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七十一章 姑射的真身怎么可能是……
    “我们不要再斗了,再斗下去,只有一起死!”

    “他们恨我,他们也恶心你,我们俩一起死,正是那些人最期待的结局,你为什么看不透呢,我们才是一类人啊!”

    “我和你签订契约,只要能回归主神殿,我一定会为你找一具身体,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答应!”

    实际上,早在“青帝”分裂之前,姑射就开始妥协了。

    因为她想要拿出“T病毒”,做出最后威胁,可掌心中的星纹亮起又黯下,亮起又黯下。

    这个发现,让她魂飞魄散。

    确实,血僧不比其他。

    如果是另外一位敌对的轮回者,除非差距到了天地之别,否则绝对无法阻止她砸碎“T病毒”。

    偏偏血僧在生死存亡之际,主动进入她的体内,两者合二为一,融合成了一个新的个体。

    星纹都是共享的。

    姑射想要同归于尽,都办不到,因为血僧不让。

    所以她开始苦苦哀求血僧。

    再也没有之前的趾高气昂。

    “不!他们虽然恶心我,却不恨我,该用到我的时候,还是要用到!”

    “在主神殿这样的地方,最怕的就是泯然众人,我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我就能活得比别人长!”

    “是你死!是你死!”

    但血僧显然不会这么看。

    他拼命撕咬姑射,在无情的支持下,反倒逐渐占据了上风,一颗明晃晃的大光头重新出现。

    他坚信,活下去的一定是他。

    因为他有利用价值。

    因为他从来不想着前后摇摆,左右横跳。

    “杀了姑射,保住血僧。”

    果不其然,当圈子进一步缩小,众人顺理成章地来到“锦毛”之前,将“两人”和无情围在其中,魔形女开口。

    那日为了揪出后门团队的奸细,她握了血僧的手腕,还摄拿出了一股基因之力。

    事后她几天吃不下东西,躲在被子里哭了好久。

    但此时做出选择,依旧是救血僧。

    正如血僧所言,他有用。

    作为赏金公会的高层,个人的喜恶必须在利益的取舍之后。

    血僧这样的人,或许不是绝无仅有,但确实是稀罕至极了。

    他的能力,别说在三星级,到了高星级后,都是挡者披靡。

    与威力无关,纯粹是看心理承受能力。

    这样的“人才”,就因为恶心,任由他死,魔形女真要那么做,就不配当大管家了。

    只是做出这个决定后,又不知道要哭几个晚上了。

    “我们来动手!”

    林奕四人立刻扑出,各种攻击向着姑射轰去。

    他们是最恨不得这位死的。

    不仅是姑射把他们当作炮灰利用,险些被世界意识第一批杀死,还因为姑射会暴露,正是他们发现的。

    姑射会落得这么惨,其实是拜他们所赐。

    否则她一直隐于幕后,邪王也没办法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人。

    所以这个可怕的女人必须死,否则他们寝食难安。

    阿大阿二阿三也随之动手。

    原因类似。

    姑射化名“亚瑟”,聚集了十二工具人,如今死的基本就剩下他们三个了,这种仇恨也不小,为了以后能睡得安稳,必须要除去后患!

    对了,刚刚没来及说,他们不叫这个临时的外号,本来的名字叫做……

    正在这时,姑射的脸刚刚被打烂,身体里却发出了美好动听的哀求声音:“副会长,不要杀我!我还有更多的人脉,我在主神殿中有数不尽的朋友,不仅是东区,其他三区都有情报来源,你们赏金公会不是一直想要把业务扩展到那里吗?我能帮上很多忙!”

    但副会长正在玩玩具大飞机,咻咻咻的,根本没理她。

    五星级的玩具大飞机啊,马上回归主神殿后就没有了,赶紧抓紧时间。

    魔形女听了目光闪动,同样岿然不动,

    这话确实不假。

    作为“床上用品推销员”、“云端行走者”、“四区造福者”,姑射的人脉绝对已经到达了众人望尘莫及的层次。

    如果给她发展下去,到了高星级,说不定上街逛一圈,就能遇到七八个同道中人,其乐融融。

    而魔形女无法分辨真假。

    也无所谓真假。

    因为假的要杀,真的更要杀。

    那代表着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啊啊啊啊啊!”

    姑射其实早就意识到,却终究不愿意接受,一旦没了“T病毒”防身,以她在这个世界的所作所为,当时利用了多少人,现在就有多少仇敌要置她于死地。

    根本没有活路了。

    但她依旧没有放弃。

    这一刻,脖子上的脑袋已经没有姑射,变成了血僧。

    一个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顶着中年唐僧面如满月的脑袋,实在是辣眼睛。

    幸运的是,接下来,前凸后翘的身材开始膨胀了。

    之前“G病毒”一直没有展现出它应有的画风,那是姑射和血僧强强联合,硬生生以灵魂意志,镇压住了血肉的原始进化欲望。

    但现在姑射放弃了镇压,甚至还加以推动。

    如此一来,人类形态自然难以保持。

    不过不同于【生化危机】,经过高星级轮回者改良后的病毒,绝对不是以制造丑陋猎奇为主。

    没有长出一些完全没有必要,反倒是拖累的器官,恰恰相反,姑射的身躯膨胀后,线条却变得愈发的流畅,该保护的地方有角质层重重保护,需要发力的地方则愈发棱角分明,还拖下一条充满倒刺的尾巴。

    当一个高达三米,略有些像异形的生物出现在众人面前,如果不考虑审美,确实比起人类的身躯要更加方便

    而血僧的脸已经埋了大半在生物体内,那模样有些像是【毒液】电影中露出半张脸的主角,开口道:“我能将她的身体控制在地上,大家尽管动手,杀死她,只要保住我的头……”

    话未说完,无数攻击就糊在他的脸上。

    没有人怜惜他这朵老黄花,平日里是实在不太敢招惹,现在对方既然要求,那就大发慈悲地满足他。

    牺牲了五位轮回者后,在场还有三十多人,近四十人的联手攻击,对方还是无法躲闪的状态,这别说是姑射,四星级圆满的邪王也要受创非轻。

    所以瞬息之间,无数血肉就飞溅出来,姑射的身躯更是发出痛苦的颤抖扭曲。

    可就在下一刻,令人震撼的一幕发生了,那些飞溅出去的血肉在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下,居然倒飞回她的体内,令伤口飞速愈合。

    这股无形的力量是忘情天书,在战神殿这个武道的洞天福地,了空可以晋升大宗师,傅采林和毕玄可以晋升破碎虚空,那么姑射动用天地元气,又有什么奇怪呢?

    当这股力量与病毒开始结合,就着实可怕了。

    “不好!我控制不住了!”

    不仅是无限愈合的能力,下一刻,血僧发出惊呼,身子开始不受他控制的动了。

    因为他做出了违背了基因本能的行为。

    基因的本能,是适应,适者生存,趋吉避凶。

    而血僧为了证明自己的作用,却选择牺牲大我。

    如此一来,在肉身遭到外界伤害的情况下,血肉又开始倒戈向姑射。

    简单的说,这具身体里,已经是有了三个独立的个体,灵魂-姑射、灵魂-血僧、肉身-病毒。

    原本有无情的相助,灵魂-血僧压制了灵魂-姑射,可现在肉身-病毒倒戈,强弱又颠倒了。

    姑射开始进攻。

    疯狂一般朝着每一个人进攻

    黄尚、后门团队、执法二队、复仇者四人、许悦四人、冯莫四人、玩家天灾、阿大三人组……

    每个人都与她有过正面交锋,或强强对攻,或暂避锋芒。

    还是那句话,即便是四星级,也没办法在毫无转圜空间的情况下,与三十几位三星级轮回者大战。

    姑射确实没办法逞凶,她再强悍的拳脚攻击被分摊卸力,根本造不成致命的威胁。

    但同样,无论何等攻击落在她的身上,都无法造成持续有效的伤势。

    哪怕是黄尚、副会长、释尊、勇者、兵王这类极限爆发超越三星级的存在,也只能在第一下造成创伤,接下来姑射的身体居然开始针对性的做出改变,使得二次伤害削减到极致。

    如此可怕的生存力,连有金刚狼自愈因子的炮王,都远远不及,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可以称为暂时性的不死不灭。

    眼见着姑射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逞威,众人又惊又怒。

    因为圈子越缩越小了。

    所有人都即将回归,难不成会被姑射撑到那个时候?

    魔形女更是露出了危险的目光。

    那是属于富婆的目光。

    壕无人性的目光!

    厉害是吧?

    牛逼是吧?

    老娘拿钱砸死你!

    不过正在这时,一股气势从不远处升腾。

    轮回者看去,大喜过望。

    就连邪王、傅采林、毕玄都为之侧目。

    因为一层凝如实质的文袍披在了黄裳身上。

    这位大宗师,晋升破碎虚空!

    四位破碎虚空齐聚,排除黄裳外来者的身份,实在是前所未有的武道盛世!

    而下一刻,诸葛笔落入黄裳手中,凌空写下两个字。

    雷!

    天!

    雷在天上,大壮卦!

    久违了!

    这一卦是黄裳曾经使用最频繁的一卦,同样也是他施展威力最大的一卦。

    此时晋入破碎虚空,也就是超凡脱俗之境,文曲星也发生了一种奇妙的变化,等待黄裳进行挖掘。

    而他首先试招的目标,正是姑射。

    此时大壮卦一出,没有什么恢宏浩大的景象,手握雷霆,不可一世,一道光芒直接劈下,落入姑射体内。

    然后姑射就发现,血肉欲望突然消极下去,她的自愈能力立刻大减。

    雷天大壮,壮勿妄动,大壮卦的寓意,不仅是雷在天上的强大,更有种不要过分滥用强大力量的劝诫之意。

    昔日的黄尚更偏向于前者,此时却是着眼于后者,针对血肉欲望,令它的积极性大失。

    这种效果不可能持续多久,但原本也不需要多久,正如截天第三剑的欺骗,直接令生机断绝,现在短暂的自愈失效,让姑射再也没有抗衡轮回者围攻的资本,她突然掉头,往战神殿冲去。

    这一下转折谁也没有想到,所有人停下脚步,畅然地看着这家伙自寻死路。

    “要死一起死!要死一起死!”

    “不!!!”

    在姑射的厉啸,血僧的悲吼下,她逼近了战神殿,迎面就有仙门、弈剑和月狼矛落下。

    这么一个怪物冲过来,连邪王化身出手显得理所当然。

    嘭!

    说时迟那时快,姑射还在挣扎,身躯进行着诡异的分裂重组,居然于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傅采林的剑和毕玄的矛,但她终究比不过仙门。

    当仙门无比悲愤地与这个怪物近距离接触后,她的身躯直接被泄露成了数截,四分五裂。

    其中最大的一块,正是血僧的大半个脑袋连着一条细长的脖子,脖子最下方是姑射的脑袋。

    两个人缠缠绵绵团团飞,继续飞向战神殿。

    啪嗒!

    落在了门口。

    这并非她不想继续往前飞一飞,而是一股如同实质般的威压,直接将她压了下来。

    “领域雏形?”

    “不是邪王,而是黄裳!”

    “一步之遥!我距离建立自己的势力,只有一步之遥啊!”

    看着同样一步之遥的战神殿门口,姑射发出悲吼,眼中满是歇斯底里的怨毒之色。

    “不!不!别拖着我一起!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而血僧更发出至为惊恐的叫声,五官扭曲,甚至想要放开星纹,取出“T病毒”,要挟轮回者来援。

    实际上他很清楚,不可能有援手了。

    因为紧随其后的,是邪王、黄裳、傅采林和毕玄。

    四位破碎虚空的攻击,同时落下。

    谁都得死!

    实际上,黄尚早就准备找个机会弄死血僧了。

    毕竟血狮团队是覆灭邪王分身手中,现在血僧与他相安无事,一旦本体契约邪王,这份仇恨就会转移。

    他不怕傀儡师那样的智者,但真的不愿意跟血僧这样的角色斗,实在是受不住那个视觉和味觉的双重冲击。

    所以找个机会,必须弄死!

    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说时迟那时快,当四大绝世强者的攻击落在同一点,没有向外炸开,而是向内坍塌。

    姑射和血僧的脑袋,都不由自主地收缩成一团血肉,然后那股能量彻彻底底洗礼了这一团血肉,将内外生机全部摧毁。

    嘭!

    下一刻,血肉炸开,每团落在沙漠上的血肉,直接失去了生机,化作沙尘散开。

    一个遗物盒落了下来。

    遥遥看着这一幕的众人,全部舒了一口气。

    只是那个遗物盒的位置未免太过靠前,他们心里猫抓似的痒痒,却又不太敢捡。

    魔形女朝着兵王使了个眼神,兵王使用隐形无人机,往着那边接近过去。

    等到了上空,兵王声调突然往上一扬:“有些不对,只有一张照片!”

    众人听了一怔:“一个遗物盒,自然一张照片啊!”

    兵王道:“不,我曾经击杀过一对合体的双胞胎兄弟,他们掉落了一个遗物盒,但盒子上就是两张照片,这种两者结合的例子,除非是彻底吞噬,一方将另一方完全消化干净,盒子上面才会只有一人的照片,否则就是一起!”

    这么一说,众人倒也明白了。

    合体的情况并不罕见。

    比如第一批轮回者中,十强者陈猛和他的小伙伴杨晓波,就在最后关头合体。

    如果在那种情况下击杀他们,就有可能获得一个遗物盒,但上面有两张照片。

    相当于合葬。

    “刚刚血僧和那女的,显然没有互相吞噬,而是保持着两个人的神智,现在却只有一张照片,你们看!”

    兵王将无人机照到的画面放大,就见遗物盒上的三寸照片,一个面如满月的中年男人,笑容灿烂。

    这是血僧。

    但没有姑射!

    魔形女四下扫射,瞳孔收缩到极致:“难道姑射还没死!”

    众人大惊失色。

    林奕首先道:“这不可能!四位四星级的合击下,最后那一下她肯定死到不能再死了,尸体都吹走了!”

    魔形女摇摇头:“不,那不代表什么,高星级有一些极为特殊的保命技巧,遮蔽因果,借尸还魂,夺舍重生等等,这个女人身上有不少高星级的东西,不排除她也获得了那种手段。”

    “不过很奇怪啊,那些手段在高星级也是不容易实现的,施展条件苛刻,她又凭什么成功逃过死亡呢?”

    魔形女见多识广,对于高星级的手段有很深的了解。

    正因为这样,她更觉得奇怪。

    如借尸还魂,夺舍重生等等操作,不仅需要相关的道具卡和能力卡,更要强大的实力。

    否则人人背上一两招,死了后就复活,那高星级轮回者就几乎不会挂了。

    但事实上,恰恰相反的是,高星级轮回者的阵亡率并不低,某些时候比起三星级还要高。

    这就奇怪了。

    就算姑射风华绝代,得到高星级大佬的温柔以待,她自己也不该有那个能力施展啊!

    黄尚却望向周围的每一个人,然后暗暗皱眉。

    假设姑射真的有高星级赐予的保命手段,那么她现在应该就是潜藏于某个人的体内了。

    毕竟病毒之力,防不慎防。

    偏偏刚才姑射进攻过每一个人,包括黄尚自己。

    如此一来,谁都可能被姑射最后寄托,

    不说他,每个人的目光都危险起来。

    谁都不想这么一个恶魔纠缠上自己,却又用怀疑的目光看向其他人。

    人人自危!

    这一刻,看谁都像是被姑射寄身了。

    “嘿!那个家伙确实厉害!”

    就在这时,副会长手上拿着的玩具变形金刚,突然发出声音。

    这声音让许多人吓了一跳。

    然后就见这个玩具飞机开始升空变大,很快成了威风凛凛的变形金刚,降落下来。

    许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位高星级降临下来的强者,而赏金公会面露郑重,却也不紧张。

    魔形女问道:“你想说什么?”

    黑鸟却不理她,看向黄尚:“你做人留一线,那我也投桃报李,回赠你一个情报!”

    黄尚正色道:“请讲。”

    黑鸟道:“你觉得那个人会不会考虑过失败身死的情况,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黄尚有些无语:“肯定的啊,还不止一条,问题是在哪?”

    这其实是明知故问。

    但凡智者,都会给自己留有退路。

    不留退路的那不叫智者,那叫开挂的上帝视角,知道自己绝对会赢。

    而实际上的情况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再精明的算计,都有失的时候。

    有时候还会多失几次……

    以姑射的智慧和手段,留有退路是应该的。

    但关键在于,退路在哪里?

    这点黄尚运用邪王的天赋,也分析不出来。

    毕竟对方的棋子太多了。

    复仇者四人是炮灰,会不会有毫不知情的退路?

    阿大阿二阿三是圆桌骑士,会不会有伪装?

    疑邻盗斧的话,看谁都有嫌疑,那就没有意义了。

    黑鸟原本想低下头,眼镜变白,背后有闪电划过,但显然他没有那个天赋。

    所以在迎着黄尚略有些失望的注视下,他心情一烦躁,干脆直接跳过繁琐的过程:“你的那个人工智能呢?把他放出来,他有问题!”

    黄尚闻言取出玲珑笔,一张读作海王,写作徐锦江的脸出现了,堆出熟悉的笑容。

    若不是没有身子,他肯定是在点头哈腰着的。

    林弈四人面面相觑:“这不是那个比我们还会舔的人工智能么?”

    黄尚看着黑鸟,露出征询之色。

    “咳咳!”

    黑鸟故意摆出咳嗽了一下的造型,吐出两口尾气:“首先声名,不是因为它要我的火种源碎片,我故意针对它,我旁观者清,告诉你们,这个人工智能有问题!”

    其他人还未答话,海王慌了,大声地道:“爸爸,爸爸,爸爸,我没有问题啊,千万不要听他污蔑!”

    这三声爸爸不是重复,海王先看邪王,再看黄裳,最后看向黄尚,直接将三个爸爸喊了个遍。

    哦,好像还是重复。

    黄尚一皱眉:“问题?就因为它有个性?主神殿里的人工智能,好像都不呆板吧?”

    黑鸟摇摇手指:“不不不,有个性的人工智能多了去了,但那些都是通过程序的设定,究其根本还是一堆数据,没有灵魂,而这个家伙,他有灵魂!”

    黑鸟看着海王,咧嘴笑道:“我本身就是由人类转为硅基生命的,别的方面或许还不能肯定,但这个领域我是专家,这个人工智能以前是一个人,就是这副模样的人,绝对不会有错!”

    魔形女不解:“可他长得海王的样子,不是设定出来的吗?”

    黑鸟嘿了一声,看向木头:“你变回原形!”

    木头啪的一下,变成人身。

    没见过的一看,顿时聚了过来:“哎呦,六老师也进来了,今年下半年……”

    黑鸟指着他道:“这家伙是六小龄童么?”

    这么一比划,众人都明白了。

    如果有一个人长得很像某明星,那么以他作为人工智能或者类似的存在,别人看到也会以为这是根据某个明星设计出来的,而不会猜到,这个人本身就长这个模样。

    这是常见的思维误区,但确实容易忽略。

    而黄尚看着海王,又看向那个化作道具卡的水下基地,陷入沉思。

    退路!

    什么样的退路最保险?

    最有价值的东西。

    比如这个水下基地,价值高达五万轮回点!

    关键在于,为了实施借天意杀人的计划,双方还不能有因果关联,基地内没有设下任何暗手,可以直接继承。

    这种收获,如果识破姑射布局的人,不可能放过。

    他也没有放过。

    让兵王为他调试后,白得到了一个大基地,美滋滋。

    而现在,黑鸟旁观者清,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确实是最完美,最隐蔽,不会有人想到的退路。

    但关键是,黄尚看着这个海王。

    他有些呆。

    魔形女也有些呆。

    但她不仅是推测,还有证实的办法。

    这一刻,她从星纹空间内取出又一张橙色卡片,使用后出现了一个天平。

    然后这个天平的左端,对着血僧的遗物盒一照,一缕气息被摄入了盘中,右端对着海王一照,另一缕气息摄入盘中。

    然后天平开始左右晃动。

    不多时……

    恢复平衡。

    “因果关联!因果关联!”

    魔形女看着海王,只觉得遍体发寒:“你是姑射!最初的你,长这个模样?”

    呕!

    林光英突然转过身去。

    开始吐。

    吐得昏天黑地。

    “不!”

    而另一边,一道悲怆至极的声音响起。

    却是“无敌”将奄奄一息的刘无名,从机关兽中拖了出来。

    他看着这一幕,突然大吼一声,挣扎着扑过来:“假的!都是假的!我们一起有过美好的时光,咯……”

    向后软倒,没了气息。

    一个遗物盒出现,三寸照片是一个斯文男子,彬彬有礼。

    当天平取出时,海王就不再辩解,冷冷地看着这一幕。

    再无之前伏低做小的舔狗模样。

    然后看到呕吐的林光英和直接死去的刘无名,他突然狂笑了起来。

    眉宇间的神色,好似变了一个人。

    那股怨毒疯狂!

    那股扭曲不甘!

    那股风情万种!

    看着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粗犷脸庞,就连黄尚都第一次倒吸了一口凉气:“你特么的……简直不是人……”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