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大地主 > 正文 第十八章 拐走柳小胖
    “有,一直没断过。”吴山叹了口气:“我出事的时候,没有告诉他们,毕竟刚开始的时候,我自己都没当回事。等到后来,种种意外发生后,我也没脸联系他们。人吧,可以在陌生人面前丢脸,但是不能在熟悉人那里丢了面子。我这个人也逃不过,可能是没脸说吧,毕竟整天在朋友面前吹嘘,家庭生活多么幸福。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义妻贤,结果呢,却落到这步田地。还是离婚后,他们往家里打电话,才从我前妻那里得知了前因后果。为了这件事,他们没少骂我,还想借钱给我,只是被我拒绝了。”

    柳依依叹了口气:“钱是导致你落到这个局面的原因,偏偏你其实不缺钱,真够讽刺的。”

    “是啊!”吴山沉默了。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吴山才打破沉默道:“说了我这么多事,说说你吧,事情都解决了?”

    柳依依点点头哦:“说清楚了,其实我早就出来了,只是因为上面要整饬一下市场,让我协助调查,在结果公布之前,我不能将情况透露出去,所以我只能保持沉默,暂时停止一切活动。谁想到会闹出那么大的风波!更让我伤心的是他竟然全程沉默,早早的就跟我划清界线。真够可笑的,那些出轨的,犯案的,违法的,家人都没有放弃,夫妻更是相互扶持,他到是好,从前有多么深情,现在就有多么绝情。”

    “一切都会过去的。”吴山安慰柳依依,同样也是安慰自己。

    柳依依擦了擦眼睛:“我都明白,只是有些伤心。对了,我们这是去哪?”

    皮卡车这时已经进入安东地区。

    “就快到了。”吴山看着远方的城市,微笑着道:“这是安东,一个偏僻的东北小城,你可能都没听说过。但是这里是对北高丽贸易最大的城市,这里有数百家贸易公司,三分之二的人口说着鲜族话,剩下三分之一不会说,但也听得懂。仅仅隔着一条河,就是北高丽。这里每天都有从北高丽偷渡过来的人,你看到河对面的小房子了吗?那里有执勤的卫兵,一旦发现有偷渡的,他们会直接开枪击毙。即使这样,也没法控制住外逃的人。不过这几年好多了,已经很少有人开枪,因为对面的城市也成立了特区。”

    柳依依吃惊的看着河对面的士兵:“真的开枪?”

    “嗯。”吴山用力点点头道:“我亲眼看到人在河里游,士兵开枪直接击毙。你注意到没有,他们那边几乎没有河堤,而我们河堤特别高,就是为了杜绝偷渡客。可是几乎没有效果。在这个城市,外来人员一定要小心,很多没有身份的偷渡客,从事各种灰色职业,他们为了活下去,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白天这里是座美丽的花园城市,黑天则是另外一番模样。”

    “国家不管?”柳依依惊呆了。

    吴山叹了口气:“怎么管?把他们遣返的话,就是让他们去死。那不是几个几十个,而是几千人甚至几万人,哪个领导也下不了这个命令。毕竟这个城市里本身就是鲜族城,跟对面或多或少都有些亲戚。好在,这些人也知道什么事情不能做。他们大都小偷小摸,即使祸害也是祸害一起过来的人,不敢真的触怒政府。他们也明白这是谁的地头,所以只要去他们的聚集地,最多就丢个手机钱包。”

    柳依依长长的吐了口气:“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那我们来不会有危险吧。”

    “放心吧,不会让你出事的。”吴山笑笑:“我们先找个地方落脚,然后带你去北高丽开的饭店吃最正宗的鲜族菜,吃完饭今天休息,明天带你去对面的特区看看,等你回来后,还想看买媳妇的,我在带你去他们的聚集地转转,也许运气好,可以给你买个保姆。”

    “啊?还可以去特区?”柳依依吃惊的道。

    吴山不在意的道:“当然可以。其实有专门的旅行社做这个生意,只是他们只能去规定的地点,那都是样板工程,没有什么可看的。我领你去看看真实的北高丽。”

    “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柳依依疑惑的道。

    吴山露出回忆的表情:“因为早在这里做过贸易。那年我弟弟毕业要钱疏通关系找工作,我父母想搬去省城,离儿女们近一点,要买房子。正好我听人说,这里钱好赚,只要你要有货物就行。所以我弄了很大一批货,贸贸然就来了安东。刚开始没少赚,结果那一年北高丽换了国家领导人,他们竟然将货币换了,所有存在北高丽的银行的钱全都被国有化,以一比一的比例将人民币换成高丽币。草,他们的钱跟纸一样,当时我都想弄个炸弹,去将那个混蛋炸死。后来还是靠别人帮忙,才将一部分钱要了回来,不过从那之后,我就不在跟他们做生意了。”

    “怎么会这样?”柳依依长大了嘴巴:“这是强取豪夺啊!”

    “呵呵,没办法,人家穷的脸都不要了,你有什么办法。”吴山摇摇头:“不仅北高丽这样,非洲的津巴布韦也这么干过,他将境内的所有外企都国有化,一分钱不出就要了人家百分之八十的股份,矿场也是同样处理。结果同样重的钱买不起同样重的纸,那些商人都跑了。那里还有鹰国的投资客,那有怎么样?除非国家派部队去打一仗,否则你就只能接受损失。”

    柳依依懊悔的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是你的伤心地吧。”

    “没那么严重!”吴山笑笑,他虽然没察觉到问题,但是谨慎管了,现金基本上都存在储物空间里,银行里存的只是很少一部分,是给外人看的。要不然那次真的要赔惨了,以他挣得那笔天文数字,一旦被发现,不要说北高丽,就是国内知道都要调查他究竟卖了什么,赚了那么多。

    吴山熟门熟路的开着皮卡,来到一家有些年头的老楼前,这是一栋二层楼,一看就是自建房。外面的红砖都没有掩饰,上面还有烟囱,挂了个木制的牌匾,很不起眼的一家旅店。

    吴山没有停车,而是绕了一圈,将车停在了院子里。

    “我们住这里?”柳依依微皱着眉头,路上 她看到有好多酒店,五星级的没有,但是四星级的有好几家,结果吴山找了这么个破地方。

    吴山笑笑:“你要是想弄得人尽皆知就去那些大酒店。这里别的不说,安全保密,绝对不会有人将你的消息泄露出去。”

    “这样啊,是我误会你了。”柳依依歉意的笑笑 。

    吴山毫不在意,他打开车门,将还没有睡醒的囡囡抱在怀里,熟门熟路的推开后门,这里竟然是客厅,一对身穿鲜族服饰的年轻夫妻正坐在那里喝茶,客厅里放着鲜族歌曲,很有异族的情调。

    认出来吴山的脸,夫妻两个都站了起来,激动的走过来。

    女人将囡囡接过,男人则一把抱住吴山,叽里呱啦的说着鲜族话,眼泪都落下来了。

    柳依依被这一幕震惊了。

    吴山也有些激动,用力拍了拍对方的后背,才开口道:“好多年不见了,虎子,你还好吗?”

    “好,好,大哥,我很好,就是很想你。我们都很想你。”男人擦着眼泪,扭头冲着妻子说了几句鲜族话,对方也热泪盈眶的用力点头,然后激动的看着怀里的囡囡。

    等几人都坐下来后,房间里还回荡着激动的情绪。

    吴山感慨的看着周围:“这里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我离开时的老样子,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柳依依,这两位是我的朋友。男的叫郑东虎,我叫他虎子,女的叫金英子(三声),她汉语不好,能听不能说。”

    “大哥,我现在可以说了。”金英子说着别扭的汉语。

    吴山惊喜的道:“英子,厉害啊,都学会一门外语了。”

    金英子有些害羞,脸红红的道:“大哥,你就开我玩笑。”

    “不错,连开玩笑都知道了。”吴山哈哈笑起来:“这都多少年了,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那么大,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时间真快啊,六七年一晃而过,你们都长大了。”

    “大哥,你怎么一直没回来看我们。”郑东虎的汉语也有些别扭,声音听着十分的委屈。

    “回来做什么,知道你们过的好,我就放心了。”吴山感慨的道:“你们也知道,我当时得罪了不少人,可以说是跑路离开安东。万一被人察觉到我们之间的关系,他们找不到我,就好难为你们了。也幸亏当时没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们才能安安稳稳呆在安东。”

    郑东虎咬着牙道:“都是那些贪婪的混蛋。”

    吴山笑笑:“好了,都过去了。”

    “是啊,也不知道那些家伙得罪谁了,被暗地里打了黑枪。当时乱了好一阵子,直到新领导来了后,才平静下来。”郑东虎激动的道:“大哥,那些家伙都死了,你不用在担心了。大家都很想你,我们一直在等你回来,可惜一直没有消息,不知你到底怎么样了?不过我们相信以大哥的本事,到了哪里都能混的好。”

    吴山笑笑,黑枪自然是他开的,弄了自己那么多钱,害的自己跑路,他怎么可能放过那些混蛋?要不是麻烦都解决了,他又怎么敢带女儿来这里?那次回安东,也是看他们夫妻两个过的很好,他就没有来叨扰。要不是担心走漏柳依依的风声,他说不定还不会来这里。

    毕竟这里是他的黑暗面,当年为了赚钱,他在北高丽不知道突破了多少次底线。

    “哈哈,还不错吧。”吴山没有说自己的糟心事,而是问道:“村里还好?”

    “挺好的,有大哥留下的那些东西,最难的一段挺过去了。”郑东虎高兴的道:“大哥离开后,我们就将买卖停了,直到那家伙死了,才重新开始。不过这次我们就像大哥交代的,不自己出面,让那些逃北过来的老乡操持,只是利用他们的渠道,偶尔往村里运些吃些用的。就算这样,村里的日子也一天比一天好。”

    “那就好。”吴山松了口气:“你们两个现在都有合法的身份,跟他们不一样,千万不能在干了。毕竟说一千到一万也改变不了这是走私的本质!”

    “我不懂这些,反正按照大哥交代的就好。”郑东虎憨笑着道。

    金英子一直在旁边笑,也不说话,看着囡囡满眼都是爱,几乎拔不出来,好容易得到插口的机会:“大哥,这是你的女儿吗?叫什么?”

    “嗯,我的女儿,小名囡囡。”吴山深情的看着女儿:“今天不是坐船就是坐车,她有些累了。英子,做点拿手菜 ,我这个女儿是一个小吃货,一会醒了,肯定到处找吃的。”

    “好,我这就去。”金英子将囡囡递给柳依依:“嫂子,你看着点孩子,我去给你们做饭。”

    柳依依被叫的一愣,她已经将口罩跟眼镜摘下来了,她试探的道:“你不认识我?”

    金英子诧异的道:“嫂子第一次来,我怎么会认识你?”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