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风起双神 > 二百零八神迹对神罚
    刘月夕瞅着下方已经缩的如蚂蚁般大小的士兵,新南的兵线缓缓移动离第二道战壕仅有一指的距离,“你是说这个斑龙的天年斑环和月亮女神的高阶结晶奇迹是一个等级是吗?”

    “是的,刘月夕你知道斯提亚信仰吗?”

    刘月夕回忆了一下,在汉玉龙共和国内没有这样的宗教,或许是不受认可的小教派,不过听丽达王妃说过,青之神的名讳就是斯提亚,在米英蜡皇朝时期是被供奉在神殿内的七位主神之一,但是那都是年代久远的事情,在位神往往有大量的信众,是主流信仰,如月亮女神狄安娜的德鲁伊教,难不成这么个听都没听说过的宗教也有一位在位神,这也太牛了。

    “刘月夕,青教有些特殊,越是如我这般高阶符文暗能使用者,越是受到奇迹的影响,在这个区域里我没法调用暗能攻击斑龙,你还是另作打算吧。”

    滔滔的态度很坚决,不像是开玩笑,刘月夕再看看下方的局势,心里纵有一千个不愿意,也得硬着头皮上,“那你能飞的近些吗,最好能在十五米内,我来攻击她。”

    滔滔很不屑的回答:“飞的近些没问题,不过,刘月夕,我承认在花环武士里你算厉害的,但是想要凭着血肉之躯击杀斑龙,你托大了,这个级别的神迹都有专属结界保护的,你就算驾驶花妖全力施为,也不可能打穿她的结界。”

    “如果是这个呢。”

    滔滔扭头一看,吓了一大跳,尖叫道:“你那把东西离我远一点。”

    刘月夕右手凝出一根结晶长矛,色彩斑斓,泛着金色的电光,连身为深渊巨兽的滔滔都非常忌惮,“看来这矛有戏,快点带我下去,我来攻击。”

    真是个怪胎,他的身上有太多秘密,吃过大亏的滔滔变得特别老实,立刻降低高度,给刘月夕创造攻击机会,还一边谨慎的打探:“刘月夕,你这长矛是结晶奇迹吧?”

    刘月夕正在用心灵拟态估算最佳的攻击点,随便恩了一声,滔滔又说:“那个,我知道一个比较古老的传说,你对六神剂这么感兴趣,应该知道神剂的原液制作方法特殊,这个斑龙很可能和制作斯提亚的烛芯有很大的关系,你真的要杀了她吗?”

    六神剂刘月夕自然很想得到,想要探寻自己穿越的真相,解救丽达是他唯一知晓的一块问路石,但是眼下这个情况,他连不该使用的高阶结晶奇迹都用了,更顾不上药剂的事情,先赢了这场再说。“再飞的近些,保持稳定,这玩样我只能使用一发。”

    底下,阿杰意识到情况不妙,月哥又在这个时候失踪,他单独联系了勇哥和乌力:“勇哥,我怕是顶不住了,你在后方,带着能跑的跑吧,不要管我们了。乌力姐姐,你一个人也可以驾驶花妖离开吧,走吧,后面的我来指挥殿后给你们争取时间。”

    “说什么混账话,我马上冲上来,小屁孩,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以为你上了几年军校就不是我弟拉,老子马上过来,顶着。”说话的是阿勇,关键时候,阿勇怎么会放下兄弟,自己逃跑。

    乌力的回答也类似,“我是大人的搭档,大人离开自有他的道理,我相信他,我不会离开的。”

    阿杰在心中大喊:“你们快走啊,再不走没机会了。”

    但是后方传来隆隆的脚步,是阿勇的武悼天王,“我马上到,阿杰,别说昏话,生死小事,最重要的是我们兄弟同进退,相信月哥,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让猿臂甲准备开火,干他娘的。”

    黎勇军团的锋线已经清晰可见,阿杰闭上眼睛专注于心灵感应,“第一梯队所有百夫长听我命令,准备攻击。”阵地里,百夫长们一遍遍重复阿杰的命令,士兵们并不清楚对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坚信他们的百夫长,他们手里的利器。

    敌人进入攻击范围,全部顶着塔盾,和上一回并没有区别,但是不论气势速度都很不同,“大人,要进攻吗?”一名百夫长通过感应通讯器询问,阿杰的心灵感应能够共享前方侦察兵的视野,“再等等,等等,好,就现在,开火。”

    打、打、打战壕里百夫长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根根短矛飞向敌阵,撞在对方的塔盾上,金石交响,银壶炸裂,一千副猿臂甲同时发力,从空中可以看到,这些飞掠的短矛交织在一起,在战场上形成一道四十米长二百米宽的火力带,如一匹银色绸缎,闪烁着致命的光华,即使有天年回流加持,新南的普通士兵面对这猛烈异常的集火攻击,行进速度也慢下来,每一块盾牌上都如同马蜂窝一般,力有不逮的士兵接连倒下,但是马上就有人顶上阵亡者的空位,这是矛和盾的极致较量,是纯粹的力量比拼,只剩下二十五米的距离,“第二梯队,攻击,第一梯队,跟换弹匣,冷却。”

    阿杰通过心灵感应向百夫长们精确的发出指令,战壕上的攻击没有停歇,打完第一波的战士们暂时撤下来,拆下笨重的短矛弹夹,卸下已经烧得通红的猿臂甲,水壶里还有水的直接浇在发射管上,没有水的就直接用尿浇,由于来不及等它完全冷却,有很多士兵顾不得滚烫的发射管强行换上第二个弹匣,再一次戴上猿臂甲,战壕里蒸腾起一股雾气,混着鲜血尿液的臭味弥漫的到处都是,很多人的手被直接烫掉一层皮,但是没有人抱怨,没有人哼哼,只能听到猿臂甲的响动,不需要百夫长们催促,全都拼命爬上战壕开始下一轮攻击,心中默念神的名讳,只有一个诉求,猿臂甲不要出任何故障就好。

    不同于上一次的一击即溃摧枯拉朽,常规情况下几乎无法顶住的猛烈攻击,却被黎勇的兵线顶住了,战壕里所有的人不论第一梯队还是第二梯队,这会儿也不管什么射击规则,全都扑上战壕发起攻击,新南的塔盾上密密麻麻的全是短矛头,变得越来越沉重,只剩下二十几米的距离

    (本章未完,请翻页)

    ,黎勇看到胜利的希望,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宛若神明的斑龙,是时候了,他举着盾牌高深嚎呼:“掷弹手,突阵。”

    三十几个被遴选出来最勇敢的战士一手架着盾牌,一手紧握子母铁雷,不顾一切的朝前突进了三步,然后毅然放下手中盾牌,几十个黑乎乎的铁球抛向空中,啪啪啪一阵爆炸,阿杰惨加一声,强行取下感应头盔,前突的侦查哨全体阵亡,共享视线的阿杰受到波及,十几个共享者齐齐被炸死,他受到的精神冲击可想而知,眼睛鼻子耳朵都在流血,手下的卫兵连忙扶住他,大声喊军医过来。

    不过立刻被刘杰制止,“小声点,别乱叫,我没事,给我戴上头盔,快。”

    “可是,大人您都这样了。”

    “没有什么可是,快。”卫兵遵从他的命令,再一次将感应头盔给他戴上,“所有银鹰骑士,前突的是掷弹手,优先击杀,重复一遍,前途的是掷弹手,优先击杀。”

    只剩下不到十米的距离,黎勇的兵线上不断有战士倒下,又不断有人顶上去,阵亡人数不断飙升,但是对垒的战壕所剩距离无几,若是冲过去,黎勇就胜利了,猿臂甲在怒吼,但是弹匣里的短矛是有限的,已经快要见底,到底谁能撑到最后。

    就在这时,一道彩色光华飞掠而过,朝着斑龙的方向,黎勇大惊失色,“拦住它,保护斑龙。”四名穿着山熊符文甲的战士一步挡在斑龙前头,施展符文防御技能‘大地之盾’,在空中形成一道金色盾牌,很可惜彩色光华瞬间穿透盾牌,没有一丁点迟滞,直击斑龙正面,斑龙周身的青色暗能突然狂暴起来,在彩色光华的尖端,空间被扭曲出道道裂缝,天空中,隐约浮现一轮巨大的素月,青色的天空被染成忧郁的深蓝色调,连周围的空气也突然变得冷冽,这彩色光华就是刘月夕投出的结晶长矛,它还有另一个名字‘破缚神罚’,是月亮女神狄安娜在人间能够显现的最高奇迹之一,连被称为月之骑的加里波第先生都无法使用这一招,不知道手里长矛名字的刘月夕却可以施展,其中缘由自不可知。

    破缚神罚的矛锋逼近斑龙的胸口,这样的顶级神迹不会是简单的物理攻击,它已经开始伤害斑龙,此刻在驾驶舱里的铭因为献祭大量生命力的缘故,面容枯槁的如同百岁老妪,她耗尽了所有生机,再也没有力气对抗这样的神迹攻击,连抬抬手都做不到。

    都结束了,康哥,妹妹我尽力了,我在另一个世界等你,铭闭上眼睛,坦然面对自己的命运。

    咚,一滴水珠滴在刘月夕的心湖中,泛起层层涟漪,“汝真的很会胡闹。”

    “什么人。”刘月夕紧张的回顾四周,惊讶的发现,涛涛停在空中一动不动,地面上所有的人也都保持原先的姿势,时间被强行停止。

    (本章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