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九章 当天煞孤星成为招式
    尚志服事跛神仙,辛勤了,万千般。

    一朝身死入黄泉,至诚地,哭皇天。

    从最初的生疏,到抑扬顿挫,默契配合,棺材里的破军终于停止了挣扎,安详地躺在了里面。

    “这封印真的是……”

    黄尚拉着二胡,感受着领域的运用与镇压,只觉得叹为观止。

    如此阵容,并非临时想出,瞧着小雅和蔡瑶熟练的动作,就知道两女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这是一种神道封印。

    正如黄裳的文曲星,是得益于大宋文气浓郁的环境,丧礼更是贯彻历朝历代,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

    讲得再直白些,文盲也得出丧不是?

    当这股力量被引动,哪怕仅仅是一股,也足以镇压一位强者,更别提同样是初出茅庐的破军了。

    高星级轮回者,名不虚传。

    当然,她们想要拿下破军,有太多的办法,如此作为,还是为接下来做铺垫。

    此时黄尚就感觉到,不仅是自己的二胡,就连慕应雄的唢呐,都被蔡瑶的笙带了节奏。

    笙成了主角,唢呐和二胡沦为配角。

    这还有天理么?这还有王法么?

    没办法,并非唢呐二胡不给力,而是人家蔡瑶足够强大,两者之间差了不少级别。

    这是两女的聪明之处,将目标拖入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中,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黄尚对此乐于见得。

    正如剑圣宁愿苦侯十九年,也要一位可堪一战的对手,与势均力敌的强者较量,才能受到启发,提升自我。

    “这位盲女正在使用领域,虽然无法确定,但至少是中天位以上的领域,比起黑鸟更加强大。”

    “领域是驾驭了血肉意志,超凡脱俗,内外统一后,个人风格的极致展现。”

    “她的领域核心,又在哪里?单纯的情绪么?”

    黄尚通过蔡瑶一曲优美动听的《哭皇天》,开始推敲其中的玄妙。

    透过音乐,看本质。

    诗以言志,歌以咏言,音乐从古至今,都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和不可替代的作用。

    它丰富的是精神世界,启迪智慧,增加情趣,给人享受。

    排除那些大话空话,音乐影响的,就是情绪。

    节奏鲜明,高亢激昂的曲调,能使人振作,喜悦欢快;

    缓慢悠扬、意蕴悠远的曲调,能让人松弛,平静安宁;

    压抑黑暗,沉闷抑郁的曲调,则让人绝望,痛苦悲伤;

    那么问题来了。

    这些情绪,到底是人的神魂发出的,还是血肉意志发出的?

    黄尚以前认为是神魂,血肉懂个屁的艺术,精神世界肯定是神魂做主。

    直到此时,蔡瑶吹奏《哭皇天》,他才发现,自己的血肉意志正在感到悲伤。

    这种音杀,就比起天魔音更上一个档次。

    释尊的天龙禅唱如果修炼到大成,应该也是类似的效果。

    他确定了一个关键点。

    想要掌控血肉意志,情绪是最好的切入点。

    儒家讲究“欲不可纵”;道家有言“常无欲以观其妙”;佛家则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无论是清心寡欲,无欲则刚,还是绝圣弃智,返璞归真,身体是个“臭皮囊”,要追求自由,就得抛却欲望,压制情绪,才是成圣。

    在确定这点,黄尚立刻把握住机会,以悲伤的情绪为切入点,神魂倏然发力,观察接触血肉意志。

    血肉意志不是微观的粒子,而是一种完全虚化的力量。

    这比起普通的内视,可要困难太多了,若不是他的神魂渡过雷劫,坚韧强大,再配合着外界《哭皇天》,让血肉意志比起平时活跃,肯定难以办到。

    现在,一粒粒难以形容的光点出现。

    和神魂念头有些相似,位于每个器官之内,五脏六腑,骨骼皮肤,无一不缺。

    这些意志,组合起来,统称血肉意志。

    然后黄尚就发现,无名的血肉意志,正大片大片处于沉睡中。

    从总量上看,几乎是十不存一。

    沉睡了整整九成,只有一成在活跃。

    而这一成的血肉意志,已经让无名成为了一位练剑的绝世天才。

    它们还发散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波纹。

    生命波纹。

    结合之前的所见所闻,感悟心得,黄尚终于明白了无名一生悲剧的根源。

    “无名一生的悲剧,来自于天煞孤星!那天煞孤星真的是命运么?”

    “不,并不是什么命运,是从婴儿降生的那一刻起,过于强大的血肉意志,发出的生命波纹,让身边之人受到了影响!”

    “那些自身血肉意志足够强大的,就没事情,俗称‘命硬’。”

    “那些血肉意志弱小的,也就是‘命薄’的,下场自不必说。”

    “无名的血肉意志实在太强了,几乎九成九的人跟他一比,都是薄命,他这类人就是天煞孤星,克夫克妻,克子克女!”

    “这种超越凡人太多的‘天赋’,反倒成为了‘命格’。”

    “这也是为什么天煞孤星只要避开其他人,独自一人生活,亲友就能好好活下去,如果真是命运,谁又能逃得掉?”

    一曲点醒梦中人。

    在蔡瑶的关键帮助下,黄尚近距离接触到血肉意志,近来七零八落的感悟,犹如一块块碎散的拼图,全部拼起来了。

    按照这个思路,命运特长者,他还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相反的霉运特长者,也就是天煞孤星,差不多了解了。

    了解之后,就要寻求解决的办法。

    从中武的三大奇书,尤其是《道心种魔大法》中,黄尚参悟了如何将万物当成波纹来处理。

    血肉意志的生命波纹,想要关闭,要么压制,要么驯服。

    无名就是走压制路线,黄尚却想要驯服。

    想要驯服,先得沟通。

    黄尚的神魂内,开始沟通。

    光点很快传来波动。

    不干!不干!

    坏蛋神魂把我们压了十六年,才不听才不听!

    确实,无名为了不伤害别人,神魂把自己的血肉意志当成了“魔”,心心念念去压制,双方形成对立。

    结果就是九成血肉意志开始沉睡,剩下的血肉意志当然也排斥。

    所幸黄尚的基础更好,由不得它们不干,渡过雷劫的神魂,大放光明,将这些光点,拖入一处独特的空间。

    那个空间,仿佛皇朝的大殿,黄尚的神魂坐在皇位上,下方站着一排一排的臣子。

    心的意志,肺的意志,肝的意志,毛发的意志,骨骼的意志,皮肤的意志,鲜血的意志……

    统统化为臣子。

    它们聚于一堂后,首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互掐。

    血肉意志内部,从来不统一,各自都有小算盘。

    比如皮肤破了伤口,想要愈合,调动其他器官的力量,那些器官会给予一部分,但不会多给,因为多给了,就会损伤到它们自己。

    除非所有器官的能量都异常充足,如金刚狼的自愈因子,让炮王体内的血肉意志,完全不在乎消耗,才能断肢重生,不停自愈,痛并快乐着。

    “轮回者的四星级阶段,超凡器官之路,就是控制其中一个意识,从内部将其他的意志消灭,全面超凡,则是直接剿灭所有意志,相比起来,前者自然要简单许多……”

    “而血肉意志不会完全死亡,原本的一批被杀死后,新的意志会从各大器官中诞生出来,这一次就会听命于轮回者了。”

    “但也是从‘先天’变为‘后天’,虽然血肉意志服从了管束,却要比原先弱小太多。”

    至此,黄尚终于将四星级的超凡脱俗之路,剖析得干干净净。

    以前都知道,超脱凡俗是向着另一种生命形态迈进,但具体是怎么迈进的,大部分都是靠着从诸天得到的能力推动,只要压下不受控制的进化欲望了,就是功成。

    这个过程,水滴石穿,包括黄裳和石之轩,都是这么过来的。

    直到如今,黄尚才发现,超凡脱俗,应该有第三条路!

    一条更强的道路!

    “超凡入圣之路!”

    黄尚重新定义了超凡入圣,然后一个意志都不杀死,开始统领。

    意志们并不乐意,依旧我行我素。

    然后黄尚的神魂开始发威。

    轰隆一声,殿宇大震,所有意志都趴伏下来。

    这有一个关键点。

    黄尚的神魂足够强大,神念的千变万化,展现出了极强的威慑力,足以成为所有意志的皇帝。

    否则换一个人这么做,只是傀儡皇帝而已,还不如将先天的血肉意志统统杀光,化出弱小的后天,来完全听命于自己。

    果不其然,当黄尚的神魂大放光明之际,刚刚还打闹成一群的血肉意志,各就各位,瞬间老实。

    一群真香。

    当“群臣”俯首,黄尚瞬间由孤家寡人,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皇朝。

    这就是第二重天赋锁。

    第一重天赋锁,是在生死危机下,血肉意志被迫服从于神魂,开放部分权限,联手对外。

    第二重天赋锁,则是一成苏醒的血肉意志,甘愿配合神魂,双方从彼此对抗,真正变成了统一联合。

    今日方知我是我。

    难以形象这一刻的强大。

    黄尚号令“群臣”,周身上下每条经脉,每个窍穴,每个器官都发出力量,仅仅是一次围剿,剑慧留于其体内的冰天剑气,真气链瞬间断开,颗颗剑气粒子被无数意志分尸,从中取走了它们需要的东西。

    其中受益最大的,是真气意志。

    原本真气意志是最为弱小的,属于后天,还失去了九成的自己,只能站在最后面,算是个七品官。

    但现在它得到了冰天剑气的关键感悟,如同连中三元一样,顿时变得潜力无限。

    黄尚让“真气”上前听命,告诉其他臣子,这位很能打,比起现在的三品高官“骨骼”要有潜力,以后对外遇到危险,还要它顶上。

    群臣在皇上的命令下,愿意割舍出部分利益,强盛皇朝。

    于是乎,“真气”被提拔为了大将军。

    然后黄尚给大将军安排军队,让它按照剑宗的心得体会,开始武装自己。

    “真气”干劲十足,回去练兵,开始向着剑气变化。

    真气向剑气转变时,难免会伤害到其他器官,正常情况下,众多意志会掐起来,彼此伤害,互不相让。

    可这一回,所有器官的意志开放绿灯,齐齐退让,彼此协调,互相配合。

    剑气得以畅通无阻,在体内流转,飞速同化。

    不多时,“真气”变成了“剑气”,有了大将军的权柄,成为了对外的利剑,保护着皇朝的安全。

    众臣见了,也很欣慰,完全接受了它。

    这些都是微观,反应到宏观,仅仅两个大周天,黄尚体内的真气,就转化为了剑气。

    而且是完全对身体没有伤害的剑气。

    剑慧修炼了三十年,才将一身真气转为剑气。

    黄尚开启第二重天赋锁,一念之间,成了。

    虽然两人在“量”上,没法相比,但“质”上面,并无区别。

    这就是自身融合统一,血肉与神魂达成共识,劲往一处使的可怕。

    大家是伐木累。

    这回是真的伐木累。

    而这,还只是小试牛刀。

    “嗯?”

    下一刻,蔡瑶突然发现不对劲了。

    虽然声调没有丝毫变化,但二胡的存在感陡增,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压过了笙,成为了《哭皇天》的主角。

    她面容不变,无神的双眼中,却隐隐亮起一抹战意,声调同样未变,但轻描淡写之间,又将二胡给压了下去。

    无名拉二胡,只是自娱自乐,她从一星级开始,就在【六指琴魔】中跟随青霞姐姐学习魔琴,后来历经无数,不仅是单纯的技巧,已是乐曲入道。

    毫不夸张地讲,她是国家队。

    堂堂国家队,难道压不倒你街边卖艺的?

    “瑶姐姐发威了!”

    小雅敲打着锣鼓,兴致勃勃地看着。

    然后她骇然地发现,又出现变化了。

    黄尚其实根本没有顾及轮回者。

    二胡力压蔡瑶,完全是由内及外的变化,无心为之。

    他真正关注的,还是如何解决天煞孤星的问题。

    现在群臣听命,但只是一成苏醒的血肉意志,还有九成的血肉意志,尚在沉睡。

    无名的悲剧,由血肉意志造成,而悲剧之后,无名的神魂变得颓丧,又反过来压制血肉意志。

    他不想害人,虽然不明白具体原理,但下意识的在收敛自身强大的生命波纹。

    血肉意志受到神魂日积月累的压制,终于主动沉睡了大部分,天煞孤星的影响力变小。

    所以无名长大后,身边人死得少了。

    妥协之后,达成平衡。

    现在黄尚就要尝试,主动打破这种平衡。

    因为九成的沉睡,不是永久性的。

    一旦外界造成生死危机,且危机大到现在的一成血肉意志应付不了,为了存活,就会唤醒那些沉睡的同伴。

    同样如果无名的神魂愤怒到极致,失去理智,血肉意识也就会苏醒,迎来大爆发。

    原剧情里,无名一人把武林十大门派高手杀得干净,那就是血肉意识压抑到极致后的狂欢。

    那一战十大门派的高层确实该死,但也有无辜者,换成平常的无名,绝不会全部杀死,引发武林凋敝。

    他平日里压得太狠,将自己的血肉意志当成“魔”,一旦压不住,那就真的入魔。

    重创整个神州武林后,无名重新压制住血肉意志,神魂占据主导地位,深感后悔,平日里开始拉二胡,安抚住体内的血肉意志,又恢复到新的平衡。

    这种状态,是他最为弱小的时候,才有了后来的天剑三败。

    在天剑三败的解释中,不被仇恨所主导,深层次的意思,正是这种斗争。

    黄尚这一回,可以说将无名一生分析得明明白白,然后开始对症下药。

    皇朝之内,准备招收新的“臣子”。

    开启第三重天赋锁。

    “我压不住他!我压不住他!”

    外界大家依旧在出殡,吹拉弹奏。

    但蔡瑶已经变了色。

    她的笙又被压下,且是牢牢压下。

    为了夺回主动权,她甚至犯下了变调的低级错误,让整个曲子向着另一种调子转变。

    半空中的白云里,队长荆蛊,队员化石和队员明劫,一直在跟随。

    这一刻,三人轻咦一声。

    荆蛊的脸色首度变化,明劫直接地道:“我怎么从《哭皇天》里面听出来了《好运来》的味道?”

    荆蛊的脸上抽搐了一下。

    神特么的《哭皇天》中听出了《好运来》!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

    对于蔡瑶的能力,他们都是极为相信的,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难道在音乐上,都压不下无名?

    化石叹了口气:“这是我们剑圣和剑慧的错,归根结底,还是我们的错啊!”

    无论是谁的错,黄尚的二胡都成了主宰。

    可片刻之后,他的脸色也变了。

    因为平衡刚刚尝试性地打开一道缺口,无数光点迫不及待地耀起。

    难以形容其强大的血肉意志苏醒,隐隐有一道人首蛇身的身影,环抱星辰。

    一闪而逝后,又是一人持刀,往下一落,一座城池瞬间消失。

    两个破碎的画面闪过后,就是汹涌澎湃到难以形容的光点,向着神魂所化的殿宇冲来。

    “堪比大蛇?”

    “我完全控制不住!”

    黄尚没有料到,一成和十成之间的差距,不是十倍,而是难以想象的鸿沟。

    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他在【拳皇】世界选择大蛇时,自身神魂太薄弱,根本控制不了大蛇,只能一直处于待机状态。

    现在无名倒不是神魂,而是完全解封后的血肉意志。

    “第三重天赋锁,关闭!”

    黄尚来不及考虑其他,第一时间催动所有的神魂之力,无数念头化作晶石闪耀,让光点重回体内,恢复沉睡。

    但无用。

    一股生命波纹,已经向着周遭疯狂扩散。

    天地间,有风吹过。

    吹得白幡连连拂动。

    但慕应雄、小瑜一无所觉,蔡瑶、小雅乃至半空中观察的荆蛊三人,却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难受和恐慌。

    黄尚能感到,他们体内的血肉意志正在哀鸣,正在混乱,接下来,就会寻死。

    无论是慕应雄、小瑜体内先天的血肉意志,还是五名轮回者体内被杀死一遍,后天重新诞生的血肉意志,都完全承受不住他这压抑了十几年后,疯狂爆发的生命波纹。

    所以只是片刻,求生欲望最强的血肉意志,就要到主动求死的地步了。

    “不,你们如果还想出来,就得服从我的命令!”

    “让天煞孤星,再非命格,而成为我的招式!”

    所幸就在这时,黄尚第一时间调整波纹。

    他控制不住这股力量,绝对无法收回,但可以调整角度和方向,化成一道光束射出,而非环形扩散。

    慕应雄、小瑜和五名轮回者体内的血肉意志如蒙大赦,棺材里的破军则悲剧了。

    不过他坚持的时间更长。

    透过棺材表面,黄尚的生命波纹“看”到破军强大的血肉意志。

    “这家伙的命好硬,他的神魂,完全顺从血肉意志,倒也是另一种强大!”

    事实证明,众人之中,最耐操的居然是破军。

    他对于血肉意志的态度,不是如黄尚的融合统一,而是遵从,服从,顺从。

    破军的神魂,把血肉意志当成“神”来供奉。

    随心所欲,百无禁忌,一旦想要什么,就去偷去抢,去杀去夺。

    这类人,如果血肉意识先天强大的话,那就是标准的反派,能够给无数人带来灾祸。

    “那我就让你的血肉意志,没了那些欲望!”

    黄尚意识到了这点,突然偏移。

    依旧扫过破军,让他体内产生某种变化,却又没有致其于死地。

    他真正的目标,换成隐于暗中的另一人。

    剑慧!

    “竟敢让我的军儿受这么大的罪,我要你们一个个都死无葬身之地啊!”

    知子莫若父,在周围搜寻一圈,没有发现破军下落后,剑慧意识到,破军可能对莫名剑诀不死心,折返回剑峰了,也立刻追了上来。

    此时的他,双拳紧握,双目射出阴狠的杀意,怒发冲冠,再也没有了往日里的儒雅随和。

    破军将血肉意志奉为“神”,剑慧则又是一位把血肉意志当成“魔”来压制的典型。

    平日里道貌岸然,诸般克制,在终于压抑不住时,彻底爆发,无名令武林凋敝,他则毁灭了剑宗。

    从剑慧破军父子身上,黄尚也发现了,相较于以前经历的世界,这个世界人体内的血肉意志要活跃许多,剧情人物的性格变得极端,爱得浓烈,恨得浓烈,大善大恶,大起大落。

    有鉴于此,黄尚收束生命波纹,方向一转,全部轰入剑慧体内。

    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他也不找剑慧报慕应雄的仇了,就小试一招,天煞孤星。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