

    吴山眉头紧皱:“现在我也不肯定,不过不会要人命,有可能弄残。安家费十个数,跑路费十个数,事情闹大的话,就送他去东南亚。记住要找信得过的人。”

    “山哥,你放心。”耗子拍着胸脯道:“明天我就把人手给你准备好。”

    “行,明天等我电话。”吴山道。

    挂了电话,吴山点了支烟,耗子大名林浩,父母早丧跟着奶奶长大,打小就在街面上混。吴山搞运输免不了跟装卸队打交道,那时候林浩的奶奶病了,为了给奶奶弄钱治病,他盯上了停车场的货车。不想被装卸队撞见,险些被打死,被吴山保了下来。

    吴山得知前因后果并没有看不起对方,反而出钱给林浩的奶奶治病。后来更是让林浩弄个装卸队,专门给他卸货装货。他那时候也弄些擦边的东西,汽车啊,摩托啊,反正南边多得是走私车,他直接运回来让林浩处理。

    渐渐林浩的买卖做大,得罪了几个道上的大哥级人物,对方弄了个局,摆明想弄死好。吴山在外地得知这个消息后,心一狠直接去边境弄了几把木仓。连夜坐飞机回来,将这些东西给了林浩,有了这些家伙事,林浩才捡了条命,同时也算在道上拉了杆子,有了名号跟地位。

    可以说吴山救了林浩两条命,所以这里算是他狡兔三窟中的一窟,他跟林浩做的那些买卖,都是见不得光的。因此这些钱他都没动,让林浩给他藏了起来。

    这笔钱数目巨大,全都是现金,没有合适的理由轻易不能动。

    出事后,吴山只是懊悔储物空间不见了,他并没有太在意。本来他打算让林浩以财务公司的名义将钱借给他,不想没等他开始操作,家人的变化让他变得无比冰冷,后来干脆按兵不动,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结果一切是那么残酷,让吴山黯然神伤离开省城,正因为有这些钱兜底,他才不在乎净身出户。对他来说,回老家不过是一头孤狼回去,舔舔伤口,等伤好了,在出来狩猎。

    可惜这也人连他舔伤口的时间都不给,迫不及待的想要抹去他一切痕迹,既然如此,那就来吧,看看最后后悔的是谁?

    抽完烟吴山拨通另一个号码:“小曼,忙着吗?”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