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八章 可比裴矩的绝代名师出现了
    寇仲和徐子陵走入石龙武场时,大雨正好收歇。

    雨后天地放晴,一缕阳光洒下,落在两个小混混身上,为他们披上了一层淡金色的战衣。

    两人更是昂首挺胸,自以为朝气蓬勃,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林一江表示不认识他们。

    可惜迎面就见到宇文化及一行人。

    见到宇文化及身后站着两个英挺的武者,林一江也有些怀疑起自己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

    “学长,这就是你选的人?还真是……有趣啊!”

    宇文化及打量了一下寇仲和徐子陵,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

    听了黄裳的长生十二法,他着实心动,并认为这是一次窥视《长生诀》秘密的大好时机。

    无论成败,总能从其中看出些什么,而林一江居然真的找来了两个毫不相干的小混混,真的是太淳朴了。

    这样很好。

    就让机缘都被他宇文阀拿下吧!

    “小陵,我们被瞧不起了。”

    寇仲顶顶徐子陵的胳膊,露出一个眼神。

    “接下来争点气!”

    徐子陵回顶了一下。

    一世人两兄弟,不需要多言,就知道彼此的意思,都下了决心,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他们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纯靠扒手度日,饿一顿饱一顿不说,偏偏两人心肠还好,看到那些被偷东西,痛不欲生的苦主,还把东西还回去,然后三天两头就被混混老大打。

    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什么苦头都吃过了。

    现在总算天降大任了。

    当然,要使出十六分力气,出人头地,学得绝世神功,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名号来。

    这么一想,两人莫名沉下心,跟在林一江身后,对其他议论充耳不闻。

    “真是好苗子啊!”

    林一江回头看了他们一天,眼中再度露出可惜之色。

    如此苗子,若是十岁以前入晋阳书院,或许能够得入七剑之列,成为师父的入室弟子。

    可惜……

    很快,众人穿过武场,来到大厅,石龙这才惊觉。

    明明等候多时,但和黄裳品茶论道,时间竟是过得飞快无比。

    他眼中露出由衷的崇敬之色,只恨自己年纪太大,否则肯定拜入对方门下,聆听教诲。

    见众人走入,黄裳的目光则从老迷弟身上转过去,宇文化及赶忙介绍道:“前辈,人我们都带来了。”

    他身后的两名宇文阀高手顿时上前行礼,务必在这位世外高人心中留下好印象,却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寇仲和徐子陵学着他们的模样,也上前抱了抱拳,但那油里油气的混混气质,俨然是乌鸦哥跟陈浩然打招呼,时刻准备掀桌子了。

    林一江扭过头去,又觉得不忍直视起来。

    黄裳长袖微微一震,四人不自觉来到中央,目光下意识落在翻开的《长生诀》上。

    前面的甲骨文被掠过,翻开的就是七幅图谱。

    “你们从一到五幅中,可各选一幅。”

    宇文化及嘴角一扬,宇文阀的两人强忍住激动,喜孜孜地道:“是!”

    “你们从六七两幅中,各选一幅。”

    寇仲和徐子陵倒也不贪,有的练就不错了。

    但就在宇文阀两人看着穴道经脉运行,体内真气开始流转,气血搬运时,两人依旧在跟图谱君大眼瞪小眼。

    最终,还是寇仲开口,堆起笑容:“这位大侠,我们不认得这些点和线条。”

    没有人笑话他们。

    因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两个混混就是武盲。

    黄裳看着他们,没有直接讲述经脉和穴道的名称,而是开口道:“习武的根基,在于‘心’、‘体’、‘意’三点。”

    “心,就是你们的尚武好奇之心,练武持久之心,吃苦耐劳之心,欲习上层武学,先炼心,扫除杂念,我道家名为抱元守一……”

    “体,则是通其经脉,调其气血,其中又分为三步十路……”

    “意,并非单纯的气机交感,而是要与心、体相合……”

    最初是双龙在听,紧接着那宇文阀的两人也情不自禁地听起来,最后连林一江、宇文化及和石龙三人都听得聚精会神。

    这个年代,富文富武,宇文化及是世家出身,从小锦衣玉食,石龙同样也是出身富户,后来才有机会拜入名师,基础打得都是很牢固的。

    但他们与此时黄裳所言一比,才发现启蒙老师与这位,实在是天差地别。

    不仅仅是深入浅出,更是因材施教,几乎每个人露出稍有疑惑之处,黄裳都会加以点拨。

    这种点拨不是直接解释答案,而是提示诀窍,引导学生自己思索。

    当自己想通的那一刹那,心中涌起的欢喜实在难以言喻,如果是个幼童稚子,保证会爱上学习。

    别说宇文化及和石龙惊为天人,林一江都露出惊诧,恍惚间有种熟悉感。

    眼前这位和自己的师父,在教学能力上,真是一样的立意极高,高屋建瓴啊!

    名师!

    这是一位名师!

    好的武学不代表也能教出好的弟子,主要在于因材施教四个字,许多宗师乃至大宗师,确实已经将自身所学融会贯通,到达极致,但他们的徒弟却有不同的情况,能否为徒弟量身定做一套适合自身的武学和学习方式,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授徒水平。

    他的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应该邀请这位黄裳前辈,来晋阳书院教书育人。

    晋阳书院拥有如今偌大的声势,老师自然不可能只有裴矩一人,而是广邀同道,形成雄厚的师资力量,名师辈出,才能培养出一代一代越来越多的英才。

    当然,说那些为时过早,先着眼于现在,随着黄裳的讲述,双龙也不断发问。

    很快,就连宇文化及和石龙,都对这两个小混混刮目相看。

    因为他们理解能力快到极致,每每发问也是问到点子上。

    黄裳讲述了大半个时辰,又教他们各个穴道和各条经脉,双龙居然就开始上手了。

    要知道他们孩童时期,哪个不是学了一个月,其后再不断掌控?

    而双龙从一片空白,到开始笨拙地修炼,仅仅一个下午。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保证不敢相信。

    只能说名师遇上天资出众的弟子,简直是天作之合,自然一日千里。

    宇文化及有些坐不住了。

    他的根基早已打下,此时再更改是不可能了,听听也就是听听,甚至连回去教自己门阀内的弟子都不成,因为黄裳的教学并未死记硬背,而是逐步贯通,缺一不可。

    如此一来,这两个小混混获益太大了,恐怕有压过宇文阀两人的可能。

    有鉴于此,他眼珠一转,故意大声叹了口气:“可惜啊,这两位小兄弟天资如此之高,却错过了习武的年龄,学不会真正的神功了。”

    寇仲和徐子陵原本正如两块海绵,在如痴如醉地吸收着武道知识,听了这话不由地一呆,先敬畏地看了下黄裳,然后看向林一江。

    两人从宇文化及眼中感受到了恶意,并不相信他说的话,但对于林一江却是很有好感,也很信任,露出了询问之色。

    林一江不忍心,却也不会骗他们,点了点头:“你们错过了最佳的习武年纪,正常情况下,成就确实会有限。”

    两人只觉手足冰冷,一颗求知之心哇凉哇凉的,寇仲倔强的脾气发作,嚷道:“既是正常情况,我们或者是例外呢?”

    宇文化及抓住当反派的机会,脸上满是揶揄与讥讽:“两个不知所谓的小子,所谓例外,是得天之幸,有无上宗师为之洗经伐髓,你觉得你们会有那等逆天改命的机缘吗?你们今次虽走运见到了这本上古奇书,又得前辈这样的名师教导,但不行终究是不行,还是乖乖回去偷盗度日吧!”

    如果不是两个小混混不可能跟富家女订婚,宇文化及肯定会把婚约毁去,再把婚书撕碎,一点一点洒在他们的脸上。

    在这种打击下,双龙低垂下头,浑身颤抖起来。

    大厅之上所有人都看着这两个少年,宇文化及一方就等他们崩溃哭着离去,林一江则隐隐期待着另一种发展。

    场面安静下来,片刻后,寇仲和徐子陵缓缓抬起头,露出两对眼眶微红却目光执着的眼睛,看向黄裳:“大侠,这就是炼心么?”

    黄裳的嘴角微扬,如一缕阳光落下,将大厅中剑拔弩张的气氛驱散,颔首道:“若被区区几句言语打趴下,又怎么能人所不能?你们很好,记住五个字就好——”

    “赤子追梦心!”

    这五个子,如同打开一扇大门。

    双龙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如同两盏三十五瓦的大灯泡。

    年纪大了就不能修成上层武功?

    他们还是少年!他们不信这个邪!他们要追梦!

    双龙再度投入图谱上,脑海中除了最为纯粹坚定的赤字之心,再无其他。

    “这两个小子!”

    宇文化及眼中露出阴狠之色,冷冷看向两个手下。

    在他的目光督促下,两名宇文阀的高手更加努力。

    败给两个一无所知的小混混,他们丢不起这个脸。

    于是乎,哪怕修炼到气血翻腾,也咬牙硬顶,终于……

    轰隆!

    当天空重新下起大雨,厅内照着第一幅图修炼的高手,突然惨叫一声,仰身便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几乎是不分先后,选择修炼第二幅图的,也仰首吐出一蓬鲜血,向后倒去。

    宇文化及面色剧变,却见黄裳衣袖一震,手中探出一支毛笔,唰唰写下两个字。

    雷!水!

    水为雨,雷雨交加,荡涤宇内,这是解卦,可令万物复舒,生机盎然,也可解除疾病,驱除异常。

    此卦一出,两道真气飞入体内,两人干脆了当,昏迷过去,混乱的气息却渐渐得到平复,保住了一条性命。

    “多谢前辈相救!”

    宇文化及则看着两个重创的手下,再也不作丝毫掩饰,挥手让手下将他们带下去,看着黄裳:“强练《长生诀》,会走火入魔,历代都是如此,前辈可有教我?”

    黄裳并不回答他,而是看着双龙。

    双龙同时沉浸在了两幅图的修炼中。

    寇仲看向第六幅,这幅图上的人站立着,双手前伸,右手在上,左手在下,经脉运行从心脏开始,分七条路线,通向四肢百骸。

    徐子陵看向第七幅,这幅图上的人是躺下的,双手合在胸前,姿势很安详,其内经脉行气的方式与之刚好相反,从四肢百骸分出七条路线,最终直达心房。

    两人按照黄裳所传授的“心”、“体”、“意”三法合一,先是练出了一缕气机,然后按照图中所示,在经脉中运转。

    整个过程十分痛苦,寇仲只觉得那股气息所过,经脉如火烧般灼痛,当流过的位置越来越多,那火热四窜,千丝万缕地涌进各大小脉穴,令他难过得狂吼一声,居然转头向外冲去。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他冲入雨水中,任由大雨淋下,然后在雨中狂奔,不由地面面相觑。

    好生奇怪。

    如果说这个小子走火入魔,不该有如此精力,可如果没有走火入魔,有听说过在雨中狂奔的练功方式吗?

    这个倒还好,再看徐子陵,他们更是面露骇然。

    因为徐子陵躺在了地上,双手交叉,放于胸前,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他的生机在飞速消散。

    渐渐的,连胸膛都不再起伏。

    人没了?

    不!

    如宇文化及、林一江、石龙齐齐真气外放探查,很快发现徐子陵的生机并没有消失,反倒是聚拢在了心脏之处,然后任由天地元气进入身体改造。

    再看寇仲,所走的路线完全相反,直接以心脏承受天地元气的吸入,再将心脏处的力量源源不断地向着四肢百骸输送,以最为激昂的姿态改造着身躯。

    别看寇仲狂奔,徐子陵去世,实际上两人都处于似睡非睡、将醒未醒的奇异状态,进入了一种物我两忘的道家境地。

    于是乎,宇文化及问出了所有人想问的问题:“为何会如此?”

    虽然那两位宇文阀的高手,论天赋逊色寇仲徐子陵很多,但两人的基础扎实,功力深厚,按理来说,怎么也不该发生这种对比。

    黄裳同样没有过多解释,继续等待。

    因为过了半刻钟,原本修炼得得入佳境的寇仲和徐子陵,也颤抖起来。

    走火入魔。

    石龙第一个尖叫起来:“怎会如此?”

    他原本见双龙修炼成功,还用得意的眼神看向林一江。

    毕竟那时他就向林一江说过,自己即将破解《长生诀》的秘密,结果这位晋阳书院的七剑之一,根本不信,现在如何,被狠狠打脸了吧?

    可随即而来的走火入魔,却将他的老脸抽肿了。

    双龙的下场,就是他原本的下场。

    “请诸位看好,这是我自悟的长生十二法!”

    但就在这时,黄裳身形一起,首度从椅子上离开,大袖一展,抓起厅内地面上的徐子陵,往院子外而去。

    倏然间,他就到了已经跌倒在地上的寇仲面前,将之同样抓起,来到院中。

    不见他作何动作,地面汇聚的雨水突然改变了,若从高空俯瞰,竟是形成了一座太极双鱼图,黑白对立,界限分明。

    黄裳双手一松。

    两人落了下去。

    寇仲立于漆黑一侧的白点中,周身生机澎湃,脸上露出激昂亢奋之色;

    徐子陵躺在洁白一侧的黑点中,周身死气收缩,眉宇间浮现出肃杀迫人之气;

    在黄裳双袖旋动中,太极图旋转起来,两人也随之旋动,周身的气息隐隐相合,组成了一个整体,生与死的真气不断流转。

    所有人都怔然地望着这一幕,只觉得不仅是寇仲徐子陵之间的内部循环,恍惚间还有天地与两人的交汇,经历了长生、沐浴、冠带、临官、帝旺、衰、病、死、墓、绝、胎、养,十二个阶段。

    长生十二法!

    当生死轮转结束,黄裳拂袖一震,倏然间飘退回厅中,而寇仲和徐子陵通体一震,已是昏睡过去。

    黄裳回到位置上,淡然地道:“若《长生诀》为真,这两位小兄弟不会在入门后走火入魔,更无法被我的长生十二法救回,望诸位明鉴。”

    但这个时候,已经没人再顾及《长生诀》了。

    宇文化及、林一江和石龙先后扑去武场上,给寇仲徐子陵搭脉。

    然后他们确定了,这两个小混混体内,确实流动着一股弱小但无比精纯的真气。

    当他们再站起,看向黄裳时,不禁露出高山仰止的敬意。

    如果说之前的基础讲解,证明了这位是名师,现在的造化,则是绝代名师!

    点石成金,逆天改命!

    这是点石成金,逆天改命啊!

    诚然,寇仲徐子陵的天赋之高,世所罕见。

    但也不是没有,如天下那些大宗师以及各大派的绝顶高手,又比双龙差到哪里去?

    而他们习武太迟,根骨定型,是不可否定的事实。

    正如《长生诀》历朝历代都无人破解,这个铁律历朝历代都无人改变,除非如宇文化及所言,大宗师愿意易经伐髓,彻底改变其体质,才有可能改变未来。

    可那样的逆天改命,大宗师为之,也会精疲力竭,元气大伤,不可能面对多人。

    但现在,奇迹发生了!

    眼前这位宗师,没有付出什么代价,就让两个小混混踏入了武道殿堂,未来一片光明。

    如此世外高人,若是入一方势力……

    宇文化及的呼吸急促起来,嘴唇轻轻一颤,凉气酱花容失色,对于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家伙极为嫌恶,跑得远远的。

    所幸宇文化及没有开口,仅仅是两只眼睛亮起,亮得跟五十瓦大灯泡一样。

    有晋阳书院珠玉在前,一位会教徒弟的大宗师,能够汇聚出何等庞大的势力,已是明明白白展现出来。

    天下各大势力羡慕嫉妒归羡慕嫉妒,但也无可奈何。

    毕竟没有“散人”裴矩那样的好老师,他们也没办法。

    可现在,在教学方面足以媲美裴矩的绝代名师出现了!

    如果能把这位请入宇文阀,那么它必然超过其他三大门阀。

    甚至一代人后,就可超过河东裴氏,追赶晋阳书院,成为第二强大的圣地。

    而就在这时,一道令宇文化及火冒三丈的声音响起,林一江行礼邀请:“晚辈不才,欲邀前辈往晋阳书院一行。”

    宇文化及赶忙堆起笑容:“前辈应往大兴,陛下能见前辈这样的世外高人,必然龙颜大悦,将前辈的威名传遍天下。”

    两人对视,火花四溅。

    宇文化及怂念一扫而空,林一江则绝不会让这位被昏君所用,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坚定之色。

    对于这位绝代名师,他们志在必得!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