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 智者关闭了直播间
    “我是大燕皇族的后裔!我要光复大燕,令鲜卑的荣耀,再临中原!”

    ……

    “宁可死,我也不做人手中的棋子!玉石俱焚!”

    ……

    “啊啊啊啊!我是谁?不!主……”

    ……

    “慕容兄?慕容兄?”

    当黄尚关切的脸庞印入眼中,慕容博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噩梦。

    噩梦中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他仿佛化为了晶莹剔透的人偶,在怒吼、挣扎、徘徊!

    但无论他如何抵抗,无数丝线都从四面八方涌来,缠绕向他的四肢,拉扯着他的头颅,向一道遮天蔽日的黑影跪拜。

    眼见着就要被拖入无底深渊,最后的关键时刻,光明洒下,将他拽了出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黄尚。

    “我……我是谁?”

    慕容博目光茫然,脑海中一片混乱,第一句话竟是人生第一问。

    “嗯?”

    黄尚确定他不是假装,关切地道:“慕容兄,你我去年曾同游两广,后来依依惜别,你忘记了吗?”

    这不是故意使坏,而是尊重人设。

    因为慕容博那时故意接近时,就是伪装成慕容兴,正常的黄裳,自然也只会知道这个人。

    而随着他温和的声音传入耳中,慕容博混乱的大脑中,一部分记忆变得清晰起来。

    正是去年八月到十一月,他与黄尚同游的经历。

    以假换真。

    “慕容!慕容!是了,我姓慕容,没错的!”

    体内的信仰丝线飞速壮大,慕容博喃喃自语:“我有家人吗?”

    黄尚道:“已经不在了,倒是在江南,你有一个故交友人,他的儿子复儿,如今成了我的书童,我会好好对他的!”

    “江南的友人……”

    慕容博下意识地觉得这个友人很熟悉,异常的熟悉,不禁重复起来:“是啊,我那个好友之子,多亏了你照顾!”

    信仰丝线加粗到极致,慕容博接受了自己的身份,看向黄尚的目光中,透出友人重逢的喜悦与由衷的感激:“我欠晟仲的,实在太多了,无以为报啊!”

    “你我之间,何须如此!”

    黄尚扶起他,观察着慕容博的状态,也不禁为那个轮回者的手段暗暗心惊。

    即便是他,也万万想不到,有遭一日,慕容博会成为自己手中的棋子。

    这家伙可是幕后黑手,阴险狡诈,隐忍自制,为了复国无所不用其极。

    即便有再大的诱惑,他也不可能听命于别人。

    之前,慕容博让慕容复来到黄尚身边当书童,然后隐于暗处,默默指导,就是为了借助黄尚之手操控大宋朝廷。

    这本来是一颗定时炸弹,稍有不慎,真会阴沟里翻船,黄尚是决定在第一批轮回者离开后,自己再来解决。

    不料傀儡师助攻,凭着六脉神剑谱中做的手脚,以水晶人偶为媒介,趁着慕容博重伤之际,发动攻势。

    结果确实摧毁了慕容博的心灵防线,将之弄得神志不清,但双方僵持,还未彻底控制之际,黄尚插足了。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老实人的接盘?

    不!这是友谊!

    即便你失去了以前的大部分记忆,只要记得我们同游两广的事,那就够了!

    此时慕容博就觉得感激涕零,无以为报。

    对方身为三元魁首,不仅记得那时的情分,更帮他照顾友人之子,这样的朋友,夫复何求?

    “我要走了!”

    骄傲与自尊让他起身,不愿让黄尚继续看他的狼狈模样,心中则默默下了决心:“晟仲,我会回报你的!”

    黄尚没有挽留住慕容博,用信仰丝线默默送别后,看向鸠摩智,文曲星的雷水亮起,解卦落下。

    文曲星未成时,解卦都能为慕容复驱除天山童姥亲下的生死符,如今更不在话下。

    昏昏沉沉的鸠摩智只觉得自己被包裹在一股温暖的气息中,仿佛回到了儿时父亲的怀抱中,体内那股异样的气息很快被清除,滞涩的真气终于缓慢运转,舒出一口气,睁开眼睛。

    慕容博不见了,眼前是一位丰神俊朗,雍容威严的宋人,他心头一凛,起身行礼:“小僧鸠摩智,来自吐蕃大轮寺,多谢施主相救!”

    黄尚微笑道:“邕州知州,广南西路转运副使黄裳,久闻密宗金刚宗之名!”

    鸠摩智对宋朝的官位有所了解,闻言露出惊色:“不想施主年纪轻轻,就已执政一路,失敬!失敬!”

    对话之际,黄尚能够清晰地感到,这位大轮明王对于信仰丝线的抗拒,远在其他人身上。

    这其实才是正常的,堂堂天龙四绝,随便控制,那轮回者早就无敌了。

    所以黄尚以影响为主,聊了几句后,谈到吐蕃压境问题:“吐蕃兴不义之师,进攻大理,殊为不智,为藩国拨乱反正,乃中国之任,我大宋不得不管!”

    鸠摩智脸色微微一变,口喧佛号。

    这种威胁的话,似乎很可笑,但看看这位大轮明王的反应,就知道并不可笑。

    吐蕃最辉煌的时候,为祸中原,三破长安,威胁性远在如今的西夏和辽国之上。

    但经由当年唐王朝的和平演变,也就是文成公主带去的佛教,把当年的雄风磨得光光。

    不得不说,佛教误国这方面,真是牛逼。

    大理毕竟是小国,给折腾成这样也就罢了,吐蕃才是典型。

    现在的吐蕃,攻击性连交趾都不如。

    欺负大理,他们敢,真要跟大宋对上,他们更怂。

    当然,打一棒子还要给根萝卜,黄尚又道:“其实我大宋对于贵部的马匹很感兴趣,愿以茶叶和丝绢交易良马,只是近年来青塘吐蕃贪得无厌,马匹以次充好,西夏又连连派兵袭击,若能直接与吐蕃赞普交易,走大理之路,入广南西路,岂不两全其美?”

    鸠摩智眼睛一亮,立刻有了兴趣:“黄运使能做主?”

    黄尚自信地道:“能,要看大师能不能说服吐蕃赞普!”

    鸠摩智也自信满满地一笑:“赞普一向仰慕中土文化,自然愿意!”

    赞普是吐蕃君长的称号,鸠摩智所在的大雪山大轮寺,投靠的就是吐蕃赞普,也就是松赞干布的后代。

    虽然是正统,但就跟春秋时期的周天子一样,实力并不强,只是一个象征,好在吐蕃和印度相似,底层特别畏服贵种,从松赞干布传下来的血脉,最为吐蕃人所敬服,勉强还能维持体面的生活。

    即便如此,能和宋王朝直接联系上,也是吐蕃赞普极为乐意的。

    因为现阶段,与大宋进行直接交易的,不是赞普这一部,是青塘吐蕃。

    青塘吐蕃就像是一个权臣,与大宋进行茶马交易中,一边当中间商赚差价,一边用中原的茶叶和丝绢,拉拢其他各部高层,进一步巩固地位,架空君王的权力。

    所以赞普自然是希望与大宋直接交易的。

    当然,困难重重。

    最大的麻烦,就是需要一个安全稳定的运输渠道。

    以前必须走青唐,否则就会遭到西夏乃至其他势力的袭杀。

    现在,有了大理中转,则可能开辟出一条新的运输道路。

    这条道路其实长了许多,还有罗殿等乌蛮部落,稍有不慎麻烦更多。

    更何况茶马生意的利益之庞大,被多少人眼热,现在要动这块蛋糕,吐蕃境内怕不是要天翻地覆……

    正常情况下,鸠摩智其实是不会涉入这种浑水的,但此时心中却生出满满的动力。

    此事若成,他就不仅仅是大轮明王,更可成为吐蕃国师!

    ……

    ……

    西域。

    霞慧和道士,一人骑着一头骆驼,看着镜子里的慕容博千恩万谢,鸠摩智踌躇满志。

    道士感叹:“黄裳这是准备在广西,开辟大宋第二处茶马交易市场吗?如果成了,不仅是无穷的政治资源和利润,大宋的一部分命脉更捏在他手中了啊,他能多少岁当宰相?四十岁?三十岁?可惜我们看不到了!”

    霞慧啧啧称奇:“其实不该让黄裳当宰相,应该感谢傀儡师,瞧瞧大理内乱,五毒教,大轮明王,姑苏慕容,哪个不是傀儡师的心血,这是一曲忠诚的赞歌,他是继奥观海和川建国后,另一位隐于敌后,默默付出的伟大同……”

    她话还没说完,镜子一震,光芒黯淡,画面消失了。

    霞慧哎呀一声,急得连连拍打镜子:“怎么把直播间都关闭了,输不起吗!”

    道士悠悠一叹,带着伤感:“我就知道,你这么说下去,总有一天,《智者千虑》会断更的!没有剧追,我们又要恢复到以往的枯燥生活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