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大地主 > 正文 第十七章很好玩的柳小胖
    吴山摇摇头道:“嗯,有这个想法,想去见见几个老彭哟。不过你好奇心好重,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柳小胖,我的女神梦碎了。”

    “爸爸,你不说我是你的女神吗?”囡囡不干了。

    吴山哈哈一笑:“对,囡囡才是我的女神。”

    柳依依也跟着笑了,她发现今天笑的时间,比今年笑的次数都多,也是自从新年后,她就陷入风波当中,哪有心情笑。

    接下来的旅途,有了柳依依的加入,囡囡更加高兴了。她叽叽喳喳的笑声,不停在甲板上响起,外人看来,这是一家三口出来旅游,很多人都羡慕的看着他们。

    吴山见到这个情况,长长的吐了口气,算了,就算看到人家这么大明星,陪女儿玩的份上,就带她去看看吧。

    再说这可是柳小胖啊,号称一千万一次的柳小胖,嘴上不说,吴山心里也隐隐有些小激动。可惜就是有点不现实。如果她真的如传闻所说,吴山的钱不够;如果不是,而是洁身自好的话,自己也打动不了,这个将自己视作豪门的女人。不过艳福享受不了,还可以当朋友嘛。

    再说这也是个临时保姆,有了柳小胖,自己也可以休息一会儿。养过孩子的知道,他们的精力是无穷无尽的,有的时候真的能将人累死。

    不信你看,柳小胖已经累的呼哧带喘了。

    吴山很无良的在一旁笑笑,果然柳小胖就是柳小胖,体重摆在那里骗不了人的。

    中午在威海吃了一顿海鲜,当然某人只是吃了几口,父子两个却是没少吃,之后坐上了返程的渡轮。这回囡囡很安静,到了午睡时间,她是一定要睡觉的,所以这一段回程特别安静。

    等到下船的时候,吴山发现柳依依的脸色又有些难看。

    抱着囡囡,吴山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甩掉个渣男!”柳依依冷笑着道:“看来今天的头条又要被我包了。”

    吴山耸耸肩:“其实这是好事,总比像我这样好吧,结了又离,伤心伤感情还伤钱。你可是豪门,离婚损失更大,还要给渣男生活费。这么想就好受多了。”

    柳依依无奈的道:“你知不知道,你其实一点也不会安慰人。”

    “哈,有吗?”吴山尴尬的笑笑:“那个我是直男,只能说咱们的思维不一样。”

    “哼哼。”柳依依冷笑两声。

    吴山转移话题:“不说渣男了,咱们出发。”

    “还走,不歇歇,大人不累,孩子也要累了。”柳依依道。

    吴山毫不在意的道:“没事,囡囡上车就睡觉,还能歇一会。她也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能安静一会。”

    柳依依好笑的道:“说真的,囡囡精神头真足。”

    吴山笑笑,这段时间他一直用福地灵泉给囡囡喝,还用灵泉水给囡囡洗澡,吃的喝的,都是福地空间里最好的食物。自然将囡囡身体养的棒棒的,随之而来的麻烦就是囡囡的精神头越来越足,玩起来都不知道累,在这么下去,就要成了小皮猴子了。

    “这是你的车?”柳依依有些嫌弃的看着吴山的皮卡。

    吴山将车门打开,将囡囡放在后排座椅上的小床里,笑着道:“车不好将就一下吧,我那里原来的路况不好,皮卡比较实用。”

    “那也买个好点的啊!福特猛禽什么的,我都听说过,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柳依依坐在副驾驶上:“你到是无所谓,但是囡囡还是个孩子。”

    吴山笑笑:“买车的时候没想那么多,那时候囡囡还跟她妈妈住在一起,我本没打算那么早接她回来。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是该换一辆大点的车,回去就买。”

    “吴山,我发现你对女儿真好,简直就是女儿奴。”柳依依感慨的道。

    吴山苦笑一下道:“那是因为你没有落到我这个局面,对我来说钱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家人。当年我考上大学,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上学,我父母供不起,就不让我上了,让我出去打工。我就想着,苦了我一个,大家都好好的,就行了。可是结果却是这样,对我来说最后的家人就只有囡囡了。她拴住了我全部的感情,也让我对亲情还有最后的寄托。如果没有囡囡在,我不是死了就是疯了。”

    柳依依有些同情的看着吴山:“你也挺不容易的。”

    “呵呵,自作自受吧。给予的太多,索求的太少,升米恩斗米仇,长期下来,养成了他们的坏习惯。也许他们变成这样,也有着我的责任,给了太多钱,却没有好好培养感情。”吴山苦笑着道:“感情都是经营出来的,亲情也一样,可是我忽略了这个问题。所以,现在只要有时间,我就陪囡囡玩,不要因为其他的事情,影响了我们父女之间的感情。”

    柳依依有些感触的道:“你说的好有道理。”

    车厢里陷入沉默,只有囡囡的鼾声一声声响起,听的人忍俊不禁。

    柳依依扑哧笑了:“囡囡的鼾声好大啊!”

    吴山无奈的道:“随我了,她几个月大的时候,睡觉就打鼾,当时把我笑坏了,特别可爱。我很喜欢听她打鼾,这些天我们父女一直睡一个房间,只有听着她的小鼾声,我才能睡熟。一旦鼾声没有了,我就会惊醒。”

    “你的精神压力太大了。”柳依依建议道:“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看看心理医生,缓解一下心里的压力。”

    吴山摇摇头,没有解释,他这个情况根本不敢看心理医生,压力大是肯定的,谁让他有一个巨大的秘密呢。

    见到吴山不听话,柳依依没在劝,交浅言深的道理她懂,她拿起手机翻了翻新闻,突然扑哧笑了:“哎,想不到有人跟我抢头条。”

    “谁啊,难道又是汪一条?”吴山道。

    柳依依摇摇头:“不是,是那个超女的歌手。估计是夹在母亲跟恋人中间,实在是坚持不下去,选择分手了。”

    吴山叹了口气:“分手也好。她那点家事,弄得人尽皆知,不管是谁的错,最难过的都是她。她这才叫左右为难,一段不被人祝福的爱情,很难走到最后。想不到柳小胖你也有今天,看来你确实火啊,分手都有人来蹭蹭热镀,也许她就是看到你分手的消息,才凑个热闹。这样受到的关注会少很多,压力会小很多。”

    柳依依哭笑不得的道:“这么说我要感谢她分担火力。”

    “谁知道呢,也许她也要感谢你分担火力。”吴山笑着道。

    柳依依往座椅后面一靠:“也许你说的对。”

    吴山好奇的瞥了一眼柳依依的手机:“够安静的啊!我还以为你有接不完的电话,还担心你吵了囡囡睡觉。”

    柳依依翻了个白眼道:“放心吧,我工作手机已经关掉了。其实就算不关也不会有多少电话,现在我这个情况,谁不躲着走?就连我那个未婚夫都迫不及待的跟我划清界限,何况其他人了。大难临头各自飞,娱乐圈更加的现实,毕竟我当初也是这么做过,就不要怪别人。”

    吴山跟着点点头:“也对。贵圈真乱,我们都知道。”

    柳依依好笑的道:“你知道的还不少。”

    吴山笑笑:“我在娱乐圈也有朋友,逢年过节的时候在一起喝酒,她没少跟我提这些事。就你那前未婚夫,她就没少吐槽,说人变化太大,当年人模狗样的朋友,现在竟然变得那么花花。本来多年的老朋友见面,一起聊聊天,谁知道他竟然玩暧昧。气的我朋友说你眼神不好。”

    “谁啊?”柳依依的眼神有些危险:“这件事是跟我在一起前,还是一起后。”

    “一起前我说他干什么。”吴山摇摇头道:“至于是谁我就不说了,免得以后你们见面了尴尬。放心,我那个朋友是直肠子,她早结婚了,连孩子都有了。”

    柳依依翻了翻手机,眼睛一亮:“郝泪?”

    “你怎么知道?”吴山吃惊的道。

    柳依依不屑的道:“你说的多明显啊!能在一起喝酒,说明你们都是东北人,你们离得近,那就是老乡。那就是林吉省的演员,范围这么小,在加上你说两人是老朋友,那就一定合作过。郝泪跟他一起出道的,前几年又一起拍过电影,肯定是老朋友了。我说的对吗?”

    吴山叹了口气,竖起大拇指:“厉害!”

    柳依依笑笑,有些惊讶的道:“没想到你竟然认识郝泪。”

    吴山毫不在意的道:“这有什么。她老家是林吉省的,后来在省城买房子,装修还是我朋友设计的图纸。一起吃过几次饭,合得来就成了朋友,只是她再婚后就见得少了。”

    说起郝泪吴山搓了搓手指,真的好久没见了,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青葱岁月啊!

    “你朋友够多的啊!”柳依依道。

    吴山笑笑:“你也是从小就离家除外打拼的,知道在外面靠的就是朋友。我十八岁出来打工,二十二岁出来单干,华夏几乎被我跑遍了。那个时候人们重感情,没像现在这么唯利是图,也不用有钱没钱来划分档次,合得来就是朋友,合不来你就是天王老子也不理你。说起来,还是那个时候快乐。我每到一个地方,就给朋友打电话,不是跟你吹,那真是见面就开喝。等到人醒了,生意也做完了。工作是什么,哪有喝酒重要!我还记得,我有一个朋友,那时候是一个县的交警,连岗都不占了,去跟我们喝酒。”

    “啊,工作没丢了!”柳依依道。

    吴山没忍住笑了:“现在想起来,都想笑。他晚上喝多了,碰巧中队长查岗,没看到他,第二天早上,上班狠狠批了他一顿。他也没当回事,中午还跟我们喝,这回喝完他没回家,跑去站岗。正好遇到一个违章的司机,他要罚款,那个司机有点关系,特别狂,一直唧唧歪歪的。然后我朋友把他叫到岗楼里叮叮当当一顿打。”

    “啊?”柳依依惊呼一声。

    吴山接着讲述:“打完了,罚款不说,他还要将人拘留。正好中队长又来查岗,撞见了。”

    “后来怎么样?”柳依依关心的道。

    吴山扑哧笑了:“然后我朋友就成了刑警。中队长说他既然这么能喝能打,就别在交警队了,太委屈他了,然后把他弄去刑警队了。你不知道,刑警,那个时候真是姥姥不疼奶奶不爱。遇到案子好几天都捞不着休息,别说喝酒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有时候上厕所都要在车里解决,我那个朋友,气的天天骂人。为了抓捕一个逃犯,他在犯人家蹲守了三个月,喝酒?觉都不敢睡,胡子邋遢的,我看到的时候差点没笑死。要知道他最讲究了,整天收拾的人模狗样,往交通岗一站,小姑娘被迷得不要不要的。”

    “那他现在怎么样?”柳依依问道。

    吴山哈哈笑着道:“还能怎么样,还在刑警队混呢。不过刑警确实适合他,脾气暴,胆子大,拿着酒瓶子在太平间都能喝半斤,就没有他不敢干的事。立功多,升官快,现在也是队长,快要升局长了。不过现在他整天敞着怀,头发乱糟糟的,胡子越刮越密,那个样子比逃犯还像逃犯。”

    “你这绝对是损友。”柳依依好笑的道。

    吴山摇摇头:“你是够不到我的笑点,这么说吧,当年他比顾天乐还要帅,现在嘛,就像电影里的燕赤霞。”

    “啊,哈哈。”柳依依想到两者之间的差距,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顿酒喝的,代价也太大了吧。”

    “是啊,可这就是好朋友。”吴山感慨道。

    柳依依好奇的道:“那你们还有联系吗?你出事后,他们没帮忙?”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