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 西区:这家伙是老双标,气死偶咧!

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 西区:这家伙是老双标,气死偶咧!

    “格欧德安,竟敢出卖我?”

    界外战场,被重楼捅得一身血的永寿,百忙之中朝下界看了一眼,长发血红,眉目狰狞。

    在同一个界域内,无论距离多么遥远,直呼神魔的尊名,都会被其察觉。

    由于重楼的战力比起太清强上许多,交换对手后的永寿,一直处于缝缝补补的过程中,自然没办法分出神力窥视界内。

    可现在格欧德安说出永寿的名字,就相当于直接定位。

    于是乎,祂又全程目睹了双方的较量。

    “信仰赌局?”

    “月关想借着区域之争,趁势而起?”

    “真有你的!”

    作为曾经契约商会的会长,永寿不得不承认,这个时机抓得太好了。

    格欧德安当然无法代表整个西区,但月关原本也没办法代表东区,他在高星级,还是个新人。

    偌大的名声,并不能代表地位,契约强者的潜力还是潜力,如果不是执法者的身份,他在高星级还排不上号。

    可一旦对峙赌局成立,在特殊的时期,就能将个人荣辱与区域联系起来。

    对于刚刚站稳脚跟,却还落后赏金工会和契约商会许多的天骄联盟来说,这太重要了。

    运作得好,月关甚至可以成为东区在高星级的领袖式人物。

    时势造英雄!

    “我之前小觑你了!”

    “不过有我在,你休想成功!”

    永寿收起了轻视,开始沟通格欧德安。

    此时的格欧德安,已经回到了针眼大小的驻地内。

    “神父!”

    正在做问卷调查的西区轮回者们,纷纷抬起头,然后震惊地发现,他们的慈父竟然变成了这个可怖的模样。

    “发生了什么,是谁对您做了这么可怕的事情?”

    “病毒!这是病毒!神父为了保护我们,感染了病毒,用来胁迫东区!”

    “哦,我的上帝啊!”

    ……

    格欧德安看着哭天抢地的信徒们,眼神中透出慈爱,伸出手,抚摸向他们的头顶。

    一股尸臭味扑鼻而来,众人下意识避开,但很快又感到惭愧,昂着脖子,迎了上去。

    为了保护大家,神父才会做出这样的牺牲,他们怎么能嫌弃?

    也就是被摸摸,大不了事后多用【广告位招租】牌洗发水洗洗,也不会掉一块肉。

    肉确实没掉,但一根根头发却掉了下来。

    他们的身体僵住,神情从惊喜变为惊恐。

    尸体抚我顶,头发去无踪。

    脱发只是一个特征,事实是他们正在飞速衰老,一缕缕翠生命之光,从头顶中抽取,吸收进格欧德安体内。

    在这股力量的支持下,格欧德安的尸斑消退,内脏复原,皮肤变得弹性有光泽,连样貌都在改变。

    不多时,他就变成了东方老者的模样,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双目深邃,又蕴含着丰富的人生阅历,酷似日本老年偶像德田重男。

    反观被他抚摸过的西区轮回者,个个皮肤褶皱,垂垂老朽,一下子步入了老年。

    这是生命精华被抽取的体现,并非永久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逐渐恢复。

    但此时的他们,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瞬间沦为一群待宰的羔羊。

    “为什么……为什么……”

    看着自己的信仰崇拜的神父,众人完全接受不了,最慈爱的父亲给了爱子们当头一刀。

    这年头不都是流行坑爹吗,为什么慈父对孩子也如此狠毒?

    “时代变了,洋孩子们!”

    正在这时,揶揄的声音响起,黄尚出现在了驻地之内,俯视众人。

    眼见着敌人大模大样地出现,西区众人这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脸上满是绝望、恐惧与不甘。

    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没有对慈父恶语相向,齐齐垂下头。

    这种逆来顺受,令黄尚也不禁做出了高度评价:“干啥啥不行,奴役第一名!”

    格欧德安毫无愧疚地道:“这不是奴役,是对我主虔诚的信仰!”

    黄尚不做无谓的争辩,扫了一眼:“这里有十八个人,为了公平起见,我九儿,你九个,分别交给酒剑仙关押,获得好感度?”

    格欧德安点头:“是的!”

    他提出的赌局,是在葫芦直播上比赛,谁的信仰传播更快更广,信徒的数目和质量压过对方,就是胜利。

    那么问题来,剧情势力凭什么让两个外来的轮回者,传播信仰呢?

    所以首先要做的,是贿赂直播平台。

    别人或许根本不知道这平台怎么来的,但格欧德安是专业人士,已经确定,平台作为信仰聚集器,源头直指酒神。

    也就是说,酒剑仙是直播的幕后老板,唯一的超管。

    为了签约,格欧德安准备了礼物,正是这十八个无法动弹的西区轮回者。

    当然,既然是赌局,那就要维持公平,分给黄尚一半,一人九个。

    双方约定好,黄尚看着西区众人,心地善良地介绍道:“你们即将被关入的地方,叫做锁妖塔,就是东方世界的阿卡姆,里面人才济济,特别友好,例如捡肥皂啊……”

    说到这里,里面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突然抬起头,眼神兴奋起来。

    但黄尚一个大喘气:“例如捡肥皂啊,都是不入流的,真正的日常,还是各种妖魔之法,对了,我们东区还有不少人困在里面,做了几十年牢了,相信他们会很开心看到你们的到来……”

    西区众人这才嘶吼起来:“不!别送我们进去!”

    有些时候,好死不如赖活。

    有些时候,活着真不如死了。

    锁妖塔就是那种生不如死的地方。

    且不说关押的妖魔,许多都是穷凶极恶,折磨的手段五花八门,可别忘了,还有之前的东区轮回者关在里面。

    对于这些千里迢迢来做大人的西区轮回者,被关了几十年的他们,肯定会热情款待的。

    于是乎,他们彻底怕了。

    “求求你!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

    看着一个个如蛆虫在地上蠕动的家伙,黄尚摇摇头,随意选了九位,飞出了驻地。

    格欧德安等到黄尚挑好了,也将剩下的九人带出,一起向着酒剑仙所在处而去。

    “张三哥,你瞒我瞒得好苦!”

    “老爹!”

    “前辈!”

    此时船夫张三已经来到了岛上,李逍遥刚想上去认一认这位便宜师父,就听后面响起一喜悦一拘谨的声音。

    转身一看,那漂亮得似仙女的赵灵儿满脸欢喜,活泼灵动的阿奴则颇为紧张,都看着张三哥,也就是传说中的酒剑仙。

    “灵儿又长高了,没酒喝哦!”

    酒剑仙对着赵灵儿抬了抬酒壶,赵灵儿轻轻笑了笑:“不喝不喝,都是您的!”

    “圣姑的小徒弟,真是一样的出挑啊,不错不错!”

    酒剑仙又对着阿奴赞道,阿奴顿时紧张地搅起了手:“谢谢前辈夸奖!”

    南诏能够今日,全靠酒剑仙,只可惜她出生时,这位早就云游在外了,只能从极品灵石上缅怀其尊荣,没想到今日看到真人了。

    再算了算对方的身价,一向自诩出身普通家庭的阿奴,终于见到六界首富,过于激动的心情,就化作了拘谨。

    而就在这时,黄尚和格欧德安,联袂到来。

    献上俘虏,表达友谊。

    这是件很有仪式感的事情。

    此事一成,在场的轮回者,就与这位剧情强者有了交情。

    作为世界的守护者,对于外来的轮回者,当然是持排斥态度的。

    好在在场的东区轮回者,已经有了两个光环。

    献祭天意,保护仙灵岛。

    在这两点基础上,可以抛出老一套说辞,轮回者中有好有坏,干坏事的都是西区。

    正如天龙世界的西夏,反正一有锅往他们头上甩,总没错。

    那么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了。

    现在朋友还来献上俘虏,结交友谊,一切都显得合情合理。

    但看到十八个无力反抗的西区轮回者被抬上来时,酒剑仙歪了歪头:“你们确定要将这些番蛮,关进锁妖塔吗?”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

    格欧德安大脑全速运转,正思索着如何滴水不漏地回答,就听黄尚道:“其实我是想现在杀了他们的!”

    酒剑仙眉头一扬:“哦?为什么?”

    黄尚道:“他们是穷凶极恶之辈,留下会伤害无辜的好人!”

    “原来是这样!”

    酒剑仙微微点头,脸色缓和。

    眼见黄尚的回答似乎加分了,格欧德安赶忙悲天悯人地道:“邪恶的灵魂,会受到与他们的罪相适应的惩罚,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避免善良的人再受到伤害,这些极恶之徒不该被关起来,而应该就地毁灭!”

    他的气质极富感染力,有种杀即是救,除恶务尽的正义感,让涉世未深的李逍遥,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但酒剑仙掏了掏耳朵,评价道:“虚伪!”

    格欧德安:(ー`′ー)

    明明他说要杀,我也说要杀,他说杀坏人保护无辜,我也说杀坏人保护无辜,怎么到了我就是虚伪?

    酒剑仙接下来又问道:“天道变化,锁妖塔命中似有一劫,你们天外之人对此颇多了解,可有要告我的?”

    这个问题更难回答了。

    格欧德安了解过仙剑的原定命运,逍遥快活的小李子,在营救公主的过程中,曾经破坏了东方的阿卡姆监狱,使得许多妖魔放了出来,对于整个世界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但东方讲究因果命运,很多灾难在他们的观念里是应有此劫,那东方卡拉姆似乎也是这样,所以小李子虽然干了坏事,后来依旧成为了大帮派的教父,很是威风。

    格欧德安这回先开口:“弱者依赖命运,勇者创造命运,庸者静观命运,智者改变命运,命运不是等待,而是把握,命运不是天意,而是人为。”

    这是标准答案,一通很有道理的废话,反正不会有错。

    先发制人之下,相信黄尚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有自己的得分高了。

    然而黄尚道:“我没什么可说的。”

    酒剑仙微微点头:“你很诚实,不花里胡哨。”

    格欧德安:?(??_???)

    我说了那么一大通富有哲理的话,不及对方的我不知道?

    我怀疑你是双标……

    但不对啊,那不是我们西区的传统吗?

    格欧德安并不甘心,却又不敢得罪这位裁判,正生着闷气呢,一道威严的声音突然在心中响起:“西区执法者,我是永寿,从现在开始,听从我的命令,我会让你成功赢得赌局!”

    “终于!”

    格欧德安一喜,也不在乎对方高高在上的口气,赶紧将疑惑问出:“为什么剧情强者对我和月关的态度差别那么大?”

    永寿毫不迟疑地道:“月关是天骄联盟的盟主,最擅于契约剧情强者的人,他每次进入世界都会献祭大量的东西给天意,博取世界意志的偏向,这点你们都没有了解?”

    格欧德安傲然道:“我们的情报库里,没有这种小人物!”

    西区的对于东区自然有过了解,比如赏金工会、契约商会等大型势力组织,还有六星级巅峰强队和半神强者。

    但这月关的天骄联盟刚刚兴起,本身又不是半神,还不至于被一向高傲的西区记在心里。

    格欧德安明白了为什么会被区别对待,心中就有底了:“献祭天意吗?很有想法!”

    不见他作何动作,一股无形的气息从天而降,注入体内。

    这位西区轮回者,竟然也得到了天意最大额度的青睐,可见献祭了足够的好东西。

    由此可见,他的真身果然不在此处,此时真身献祭天意,这具尸魂也得到了庇护。

    交了保护费后,格欧德安的心一下子安稳了,永寿的声音也透出赞许:“很好!”

    就在这时,黄尚又道:“酒剑仙前辈,锁妖塔既有劫数,将这些极恶之辈关入,就不妥当!”

    他说着,看向身后九人:“你们是愿意求个痛快,还是去阿卡姆探险?”

    那九人面色惨白,浑身颤抖,既想一了百了,却又实在不愿意死,只是哆哆嗦嗦。

    “我明白了!”

    而黄尚点点头,唤了一声:“神龙!”

    “来了!”

    神龙蜿蜒,抓着他们九人往边上飞去,龙爪一缩。

    瞬杀!

    远远看着九个盒子落了下来,整整齐齐,黄尚舒坦了。

    你们不死,我心不安!

    东区轮回者可以关入锁妖塔内,但从一开始起,他就没准备放这些西区轮回者活路。

    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丁点可能,都是节外生枝,必须杀了,以绝后患。

    而格欧德安一惊,仔细观察酒剑仙,见他没有表情,心里狠了狠。

    黄尚杀了九个俘虏,他如果留着,日后出了什么事情,那就完了。

    所以必须也杀了。

    只是可惜了,培养了这么久的信徒。

    格欧德安使用的是信仰丝线,也顾不上主神殿惩罚了,无声无息之间,身后的九个西区轮回者,就向下软倒,没了声息。

    另外九个盒子爆出,然后被郑大通以地行术,第一时间收入。

    至此,除了弃暗投明的阿多尼斯,和真身不知道在哪里的格欧德安,其他西区入侵者全灭!

    而这些遗物盒,也将是一笔巨大的收入。

    东区欢迎你,有盒子谁都了不起。

    真棒!

    看着一排整整齐齐的盒子被收走,格欧德安的心在滴血。

    可下一刻,令他真正滴血的一幕发生了。

    酒剑仙皱起眉头:“太残忍了,你怎么不给他们选择的机会?”

    格欧德安:(≧0≦)

    特么的……

    上当了!

    跟献祭天意没关系!

    这家伙就是个双标!

    气死偶咧!

    ……

    (今天不知怎么的,太阳穴一直突突跳,一想到自己写的武林高手,太阳穴隆起两个瘤就很慌,请个假,不好意思。)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