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三十九章 请公子出山,拯救晋阳
    “喂,别想不开啊!”

    “你不是说过愚者千虑吗,现在才失败了几次,小意思啦!”

    炮王靠在墙边,戴着镣铐,翘着二郎腿,看着双手环抱住膝盖,把头几乎要埋进干枯茅草中的柳下惠,露出同情的目光。

    以前执行任务时,都由柳下惠制定计划,大家各行其是,每每完成任务最差的就是他,柳下惠虽然不像小公主口吐芬芳,但那股居高临下的智商鄙视,炮王是能感受到的。

    所以这一次,他没有趁机落井下石,反倒是鼓励着柳下惠。

    经由他的暖心安慰,柳下惠头埋得更低了,身上的酸臭气,都变成了丧气。

    炮王从星纹空间中翻出一根烟点上,觉得小柳也蛮辛苦。

    日思夜想,日夜监视,结果攻略都没展开,倒在了起点上。

    换位思考,如果换成自己……

    不,他根本懒得弄这些东西,莽过去就好了嘛!

    “所以是活该么?”

    炮王摇摇头,用很低很低的声音嘟囔了一句,再通过牢房的小窗口,看向外面的月色:“其实在裴府时就蛮好,石之轩愿意教我,小公主也过得很充实,后来干嘛要翻脸呢,不翻脸我们跟着他来晋阳,哪里有现在这些事哦……”

    柳下惠丧着。

    炮王摇摇头,在团队频道里道:“小公主在吗?什么时候救我们出去啊?”

    小公主很快打字回应:“问柳下惠,他是不是把攻略改到2.11版本了,我这到底是救你们呢,还是继续等石之轩登场?”

    柳下惠丧着。

    炮王摇摇头:“他抑郁了。”

    小公主受过专业训练,忍住没笑,打道:“那怎么办啊,你们在牢中安全吗?”

    炮王看着周围的土墙,毫不担心地道:“当然安全,真要火力全开,我们自己就能出去。”

    对于身陷牢狱,挂着镣铐手链,轮回者都不担心。

    这个世界的牢房中,又没有法阵、禁制、结界之类的防御,也没有十几丈的墙壁,两百石的强弓劲弩伺候着,别说小公主的传送法术,就算是他们自己都能打出去。

    所以当太尉府中,被大军团团围住,不仅是他们,白笑和曹惇也束手就擒了。

    咚!咚!咚!

    说曹操曹操到,正想着那两个被连累的无辜者,隔壁传来敲击墙壁的声音,白笑轻佻的声音响起:“朋友,在吗?聊聊呗!”

    炮王懒得说话,柳下惠丧着。

    “我这个人呢,在地球上就是极限运动爱好者,喜欢那种生死间的刺激与成就,然后就来到了主神殿,减少了国家的人口压力……”

    “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平时有机会,还是要作一作的,所以有不少人叫我搅屎棍,唉,其实就是因为按部就班的给主神殿打工,实在太枯燥了……”

    白笑没有听到回应,也不在意,絮絮叨叨的话痨起来,说到搅屎棍,声音里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倒满是自豪。

    但很快,他的语调又换成不解:“但我专业作死十年,今个儿也算是开了眼界,朋友啊,你说你图个啥咧?”

    图个啥咧?

    朴实无华,却又直击心灵的四个字,让柳下惠轻轻一颤,证明他还没有丧到完全自闭,是在听着的。

    白笑铺垫好了,扯了些没用的,终于图穷匕见:“当然,朋友你这么气质出众,与众不同,肯定不是瞎弄,我们寻思着,你们应该是准备用邪帝舍利,引发突厥和北齐的大战吧?”

    “这是石之轩给你们布置的任务吧!”

    “相见就是有缘,也带我们玩玩呗,任务奖励的分配好说!”

    白笑和曹惇起初看不懂柳下惠的意图。

    一通操作猛如虎,一看全是白辛苦,已经够惨的了,这位更好,不仅让双方身陷牢狱之灾,连邪帝舍利也交了出去。

    但仔细想想,他们又“明白”了。

    晋阳城又要有大难了。

    因为“狂刀”伊利逃走了。

    如果是低武世界,以晋阳精锐的实力,再加上斛律光这个层次的统帅领导,普天之下无人能够逃走。

    但在这个世界,强者已经隐隐凌驾于团队之上,再多的精兵猛将,也难以阻挡顶尖强者的步伐。

    当然,万军丛中取敌首级,依旧是难于上青天,但以伊利那种顶尖宗师,以负伤为代价,逃出去还是不难办到的。

    他这一逃,事情就真的闹大了。

    此次突厥商会接连被抢,国师赫哲的亲传弟子被杀,已是让两国的局势紧张起来,如今双方谈判人员直接冲突,斛律光扣押突厥商会高层,伊利再带着邪帝舍利的消息负伤逃回突厥……

    如果这样,突厥还能不发兵,那他们就不是草原的雄狮恶狼,而是任人宰割的绵羊。

    所以白笑得出了这个结论。

    对面如此傻逼的一通操作,肯定不是纯傻逼,而是大智若愚。

    既然碰上了,他们自然也想分一杯羹。

    而这一刻,柳下惠身体再颤,却是缓缓抬起头来,丧气的脸上,重新绽放了新的光芒,口中缓缓吐出三个字:“苦肉计!”

    ……

    ……

    与此同时。

    斛律光和受太后之命前来晋阳的中书舍人,来到了城西,望着平凡的屋舍。

    “裴家公子就是这里?”

    “就是这里!”

    收到信件确定时,中书舍人也感到不可置信,但当他踏入这间简单的院落,就见恢复本来面貌的黄尚立于堂前,微笑地看着两人,行了一个无可挑剔的揖礼:“太尉,中书,两位里面请!”

    “裴公子!”

    两人不敢怠慢,齐齐回礼,跟着他来到学堂中,看着一排排桌椅,露出奇异之色。

    黄尚介绍道:“这些日子,我就在此处教书,感觉十分充实。”

    根据书桌上的划痕和墨渍,两人知道这并非摆拍,那中书舍人见了连连摇头,难以想象这位本该是晋阳的主宰,甘心屈居于此。

    而斛律光同样诧异至极,却又生出好感来,本以为是高高在上,难以相处的世家子,没想到对方竟是这般淳朴的人物。

    “中书来意我已知晓,然太尉对大齐忠心耿耿,镇守晋阳,威慑诸夷,我不愿因争夺权力,让晋阳的太平局面无存。”

    黄尚也不往屋中走了,就在堂中,一句话说得中书舍人脸色一变,斛律光则既是惭愧又是感动,马上起誓道:“请陛下请太后放心,晋阳永为邺城后盾,我斛律光若有异心,当不得好死,满门灭绝!”

    “太后对于老太尉,当然信任非常!”

    高官的嘴,骗人的鬼,中书舍人干笑了两声,根本不信所谓誓言。

    他只要完成太后的嘱托,让自己人成为别都主宰,让新帝不至于沦为傀儡,对着黄尚苦劝道:“公子莫非忘了当日的承诺,以公子的大才,辅助太尉,足以令晋阳变得更好!”

    斛律光心中有些不悦,但对于眼前儒雅的公子,已经毫无排斥。

    能与这位共事,恐怕是近来一众坏消息中,唯一的好消息了。

    不过他又想起了今日白天那两位莫名出现的高手,赶忙问道:“裴公子可有侍从来了晋阳?”

    黄尚闻言一怔,嘴角微微荡起一抹无奈,摇了摇头:“给太尉带来麻烦了。”

    他其实什么都没回答,但斛律光从他的神情中,已经自动脑补出大家族的内斗,顿时心领神会,不再多问。

    而中书舍人见自己苦劝不动,眼珠一转,突然道:“公子可知,一场大祸将至?”

    说着,他故意看向斛律光。

    斛律光心中生怒,但他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倘若突厥真的率兵来袭,他还要得到邺城新帝的支持,才能与之放手一战,便将白天里的事情,连带着曲傲手撕大宗师弟子的前因后果,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

    黄尚仔细聆听,面色凝重起来。

    中书舍人见了赶忙道:“请公子出山,领兵御敌,拯救晋阳百姓!”

    什么拯救晋阳,都是虚话!

    这位太淡泊名利了,先以晋阳百姓的安危,把他请出来,到了真正的大战,想要立功的机会不是多的是?

    当官久了,别的或许都忘了,但争权夺利是本能,万万不能拉下。

    黄尚思索片刻,突然问道:“‘狂刀’伊利伤势如何?”

    斛律光摇摇头:“他伤势不轻,但足以回到突厥。”

    斛律光恨不得伊利半途去世,可惜那不现实。

    此人不比寻常武者,能在大宗师手中三败而不死,区区伤势对于他而言,绝对不是问题,足以支撑着回到突厥王庭,向上汇报。

    黄尚眼中杀意一现:“不派人追杀?”

    斛律光并不见怪,两国本就是仇敌,即将撕破脸皮,表面兄弟都没得做了,不追杀还等什么,但又遗憾地道:“此人实力强横,身法了得,我不是对手,明月卫也无法深入大漠追击。”

    “我明白了!”

    黄尚微微点头,突然一袖拂出:“请太尉指点。”

    他的动作很从容,就像是看到书桌脏了,落下灰尘,随意地擦拭一二。

    但落在斛律光眼中,却有种天地万物被遮蔽,自己沦为尘土,眼睁睁看着那截袖子落下的感觉。

    千锤百炼的武道直觉,让斛律光第一时间拔刀,向上斩去。

    但无用。

    这一袖直接抽碎刀光,压住刀锋,将他的佩刀硬生生逼回鞘中,然后推着斛律光的身子一屁股坐下矮凳上。

    嘭的一下,他魁梧的身躯坐下,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

    他下意识地站起,发现受到如此冲击,矮凳竟没有丝毫损伤。

    斛律光不禁悚然动容。

    他白日与伊利大战,也有伤在身,那一刀只有平日七成水准,但即便如此,如此淡然平和,大气磅礴的神功,也让他刷新了对眼前之人的印象。

    黄尚收回袖子,拢在身后,看向斛律光。

    迎着这位的注视,斛律光懂了,心中生出激动,真心实意地一礼:“请公子出山,杀狂刀,救晋阳!”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