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六十四章 特别高兴的霜之哀伤
    “沃马尔,我的名字叫沃马尔。”

    “好的,沃尔玛。”

    “沃马尔!不是沃尔玛!”

    “我听到了,沃尔玛。”

    黄尚带着吃着紫薯的中暑兽人,行走在德拉诺的大地上。

    他终于体会到,故意喊错名字,然后看着对方抓狂的表情,有多么的爽。

    乌瑟尔,圣光会脏死你!

    接下来,他准备去解决一下德拉诺的兽人,将可以回头是岸的兽人收于麾下,用作灭霸的精神信仰,填充神教的不足。

    在艾泽拉斯时,紫薯神教还是小打小闹,走中下层路线,哪怕后来算上矮人和部分暗夜精灵,信徒数目也仅仅十几万。

    其中只喜欢吃紫薯的浅信徒还占了大部分,就没多少狂热的。

    对于灭霸来说,这些信徒倒是足够他将无限宝石的力量降临下来,帮助阿尔萨斯分身。

    但真身降临却不现实。

    这可不行。

    通过黑暗之门战役,可以明显看出,暗网上下确实不容小觑,直接拼下去,就算胜利了,也是一场惨胜,艾泽拉斯会遭到巨大的损失。

    如果没有萨格拉斯的威胁,艾泽拉斯倒是可以休养生息,但现在黑暗泰坦的威胁迫在眉睫,黄尚更是计划,将艾泽拉斯作为主战场,把漫威宇宙里那个本体引过来一战,灭霸的降临就十分有必要。

    哪怕计划赶不上变化,可能会有变动,可准备得越充分越好,尤其是信徒的数目,多多益善。

    “兽人与其被燃烧军团腐化,还不如好好皈依紫薯神教。”

    “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真要信赖神明,信仰之力可要比人类充裕太多了。”

    “咔嚓!”

    正想着呢,沃马尔的脚下突然响起一道脆裂的声音。

    黄尚看去,就见一具尸骨裸露在泥土上,还未完全腐烂,但从相貌和肤色来看,并不是兽人。

    他当然知道这是哪个种族,为了符合身份,却必须问一问:“这是什么?”

    沃马尔继续啃着紫薯,美味让他沉迷,脚下则将尸体踢到一边,毫不在意地道:“该死的德莱尼人。”

    黄尚问:“德莱尼是什么种族?你们这个世界,有多少智慧种族?”

    沃马尔骄傲地回答:“除了兽人,就是德莱尼,德莱尼是一个逃到我们世界的流亡者,他们是可耻的背叛者,我们注重荣耀的兽人,将他们统统杀光,现在这片大陆上,已经没有德莱尼人了!”

    “呵,受基尔加丹的蛊惑,颠倒黑白!”

    黄尚心中冷笑。

    德莱尼人的前身,是艾瑞达人,也就是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的种族,这个种族中的大部分受到萨格拉斯的诱惑,加入了燃烧军团,但也有一部分不愿意与之同流合污,在另一位领袖先知维伦的带领下,逃离了他们的家乡。

    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不干了,好兄弟一被子,我们俩投入燃烧军团,你带着族人逃走,这是什么意思?否认他们的选择,还是不看好他们的未来?

    这两位军团头领,将维伦视为背叛者,一直追杀德莱尼,最终德莱尼来到了这片兽人的大陆德拉诺,基尔加丹也追了过来。

    所以兽人最初被燃烧军团看上,倒不是为了进攻艾泽拉斯,就是为了对付德莱尼人。

    他们确实也这么做了。

    塔纳安丛林,成了一片残忍血腥的土地,随处可见的的骨骸,见证了曾经爆发过的战争。

    无数的德莱尼人,惨遭疯狂嗜血的兽人杀戮,那是一场种族大屠杀,根本没有私人恩怨可言,无论是男女老少,都被杀死,德莱尼遭到重创,死得七七八八。

    德拉诺这个名字,都是德莱尼命名的,兽人中的萨满祭司,也是得到了德莱尼人的启发出现的,两族的关系本来很好,可惜在恶魔的改变下,血流成河。

    好在还有部分剩余,其中就包括那位首领维伦,黄尚将他们也纳入了信仰计划里面,不指望狂信,紫薯神教的教义很宽容,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即可。

    要了解有关德莱尼与兽人厮杀的细节,还要去一处关键之地,他看向北方一口高耸入云的火山:“那里是什么地方?”

    沃马尔看了过去,露出深深的畏惧和敬服之色:“那里是基尔加丹的王座!”

    “我们过去!”

    黄尚方向一转,直接往那里走去。

    随着他们的接近,无数绿色的恶魔汁液,如岩浆一般涌动过来。

    邪能的气息飞速攀升,将其他元素彻底排开。

    但事实上,基尔加丹根本不在那里。

    最初联系基尔加丹这位恶魔首领的,就是古尔丹,古尔丹还让兽人们,将这座山想象成基尔加丹的王座,想象基尔加丹本人就坐在山头之上,保佑和赐福着德拉诺所有的兽人。

    从那一天起,基尔加丹就成了兽人们的YY对象。

    都没见过真人,反正怎么强大就怎么想。

    有四头八臂的,有九十九条胳膊的,还有三十六个眼睛十八个屁股的……

    不过这种想象还是有作用的,至少燃烧军团的联系与德拉诺更加紧密,就在十年前,古尔丹率领兽人各氏族的战斗部队来到这里,哄骗他们喝下恶魔之血。

    战歌氏族的酋长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第一个带头响应。

    在格罗玛什的影响下,其它各氏族纷纷跟风,还有的自罚三杯。

    最后,除了霜狼氏族和直觉不对的奥格瑞玛-毁灭之锤外,所有兽人都喝下了恶魔之血,皮肤变成了绿色。

    简单地说,就是变成了燃烧军团的形状。

    黄尚走在这片土地上,邪能中烙印出了时空的印记,他仿佛看到了兽人众氏族歃血为盟的场面,也看到了被盲目的狂暴和嗜血吞噬的兽人们,先向德莱尼人挥起了屠刀。

    德莱尼人也不会束手就擒,有圣光赐予力量的他们,战斗力相当不俗,但显然,拥有恶魔之力的兽人更加可怕。

    黄尚的气息随之蔓延,快进地观看着这场战争,持续八年的血腥战争,最终兽人还是获胜了。

    绝大部分的德莱尼人被屠戮,幸存者全都逃到了遥远的角落,在兽人的威胁范围之外苟延残喘。

    而在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后,兽人们证明了自身的威胁,再通过黑暗之门,蜂涌入艾泽拉斯中,想要上演相同的事情。

    结果事实证明,有外挂和没外挂,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艾泽拉斯的守军力量其实还不如德莱尼,却偏偏能让兽人大军折戟沉沙。

    “我不敢上去了!”

    片刻后,两人来到山脚下,沃马尔驻足不前,看着那邪能岩浆,眼中满是恐惧之色:“你也不要上去了,你不会是那些恶魔的对手……咦?”

    话音刚落,黄尚已经正式迈入火山。

    那些邪能岩浆被他的气息压制,好像是看到了王者,直接停滞了流动,畏惧地吐着泡泡。

    黄尚视若无睹,向上走去。

    沃马尔看着,感到那背影飞速变大,竟然很快超过了整座火山,然后如神灵般坐下,俯瞰整座大陆。

    至于什么基尔加丹,自然滚得不能再滚了!

    这是错觉?

    还是气势上的真实?

    沃马尔不知道。

    但是他心中对恶魔的恐惧与臣服,已经烟消云散,快步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山顶,看到的就是一口火山,黄尚扫了一眼,倒是有些满意。

    这炕不错,能量充裕,冬天暖和。

    灭霸的王座,可以坐落于其上。

    他立刻开始祈祷,其实就是做做样子,让灭霸那边定点这里。

    兽人的世界,可没有天命之界艾泽拉斯的好福气,外来的强者能够随意进出,灭霸只需要投影过来一道意志,就足以扭转兽人的信仰。

    不过还需要一些小波折。

    比如杀鸡儆猴一下。

    “住手!入侵者!”

    正在这时,一头幽灵狼突然从后面蹿升上来,腾身飞起,化作一个老年兽人,先是怒视了沃马尔一眼,然后虎视眈眈地望了过来。

    沃马尔吓得双腿发软,看着兽人的身后也出现了数以百计的强大气息,源源不断的兽人强者纵跳如飞,从下方攀登上来,将两人包围。

    黄尚好整以暇地看着,尤其是为首的老兽人。

    他的头发已经灰白,面容满布皱纹,但身型还是十分强健,那双棕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洞察一切的森寒和锐利。

    “呵呵,真是缘分!”

    影月氏族的首领,古尔丹的导师,耐奥祖。

    关键的是,这位就是第一代巫妖王。

    是他布局,一步步让阿尔萨斯从光明的圣骑士,堕落向黑暗的死亡骑士,最后成为巫妖王。

    他的目的是夺舍这个年轻强大的身躯,结果反被阿尔萨斯吞噬了,成为天灾军团的首领,让整座大陆心惊胆战的超级反派。

    当然,现在的耐奥祖还是一名兽人萨满,他往地面插下十几个隐秘的图腾,自忖万无一失,才开口道:“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入侵者,你在亵渎神灵!”

    “兽人作为入侵者,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被入侵,是这个意思吗?”

    黄尚冷笑一声,把玩着古尔丹之颅。

    耐奥祖立刻看了过去,露出浓浓的诧异:“这是……”

    黄尚道:“一个兽人术士死去后留下的头骨,你们或许认识,他叫古尔丹!”

    众兽人大为震惊,尤其是耐奥祖,兽躯一震:“古尔丹!你杀了他?好浓郁的邪能气息,你到底是谁?”

    那个时刻想要背刺自己,头型特别好的徒弟?

    头盖骨居然在眼前这个人类的手中,邪能的气息还充裕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如此强大的神器……如此强大的神器!

    眼见耐奥祖已经浮现出浓烈的贪婪欲望,黄尚笑了笑,伸手探向背后,灰烬使者握于手中。

    耐奥祖兽躯再震:“好浓郁的圣光气息,如果被德莱尼人得到这把兵器的话!不行,我要夺下它,好好保管!”

    “还有呢!”

    黄尚又将守护之杖拿了出来。

    耐奥祖快要震出便便来了:“好浓郁的元素气息,这柄奇特的武器,萨满祭司也可以使用!”

    紧接着,黄尚握住霜之哀伤。

    这柄神兵可怜兮兮地闪烁着剑身上符文,跟霓虹灯似的,还挺有节奏。

    它要表达的意思是,饿饿饿饿!

    跟吞星似的,本来是想要饱餐一顿,结果是被胖揍一顿。

    太苦了。

    “好浓郁的死灵之器,我要……你到底还有多少把神兵?”

    耐奥祖的便便真的被震出来了。

    萨满祭司也是研究死亡的行家,因此能感受到死灵之力,只是这柄符文剑的力量过于极端可怕,让他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关键在于,对方还有吗?

    是开了神兵窝吗?

    可恶!

    太显摆了!

    可这依旧不是结束,黄尚又将玛法里奥给取了出来。

    这位大德鲁伊正在沉睡,恢复之前强行破坏黑暗之门的伤势。

    比较麻烦,看看人家恩佐斯,碗口大的伤疤,紫薯一捏,又是一条好汉。

    而这一次,耐奥祖把便便缩了回去:“这也是武器吗?这个入侵者到底来自于哪里?”

    以活的生灵为武器,兽人都没这么凶残!

    好怕怕!

    黄尚眼见他的脸色已经如开了染缸,生怕把恩佐斯捏出来,这群头发短见识短的兽人们支撑不住,也就没让六兵齐聚。

    他立于火山口,环视四周,朗声道:“我来自艾泽拉斯,被你们侵略的那个世界!”

    此言一出,兽人们顿时骚动起来。

    部分是愤怒与仇视,极少部分也有羞愧与紧张。

    黄尚又道:“就在刚刚,黑暗之门的传送通道已经被我毁去,你们对于艾泽拉斯的入侵,已经失败了!”

    兽人们这次反应一致,立刻大吼起来:“不可能!”

    “我们不是入侵,是为了生存!”

    “弱者就该被强者蹂躏!”

    耐奥祖最直接,看着一排神器:“如果你认为用它们,可以祈求一个体面的死法,我同意了!”

    “弱者就该被强者蹂躏,很好的觉悟!”

    黄尚将灰烬使者、守护之杖和古尔丹之颅往背上一收,玛法里奥朝边上的土中一插,只剩下特别高兴的霜之哀伤,斜指地面:

    “你们将死在霜之哀伤之下,相信我,不久之后,你们会想再死一次!”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