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五十五章 转移功劳
    闭塞的经脉被打通,许峰身躯一震,眼睛终于缓缓睁开,看着许悦,咧嘴道:“姐,疼!”

    许悦绷紧的弦终于松下,泪水一下子涌出来,无缺和夜莺见了,也舒了一口气。

    如今的他们,已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在不知屠夫改换阵营的情况下,实在经受不起许峰的损失了。

    “这一次,真是亏大了!”

    不过眼见许峰熬过来了,无缺想到之前的凶险,又不禁暗暗后悔。

    屠夫太过强大,以致于他和夜莺都被逼出了底牌。

    夜莺的魔法道具倒也罢了,都是【哈利波特】的巫术体系,他的单兵火箭筒却是走防不慎防的路线。

    试想两个白衣飘飘的武者,武功比试,拳掌相交,正势均力敌,不分上下,结果其中一位转手拿出个火箭筒来……

    老阴比!

    现在露了底,想要再出人意料,可就难了。

    尤其是被许悦许峰看到。

    无缺目光闪烁起来。

    许悦一边在为许峰疗伤,一边观察众人,眼见无缺脸色阴晴不定,心里权衡了利弊后,在星纹开始传音。

    正心疼自己斗篷的夜莺露出聆听之色,不多时露出喜色,连连点头回应:“好!好!交给我们!”

    无缺与她距离最近,马上发现不对:“女王在与你传音?说了什么?你别被卖了还给她数钱!”

    夜莺撇撇嘴,不高兴了:“我聪明着呢,怎么会被骗,她为了感谢我们这次的全力帮助,要把之前收集的情报,做出的布置,全部转移给我们,用来交好黄裳呢!”

    无缺眉头一扬,看向许悦,就见许悦也看过来。

    两人眼神交流,无缺顿时明白了,心中暗赞她懂得取舍。

    现在许峰重伤,许悦要照顾他,短时间内这姐弟俩都抽不开身了。

    之前的布置与其浪费,还不如交出来,安抚住无缺夜莺,继续保证联盟。

    无缺刚刚又生出了分道扬镳的想法,但听了许悦的布置,倒是舍了念头。

    都已经付出了这么多,如果真的散伙,黄尚被别人抢走了,那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能动摇,必须坚定不移!

    更令无缺欢喜的是,黄尚令许峰苏醒后,立刻向他们走来。

    无缺灰黑的脸上,洋溢起充实与欣慰,夜莺没来得及补妆,就开始嘤嘤嘤。

    黄尚给他们把脉后,发现这两位只是耗损过重,并没有什么伤势,脸上也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到底发生了何事?”

    夜莺梨涡浅浅,对着他直笑,无缺心里也像吃了蜜一样甜,赶忙道:“我们是为了大宋的安危,天下的百姓……”

    听了这开头,黄尚的脑海中就跳出一个背锅的国家,知道要扯到西夏了。

    不出所料,无缺接下来所言,就是西夏的图谋。

    “刺杀太子?”

    黄尚面色一变,心中思索,觉得这次可能是真的了。

    天子无后,本来就是极为严重的问题。

    有关仁宗的子嗣和皇位继承人,是他和士大夫阶级的斗争点之一。

    最终仁宗的后宫还是没能争气,养出一个成年的皇子,不得不过继皇族。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内部的斗争,皇位的平稳过度,是国家稳定的关键。

    如果未来的英宗真被刺杀了,那大宋真要乱了,后果不堪设想。

    黄尚赶忙问道:“可有线索?”

    “有,但是……”无缺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故意一个转折,与黄尚四目相对:“与宰相韩琦有关,贤弟可敢与我一行?”

    黄尚目光坚毅,斩钉截铁地道:“事关大宋安危,自然无惧!”

    ……

    无缺和夜莺略加收拾后,神清气爽,健步如飞地走出来,一左一右陪着黄尚,后面跟着慕容复,一行人向着大相国寺而去。

    目的地却不是大相国寺,绕过寺庙,来到一座装饰奢华的酒楼前。

    “状元楼?”

    京城酒楼的档次要远超过寻常州县,黄尚也住过会仙楼,品尝过张家园子的酒菜,但这里还没来过。

    没办法,消费太高了。

    多少士子就为了图个名头,来这里一掷千金,姑苏慕容算是有钱的,也无法跟那些士大夫比。

    两人走进,立刻有跑堂的伙计迎上来,无缺递过去一物:“大伯,我们定了北三楼的包厢。”

    宋代称呼店伙计,不能叫“小二”,而要叫“大伯”。

    不知道的,还以为占便宜,但其实就是这个规矩,伙计依旧是伙计,在前面引路。

    一路上都是有钱的士子,许多都是刚刚考完省试,讨论中不免围绕着国子监的那场地震,心有余悸。

    黄尚听着,上了北三楼,被领进一间宽敞的包厢中。

    状元楼的包厢,每间都是独一无二。

    内部的装潢,家具的摆设以及门窗墙壁上雕刻的花纹,都显出匠心独运,十分高档。

    黄尚看了暗暗点头。

    京城七十二家正店,每家都有独特之处,如果只靠一个虚名,确实难以维持这种热度。

    众人坐下,茶饭量酒博士,也就是服务员,端着果子冷盘上来。

    由于是冬天,还奉上了热茶。

    无缺却不点菜,挥了挥手,博士们退下,几壶筛过的酒水拎进,放在壶里热着。

    黄尚这才问道:“我们这是做什么?”

    无缺笑道:“莫急,韩琦之子韩忠彦,就在隔壁宴客。”

    似乎是呼应他所言,隔壁突然响起一阵哄堂大笑,恣意狂放,丝毫不顾及其他。

    黄尚往那边看去。

    韩忠彦身为宰相之子,寻常时间,都是在家中宴客的。

    哪个士子,不以能入宰相家为荣耀?

    只有考完省试这天,为了讨个好彩头,他才来到状元楼。

    许悦早早查到了韩忠彦订下的包间,花费了三倍的高价,又使了一些手段,才订到了这个隔壁的房间。

    但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无缺知道他疑惑,做出一个侧耳的姿势。

    黄尚也开始倾听。

    状元楼虽然高档,但隔音效果受限于时代,终究不可能有后世那么严密,他们又是有武功在身的,那边的声音清晰了许多。

    除了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外,就是在喷黄裳。

    有些说他出身卑贱,地震时也不交卷,是不要性命,有些则说他惺惺作态,只为了在考官眼中留下好印象,博取名声,学识不行,考中了也是用的盘外招。

    黄尚起初觉得莫名其妙。

    这谁跟谁啊?

    据说剧情主角自动吸引仇恨,走到路上,都会被恶少撞见,生出一系列事端来。

    但他又不是剧情主角,况且深居简出,一心苦读,根本没有和别人结仇的机会。

    怎么现在弄得跟死敌似的,拼了命的诽谤攻击。

    夜莺见黄尚眉头微皱,赶忙道:“别理这些败犬,他们是嫉妒你。”

    黄尚当然知道,这就是嫉妒,但背后造谣是一回事,亲耳听到,确实让人很不舒服。

    他又不是圣人,别人诽谤攻击,还能一笑了之,心中冷笑,问道:“西夏的奸细,就在其中?”

    叛国谋逆,这种罪名就算是沾上,都要倒大霉,他现在很希望目标就在其中。

    无缺和夜莺却误会了,以为黄尚一心在大宋的安危上,对于自身的名誉并不在意,交换了一个眼神,觉得古人真是太正直了,也不卖关子:“是,他叫蔡京,是韩忠彦眼前的红人。”

    黄尚心头一奇,没想到会听到这个名字。

    蔡京蔡太师,这么早就出现了么,宋仁宗还没死啊!

    没有来到这个世界时,他感觉宋仁宗、包拯与宋徽宗、蔡京,完全是两个时代,现在才发现,原来时间跨度没有那么大。

    定了定神,黄尚问道:“消息确切吗?可有实证?”

    无缺摇头:“没有实证,目前只是猜测阶段,但关系重大,我们不得不防!”

    他起身正色道:“贤弟,我出身江湖,不为朝堂所喜,今西夏阴谋害主,若由我上报,官家必不肯信,恐误了大事,故请贤弟接此重任,救太子,保大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