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正文卷 第三十四章 从此再无西方教
    非铜非铁亦非钢,曾在须弥山下藏。

    不用阴阳颠倒炼,岂无水火淬锋芒?

    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

    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封神群仙众多诗词,若说传扬度最高的,还是这首对诛仙四剑的介绍。

    一句大罗神仙血染裳,太威风了。

    现在,这天地第一杀伐利器,就静静地躺在金灵圣母的锦囊妙计里面。

    诛!绝!戮!陷!

    诛仙锐利绝伦,斩破一切防御!

    绝仙天绝一线,克制一切变化!

    戮仙必杀必死,专破一切复生!

    陷仙天涯咫尺,同化一切规则!

    四剑同起,诛仙剑阵!

    当然,由于阵图还在通天教主手中,而且那是混元之下难以布置的手段,因此诛仙剑阵是摆不出的,仅有四剑。

    这也够了。

    哪怕面对西方教主,也够了!

    下一刻,当面黄肌瘦,头上插花的准提道人刚刚出现在西岐战场时,金灵圣母的手指一弹,正落在陷仙剑上。

    嗖!

    陷仙剑直接消失,完全不见神剑形体,取而代之的是游走在空间里的一线红光,将准提的即将降临的身形向外推去,推向无穷远处。

    “诛仙四剑?”

    这位混元教主顿时面色微变。

    这年头是怎么了,西方教被截教以多欺少,现在身为混元教主,想要以大欺小一下,都不可以吗?

    关键是在多宝的宝光海洋里沉浮不定的燃灯!

    “教主救我!”

    被扒光了法宝的西方教三教主,就像是溺水的普通人,四肢趴在一支木板上,随着海浪翻卷,时隐时现,发出求救的声音。

    没办法,他的金身正在被消磨,那能照彻万古长夜的明灯,火焰都开始飘摇不定。

    一旦完全熄灭,就代表着圆寂,燃灯在仙道上浸淫了无数岁月,又得两家所长,怎愿上榜,前功尽弃?

    燃灯接受不了,准提也接受不了,慈航作为未来的四大菩萨之一,上榜都给西方教的气数带来严重的创伤,燃灯可是三世佛之一,代表着过去,如果没了的话……

    因此准提道人直接现出了二十四首,十八只手的圣像,火力全开,七宝妙树向着金灵圣母刷去。

    可就在陷仙剑将他的降临阻碍了一瞬之际,金灵圣母已经一一激活了绝仙剑、戮仙剑和诛仙剑!

    不单单是金灵的仙力,还有通天教主留于剑中的混沌之力。

    四剑起处,呈现出无可匹敌的最强姿态,剑气无声无息地突入准提道人周身,后发先至,比起七宝妙树更快上一分。

    从剧透里,通天教主知晓了自己是如何败的。

    诛仙剑阵非四位混元大罗不能破之,确实是偌大的名头,但表现的方式实在太过被动。

    这种戮天绝地的剑阵,根本不应摆下等待敌人来破,而是要主动出击,将所有敌人轰杀至渣。

    此刻就是如此,再也不是四剑各悬一门,绽放万道剑气,看上去牛逼轰轰,其实失之灵活,而是主动出击,杀伐无双。

    准提七宝妙树似缓实急地刷出,身为混元大罗,运用的都是开天辟地的混沌之力,并且在这等交战里,近乎全力以赴,两者相触,爆开的不是激烈绝伦的火光,而是一片极致的黑暗。

    黑暗之后,又现光明,天地纯净,连带着整个世界都变得透明起来。

    多宝道人、金灵圣母、十天君、九龙岛四圣、吕岳师徒、西方教上下以及下方交锋的凡俗军队都是一定,任何运动的事物都停滞于一瞬,成了一幅静止的画卷。

    混化天地,方寸宇宙。

    这是准提道人为了营救燃灯,所做出的不得已选择。

    因为它并不能遏制诛仙四剑的锋芒,反倒在这种绝对的凝固下,破灭一切的诛仙剑意,依旧闯入其中,哪怕变得举步维艰,慢得仿佛蜗牛攀爬一般,但依旧以一种坚定无比的势头,斩向准提的金身。

    嗡!

    仿佛跨越千山万水,历经千辛万苦,陷仙剑首先震动,同化准提所演变出的无穷规则,然后绝仙剑震动,禁绝了七宝妙树的一切变化,最后诛仙剑和戮仙剑齐齐落在金身之上。

    前者锋锐绝伦,即便是大罗金身,也要见血,斩形即斩神!

    后者戮绝一切,哪怕西方教有万千妙法,可恢复治疗,都统统无效!

    最可怕的是,这四剑看似各有分工,却在一个巧妙到极点的时间点,合归为一,将威力聚合,直刺金身一点。

    这一剑即便是号称万劫不灭的混元大罗,也不敢硬接,金身上面的武器齐齐撤下,十八臂同时握住一面旗帜,徐徐挥动,顿时氤氲遍地,异香笼罩,有上千青莲绽放,护住他的金身。

    青莲宝色旗!

    此宝号称功德至宝,万法不侵,再与回防的七宝妙树配合,寓攻于守,寓守于攻,顿时攻守兼备,抵挡住了诛仙四剑的进击。

    嗖嗖嗖嗖!

    唰唰唰唰!

    诛仙四剑所发的剑气,先经过七宝妙树的牵引阻碍后,威力已然有了削弱,再落在青莲宝色旗上,终于无法对金身造成威胁,飘然退开。

    可天地第一杀伐至宝的伤害,依旧是实实在在。

    就见一朵朵青莲碎屑纷飞,纷纷枯萎,花瓣落在西方,一时间开出万朵莲花,天地间一片清香,仿佛将极乐净土挪移到了此地。

    而金身之外,哪怕再有莲花重新诞生,再建防御,准提道人的面色却变得越来越难看。

    因为青莲宝色旗与西方教的气数也是息息相关的,如果西方教大兴,那么青莲宝色旗就是无敌的,万法难侵,可一旦西方教没落衰败,青莲宝色旗内的青莲数目也会随之削减,防御力大大下降。

    同理现在青莲被诛仙四剑不断斩灭,西方教的气数也随之下降,虽然在准提的护持下,这个速度并不快,但真的是雪上加霜了。

    “通天教主!”

    准提道人心头大恨。

    佛也有怒。

    他们西方教一向人畜无害,哪怕渡化也都避开了教主亲传,从来不越界。

    显然他们不是要破坏中原这个大家庭,而是要加入这个大家庭,结果截教突然相助西岐,对西方虎视眈眈,连吕岳都动用,摆出屠尽万里之势,如今诛仙四剑不断消磨青莲,削气数,断佛根,此仇此恨,怎能得消?

    关键是如何化解?

    别说准提,西方极乐净土中,接引道人端坐于十二品金莲之上,无量光无量寿的金身浮现,如须弥神山,浩瀚广博,镇压虚空,气息节节攀升,却迟迟没有动身。

    准提驾临前线,已经是不要面皮,一教之主亲自插手小辈,关键是通天教主既然能让诛仙四剑相随,也能随时赶来,摆下诛仙剑阵,到那个时候,哪怕杀不了两位混元大罗,也足以将他们困在剑阵中!

    到那时,西方教从上到下,被一网打尽,就真的完了。

    去也不行,不去也不行!

    死局?

    接引道人掐指算计,想遍了所有的斗战之法,都再无化解的可能。

    事到如今,看来只有那一个办法了!

    他深深叹了口气,飘然下了十二品莲台,向着空中稽首一礼:“接引拜见鸿钧老师,望老师收我入门墙,化此干戈!”

    话音落下,祥云万道,瑞气千条,阐述天地本源,造化玄妙,一位道人手执竹枝,驾临西方,正是玄门领袖鸿钧。

    他看着接引道人:“你有此心,亦是我仙道之幸,我便赐予你道号,无量!”

    接引道人身体轻颤,以师徒之礼,深深拜下:“弟子拜见老师!”

    他们本不是鸿钧所传,而是在玄门之外,开辟出了一条大有可为的道路,但现在西方教都要被通天教主给灭了,所谓道路自然也就走不下去。

    不得已间,唯有主动投入鸿钧麾下。

    如此一来,西方教就不复存在,也没有了接引的必要,直接改道号为无量,此无量正合原本的无量光无量寿,到了道家,亦可称无量天尊。

    接引不复存在,世上唯有无量。

    鸿钧道人点点头,竹杖一点,跨越千山万水,跃过了西岐战场,直接驾临碧游宫。

    迎着那熟悉至极的气息,通天教主面色微变,起身迎接:“老师!”

    鸿钧道:“周国运将兴,商数当尽,逢此杀运,你门下助周伐商,本是顺天之为,增进根数,然此次伐西,却又多增杀戮,速归山阙,毋得戕害生灵!”

    通天教主据理力争:“老师,西方觊觎中土气运,多有图谋,借机而动,其教主更是不顾大小尊卑,对我中土良才以神通俘之,掳往极乐之地,强迫皈依,故徒儿先下手除之,保我中土安宁!”

    鸿钧微微摇头:“杀劫之中,各有气运争夺,西土虽地处边陲,门人稀少,却也是杀劫中的一环,他来中土渡化有缘之人,亦是顺天而行……”

    通天教主心中大怒。

    不比阐教弟子,是心慕西方教义,主动归顺,他的截教弟子多被掳截,这是哪门子顺天?

    不过接下来鸿钧的话,才令通天教主感到齿冷:“如今西方亦归我仙道,为你四师弟,无量天尊,同门之中,不可再生事端!”

    四师弟!

    接引怎么好意思?

    不!

    这西方教是真的够隐忍!

    通天教主眼中闪烁厉色,言辞变得不客气起来:“西方教义与我玄门大相径庭,有何颜面与我同门?”

    鸿钧的语气也严厉起来:“万法同宗,皆归天道,西方无量亦得混元道果,你如何看不上他?你门下多不成器,与西方相比,亦多有不如,此次应劫,乃是机缘,如若一味斗狠,必遭天谴!”

    通天教主终于明白。

    截教良莠不齐,斗法强横,根性浅薄,别说太清和玉清看不上,其实作为玄门领袖的鸿钧也看不上,却不阻止。

    因为但凡好坏,都要有所对比。

    没有恶人,就不存在善人这个说法,同样没有截教这种讲义气重情谊的仙道反面例子,就无法突出十二金仙遵循天数,契合大道的纯粹。

    元始天尊看不上截教,是摆在明面上的,鸿钧的层次无疑更高,着眼于仙道全局。

    可那是原本的计划,没想到这个世界天机突然混乱,如今通天又凶猛至极,截教群仙更是完全展现出斗法之利,照这个趋势下去,别说西方教,剩下来的阐教都不够一只手打的,鸿钧也不得不出面拉偏架。

    既然看透了老师的真面目,通天教主不再据理力争,沉默片刻,挥袖一收,四道光芒陡然回转,化作四道恢宏剑光,落于周身悬浮,正是诛仙四剑。

    鸿钧微微颔首,持杖往空中升去,看似消失不见,却在不经意间于界外虚空中划过一道浑若天成的痕迹。

    唰!

    得此相助,元始天尊一摆盘古幡,无尽深渊展开,吞噬一切外物能量,终于摆脱了黄裳的压制。

    黄裳知道鸿钧插手,倒也没有多言,长袖一摆,回归界内。

    元始天尊立于虚空,平复了气息,重新坐回九龙沉香辇上,神色无往昔平静,深深凝视了碧游宫的方向一眼,面沉如水地回归了昆仑山。

    通天,你敢拉黑我,这个仇,我记下了!

    各方混元皆有变化,到了矛盾的中心西岐战场,目睹诛仙四剑的消失,金灵圣母大是错愕,不明白为什么大好局势,师尊却突然放弃。

    下一刻,他们侧耳倾听,通天教主的传音到来,多宝道人眼中闪烁着不甘,也将燃灯从宝光海洋里面抛了出来。

    无比狼狈的燃灯出现,不仅气息虚弱,表情还有古怪。

    但已经没人关注他,敌我双方,都傻乎乎地看向准提道人。

    这位混元大罗,向着天穹的鸿钧拜下:“愿入老师门下,请赐道名!”

    宏大高缈的声音传来:“菩提!”

    准提道人拜下,再抬起头来,已经如同戴上了紧箍咒,成为菩提道人!

    自此西方教二圣,从接引准提,变为无量菩提,西方教极乐净土也成了玄门分部。

    玄门气数不降反升。

    与昊天上帝的斗法,鸿钧扳回一局。

    只是鸿钧没有注意,或者说他并不在意,碧游宫内那位弟子,眼底深处燃烧的熊熊列焰!

    一如诛仙四剑的绝世锋芒!

    ……

    “犬戎退兵了!”

    看着敌人如潮水般退去,南宫适如蒙大赦,西岐高层也露出笑容,底层士兵更是爆发出震天欢呼。

    万刃车实在可怕,刚刚一战简直惊险至极,哪怕西岐依仗地利防守,也险些被杀得人仰车翻,死伤惨重。

    结果是犬戎在占据大好优势的情况下,突然退兵。

    联系到远处的仙人交锋,众人有了猜测。

    仙人之战应该落下帷幕,并且胜利者是那些长相气质很不良善的截教仙人。

    不过现在想起来,哪怕再丑陋的九龙岛四圣,也是有内在美的。

    内你太美!

    群臣酝酿着感情,准备以最为充沛的笑容,迎接着此战的最大功臣,却见天边乌泱泱一片仙人,落了下来。

    不仅是截教群仙,西方教……哦,现在已经没有西方教了,玄门西方分部的仙人们也落了下来。

    不再仙风道骨,全部阴沉着脸,气氛无比压抑。

    多宝道人、金灵圣母和截教群仙,本是抱着送这群西方教徒上榜的心思去的,结果打着打着,眼见着就要胜利,突然成自己人,他们攒足了力气的拳头,犹如打在空气上,心情自然大为不爽。

    更不开心的是西方教,尤其是文殊普贤和惧留孙三位金仙,刚刚跳槽出去,结果新公司被收购,兜兜转转一圈,又回到了原公司,身份还平白削了一层……

    还是燃灯适应最快,面色如常地来到姬昌面前,稽首一礼:“见过西伯侯,我等此前误入歧途,如今携犬戎前来归降!”

    姬昌本来还对这位慈眉善目的道人颇有好感,一听心中顿时一咯噔。

    犬戎归降西岐?

    “不行!此事万万不行!”

    群臣变色,尤其是伯邑考和姬发等年轻公子,最是激进,脱口而出。

    犬戎自成汤立国以来,就是外敌,且不说历代商帝,就多有征讨,西岐作为四大诸侯之一,也与犬戎有着世仇。

    哪怕之前西岐被犬戎打得很惨,哪怕犬戎兵强马壮,又有异人相助,他们心中对于中土正统的认可,也接受不了这个化外民族的。

    姬昌心中最是一万个不愿意,凤鸣岐山,高贵的凤凰岂能与犬戎这等蛮人为伍?

    造反都不名正言顺!

    可燃灯道人却笑了。

    依旧慈眉善目,笑容和善,落在西岐上下眼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心寒,姬昌更是感到无比压抑。

    昔日轩辕黄帝与蚩尤逐鹿中原,得昊天上帝安排,并未欠仙道大恩。

    可就在之前的战斗中,如果没有截教的相助,西岐早就在犬戎的铁蹄践踏下,损失惨重,如今姬昌父子头顶上的凤凰气数,哪里还可能保持如此兴盛?

    于是乎,一朵仙道庆云,悄无声息地笼罩在凤凰气运之上!

    仙道裹挟人道,大势已成!

    由不得你们拒绝!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