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盘龙焚天 > 第一卷 幽梦传人 第三章 似幻
    演了半天的三国,我们的男猪脚魏冬呢?万万没想到的是,魏冬正在做梦,他梦见自己刚从娘胎里生出来,连奶都没吃上一口,就被赵云裹在了怀里。魏冬拼命挣扎,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还是没能亲眼看到外面正在上演的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生离死别……

    等他醒过来时,才发现只是一场悲剧的三国梦。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鲁大师啊鲁大师,我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呢?”

    “人到底是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我到底是谁?”

    “魏冬,你有完没完”半个被啃过的馒头飞了过来,正中魏冬脑门。

    “哎哟,浪费粮食是可耻的,夏侯玉你不知道吗?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魏冬捡起桌上的半截馒头,就着夏侯玉的口水,无耻地吞了下去。

    “叫师姐,哼,一大早就开始发神经!”夏侯玉俏脸一红,不再理会魏冬,自顾自地喝起粥来。

    “玉啊,昨晚我做了一个世界级的大梦,仿佛感受到了新的人生,你信不信?”

    “展堂,你是不是皮痒了,小心我的葵花点穴手!”

    “诶诶诶,不信算了,女子动口不动手哈!”魏冬吃完馒头,又灌了一口豆浆,然后打着哈欠道,“昨晚真做了一宿的梦,现在还瞌睡得紧,我要睡个回笼觉,回见!”

    “等一下。”

    “师姐有何吩咐?”魏冬摆着腔调,向夏侯玉作揖道。

    夏侯玉本来还在犹豫,见到魏冬这么皮,不由翻了翻白眼:

    “昨完我和爸妈商量了一下,公园里那老头的事情实在太诡异,怕你一个人住会有危险,所以今天收拾一下,搬到我家去。”

    “纳尼?夏侯玉,想我堂堂七尺男儿,又怎能做你家倒插门女婿。此事,想都别想,休要再提。”

    见魏冬故意调笑,夏侯玉气得银牙直咬。

    “你个不懂尊师重道的臭小子,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救命啊!”魏冬见夏侯玉真的生气了,立马撒开了脚丫子。

    看他俩一前一后远去的身影,卖早餐的王二嫂,从怀里掏出一面圆镜,翻来覆去的照了一阵。

    “诶,年轻啊,真好!”

    “你真的不再带点其他的东西?”夏侯玉见魏冬就拎了一个行李箱,里面除了几件换洗的衣物,就只有三样东西,祖师爷的画像,生锈的长剑,还有他俩和师傅的合照。

    魏冬没有答话,他环顾一周,这里,就是他渡过了20个春秋的地方,那凌乱的卧室,空旷到只有一张八仙桌的客厅,老爹那布满灰尘的房间,还有连苍蝇都不愿呆的厨房和古老的厕所。

    “走吧,有机会问问夏侯叔叔,看能不能帮忙把这个四合院卖掉。”

    夏侯玉的家距离四合院大约一刻钟距离。就这一刻钟的距离,让人感受到了时代的进步,从七拐八绕胡同口,到琳琅满目的高楼大厦,仿佛从旧社会来到了新北国。

    “市中心的三室一厅,厉害了我的叔。”

    魏冬也不是第一次来夏侯玉家了,只是以前都是做客,现在倒好,直接入住了。他也不客气,熟门熟路的换了鞋,就扯着嗓子朝里喊:

    “叔叔,阿姨,小冬又来打扰你们了哈。”

    “嚎啥?我爸、妈组队出差去了,没有个把月别想见到他们。”

    “不会吧,他们就这么放心让你我二人世界?难道就不怕我把你AAA。”

    “就你?下辈子吧!”夏侯玉那不屑的语气和挑衅的白眼,让魏冬仿佛受到了一万点伤害,而且还是只能默默承受的那种伤害……

    “咳咳,这个,我口渴了。”魏冬见事不对,只好转移话题。

    “自己倒。”夏侯玉脱去外套,打开电视机,慵懒的躺在了沙发上。

    魏冬一眼望去,差点没亮瞎自己的眼睛,这小妮子还真的长大了呢!

    诶,魏冬知道,在夏侯玉的家里,没法把自己当客人,早5年前,他的房间就被定好了,当然,是最短小精干的那一间。魏冬推开房门,果然一如既往的整齐干净,床单被褥都是崭新的,靠近窗口的桌上还加了一个香案。魏冬深深感受到了夏侯玉一家人对自己的欢迎和热情,内心暗暗决定,如果将来实在无以为报的话,也只好以身相许了。

    魏冬将祖师爷的画像挂好,摆出长剑,然后点燃了三炷香,恭敬的拜道

    “请祖师爷移驾新居……”

    “好了没有,出来吃水果!”魏冬刚拜祭完,就听到客厅夏侯玉的呼唤。

    “没想到你还挺贤惠的嘛,我还以为叔叔阿姨不在,我会饿死在你家呢!”魏冬用牙签挑了一块苹果,眼神又不由自主的朝着夏侯玉诱人的部位看去。然而,这次正好与夏侯玉目光对视,他感觉自己像是偷窥被抓了个正着。本着坐怀不乱的君子风范,魏冬脑筋急转弯。

    “咳咳,这个,多穿点,别着凉了。”

    “要你管。”感受到魏冬时不时传来的侵略眼神,夏侯玉的内心是既羞涩又欣喜。盘里的一块苹果,被夏侯玉插了一百遍又一百遍,就是挑不起来。正当两人略显尴尬之际,夏侯玉家的高科技,诺基亚3230发出了“嘟嘟……嘟嘟” 的声音。

    “喂?你好!”

    “什么聚会啊,我不太想去。”

    “都去吗?好吧,能带朋友吗?”

    “好,那晚上见!”

    “哟,夏侯美女,晚上有约啊。”

    见夏侯玉挂了电话,魏冬用手托着下巴,耸了耸眉毛,眨巴眨巴眼睛。

    “瞎说什么呢,是高中同学聚会。”

    “都散火个把月了,现在才搞聚会,你傻不傻,等着未来的大学同学聚会吧!”

    “我也知道没啥意思啊,不过难道你没有发现,从早到晚都只能对着你,会更加无聊吗?”

    “夏侯玉,你这是在赤裸裸的人身攻击!”

    “你还没习惯吗?”

    魏冬竟无言以对。

    “懒得理你,睡觉去了。”

    “请便……”夏侯玉收拾了果盘,头也不回的走进厨房。

    “……”

    这里是夏侯玉的主场,倒插门的日子果然不好受,今天才刚开始呢,往后的日子可咋办呀,魏冬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阵,顿觉得眼皮沉沉的,这时,锈剑射来两道幽蓝之光,魏冬眼前一黑,便睡了过去……

    话说,赵云裹着小公子一路往西,朝着上庸方向逃去。狂奔一日,直到夕阳西下,人困马乏,这才想起小公子还在怀中。他是个正直的好青年,从来没有带小孩的经验,见小孩不哭不闹,沉沉睡着,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思虑半晌,才醒悟过来,莫非小公子已经饿晕了?瞧着前方有莹莹灯火,赵云便决定前去寻户人家,给小公子找点吃的。

    但是他敲开了很多户人家,见到他蓬头垢面,浑身是血,都吓得赶紧关了门,直到村尾的一个老妇人,这才让他进了屋。

    “老夫人,在下姓赵名云,并非恶人,只是护送我家公子逃难于此,您看能不能帮我家公子弄口吃的。”

    “看你一脸正气,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把他给我吧,这里有半碗米汤先将就着喂一下。”

    赵云略作犹豫,便小心翼翼的把小公子递给了老妇人,

    “如此,便劳烦老夫人照顾我家公子了,我在门口护着,天亮就走。”

    赵云寻了井水,一人一马,胡乱灌了一通,这才放松的坐在地上。整日的奔逃,让他并未来得及思考,现在才觉得事有蹊跷。刘封为什么会构陷他,还有诸葛亮的锦囊,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刘封和诸葛亮在合谋迫害主公?不对,诸葛亮被主公三顾茅庐才请出山来,又怎会做出这般事情。主公今晚应该已经回到新野,不如明天回去打探一番,看看情况再做决定。做好打算,赵云抱着龙胆枪,依靠着墙角浅浅睡去。

    翌日,赵云把腰间的玉佩赠给老妇人,央求她再照看一日小公子,老妇人见赵云神态诚恳,便答应了,还说要去寻些羊奶喂养小公子。赵云连连道谢,又向老妇人借了斗笠披肩,乔装一番,往新野方向而去。

    自从刘备来到新野城后,便广施仁政,经过三年的努力,新野已是人口十万,带甲两万,到处都是一片繁荣的景象。家家百姓,对刘备那是莫不称赞。赵云也一直以自己有这样一位主公为荣。赵云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闻到街上传来的各种香味,实在忍不住。他找了个面摊坐下,叫了两碗牛肉面,说不准要吃一回霸王餐了。

    赵云刚吃了一碗,就听邻桌的三位路人说道:

    “听说了么,将军府出大事儿了!”

    “什么大事儿,说来听听。”

    “嘿嘿,我也是听我大舅子说的,他可是在将军府当差。”

    “哎哟,老甲,不是说你,有这一层关系你怎么不早说,帮帮兄弟我,也好在将军府谋个差事呗。”

    “好说,好说,你的事情回头再谈,我们先谈谈昨天将军府发生的大事儿。”

    “别墨迹了,今天的牛肉面我请了,赶紧说。”

    “够兄弟,爽快。我给你们说啊,昨天刘大人的手下赵云,杀了将军府好多人,连刘大人的爱妻甘夫人都死在他的手下,还抢走了甘夫人刚生下来的小公子!”

    “天呐,赵云是何许人也,竟敢背叛刘大人,还做出这等人神共愤之事!”

    “可不是嘛,想我们刘大人乃汉室宗亲,贤德兼备,新野城的百姓谁不对他感恩戴德,没想到竟出了个这样的白眼狼。”

    听到三人的议论,赵云脸色铁青,眼中都快要喷出火来,他强忍着心中的怒意,只是倒霉了手中的筷子兄弟,硬生生被他捏成数段。

    “铛铛铛……”

    正当赵云怒火中烧之际,街上又传来了铜锣声,一般这种情况,都是有新的告示出现,所有店里的人都围了过去,包括面店老板和刚才谈话的三人。只见一个背后插着令旗的传令官,一手敲着铜锣,一手举着一张通缉令高声喊道:

    “乡亲们,将军府悬赏通缉要犯赵云,抓住赵云者赏千金,救回小公子者赏万金,知情不报者以同罪论处。”

    看到自己的通缉令,赵云心思急转,看来没必要去将军府了,现在去的话,恐怕也是百口莫辩。只怪自己平时太过正直,跟随刘备三年有余,竟没有一个值得信任的同僚,连唯一略有好感的诸葛亮,好像也和本次事件有所关联,否则以他的聪明才智,怎么会任由刘封构陷。赵云思虑至此,决定立刻悄悄离开,完全忽略了这人生的头一回霸王餐。

    魏冬正睡的香,突然觉得一股羊sao味传来,他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又变成了一个婴儿,还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如饥似渴的把感到恶心的羊奶喝进肚里,亏得他没有吐出来,而且还打了个饱嗝,对着一个老妇人发出会心的微笑。那可爱的模样,生生触动了老妇人蒙尘已久的过去,一时情不自禁,居然把她那张布满皱纹的嘴巴慢慢的朝魏冬的小嘴凑去。

    “尼玛,我的初吻!”

    这一刻,魏冬想到了父亲,想到了夏侯玉,想到了大学里未来的学姐学妹,他的内心是崩溃的,绝望而又忧伤。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