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十六章 舔狗二号,准备……
    青莲山庄。

    陆谦挥了挥手,让亲信退下,眉头微皱片刻,再查看起各地的账目。

    这些天,他密切关注因如阁的动向,就希望听到胡贵被刺杀,或者深受重创的消息。

    但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发生。

    按理来说,他特意挑选十五月圆之夜,如果那个刺客真的是当代补天阁的传人,在那一夜,补天诀必然更为强大,把握自然更大。

    正如花间派典籍内,收集了不少关于天莲宗的秘史,天莲宗对于魔门其他流派,亦是关注非常。

    内斗也要有了内斗的亚子。

    陆谦为人老奸巨猾,从贾德胄被杀时,就开始关注这个刺客,直到有了六七成的把握,才开始雇佣。

    无论此人是不是补天阁传人,都是他的手中刀罢了。

    但现在对方没了影子,陆谦也不禁有些恼火。

    要树立一张招牌可不简单,难道轮到他就知难而退了?

    或者说,对方有所察觉?

    可区区一名刺客,不过是收人钱财,替人卖命罢了,还能如何?

    “会首!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不过当一位手下连滚带爬地冲进来,陆谦不恼火了。

    变了惊怒。

    因为宫内的耳目传来消息,高湛喝酒喝出了鱼膘。

    鱼膘是什么东西?

    在这个年代,它被当成避孕套来使用。

    毕竟那种“你留在我身体里的东西,我会用内力逼出来”的情节,只是电影中的事情,即便是武侠世界,也要讲究基本法的,避孕套必须存在。

    这就恶了啊!

    高家杀人,杀得湖里全是指甲盖,那是皇帝的雷霆雨露,皆是天恩,你特么让皇帝喝避孕套?

    陆谦马上反应,这毫无疑问是诬陷,但手段太为歹毒了。

    作为供酒商,这一下,就几乎被判了死刑,更要承受高湛那个疯子的怒火。

    他猛然站起,往日里的儒雅随和不见,面容变得无比狰狞:“到底是谁!用此卑鄙手段害我!!!”

    ……

    ……

    “狗咬狗,一嘴毛。”

    当黄尚看到老妇人总结的每日快报,有了种阴比的快乐。

    众所周知,免费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黄尚免费刺杀了和士开一次,就将这柄刀握在了手中。

    主要也是因为陆谦不经查。

    倒不光是支付给他的那一千金,那一笔钱黄尚估计陆谦很可能是隐秘调集的,但天莲宗偌大的开销,他隐瞒不了。

    收买了和士开的干儿子,献上计谋,只需一查,肯定就会暴露问题。

    落在府邸被血洗了两次的和士开眼中,就是黄泥巴落在裤裆里,管它是不是屎。

    陆谦平日里再八面玲珑,结交广泛,明面上的身份也只是一个商贾,和士开不知道这位是更强的魔门高手,哪怕是泄愤,也会拿他开刀。

    于是乎,天莲宗莲主陆谦,北齐八贵之首和士开,这两位一暗一明的人物斗起来,自然精彩纷呈。

    每天吃瓜看热闹,都是一种乐趣。

    唉!想想他之前是一个多么心地善良,以德服人,童叟无欺的人,现在居然也玩起阴招来了。

    这一切肯定都是傀儡师的错。

    “公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老妇人再度进入心悦臣服的状态,轻声问道。

    “去查查因如阁背后的人,不要惊动他们。”

    黄尚手指在石桌上敲了敲:“他们目前肯定也在密切关注陆谦和和士开的争斗,戒备降低,是最好的时机。”

    “明白。”

    ……

    ……

    “是阴癸派。”

    仅仅两日后,老妇人就来回报。

    但凡旁观者看到两方打起来,如果都是妹子,肯定是喊着撕衣服撕衣服,如果是两大势力,那就是坐山观虎斗,希望能渔翁得利。

    这种情况下,绝大部分注意力都在那两边,因如赌坊背后的魔门势力,也顺势浮出了水面。

    不出意外的,能令富甲一方的陆谦如此郑重,要借刀杀人的过江猛龙,正是阴癸派。

    魔门两派六道,很多时候都是阴癸派在扛大旗。

    一方面,是《天魔策》中最精华的部分天魔大法,正是阴癸派所传承,另一方面,则是她们基于青楼而发展,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天下,历朝历代都没有过断绝,积累就十分可观了。

    老妇人道:“阴癸派如今的势力范围,基本分布于南陈,此次北上,是来争夺本属于陆谦的地盘。”

    黄尚对于这种内斗不置可否,问道:“阴癸派当代掌门人是谁?”

    “冥主‘沐天缈’,我圣门第一高手。”

    老妇人说着,不禁露出一丝敬意。

    “哦,就是那个被‘我’气死的祝玉妍师父。”

    黄尚心中了然。

    这位显然也很懂事,没有将天魔大法修炼到巅峰第十八重。

    不过由于天魔大法本身的等阶仅次于道心种魔大法,比起其他流派传承的功法都要强上不少,所以她的实力,自然也要凌驾于其他宗主之上,成为如今的第一高手很正常。

    结果被气得吐血身亡。

    因为她天赋绝顶,被赋予厚望的徒弟祝玉妍,挨了炮,破了身,再也办法晋入最高的十八重境界了。

    老人家想不开,咯的一下,就过去了。

    那也是祝玉妍与石之轩反目成仇,最后要拉着他玉石俱焚的最大原因。

    老石,很掉逼格啊!

    在黄尚这位三元及第的文曲星来看,这种操作就相当于全班第一为了保住位置,把排在第二的女同学给整怀孕了,还把人家老母气死了。

    或许很符合魔门的行事作风,但暴露出了自己信心的严重不足。

    没能耐正面压制,只能搞小动作,最后弄得个两败俱伤……

    当然,有些时候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

    与家大业大的阴癸派相比,石之轩这种独行侠确实吃亏。

    是不是逼太紧,唯有他自己知道了。

    黄尚肯定不会走石之轩的老路,但对阴癸派也没有丝毫轻视。

    这一回驱虎吞狼,陆谦必然要被打压,阴癸派也得滚蛋,这才符合后续计划的展开。

    “看来我要亲自走一遭了。”

    黄尚见老妇人目露担忧,眉宇间恢复放荡不羁的神色,霎那间就好似换了一个人,悠然一笑:“以客人的身份。”

    ……

    ……

    因如阁。

    这座名为阁的赌坊,建在城南,主建筑组群是呈品状的三座木构建筑,以走廊贯通,廊道两边是水池石山,花草盆栽,另外尚有十多座较小型的房舍院宅,众星拱月般衬托起三座主堂,全阁亮如白画,面向主街的外墙挂满彩灯,入口处车马大排长龙。

    这等建筑在天龙世界,已经是开封府七十二家正店的级别,但在这个世界,仅仅是中下等规模。

    毕竟因如阁的根基在江南,如今猛龙过江,来到北齐,立足也不过半年,能与当地的地头蛇扳一扳手腕,都是相当了不起的成就了。

    好在只要扎下根,在民风淳朴的邺城,赌坊的生意必然一天红火过一天,财源广进。

    此时每座大堂都聚集近三百名赌客,却没有丝毫拥挤,尤添春意的,是穿梭往来的女侍,无不是花容月貌的美女,穿着又大胆,反正不能仔细描述脖子以下的部位,只能概括成八个字——

    性感荷官,在线发牌。

    就在这种画风下,一张特别热闹的牌九桌上,一位正在下注的年轻女子成了众人的焦点。

    她眉如弯月,眼似秋水,容貌皮肤均美得异乎寻常,特别是玲珑饱满的身段曲线,令围观的男子大饱眼福,献殷勤的声音不绝于耳。

    赢了不少银子后,女子打了个娇俏的哈欠,起身袅袅婷婷地往堂后走,很多男子依依不舍地目送她诱人的背影消失,目光又转回赌桌上。

    相比起妹子,还是赌博好。

    却说女子来到一座阁楼,推门而入,就见窗前正倚着两名女子,视线正好能看到大堂的位置。

    左边一位年纪轻轻,头发就白了,所幸不是老人的枯白,而是一种梦幻般的银白,使得她平添了几分魅力。

    只是有右边的女子在,再炫目的银发,也比不上那平平无奇的黑发黑眸。

    当一个人美到完美无缺,难以言喻,就不需要什么眩人诡艳的装饰了。

    “祝师妹真是好清闲!”

    女子看着这位师妹如山川起伏的优美体态,眼中露出嫉妒,自怨自艾地叹了口气:“只可怜我们这些天资平平的啊,必须忙来忙去,为师门操心,旦梅师妹,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银发少女旦梅冷冷地回道:“闻采婷,师尊让我们来,是见闻历练,不是让你招蜂引蝶,要修炼云雨媚术,派内自然有面首,何必在外面惹是生非?”

    “旦师妹这话说得好生轻巧,我可不比你与祝师妹交好,也得了师尊几分看重,只能独自一人苦修,自然要抓住些历练机会,为苦心培养我们的师门贡献一份心力呢!”

    闻采婷轻摇秀发,动作不大,姿态却悦目非常,令人恨不得把她揉进怀里。

    只是那话中的刺,亦是十分尖锐,嗖嗖嗖刺出,直言两人消极怠工。

    毫无疑问,此次阴癸派借助因如阁北上,真正的底气是成名数十载的长老,她们这些十几岁的年轻女弟子,只是出来见见世面,看看派外之人,如何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不得不说,她们真的来对了地方……

    来了北齐,魔门中人都觉得,以前吃点苦,挨些累,不算什么了。

    真特么励志。

    且不说三个女弟子勾心斗角,正堂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闻采婷好奇地伸长脖子,就听不少人议论开来:

    “河东裴氏的公子来了!”

    ……

    ……

    (一万一,昨天就写了这么多,不好意思~~)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