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大地主 > 正文 第九章 开始报复
    辛小曼挥挥手将助理赶出去:“吴哥,是囡囡那边出问题了?”

    辛小曼华夏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省城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不要以为华夏的律师没有用,他们跟法官不是同学就是校友。官司是输是赢,都在他们的计划内,这些律师是具有华夏特色的。这也是国外的律师事务所很难再国内做起来的原因,因为他们不熟悉其中的游戏规则。

    “嗯,准备起诉,我要囡囡的抚养权。”

    辛小曼毫不犹豫的道:“没问题,签离婚协议的时候,我就做好了伏笔,绝对会争取到囡囡的抚养权。房子要不要拿回来?”

    “当然,离婚的时候,房子给的是囡囡不是张莹,全都给我拿回来。那些都是婚前财产,我记得你那里有档案,还公正过吧!”吴山道。

    “嗯,这些手续都齐全,只要起诉就能拿回来,两套住宅一套门市。其中一套住宅是你前岳父岳母住着。”辛小曼正色道:“两辆车只能要回一辆,因为是婚后财产。不过吴哥,债务是要夫妻双方共同承担,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让她背上一笔巨额钱款。”

    “那就不必了,怎么说她也给我生了个女儿!不过她这么有闲情逸致出去将囡囡一个人留下,就说明她日子过得很好,既然如此,那个工作就没那么重要了。”吴山道。

    辛小曼暗道果然吴哥狠下心的时候,比所有人都狠:“知道了,这件事我会找人去办。现在学校采用的都是聘用制,解聘是很正常的事情,用不用我跟教育局打个招呼?”

    “不必,教师证是她自己考上的,那是她应得的。我安排的工作我收回来,剩下看她自己的。”吴山拒绝道,倒不是心软,而是吴山向来公平。

    “知道了。张南那边也是同样处理吗?”辛小曼道。

    吴山摇摇头道:“张南那边我找人处理,三十当天晚上指着我鼻子骂我,让我别拖累他们一家。刚刚囡囡打电话,跟我说前天她姥姥说她是拖油瓶,张南更是伸手打了囡囡,因为囡囡跟他儿子抢玩具。能耐,都他妈能耐,环保局一个打杂的,还真当自己是人物了。”

    辛小曼脸色一变:“吴哥,你别乱来,有我出面用不了一个月,我就让他从环保局走人。”

    “这事你别管了,囡囡我一个手指都没伸过,他竟然敢动手,还打囡囡的耳光。囡囡才四岁,这个混蛋怎么下的去手!小曼,这事你当不知道。除了张莹那边,我记得他们家那个超市的房子产权在你那吧。”吴山问道。

    辛小曼道:“在我这,当时吴哥你为了他们面子考虑,没说把房子买下了,产权一直没有过户。他们根本没有付过房租,连租房协议都是你签的。”

    “很好,我这就到省城了,一会就把囡囡接走。下午派人收房子,多带点人,今天就将他们的超市给我关了。过几天就收住宅,让他们给我出去,房子要回来后,都给我买了。”吴山毫不留情的道。

    “知道了。不过这次他们肯定不付软,要在法院走一遭,这些事我会处理好,绝不会给他们机会。”辛小曼放下电话,露出一抹激动的笑容,用力挥了挥手。

    八年前吴山得到储物空间两年后,天南海北的当倒爷,走遍了大半个祖国。有一次去西北卖货的时候,在一个山村停歇,遇见一家办婚礼,他看到了被捆做一团,带着脚镣的辛小曼。那个时候辛小曼刚考上大学,去大学报道途中换车的时候,被人贩子下药,带进了山沟里。还好为了卖一个好价钱,她没有被糟蹋。

    三万,一个年轻貌美的大学生,就这么被卖进大山里。

    当时热血的吴山,看不得那一幕发生,当即提出要带辛小曼离开,并且他可以出钱,比买人的钱多一倍。穷山恶水出刁民,那些人不仅不答应,还看上了吴山的钱,打算把他留在那里。

    于是枪响了!

    早在南来北往卖货的时候,吴山就做足了出事的准备,毕竟他的秘密太大,不能让人发现。

    那些刁民并没有被枪吓到,一个个拿着铁锨板凳各种工具往前冲,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时候还没去大学报到的辛小曼,得救后第一件事,就从吴山的手里要过枪,走在村子里,将白天把她当成货物一样挑选的人,通通送入地狱。村子里家家房门紧闭,没人敢出来,也没人报警。

    辛小曼找出自己的随身物品后,一把火将那家烧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才跟着吴山离开了大山,连夜离开了西北。

    从那之后,吴山再也没有去过西北,他给辛小曼了一笔钱,将其送上去往京城的火车,再也没有联系过对方。谁想到四年前辛小曼大学毕业后,来到春城的高校读研究生,那么碰巧两人就撞到了。

    正好吴山那个时候跟张莹热恋,孩子都怀上了,准备结婚。

    辛小曼这个法律专家,找到吴山给他上了一大节课,帮他将婚前财产公证,并做了种种处理,让他将来不会落得人财两失的下场。张莹的工作就是辛小曼通过朋友安排的,甚至张南进环保局也是碰巧辛小曼接的案件跟环保局有关,这些人情都是辛小曼搭进去的。

    辛小曼做事太绝,比如张南的事情,吴山交给耗子处理,最多弄个车祸,运气好就是受点伤,运气不好就是残废不至于死人。可要是落到辛小曼手里,她能想办法将张南送进监狱,永远不要怀疑一个根红苗正从政法大学毕业的法律专家。他们制造证据的本领比辩护强得太多。

    吴山是那种不拿注意有些婆婆妈妈,但是一下定决心,那就是无比决绝那一种。

    车驶进在月亮湾小区,吴山将车停在单元门口,也不管其他的,直接坐电梯来到十六楼,拿出钥匙开门,结果令他愤怒的一幕发生,钥匙换了。

    吴山深吸一口气,拿出电话拨通一个换锁的号码,报完门牌号,直接给对方加了一倍的钱,让其立即赶过来。不到十分钟,锁匠跟物业的保安一起来到。

    “吴哥,是你啊,没带钥匙?”保安对吴山很熟悉,有时候一起抽烟聊天。

    “小丁,麻烦你跑了一趟。”吴山扔了一盒南京给保安:“没带钥匙,囡囡一个人在家,我来接她出去玩。一会你嫂子回来,你告诉她一声,免得她着急。”

    “不给嫂子打个电话?”保安道。

    吴山摇摇头:“她手机没电了,要不就让她给我送钥匙了。”

    “那行,你忙着,”保安扭头走了。

    这时锁匠已经开始开门,价格高,速度也快,几下就将防盗门弄开。吴山付钱让其离开,他也懒得让其换锁,反正这套房子要回来,他也不算住,直接卖掉算了。

    吴山进门后发现囡囡还趟在沙发上,睡得香香的,他低下头,看到囡囡脸蛋上红红的印记,闪过一道愤怒的光芒。吴山深吸一口气,没有叫囡囡起床,起身看了看。

    茶几上是冲好的奶瓶,还有几瓶酸奶,奶片,零食,就连孩子的小尿桶都被放到了茶几旁。好,很好,看来张莹真是做好了出去一天的准备。

    吴山已经没有气可生了,他去囡囡的卧室,将囡囡的东西都收进福地之中。囡囡的衣服,玩具,相册,奶粉,尿不湿,婴儿床,高低铺,书桌,被褥,所有囡囡的东西都被他收拾个干干净净。

    收拾完囡囡的东西,吴山又围着房间走了一圈,这一会,他将自己所有的痕迹都清理干净。衣服,书籍,结婚照,各种模型,各种地图,烟、酒、茶等等。

    收拾好后,吴山轻轻将女儿抱起来,让其爬在自己的身上,轻抚着囡囡的后背,只要没有太大的动作,孩子是不会醒的。然后毫不犹豫下楼,开车离开。

    吴山将囡囡放到后排座椅上,给她盖上小被子,安全他并不担心,随时都可以将女儿送入福地之中。只是车开的有些慢,怕路上颠簸,将囡囡吵醒。

    两个手机吴山都调成静音,直到出了市区上了高速,他才有时间看手机。

    几个未接电话,林浩的,辛小曼的,还有一个是何山秀的。

    吴山先给何山秀打了回去:“有事吗?”

    “大哥,你中午回不回来吃饭?”何山秀问道。

    吴山毫不犹豫的道:“回去吃,还有两个小时到家,你现在就杀一只老母鸡,用大锅炖上,弄得烂糊点。冰柜里有带鱼,会炸吧,给我炸一个带鱼段。护心枝给我烀上,在烀个大肘子,对了直接给我把猪头炖了。做一个甜口的西红柿炒鸡蛋,在做一个白菜粉丝汤。先准备这些,我在买点活虾回去,你给煮一下就行。”

    何山秀吃惊的道:“哥,有可人来吗?”

    “嗯,我把女儿接过来了,赶紧准备吧!”吴山道。

    何山秀忙不迭的答应,放下电话后,蹦蹦跳跳的去做菜,啊,又可以吃好吃的了。不知道老板的女儿是不是也是个吃货,要是的话,自己可有口福了。这两天一直吃好吃的,自己感觉都长肉了,太好了,使劲吃多长点肉,这么瘦可不行。自己将来可是有几十亩地,不长的胖胖的状状的,哪里有力气种地。

    辛小曼那边没什么事情,只是确认一下,他是否带着囡囡离开了。确认之后,辛小曼就打算做事了,有的事情需要时间操作,比如张莹的工作,财产的分配,囡囡的抚养权,有的则不需要,比如那间超市。

    辛小曼连下午都没等,十点钟确认吴山已经带着孩子离开,她立即带上各种文件跟工作人员,顺便叫来了一些协助公检法工作的辅助人员,两辆车十几个人直奔吴山的前岳父岳母家。

    车在家乐超市门口停下,这是一间上下两层的门市房,足有两百六十平方米,一楼是超市,二楼是麻将室,就在小区门口,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

    辛小曼站在超市门口冷笑两声,大步走进去,后面浩浩荡荡跟着十多个面目狰狞的大汉,她拍拍手掌:“客人们请离开,我们现在要封店关门,请大家有序离开。”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