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修仙游戏满级后 > 满级之后 第二百七十一章 事无巨细,皆不可浮于表
    “虚假!虚假!先生你实在是太虚假了!”

    一大早地,胡兰冲出屋子就对着叶抚一阵莫名其妙的念叨。

    叶抚好奇问:“怎么了?先生我又哪里得罪你了?”

    胡兰将曲红绡给她的木牌子捏在手上,木愣愣地说:“你那天说大师姐要回来了,我立马就给她好传了几道神念过去,但是跟之前一样,没有半点回应。先生你肯定是骗人的,大师姐她是不是还没回来!”

    叶抚仰面躺在藤椅上,“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大惊小怪的。原来就这么回事啊。”

    “什么叫就这么回事啊。”胡兰委屈巴巴地说:“先生你一点都不关心我,就想着我读书修炼,读书修炼,除了读书修炼什么都不管不问了。”

    “我怎么就什么都不管不问了?”

    “你明明知道我很想念大师姐,你还说就这么回事!”胡兰冷不丁地笑了一声,“我知道了,肯定是先生你在外面有别的学生了,就不关心我们了。”

    “胡说!”

    “肯定是,你肯定是!”

    叶抚将她打住,认真地说:“你应该想一想为什么大师姐不回应你,是没法回,还是不想回。”

    “不想回?”胡兰愣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如坠冰窖,立马紧张地说:“会不会是我烦到她了?然后她不想理我。”

    叶抚说:“你自己好好算一算,从你开辟神魂以来,一共传递了多少道神念。”

    胡兰皱眉沉思,片刻后大惊道:“一共一百三十二道!”

    叶抚打趣道:“亏你算得清啊。”

    “完蛋了,大师姐不会真的……厌烦了吧!”胡兰手足无措。让大师姐讨厌什么的,她无法接受。

    叶抚笑了笑,“小姑娘呀,要矜持一点,热情过头可就不太好了。”

    “先生,这……这可怎么办啊?”胡兰慌兮兮的。

    但凡是关于曲红绡的事,胡兰总是无法保持理智。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荷园会一事过后,好不容易让她走出阴影来,总不能真的变成个小迷妹了。

    “你大师姐没那么小气,你一天想着的不应该是该和她说些什么,而是自己该做些什么让她再见到你时更加高兴。”

    “做些什么……那什么才能让大师姐更高兴呢?”

    “你大师姐临行前不是嘱咐你好好读书好好修炼吗,那你就在这两样上取得个好的成果来面对她。”

    胡兰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什么,虚起眼睛说:“我算是明白了,先生你就算在哄骗我,想让我更加卖命地读书修炼。”

    叶抚无所谓地摊摊手。

    “我是不会上你当的!”说完,胡兰就马不停蹄地回到房间,开始修炼。

    口上唱着反调,心里倒也清楚自己该干嘛,胡兰就是这样的。

    自从几天前,周若生同叶抚一番谈话过后,便没有再来过,她仍旧没有决定好到底是要保持现在的状态,还是变回以前的状态。叶抚看得透彻,其实当那天问起她这件事她没有立即决定后,便已表明了她的心意,是打算保持现状的。不过大概因为转换成女人后,心思也跟着细腻了一些,总得找一个说服自己违背本来的自己的理由,显得不干脆。

    所以说啊,叶抚一直觉得女人的心思很多很纤细,总是去想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就像先前的白薇一般,一件事情总是要来回反复推敲上许多遍才下决定,甚至下不了决心。但你若是说她们是犹豫不决,优柔寡断的人的话,有些时候她们表现出的果决与狠戾又让人胆寒。

    倒是庾合没少过来,他这些天一直在周若生那里碰壁,便是连面都不让他见了。他没辙,又没法强迫她,要真的走到那一步的话,他敢肯定,依照周若生的性格就算是死了都不会从。所以,他只好来找叶抚,希望通过叶抚去跟周若生扯上点丝丝缕缕的关系。

    庾合呢也没那么莽撞,每次过来都是以聊天交心为由,只是时不时提起周若生而已,就像是把她作为话题里顺带的谈资一般。尽管表现成这样,但他大概是真的对周若生有意,总是让人难以去接受他只是顺带提起的说辞。

    撇开其他目的不说,庾合这个人的确不错,身份不低,但为人处世特别随和,很是谦逊。叶抚能够看出来,他所表现出来的性格都是实打实的,并没有刻意地去装作一个随和谦逊的人。带着皇室子弟的优点,但没沾染上一点缺点。

    虽然感官上很好,但叶抚也明确了一点,这个人可以是很好的合作伙伴,但不能是交心的朋友。他修的是霸道术,但人却格外聪明,聪明到每句话都说得滴水不漏。他能够真诚地去同人交往,但是没法从骨子里去接受别人。

    叶抚在庾合身上看到了刚来到这个世界的自己,能够和每一个人相处得来,但是骨子里抗拒被他人所了解,也抗拒去了解他人。简单一句话来说,内心是孤独的。

    如果说庾合只是个没什么包袱和责任的人的话,那么内心孤独或许不是什么好事。但他的身份是皇子,是有希望去竞争帝王之位的人。要做帝王的人,内心还是孤独一点比较好。

    叶抚在探究庾合的同时,庾合也在尝试着去探究叶抚。在庾合眼里,叶抚是个让他摸不着丝毫破绽的人,与其对话时,他总是觉得自己隐隐占据主导地位,但就是问不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来。他不止一次想过是不是叶抚故意这般表现的,但是又没法去确定。总而言之就是,跟其说话自己好似什么都知道,但又什么都无法确定。

    庾合与叶抚来往并不单单是为了周若生,他还不至于那么矫情,主要是他隐约觉得叶抚是个不简单的人,想同其处好关系。但是几天的交谈下来,他不由自主地又打起了退堂鼓,有些不敢再接触下去了。他是个皇子,知道自己到最后无论如何要去面对那个位置,所以招徕人才,同能人之辈来往很有必要,但是那并不意味着他会去招徕一个无法掌控的人。而现在,在他看来,叶抚就是这样的人,无法去掌控。现在,他能做到的,更多地就只是同其关系不那么尴尬。

    这天,庾合哪儿也没去,他知道现在自己和周若生之间已经陷入了瓶颈僵局,再厚着脸皮凑上去是徒劳的,根本不存在着什么长久得人心的说辞。周若生不是那种一直陪伴着她就会得到她认可的女人,庾合是这样以为的。至于同叶抚之间,他得好好思考思考后续该如何,总之是不能再想当然地去相处。

    下午间,房门被人敲响了。

    稍稍感知气息,庾合便知门外的是窦娘,便轻声说:“请进。”

    窦问璇推开门,见着庾合便笑着问:“可有时间?”

    “窦娘有什么事,但说无妨。”庾合坐正。

    窦问璇坐到他对面,看着他的模样,脸上不禁有些感慨之色,“好久没有同你坐下来好好说说话了。”

    庾合笑了笑,“是啊,上一次都是五十年前的事了。”

    “宫里的日子跑得快,眨一下眼就都变了。”窦问璇难得露出女人的柔弱之色。

    庾合摇摇头,“窦娘,你我之间便不去感伤什么。你也算是看着我长大的了,一些事情不必像其他人那般,难免太过生分了。”

    窦问璇眼神染上几分慈爱,“你比以前懂事了不少。”

    “人嘛,都是要懂事的。”

    窦问璇手指轻轻点了点桌子,“那,有些话,我便同你直说了。”

    “窦娘尽管说,我认真听着。”

    窦问璇深深吸了口气,说:“陛下他到了那个层次了,要入幽关了,没法再去管理国家大事了。”

    庾合瞳孔一缩,“窦娘你是怎么知道的?父皇当真迈到那一步了吗?”

    窦问璇回答:“陛下或许还念及情分,那天到我园子里来说了些话。”实际上,究竟是念及情分还是其他,她并不知道,也不敢随便去揣摩。她继续说:“陛下乃天人之姿,走到那一步也不奇怪。”

    庾合紧皱眉头,“还要多久?”

    “就这五年之内的事。”

    “五年!”庾合眉头皱得更深,“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天下大势不可逆,届时便是时局动荡之际,父皇闭了幽关的话,何人来主持大局?”

    窦问璇深深地说:“所以啊,当要新帝登基!”

    “新帝!”庾合目光一凛,“可父皇至今未立皇太子,如何登的了基?”

    窦问璇说:“明年春,祭祖之时。”

    她只简简单单说了两个词,庾合一下子便明白其意思,是要在明年的祭祖大典上立太子。

    庾合松了口气,“原来父皇早已做好准备了。”

    窦问璇忽地眼神一凛,“你就是这个表现?”

    庾合一顿,“怎么了?”

    窦问璇语气严肃,“大玄一共五位皇子,你也是其中之一!你也可能被立为太子!”

    庾合洒然地笑了笑,“窦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修了霸道术,可没修过帝王心术,便是打算不去争夺帝位。想必父皇也心知肚明,会在另外四位兄弟之中抉择。”

    “混账!”窦问璇怒气冲心,大骂。

    整个大玄王朝,敢这般言语这般态度斥责三皇子的除了当今帝王和太后以外,便只有她窦问璇了。

    庾合连忙挥出灵力,将窦问璇气息稳固住,“窦娘切莫置气,免得伤了身体。”

    窦问璇胸膛起伏很大,“你让我不伤身体,但你可知你这般言语大伤我心!我知道你想寻求长生大道,不愿意参与纷争,但你应该很清楚,这件事并不是你不参与就不关己身了!莫要同我说那帝王心术,为陛下身边那么多年,我岂不知便是陛下都没有去修!”

    惊语如雷,庾合连忙召出一道屏障来,“窦娘你昏头了!”他难以理解,窦娘该生气到什么地步,才至于这般没有分寸。

    窦问璇冷哼一声,“我没有昏头,我清醒得很!”

    “那你怎可说出那般话来!”

    “我要让你明白,你就算不想争,也得做好万全之策!”窦问璇严肃地说:“若是到时候陛下把太子之位给了你,你该如何处置?”

    庾合连忙摇头,“父皇定然不会给我的,他肯定知道我没那个才能。”

    “你凭什么这么说!若是给了你,你怎么办?”

    庾合忽地冷静下来,皱着眉问:“窦娘,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窦问璇轻哼一声,“你觉得我能知道什么?”

    庾合紧紧地盯着窦问璇的双眼,但是并没法从其间解读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他有很多猜测,但都不敢随便去印证。

    “你离开大玄已经半年了,你认为有多少知道你是去神秀湖的?他们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窦问璇连着问了两个问题。

    庾合说:“父皇亲派我来,应当是满朝皆知。”

    窦问璇摇头,“错了,知道这件事的可没有几个人。”

    庾合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陛下亲派你前往神秀湖,让我随同,除了寥寥几人以外,其他人并不知道。”窦问璇说。

    庾合陷入沉思,良久过后又问:“可这跟立太子有什么关系?说不定是父皇是特意把我支走的,为了给几位兄弟制造招徕势力的机会。”

    窦问璇深深地说:“看事情永远不要只看表面,去神秀湖可不是什么为了支走你随便找的理由。天下儒家,学宫为上比作日月,神秀湖为满天星。而大玄王朝,是儒家正立之朝。要你去神秀湖,可不是为了玩。”

    庾合问:“那是为了什么?”

    窦问璇摇头,“现在不可说。”

    庾合没有追问,他也知道,一些事情不能随便说,“可是,为什么父皇不自己同我说?”

    “因为,他闭的是死幽之关,不成便……”她没有说出那个字,似乎这样随便说说都不吉利,“所以,要将一切妥善。而你,为人子,何不替其分忧解难?”

    “死幽之关……”庾合沉思良久,“可即便如此,我到底能做些什么?”

    窦问璇说:“让你知道这些事,便是要让你投入进来,全身心地去应对,切莫再被杂事所扰。”

    庾合皱了皱眉,以他对窦问璇的了解,猜测到这应当是在让自己不要再去做不相关的事,比如说周若生一事。

    “现在是关键时刻,要提防身边的一切。”窦问璇说。

    庾合按着太阳穴说:“窦娘你先让我好好捋一捋。”

    窦问璇点头,“定要好好想清楚。”她叹了口气,转身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后说:“若是到了那一天,就算是我,你也应该提防。”

    庾合笑了笑,“窦娘我定然是信得过的。”

    窦问璇皱了皱眉,然后迈步离去。

    庾合顺势躺在软塌上,一双明澈的眼睛微微闪烁着,异样的光。

    良久之后,他眯起眼,轻声呢喃:“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啊……”

    正当此时,忽然一阵剧烈的抖动从四面八方袭来,让他惊神。他连忙唤出灵力在身周形成一道严实的屏障,同时迅速将神识铺开,刹那之间,神识向四周延展到飞艇之外。

    然后,他骇然发现,整个飞艇被上百,不!上千头云兽里里外外围了十多层,像是一个巨大的云兽球。而这些云兽,最小的都是长达两千丈的。

    千丈云兽乃分神之境,但比一般的分神修士厉害许多,而两千丈便已是洞虚之境。也就是说,此刻,飞艇相当于被上千个很厉害的洞虚修士给围住了,其间还有十数合体境界的。他几乎要以为,这是把这整片空域的云兽都聚集过来了。

    庾合想到什么,神识不断地穿梭在云兽群中,他希望自己想的那个东西不会存在。但事实往往与希望的不一样。他的神识最终落在了一个只有一丈长短的体表泛有血气的云兽身上,然后只见那云兽体表的血气扑过来,瞬间将他的这道神识给吞噬。

    不过,他哪里有心思去在意神识,此刻脑袋里尽是那四个字——

    “云兽之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