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十章 朝野震动
    九夷族长一死,首先愤怒若狂的是刑天族。

    他们狂冲而上,再也不顾阵形,彻底陷入到玄鸟阵中。

    于是乎,四面八方的攻势涌来,一柄柄长矛刺入体内。

    再是强横的种族,终究不是上古之时的战神,被一一杀死。

    人族的强大,体现的地方就是群体的合作,而非个人的勇武,反观刑天族,属于他们的时代早已过去。

    事实证明,再强大的军队,再勇猛的种族,也会士气崩溃的。

    眼见着族长身亡,出战的刑天族人也死光,剩下的九夷族士气彻底崩溃,丢盔弃甲,一路奔逃。

    商军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大好时机,刀光与枪影幻成千重雪浪,冲击过去。

    最终,出战的六千九夷战士几乎无一生还,被全歼在了十万大山之外。

    幸存的几位巫族被羽民抱着,拍着血色的翅膀,一路进入深山祖庭,拜倒在祭坛下方,凄厉地高呼道:“大祭司,我们败了……族长……族长他……被商军所杀!”

    大祭司闻言默然,脸色凄苦,半响后长长叹了口气:“天数如此,天数如此啊,封山吧!”

    巫族闻言大惊:“封山?可族长说过,一旦封山,我族就会慢慢的死去啊!”

    大祭司摆了摆手:“族长死去,我将暂代九夷族的领袖,我下令封山,自有用意,你们执行便是!”

    话到这个份上,众人也只有领命:“是!”

    “九夷封山了!”

    大半日后,十万大山边缘,看着冲霄而起的光柱,刚刚从诅咒中恢复过来的黄飞虎眨了眨眼睛,满满的不敢置信,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

    这场辉煌的大胜,直接将九夷族逼得封山了?

    自始至终,大商都没想着覆灭九夷,因为自从蚩尤战败,剩下的部族逃入这里面,如果能杀早就杀了,也用不到等到现在。

    事实上他们只要躲入山中,即便派出十倍的兵力,都难以剿灭。

    这就是气数未尽。

    已经衰败到了极致,但还没有完全断绝。

    等到千百年后,剩下的各个种族全部消失,只留下人族,九夷也就彻底消失于历史长河中了。

    这就是物竞天择。

    人族懂得这个道理,因此不断传承文化,增强自身,才有了如今万灵之首的地位,用限制地肺来遏制九夷的发展,以最小的代价,完成最大的战果。

    可现在……

    对阵九夷,完全不需要那么麻烦了。

    “配合得不错,夜王!”

    黄尚微微一笑,颇为赞许。

    他在神魔区没有根基,本就是中立的夜王算是唯一盟友了,而对于夜王来说,能搭上这位未来有可能成为统御者,名副其实轮回者老大的关系,那自然比起投靠其他,做一个边缘神魔要强。

    因此对于降神计划,夜王是全面配合黄尚的,为此不惜选择了九夷大祭司这个冷门的角色,作为第一个降神目标,为的就是在黄尚刚刚降临,最为困难的时候打下第一桶金。

    现在功成。

    从九夷族主动出战,战略失误,到害死族长,彻底溃败,最后决定封山,双方打了个漂亮的配合。

    这也是降神计划的恐怖,两个相对于整个世界而言,并不重要的剧情人物,就能起到偌大的反应,开始改变历史进程。

    接下来,还有更多。

    ……

    东鲁。

    东伯侯姜桓楚立于最高的城墙上,眺望远方,神情凝固。

    身后传来脚步声,尚未成年的幼子姜文焕走了出来,看向远方天空的奇景:“父亲,那是什么?”

    姜桓楚喃喃地道:“如果古谱记载未错,那是九夷族封闭了十万大山,当年他们败走逐鹿,遁入大山时,就以九黎将士的鲜血封山……”

    姜文焕虽然年幼,却也知道其中利害关系,变色道:“这怎么可能?”

    “眼前发生的事情,就不要说出这种话了!”

    姜桓楚沉声道:“十数日前,微子启和黄飞虎带领一万将士,征讨九夷,如果是因为他们的话,那寿王殿下,有对手了!”

    期望值越低,惊喜越大。

    以微子启之前的举动,此战能够击退九夷,取得一场小胜,就能让朝野上下刮目相看。

    正因为知道这点,为了确保女儿能母仪天下,姜桓楚才没有给粮草。

    此举或许会让帝乙不悦,但那位老帝王身体越来越差,时日无多,现在还是要看新王。

    万万没想到,哪怕是只有一月粮草,对方居然创造了更大的奇迹,逼得九夷封山。

    至少在数十年之内,不用担心九夷犯境,一下子为大商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啊!

    关键是这种大功,完全可以抵消微子启这些年间的颓废,朝野上下会自动解读,这是磨砺自身,才有此时的一鸣惊人。

    姜文焕对于皇位的争夺并不上心,虽然由于姐姐的关系,肯定是偏向寿王的,但还是觉得寿王大位已定:“父亲,你不用担心,寿王殿下不会败给微子启的!”

    姜桓楚道:“如果他能稳住心,这些年的差距确实不会被抹平,毕竟现在老臣全都支持嫡子,就怕他自乱阵脚!”

    姜文焕问:“父亲,那我们要做什么啊?”

    姜桓楚摇了摇头:“我们什么都不要做,我们不是朝歌的臣子,只要经营好东鲁之地就行,无论是谁继位,都要依仗我等四大诸侯,哪怕微子启成帝,他也不敢对我东鲁如何,只是到时候,怕你姐姐的日子就难过了!”

    姜文焕终于担心起来,回到房内,就取出竹简开始写信。

    匆匆一封信件写完,立刻命令最信任的士连夜骑马,送往朝歌,通风报信!

    ……

    就在东鲁对于九夷的封山给出反应之际,另一伙道人也来到了十万大山外,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怎会如此?”

    “这九夷可是欠了我西方教的因果,此时封山,若再错过人道洪流,我教何时才能兴盛?”

    讨论的正是八位道人,个个相貌惊奇,不似良类,身上的气息更与东方仙道格格不入。

    他们面色难看,七嘴八舌地述说了片刻后,齐齐看向为首的道人:“帝天师兄,我们现在该如何?”

    名为帝天的高瘦道人抿起嘴唇,目光扫视,寻找那冥冥中的因果之线:“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九夷能有此栖身之地,是我教赐予,他们既无法还此果报,便由那逼其封山之辈承受!找到了!”

    他的手掌升起,上面闪过玄鸟的虚影,目光流转,似乎透过层层空间看到了这里,鸟眼里面露出清晰的不屑之意。

    这种不屑他们在中土的仙神身上见得太多,倒也见怪不怪,但这玄鸟代表的大商皇族倒是少见。

    帝天道人掐算片刻,眉宇间露出悲悯之色:“此人与我教有缘,须寻之!”

    其余七位道人闻言纷纷赞同:“善!”

    他们雷厉风行,立刻循着气息追溯,很快来到了战场之外,向下俯视,见到了正在打扫战场,收敛尸体和战利品的商军。

    而中央那个穿着XXL号盔甲,威风凛凛睡觉的皇族,可不就是目标么?

    另一位摩呼道人开口:“他是帝乙的大皇子,微子启,原本没了王位希望,如今看来竟是气数大涨!”

    帝天道人道:“如今天机混乱,即便是教主也无法事事算尽,需当谨记,不可以老观念待之。此子与我教有缘,待他醒来,且叫我一席话语,让他知我教五蕴、四谛、十二因缘之妙论,高洁厚德,裨益无穷。”

    其余七位道人再度赞同:“善!”

    “上钩了!”

    有关八位道人的关注,黄尚早就察觉,依旧老神在在地睡着觉。

    别看九夷在原剧情里就是跑龙套的,实则牵一发而动全身,若从历史上看,纣王正是征伐这个地方,导致朝歌空虚,被周武王所趁,若从因果上看,西方教落下的关键一子就在这里,现在棋子出问题了,对方自然有所反应。

    这鱼儿显然是准备上钩了,钩直无饵,也不妨碍西方教的迫切。

    微子启钓鱼,愿者上钩!

    于是乎,黄尚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期间黄飞虎不敢打扰,给五色神牛揉好屁股后,就让这头爱骑托着这位大皇子,往东鲁城池而去。

    东伯侯姜桓楚哪怕有所偏向,也绝对不会对大皇子做什么,但出于防备,他要将战利品收拢,尤其是刑天族的尸体,将要以最震撼的形式送入朝歌。

    黄飞虎的政治想法相当简单,这不是造势,而是这位大皇子应得的。

    做到无愧于心。

    眼见大皇子与黄飞虎分开,帝天道人更加开心,一路尾行,看着这位大皇子一路呼噜呼噜,睡到了东鲁城里面。

    姜桓楚和姜文焕早已候着,就见这位放浪形骸的皇子一路睡到了面前,齐齐拱手道:“殿下!”

    黄尚醒来,回礼道:“姜侯爷!姜小侯爷!”

    从权势来看,四大诸侯之首,要远超一位皇子,甚至从地位上看,四大诸侯也超过。

    这就是分封制度下的无奈,商朝看似是一个完整的国家,但各个诸侯国的臣子都是自己设定的,堪称国中有国,只是受中央调遣而已。

    不过除非全部反了,否则一个诸侯国造反的话,朝歌都不需要出动,只要下令让其于诸侯围攻,就能平乱,比如苏妲己的父亲苏护,就是这样造反失败的。

    因此如今的四大诸侯,对于朝歌的忠诚度还是有的,在确定了九夷的战绩后,姜桓楚父子觉得眼前的皇子深不可测,不敢怠慢,以最高规格款待之。

    黄尚来者不拒,吃好喝好,玩好睡好,嗨皮非常,竟是乐不思蜀了。

    但等到黄飞虎那边将战利品打包完成,这里姜桓楚又表示挤出粮草,供大军回程,他立刻动身,毫不迟疑。

    在依依惜别后,姜桓楚看着这位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这位殿下心机深不可测,寿王危矣!”

    姜文焕却是笑得很开心:“父亲莫担心,我早已书信一封,交予姐姐,让她劝告寿王殿下!”

    府上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姜桓楚的耳目,儿子写信他也是知道的,并非阻拦,却也不再看好:“就怕寿王不听啊!”

    ……

    “轰隆!”

    朝歌,寿王府邸,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一个巨鼎落了下来,嘭的一下砸在地面上,顿时烟尘四起,石板开裂,众侍女噤若寒蝉,看着那道暴怒的声音,大气也不敢出。

    “该死的,该死的!微子启,你竟敢欺瞒于孤,整整十五年!”

    未来的纣王确实暴怒着,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胞兄碎尸万段。

    不仅是因为九夷传来的大捷,让帝乙龙颜大悦,也不光是群臣风气的隐隐转向,而是一种愚弄。

    他本来根本没有将那个整天吃吃吃的肥胖哥哥放在眼中,万万没想到对方不声不响,居然在眼皮子底下发展起来,一出朝歌就如龙游大海,一发不可收拾,纵观当朝,东边的九夷和西边的犬戎就是心腹大患,帝乙出征数次都没有解决,结果却被他直接拿下一个。

    再结合微子启出征时,自己漫不经心的嘲弄,寿王就觉得他像是一个蠢货,被愚弄着。

    因此暴怒。

    如果微子启站在面前,他会毫不迟疑地将之以最残忍的方式杀死,丝毫不念兄弟之情。

    不愧是纣王。

    关于纣这个字,有谥号、先号后谥、生前称号等多种推测,各有各的见简,其实也都是猜测,并不一定是周朝为了抹黑商朝最后一代帝王的谥号,也有可能是纣本就是帝辛的称号,后来被扭曲了字意。

    毕竟黑纣王的不止周朝一个,有本书叫《纣恶七十事发生的次第》,文中列举纣王的罪行,其中距离商朝最近的春秋时仅有六项,到了战国增加二十项,到了西汉增加二十一项,到了东晋再增加十三项。

    也就是说,流传下来的纣王恶行,是历朝历代累积叠加的,把什么坏事情都往身上安。

    嗯,这个在后世的网络上,也有两个大恶人受到了相似的待遇,一个是孙笑川,还有一个……

    而纣王在封神世界里,那是绝对的暴君,没得洗,设定就相当于已经被历朝历代黑过之后的那个终极版本,暴虐残忍,愚昧昏庸,好色无度,毫无优点可言。

    现在哪怕还未登基,但由于受到了挫折,不再像原剧情里,在女娲庙之前的时间段都是一帆风顺,骨子里面的暴虐和残忍顿时体现出来。

    他是真的想让微子启死,无时无刻不在想。

    以巨鼎发泄之后,寿王擦了擦汗水,看向一众战战兢兢的侍女:“今日有何人来府?”

    侍女禀告:“依旧是费仲和尤浑。”

    寿王问:“太师闻仲、首相商容、上大夫梅伯、上大夫赵启……他们都没来吗?”

    侍女颤声道:“没有。”

    嘭!

    寿王一挥手,直接将她抽飞出去,跌入池中,鲜血弥漫上来,眼见着就是不活了。

    其余侍女更加恐惧,却连惊呼一声都不敢,府内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寿王粗重的喘息声。

    等威望声名都极高的官员,以前都是常来府邸的,虽然他很讨厌这群臣子反复的教诲,但也不排斥这种拥护。

    结果现在九夷的事情一出,朝野震动,这群老臣立刻在准备相关的祭天仪式,要向上苍展现出帝乙的功绩,其他一切都放到一旁了。

    包括他。

    “该死的!”

    寿王甩了甩手,一脚踩在旁边的鼎身上,将之蹬飞出去,又撞死了两个过路的内侍,这才低吼道:“将费仲和尤浑给孤带进来!”

    很快,一高一瘦,一胖一矮的费仲尤浑,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叩首大礼:“拜见寿王陛下!”

    平时以两人的官阶,根本不够资格来到寿王面前,这个时候来府,也是一场豪赌,正是看中了那些正直的老臣以国家大事为重,钻了个空子。

    患难见真情,反正寿王就是这么认为的,看着两人顿时觉得哪里都顺眼,嗯了一声:“起来吧!你们见孤,可有话说啊?”

    费仲吞咽了一下口水:“禀告殿下,我们认为,九夷一战,颇多蹊跷,殿下虽然与大殿下兄弟情深,却也不得不防啊!”

    尤浑接上:“是啊,听闻那九夷大祭司手段诡异,能施以诅咒,夺人心智,万一大殿下被敌人暗算,放松警惕,害了陛下,这可如何是好?”

    他们不敢卖关子,先将关键内容奉上,果不其然寿王听了大感兴趣:“你们能有此虑,孤心甚慰,那该如何做,才能保证……孤的那位兄长,不会被敌所欺瞒啊?”

    费仲和尤浑心中狂喜,齐齐奉上一物:“请殿下过目,此法若成,可保无碍!”

    “哈哈哈,好,此事若成,孤不会亏待你们的!”

    寿王迫不及待地接过,仔细一瞧,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眉宇间的残酷之色再也压制不住:“微子启,孤要你没法活着回朝歌城!”

    ……

    (今日一万五爆发,开始还更。)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