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十六章 最初的化身!最后的世界!黄裳突破!

正文卷 第十六章 最初的化身!最后的世界!黄裳突破!

    对人才的重视,使得寿王很快召见了第一批前来投效的平民,鹤立鸡群的黄裳脱颖而出,在军政要事上都发表了独特的见解后,被安排到了沬邑军舍中。

    军舍就是军校,贵族的子弟会被送入其中,进行射、御、搏击、兵法等等领域的学习。

    这是帝王展现仁德,收买人心的一个手段,可惜贵族子弟向来有父兄长辈私人教导,这种军舍的意义其实是名大于实,在帝乙的爷爷辈,就已荒废了。

    黄裳带着一群平民子弟,被安排去重建军舍,在群臣的眼里,就如笑话一般。

    放心,没有哪个贵族子弟会去学的!

    这么一说,确实放心了。

    他要教的,从来不是生来贵胄,而是这世间千千万万的普通人。

    前几日,黄裳就与众人一起,打扫军舍,扫开落网的蜘蛛,除去丛生的杂草,将漏风的墙面和门窗修复,恢复干净整洁。

    然后开课。

    说是平民人才,大部分也只是识字的程度,在这个年代已经十分不容易,早已被黄裳的学识和胸怀所折服,迫不及待地聆听教诲。

    黄裳不会令他们失望。

    他所教授的内容,是易经道藏,八卦之解;

    他所传授的思想,是儒家之德,文华之道。

    儒家最初的理念,礼乐教化,王道治国,表现形式为礼,实施核心为德。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由君王的个人之德,扩大到政治之德,统治者以自己合乎规范的行为,引导人民,达到化民成俗的目的。

    上行下效,统治者是仁德圣君,官员百姓受之教化,也都做君子,这天下自然太太平平。

    可能实现么?

    自然不可能。

    但其中的很多思想,是值得学习的。

    别说儒家,诸子百家都是如此,各自的追求都太完美,无法得到完全的实现,却流传百世,影响着文明进程。

    同理黄裳原版的宋代儒学,融合了许多学派的精髓,后来又行走各界,参悟各家学派,去糟存精,无论是在驻地内部,还是到了这诸天万界,他都能因地制宜,结合当前时代的情况,传播知识,开启民智。

    于是乎,在简陋的军舍中,随着黄裳的讲述,八道流转着光辉的符文之影,冉冉升起,悬于半空,由虚到实。

    或傲视凌云,或沉重坚实,或迅疾无影,或迅猛暴烈……

    天地风雷,水火山泽!

    八卦之中,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巽代表风,震代表雷,坎代表水,离代表火,艮代表山,兑代表泽,本是大自然中的八种现象,被伏羲归纳总结,籍此衍化万物,周而复始,无所穷尽。

    而自从伏羲衍化八卦以来,历代都有对八卦的探索和注解,西岐姬昌演化周易,也是对八卦的注解。

    如今黄裳同样是传授八卦,为的是启迪智慧,一窍通百窍通,对于天地万物,自然百态产生思索,有了自己的理解,那么无论学习什么,都会事半功倍。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他的立意之高,可以说集古往今来所有名师之大成。

    于是乎,随着黄裳在军舍讲学,不仅周围越来越多的平民被吸引过来,就连来朝歌参加登基大典的部分小贵族,都驻足聆听,如痴如醉。

    换成以往,他们根本不屑于跟贱民在一起,可此时却不自觉地打破人心的隔阂,沉浸在真正的大道海洋里。

    很快,围墙的限制就已阻止不了好学之心,越来越多人趴在墙头,聆听教诲。

    这一日,人群之中,又多了三位贵族,父子三人。

    为首的老者头发略显花白,面容智慧慈祥,一副乐安知命之相,位于右手的长子丰神如玉,俊朗非凡,位于左手的另一子则虎头虎脑,眼神明亮,英气勃勃。

    三人聆听许久,除了小儿子还未成年,不明世事,另外两人都露出震撼的表情。

    老者低语:“教化万民,此圣人之道也!”

    长子低声:“父亲,这位先生落魄于草庐,可请至我西岐啊!”

    老者微微摇头:“我也很希望,但不行啊……”

    长子有些诧异,父亲绝非妒忌贤能之辈,他自己所演化的周易,也是为了让更多人领会圣人伏羲的用意,此等人才,岂容错过?

    他却不知道,正是因为这位的讲解,太过通俗易懂,水平太高,才让老者拒绝。

    这是真的教化万民,而不是口头的善施仁德。

    别人都玩虚的,就你当真了,这还了得?

    贵族的地位,很大一方面就在于对知识和文化的掌握,正如祭司对天象和医理的把握,获得超然的地位一样,如果人人开智,阶级又怎能固化,贵族的地位又怎么维持?

    所以这样的人才,他不敢要,西岐也不能要,否则贵族老爷们会不开心的,所谓仁政怎么普及下去?

    “可惜了……可惜了……我们走吧!”

    老者叹了口气,深深凝视着学堂上那位光芒万丈的先生,遥遥一礼。

    作为统治者,他等着看殷商的好戏,但作为周易的著作者,文明火种的传递者,他又心生敬意。

    并且他觉得,别说西岐容不下此人,朝歌更是不可能容下,如果对方不愿意向贵族阶层低头,下场恐怕会十分凄惨。

    因此这一礼,也是拜别。

    带着两个儿子,就此离去。

    他们是极少数离去的,其他人都听得如痴如醉,其中俨然有一位面皮蜡黄的道人。

    准提道人。

    这位教主听完后得出结论:“此子与我西方教有缘!”

    见一个缘一个。

    老渣男了。

    如今的西方,是真的化外之民,连像样的文字都没有,接引和准提在矮子里面拔尖,好不容易挑选了八部天龙出来,废了老大的劲,结果连截教三代四代弟子都打不过。

    如今看来,想要西方教兴盛,三条路必须重视。

    第一是渡化东土的有缘之士,第二是得人道皇权认可,兴建寺庙,招揽信徒,第三则是让西方变得聪明起来。

    第三点原本最难,接引准提都不抱什么希望的,但此时见到黄裳,开心得脸更黄了。

    不过下一刻,他目光一斜,看向半空。

    那里飘来几朵彩云。

    “截教弟子?”

    这段时间,他闲着也是闲着,不断调教余元和马元,发现了些奇特之处。

    这两位截教弟子,有着奇特的力量庇护,居然能抵挡住他亲手渡化。

    准提以为是通天给各个弟子加的庇护,直叹人心不古,连三代弟子都要防备,却不知那是秩序烘炉和源力屏障,对于轮回者的保护。

    他们毕竟是七星级神魔,虽然肯定打不过混元大罗,但也能坚持一二,以致于准提虽然得到了两位轮回者的身子,却得不到他们的心,当然也谈不上收服。

    如今,终于撑到了援军抵达。

    彩云上立着两位女仙,一位容貌端庄,头戴金冠,身背飞金剑,手托玉如意,一位霓裳婀娜,容颜俏丽,目光巡视。

    以她们的修为,难以发现准提的踪迹,却能追踪余元战斗时留下的痕迹,身为同门,当然能分辨上清玄功气息,霓裳女仙道:“余道友的气息就留在朝歌城中,妖人并未远离,还在这里!”

    金冠女仙目光一厉,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在大商朝歌,动我截教弟子!”

    她正是余元和闻仲的师父,通天四大嫡传弟子中的金灵圣母。

    这位在截教可谓女仙第一,地位仅在多宝道人之下,战斗力极度强横,原剧情里独斗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完全不落下风,还是被燃灯道人用定海珠施展正义的偷袭,才被打死。

    此次是被菡芝仙找上门去,说发现余元在朝歌城被妖人所害,金灵圣母关心徒儿,立刻亲自动身来此。

    如今天机混乱,即便是师徒,也不可能远隔万里,测算祸福,因此直到朝歌城外,金灵圣母推演天机,才发现余元的气机微弱,感激地道:“此次多亏菡芝万里迢迢,赶来相告,等我救出余元,定要让他好好谢你!”

    女仙抿嘴笑道:“同为截教门下,又何分彼此?”

    她的眼中闪过精芒,心里实则焦虑万分。

    因为此来救的不是余元和马元,是两位神降轮回者啊!

    她正是滕玲,七星级数一数二的神魔强者,不服月关调配,准备自成势力,与之周旋。

    这个周旋,是为了保证自身的利益不受损害,不会被月关拿来当棋子利用。

    结果月关那边还没反应,两个倒霉催的家伙,居然直接撞到了准提道人手中。

    西方教没脸没皮,见谁都有缘,万一暴露出卧底的信息,可就全完了。

    因此滕玲收到两人求救后,立刻主动出击,去通知金灵圣母。

    如果可能,她也想请出通天教主,但想想不太现实,还是从金灵圣母入手的好。

    幸亏菡芝仙虽然是三代弟子,修为并不强,仅仅是精擅驭风奇术,移动极快,但人脉极广。

    在原剧情里,闻仲就是得了她的指引,去金鰲岛请十天君,布下十绝阵,后来在赵公明的情节中,菡芝仙又劝说云霄,将金蛟剪借于赵公明,赵公明挂了后,菡芝仙十分义气,连同三霄与彩云仙子一道前往商营相助闻仲,最终被慈航真人定风珠所制,死于姜子牙的打神鞭之下。

    这位相当于小半个申公豹,头铁心肠热,她对余元被拿四方奔走,金灵圣母半点疑心都没有。

    而此时确定了范围,金灵圣母不再迟疑,纤手一扬,升起一尊黑塔。

    这黑塔样式古拙,塔身有四象星宿之纹,对应四象神兽,正是金灵圣母招牌法宝,四象塔。

    四象塔一出,一股恐怖的力量凌空压下,专门针对仙气动向,更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之影奔走寻敌人。

    四象塔一出,准提道人真要隐蔽,还是能遁走的,但他毕竟是一教教主的身份,不再掩饰,手中树枝轻轻一点,落在四象塔上。

    这一点没有半丝烟火气,却在接触的霎那,将四象消弭于无形,金灵圣母面色立变,毫不迟疑,又将掌中如意打出。

    嗖!嗖!

    那如意落在空中,须臾便幻化成一龙一虎,左右围去。

    准提道人莲步一起,升上半空,一龙一虎扑了个空,合在一处,变回如意,飞入金灵圣母手中。

    她的脸上露出无比凝重之色,看向现身的准提道人,见礼道:“原来是西方教主,驾临于此,金灵失礼了!”

    准提笑眯眯地赞道:“道友根性极厚,修为高深,当知如今杀劫运起,仙道自危,何不去我西方极乐世界,清净胜境,不染劫数?”

    金灵圣母心中大怒,敬的是那与通天教主相等的混元大罗之境,而非准提道人这个人贩子,语气也不禁森冷起来:“我的徒弟余元,就是被教主以力擒下,强行西去?”

    准提道人微微摇头:“此言差矣,是贵徒逞凶,先以化血神刀害我教护法性命,又要赶尽杀绝,灭我八部众,才不得已出手,我西方与贵教这千年来虽有争执,却也无这般穷凶极恶之举,这便是道友的授徒之道吗?”

    金灵圣母掐指一算,不禁无言,暗骂余元做事太绝,不留余地。

    菡芝仙却清楚得很,轮回者下手哪会有活口可言,都是冲着杀人全家去的,公平的讲,这次准提还真的占理。

    但如果事事讲理,天下也就没有那么多纷争了。

    金灵圣母眉头一扬,运转上清玄功,重新御使四象塔和玉如意,摆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势:“那依教主之意,是要将我也掳去西方,为你教徒偿命了?”

    准提脸上叹了口气:“道友既是不愿,我又岂会强逼,去休去休!”

    七宝妙树一摆,去的是金灵圣母,一击将她轰退十万里之外,直接没了影子。

    但还有一个仙子留下了。

    菡芝仙。

    准提确实没准备掳走金灵圣母,毕竟这位与通天教主的关系太过密切,一旦带去西方,恐怕再无清静之日。

    但截教万仙来朝,人才多多,不带金灵圣母,这个菡芝仙倒也将就,可以带回去做一尊女菩萨。

    收一些三代弟子,还不至于把通天教主给逼出来,毕竟那家伙的脸皮比他薄多了。

    然而滕玲心中冷笑,却是不怕。

    只因那七宝妙树的力量刚刚抵达,半空之中,陡然落下一条恢宏的宝光长河。

    长河之中并非一件法宝,而是由数以万计的法宝,聚众成阵,轰落下来,于千钧一发之际,护住了菡芝仙。

    宝光辉耀之际,滕玲看到,一位中年道士带着一位金冠仙子落下,不禁故意欢喜地高呼道:“多宝大师兄!”

    来者正是多宝道人和其徒弟火灵圣母,前者微微点头,后者则与滕玲交换了一个隐秘的眼神。

    又是一位同志。

    安排他神降火灵圣母,就是为了接近多宝道人,关键时加以利用,此时果然派上用场。

    既然知道目标是准提道人,滕玲自然不会天真地认为,单单金灵圣母出手,能够抵挡得了这位混元大罗,因此她让火灵圣母借口,带多宝道人外出,只要在大商境内,多宝发现截教门下与西方教对峙,绝对会以最快速度赶来。

    “堂堂西方教主,如此行径,令我不齿,多宝领教了!”

    多宝道人不愧是原剧情里就敢跟太清交手的大能,眼见准提当面,怡然不惧,拂袖一展,无数宝光飞散出来,组成大阵。

    这里的每一件法宝,都是多宝亲手炼制,从低到高,代表着修行路上的理解,对天地万物的感悟,万宝大阵落成,向着准提的七宝妙树压去,每一件法宝更是探出无形的触手,将上面的力量抓摄分薄,加以压制。

    准提枯瘦的手掌一摆,七宝妙树震动,混元大罗之力使出,瞬间就摧毁了成百上千件精心祭炼的法宝。

    但多宝道人丝毫不慌,双手幻化出千万道幻影,结印祭炼,那毁灭的法宝拆分重组,转瞬间又诞生出一件件全新的法宝来。

    破而后立,层层叠叠,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这已经突破了法宝的界限,而是一种道印,通过法宝的外在表现形式呈现,将工具的效用开发到了极致。

    以宝证道!

    旧的法宝不断破碎,不断拆分,新的法宝不断嵌套,不断诞生,多宝大阵与七宝妙树斗得精彩纷呈,居然短暂地抗衡住了。

    “师兄,我来助你!”

    而下一刻,金灵圣母再度出现,却是跨越百万里之地,以比起筋斗云还要快的速度,重新赶回战场,龙虎如意、四象塔、七香车、飞金剑,诸多法宝使出,以一身深厚玄功催动,与多宝合力大战准提。

    “中土真乃人杰地灵!”

    准提发出由衷的感叹,十分羡慕,依旧潇洒应对。

    菡芝仙与火灵圣母退到边上,紧张观战。

    她们的心里其实很清楚,就算多宝和金灵在仙人这个级别中再强再厉害,还是没有丝毫胜算的。

    到了混元大罗之境,运用的更多是大道之力,因此才能天地灭而我不灭,而多宝金灵之流,使用的乃是仙力灵力,无论修为多高,境界的鸿沟差距,就决定了他们在此界内,是绝不可能敌过混元教主的。

    诸不见准提自始至终,都没有动用金身,还不如原剧情里降服孔宣时所使用的力量大。

    不过孔宣没有后台,多宝和金灵却不同。

    此时随着双方的交锋,准提道人感到四股锋锐绝伦的力量,隐隐向着这里瞄准过来,顿时感到如芒在背。

    果然,两位嫡传弟子战西方教主,即便是天机迷蒙,此等交锋,也令通天亲自关注了这里。

    他自恃身份,即便对方是混元教主,也不欲以多欺少,只是运起诛仙四剑。

    如果准提敢以大欺小,强行收走他的徒弟,那说不得,诛仙四剑就要在这位西方混元的金身上,狠狠扎几个窟窿了。

    既然通天已经关注到这里,准提也不准备跟截教彻底翻脸,树枝一转,两道身影从自身所带的净土洞天内飞出。

    “放人了!”

    多宝和金灵舒了一口气,滕玲更是如蒙大赦。

    总算借助通天教主的威慑力,救回了同伴,虽然余元和马元的表情都有些?▽?,看来被西方教洗脑得不轻,但只要没透露出关键秘密,就是有惊无险。

    只是这准提也够怂的,这么快就认输了。

    错了!

    准提之所以将吞下口的肉给吐出来,通天教主的威慑只是一方面,关键是他还有了新的目标。

    七宝妙树一刷,轰开多宝和金灵,向着不远处的学社落去。

    目标黄裳!

    他要带着这个文华惊天的人族圣贤,去往西方,启迪万民智慧!

    “那不是月关的契约者么?”

    直到这个时候,一心放在混元教主身上的滕玲,才注意到了熟悉的身影,心中惊喜不已。

    月关啊月关,终于轮到你感受混元教主的不要脸了么?

    教主出手,确实非同凡响。

    由于准提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此前交锋毫无波澜,朝歌内并没有受到影响,普通人也不知道就在他们头顶上方,有搬山填海,翻天覆地,甚至能重开世界的大能交锋。

    直到此时,一截平平无奇的树枝向下面落来时,所有人的动作才凝固在一瞬间,连眼珠都失去了转动的可能,整个朝歌除了王宫,好似都时间暂停了一般。

    唯有那道教书匠直面混元压力,缓缓起身。

    本来想以普通教书先生的身份跟你们相处,但现在看来,不行了。

    在各方面色震惊的注视下,黄裳的至圣文袍扬起,道法自然,天人合一!

    那张温润如玉的面庞,双目如一泓清水,简简单单,洗清世间污浊,却又能直面万千压力,为了心中的目标,虽千万人吾往矣。

    为了那个真正教化万民的信念,即便是面对混元大罗,他也完全不会退缩……

    突破吧!

    最初的化身!

    最后的世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