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六十七章 突厥的噩梦再临,好在这一战后,再也不会做梦了

正文卷 第六十七章 突厥的噩梦再临,好在这一战后,再也不会做梦了

    塞外。

    呜呜!呜呜!

    苍茫的号角声响起,在颉利可汗信心十足的注视下,三万突厥骑兵冲锋,声势惊天动地,仿佛乌云直压过去。

    在中原,三万骑兵确实已是一股可观的力量,如果是精锐之士,足以转战天下。

    可在突厥,不过是寻常。

    因为突厥号称有百万控弦之士。

    顾名思义,拿起武器能射箭的,都算控弦之士。

    拧去水分,大致有五十万可用战士。

    再拧一拧,大概有二十多万精锐。

    这个可怕的阵容,就是颉利可汗此次率军南下的资本。

    全员精锐士兵,那股席卷天地的威势,起初中原士兵见了,都有两股战战之势。

    但窦建德和李靖愣是守住了。

    所用的,还是昔日北齐留下的防线,专门针对突厥的骑兵,令其一次又一次的无功而返。

    可这也付出了代价。

    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倒在弓弦震动的箭雨之下,每次大战收尸时,所有人的拳头都是握紧的。

    但他们必须忍耐,必须防守。

    等到中原一统。

    等到一个全新又强大的皇朝崛起。

    到那时,就是复仇之际。

    将从南北朝,到隋朝,再到现在……

    这数百年来,突厥对中原边境的烧杀抢掠!

    甚至连昔日五胡乱华的仇恨都算上!

    一并了结!

    而现在,终于等到这一日了。

    再也不是龟缩。

    李靖率两万骑兵迎战。

    这一刻,面对那铺天盖地的洪流,李靖的目光却是落在地面上。

    并非畏惧,恰恰相反,他看着地上那有规律弹跳的石子,轻抚长须。

    那股镇定自若的模样,感染着所有人。

    连宋缺看着这位“智剑”,眼神中都不禁露出钦佩。

    若论个人武力,李靖虽然也是宗师,但在七剑里算是偏弱,拍马也不及宋缺。

    但对方练兵之法,连宋缺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见利即前,知难便走,风驰电卷,不恒其阵。

    这十六个字方针,是李靖训练骑兵的基本之法。

    即便是宋缺,在战略上更加天马行空,但训练骑兵上,能够做到的极限,也就是如此了。

    但李靖在此基础之上,训练轻骑,居然能饮食居止,一应相同,早在两方决战之前,就派出数股骑兵入草原,结果突厥见到那些中原骑兵,居然怀疑他们是草原上的部落所出。

    此宋缺所不能及。

    历史上也是凭此之法,率三千轻骑深入草原,在突厥王帐内俘虏颉利可汗,覆灭了东突厥。

    而这一战,宋缺也想参战,还被李靖以南方骑兵水土不服,给婉拒了。

    实际上水土不服是一个问题,但也并不严重。

    这是中武世界,个体的身体素质远比真正历史要强大,现在又是夏季,否则南方人来到冰天雪地的北方,自己就先倒下了。

    所以真正的原因,还是看不上。

    “杀!”

    此时正是如此,待得突厥骑兵距离此处正好千步,李靖挥手,一骑当先,充盈着自信的高亢声音,传遍每一位中原将士的耳朵。

    “杀!”

    顿时间,两万大军追随着李靖杀出,那种悍勇彪悍之势,与突厥精骑简直一模一样。

    装备精良则要远远超过。

    因为他们除了身背的弓弩外,手中的兵器是一柄长刀。

    陌刀!

    历史上的陌刀,最初为汉代所铸,由尚方令所铸,供皇室使用,即俗称的尚方宝剑,到了唐朝时,称陌刀为斩马剑,在宋朝时又改为斩马刀。

    而经过鲁妙子改良后的陌刀,除了在斩马之用上保持一致,其他都变了,由步兵专用,变成了步兵骑兵两用,各有长短规格,最重要的则是真气的传导性。

    这个世界的将士,本来就不是天龙世界那般,仅仅是身体略微强健些的普通人,在天地元气的浓郁环境中,他们就算修炼不成上层的武功,也练出了真气。

    如此一来,鲁妙子在制作陌刀时,也注重了真气的传导性,哪怕受限于材料和成本,传导的真气远远比不上真正的上层兵器,可将它灌注于刀身时,也唯有四个字能够形容——

    所向披靡。

    此刻便是如此,李靖训练的轻骑,在箭术上与自小弓马娴熟的突厥人,完全没有区别,纪律性却已是强得太多,更可怕的是短兵相接的那一霎那。

    突厥人面露狰狞,马蹄狂踏,轰鸣出一片天摇地动,猛冲过来。

    迎接他们的,一柄细长的长刀。

    中原大军抬手,整齐划一地朝前一挥。

    唰!

    浪潮出现!

    血色浪潮!

    刀为斩马,但真正挥出去时,连马带人,一并斩杀。

    而第一排的骑兵接连挥出三刀,立刻减缓马速,在马匹之间的交错中,第二排的骑兵接上。

    然后依次往复。

    从高空上俯瞰,整支军队犹同一条势不可挡的长河,往前推动。

    而那些人马碎落的残肢断臂,就仿佛是腾卷而起的赤炎浪花……

    惨叫声先是此起彼伏,然后消失了。

    天地间仿佛一片安静,却只是在极度震惊下颉利可汗的感受。

    只因在他的眼前,积尸如山,血流成河,将草原染成赤红的战场。

    那天空中的秃鹫甚至迫不及待地飞下来,生怕那些牵着肉皮血丝的头颅,被马蹄踏碎。

    实际上根本不缺秃鹫的食物。

    一段一段残肢,层层散落堆叠。

    全是突厥人。

    明明之前的战斗,他们还压着中原人打,对方完全是依城墙而守,已是岌岌可危。

    为什么急转直下,局势会变成这样!

    无比血腥的一幕,别说突厥可汗和各部首领,就连中原众将都看得发抖。

    前者是恐惧。

    后者是兴奋。

    “万胜!”

    “万胜!”

    当听着下方的声音,刘无名等人感受着天地的变化,叹息道:“果然,突厥灭亡一战,就是开始缩圈之时。”

    对于这个世界缩圈,恐怕所有轮回者都有心理准备,毕竟相比起邪王的代天行罚,世界意识缩圈所需要的耗损,反倒更加小一些。

    没道理不用。

    但这对于契约商会阵营的众人,就是最艰巨的考验了。

    刘无名、无敌、四名精英团队队员,再加上“一位”姑血射,区区七人,要对上聚拢在赏金公会麾下的四十多位轮回者。

    正常情况下,缩圈缩到双方正面交锋时,就是身死之际。

    所幸契约商会有“青帝”,是一招正面无敌的杀手锏。

    哪怕只能维持七分钟。

    而姑血射则在失去了“毒液”和“G病毒”后,还剩下最后扩散性最强的“T病毒”。

    作为同归于尽的底牌。

    这才是最有保命意义的。

    只是她依旧觉得不保险。

    因为有一位邪王。

    一位喜怒无常,善良时指点轮回者,黑暗时对轮回者赶尽杀绝,完全不能用逻辑来推测的邪王。

    所以此时来到了突厥大营,就是要进行最后的布局。

    “一定要找到破解陌刀的办法!”

    “如果不行,就杀死裴矩,只要他一死,中原必然再度四分五裂!”

    金帐之内,颉利可汗双目布满血丝,但当一位白衣仙子飘然而入时,目光先是一愣,然后满是欲望。

    他太紧张了,他要发泄。

    何况就算没有中原带来的无匹压力,看着这位白衣飘飘,如若仙子的绝代佳人,谁也顶不住啊!

    看着一众蛮夷毫不掩饰馋身子的目光,刘无名扶了扶眼镜,想到了昔日的自己。

    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他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一身帅气西装,和姑射约会。

    在经过互相的了解后,主要是把从一岁到十八岁的情人节礼物,统统给姑射补齐后,两人开始了正式的交往。

    半个小时后,他在云端行走。

    走了三分钟后,降下去了。

    虽然时间不长,但依旧是值得怀念的。

    可越是怀念,刘无名就越是为此时的姑射感到不值。

    本来是一位绝代风华的女神,结果为了求生,被逼到了这个地步,偏偏再想回头,已是不可能了。

    可惜,太可惜了。

    言归正传,颉利可汗是没有机会在云端行走了。

    因为这是一个必死之人。

    对于必死之人,即便是现在的姑血射,也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

    她此来的目标,是毕玄和傅采林。

    当一股浩浩荡荡,等同于破碎虚空的威压,将颉利可汗直接压得低下了高贵的双头后,仙子一句冷清的话,就让两位大宗师为之动容:

    “沙漠神殿出现,里面有打破生命极限,破碎虚空的秘密,更有草原各族最后的守护神力!”

    仙子来。

    仙子走。

    带走了两位大宗师。

    而刘无名的眼睛也明亮起来。

    “我们最后的决战之地,在战神殿!”

    “至于突厥,随它灭去!”

    ……

    ……

    呜呜!呜呜!

    苍茫的号角声再度响起,当中原大军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隆隆逼近时,看着那大旗飘扬,上面一条五爪金龙飞扬时,颉利可汗和麾下一众部落首领,全部身体僵硬。

    因为看到那杆大旗,就意味着那令突厥魂飞魄散的陌刀,将以划破苍穹之势再度砍下。

    这些天,他们被打破了胆,杀没了志。

    李靖练兵,不讲究千变万化,就是一招鲜吃遍天。

    骑射无双,陌刀无敌。

    相同的战术,反复运用,突厥要么不战,战就是败!

    败!败!败!

    三十万精锐,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就损失了五万人。

    这种惨重的损失,在正常情况下,已是士气溃散的惨败。

    但毕玄临走时,言明了沙漠神殿的出现,正是突厥大运的转折点。

    昔日“狂雷”赫泽,就是从中得到了机缘,得以晋升大宗师,而后毕玄也亲眼目睹神殿,终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踏入大宗师之境。

    在突厥人心中,这是长生天降下的神迹。

    于此时出现,毫无疑问是来力挽狂澜的。

    所以现在需要的,就是坚持。

    他们也确实退无可退了。

    毕竟现在面临的对手,不再是昔日的中原皇帝或者是一方诸侯。

    而是突厥的“老朋友”,一手葬送“狂雷”赫泽,一手分裂突厥帝国,逼得突厥数十年不敢南下入侵的天下第一人。

    如今是货真价实的天下第一。

    这一刻,颉利可汗功聚双目,就看到了那个人,排众而出,来到了军阵最前。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袍,不需要任何金丝点缀,正如他守护苍生,教化万民。

    “圣君!”

    “圣君!”

    “圣君!”

    下一刻,中原大军,山呼海啸。

    这是一个颇为怪异,却又无比契合的称呼。

    按照别的皇帝,一统天下,肯定是迫不及待地登临九五之尊,天子之位了。

    但裴矩没有。

    他亲至塞外战场。

    身先士卒,亲身涉险,上下一心,三军用命。

    当最高领袖身在前线,一切调度只需向自己负责,不用层层请示,致贻误战机,遇上任何突变,都可当机立断,这种军队有多么可怕?

    这是任何一位将领都明白的道理,但皇帝御驾亲征,又有几人能亲临战场?

    能在后方指挥,对于军心已是一个巨大的鼓励,最怕的就是如杨广那般,好大喜功,没有身经百战的军事能力,偏偏瞎指挥。

    九五至尊,手握万里河山的无上权力,更是精通战术,身经百战的无敌统帅。

    而这一位不同。

    他本人虽然不是无敌的统帅,却能教出不同领域最为出色的弟子,精通诸子百家,包罗万象。

    此时裴矩的身后,就有七人策马而出。

    晋阳书院。

    书院七剑。

    “慧剑”尚明月。

    “君剑”君剑。

    “狂剑”裴元庆。

    “智剑”李靖。

    “商剑”商秀珣。

    “箫剑”林一江。

    “灵剑”独孤凤。

    在他们之后,又有天下各派。

    正派!

    宁道奇、宋缺、师妃暄、尤楚红、窦建德、李密、石龙、寇仲、徐子陵……

    魔门!

    长孙晟、婠婠、尤鸟倦、金环真、周老叹、丁九重、张丽华、闻采婷、旦梅、安隆……

    当慈航静咖咖主和阴癸派派主,各自带领一批最为强大的弟子于焉现身,代表着天下最为豪华的阵容出现。

    宗师亲卫。

    “战!”

    这一刻,裴矩伸手,紫雷剑落入五指之间,斜指天穹。

    没有什么长篇大论,没有什么战前动员,更不需要雪耻宣言。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如洪钟大吕,震响每个人的心头,让热血瞬间澎湃到极致。

    一战灭敌。

    从今日起,突厥将不复存在。

    每个人都感受到了这股信念,然后裴矩骑着白公子,开始冲锋。

    宗师亲卫以及数万轻骑,开始冲锋。

    在震天动地的马蹄踏地声中,通体雪白,最通灵性的白公子,几乎是眨眼间,就到了突厥阵地八百步前。

    “杀了他!杀了他!”

    颉利可汗突然兴奋起来。

    这肯定是长生天的保佑。

    天赐良机!天赐良机啊!

    “吼!”

    他一声令下,位于前阵的所有突厥勇士都弯弓搭箭,弓弦鸣响。

    数以千计的箭矢,呼啸出死亡狰狞的鸣啸,以整齐划一的角度斜射天际,再划出优美的抛物线,以焚云裂苍之势,落向裴矩的必经之路。

    “死!死!死……不!这不可能!”

    颉利可汗咬牙切齿,上蹿下跳,再也没有了往昔的可汗风度。

    可下一刻,令他不可置信,甚至魂飞魄散的一幕发生了。

    裴矩抬头,往上看了看。

    然后箭矢停下了。

    漫天的箭矢,犹如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固定,就这么停在了半空。

    唏律律!

    白公子发出兴奋的声音,仿佛也在为主人的盖世神威感到自豪,速度再提一分,直接冲入突厥军阵中。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血之鲜花盛放,突厥勇士懵掉了。

    因为这位手持一柄马槊,只是随意的挥舞,每一下却都纵横百米。

    这就像是天神的手掌,随意拨弄桌上的小棋子,不需要费多少力气,就是七零八落。

    而棋子是死物,他们却是活人。

    所以只能由生转死。

    颉利可汗目瞪口呆地看着,裴矩就这般一路横扫,向着中军避开,整个人闲庭信步,轻松得仿佛在书院中布置作业。

    这已经不是人的武功。

    而是长生天赐下的神力。

    不,其实没有那么夸张,只是撕开长生天,破碎虚空罢了!

    到达这一步,最为标志性的特点,就是以一人敌一军!

    传鹰能够办到,是初入此境,邪王化身已是此境圆满。

    两者的效果,自是截然不同。

    更何况,现在这位圣君的身后,还有宗师亲卫!

    上百名宗师,化作保护圣君的亲卫,紧扑过来。

    难以形容那不可一世的势头,宛如百道风雷,扎入突厥军阵中。

    在这种超越想象的强大冲击之下,突厥的军阵,犹如暴风狂雨前的破碎岸堤,只一个照面就被撕裂。

    然后就是血肉飞溅,哀嚎遍野。

    这是尖刀,看似势不可挡,实则不可能将敌人屠戮殆尽。

    但任务已经完成,当先锋将对手那坚硬的外壳敲碎之后,就是摘取丰硕战果的时机。

    因为中原大军来了。

    刀锋映耀着光芒,闪烁着寒辉,轻悠地划过最前一层散乱的突厥士兵。

    陌刀!

    简简单单的挥砍挥砍再挥砍。

    在七剑的带领下,铁蹄踏出最酣畅淋漓的节奏,在杀戮的怒吼中升腾跌宕,在血火般沸腾的草原上狂飙。

    鲜血疯狂蔓延,一路所向,奋勇砍杀,直接在突厥大军的阵形下,硬生生撕开一条裂口。

    然后就是屠杀。

    “沙漠神殿,长生天的庇护在哪里?到底在哪里啊?”

    颉利可汗身形摇摇欲坠,伸手一摸,不知何时已是泪流满面。

    眼前的一切就象是一个噩梦,

    或者说,裴矩至始至终都是突厥的噩梦。

    只是现在,噩梦再临。

    好在这一战后,再也不会做梦了。

    圣君出。

    灭突厥。

    ……

    ……

    (用手机写出五千字,手指感觉不行了,今天被电脑害的,一万二不到,明天去买新电脑,如果顺利的话,争取三更一万五。)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