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桃花依旧尽春风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讨人欢心
    司徒浩阳摘下面具,露出了真容,看着苏探雪的眼神是肉眼可见的温柔,看得苏探雪在不知不觉中,放松了原本紧紧攥着被子的手。

    “你怎么来了?”像是许久不见的恋人,苏探雪说话的语气娇羞还带着一点小小的别扭。

    司徒浩阳往前探了探身子,他想试探一下苏探雪对他的迎合程度,这个举动并没有引来苏探雪的不适和逃避,他就放心了。

    司徒浩阳说道:“在地宫忽然想起了你,还去了趟斜阳城,后来打听到你在这,就过来了。”

    不得不说,在对付纯情少女这方面,司徒浩阳可是比寒岩他们几个更有手段和技术,再加上他那双会魅惑人的眼睛,谁不沦陷。

    苏探雪听他这么一说,心中不用分辨他这句话有几分真情几分假意,更是害羞的把头想要埋进被子里。

    司徒浩阳见状,心中暗喜,但也不宜过急,既然已经知道苏探雪早晚会是他囊中之物,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

    伸手拉了拉被子,示意苏探雪别把自己憋坏了,然后主动解释为什么弄晕苏探雪把她带到这来:“我若是光明正大的要带走你,四姑娘势必不肯,所以只好出此下策,还望探雪姑娘见谅。”

    苏探雪摇了摇头,只是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司徒浩阳道:“别担心,没多久,一刻钟。”

    这一刻钟里,顾卿烟、百里墨宗越三人是把外头街道巡了半圈了,依旧不见人影。

    “你判断出来是什么人了吗?”百里墨问顾卿烟,如今镇上人多杂乱,没有头绪的找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顾卿烟摇头,她干掉的那人显然是被别人雇的,但是,会对苏探雪下手的,顾卿烟知道的就只有一人:“司徒浩阳。”这个名字脱口而出。

    “找店里。”百里墨道,如果真是司徒浩阳,不顾山高路远的过来,保不齐是要给苏探雪下蛊,所以没准会在客栈里。

    这么说着,三人一同往客栈来,司徒浩阳这边呢不打算在房间内多待,小镇毕竟小,客栈只有这家,很容易就被发现,于是和苏探雪提议两人出去走走。

    苏探雪觉得反正在房间里也就只能这么相互对望,还不如出去,也就同意了。

    “等等。”司徒浩阳道。

    “怎么了吗?”苏探雪问。

    司徒浩阳拿过一身全新的衣裳和面具,递给苏探雪:“换这个。”

    苏探雪不解,一脸疑惑的看着司徒浩阳,听他说道:“我今日不能和你的朋友,四姑娘起冲突,这段时间你也应该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我这番来见你,不能让他们晓得和碰见。”

    司徒浩阳这么一说,苏探雪心中也几分明了,想起顾卿烟每每一提到和浮荼有关的事时候的神情,苏探雪就缩了缩脖子。

    “那...你出去。”苏探雪道,她要换衣服,司徒浩阳总不能一直在屋内吧。

    司徒浩阳点点头,笑笑,转身出门,他知道苏探雪不会拒绝的。

    留下苏探雪一人在屋中换衣服,一边换一边还在自我纠结,自己怎么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司徒浩阳呢,还有他一直重复的来见她的话,是不是证明司徒浩阳是专程为她来的呢?

    换上了衣服,这衣服还正好,小女孩的心思不免又多想了几分,再开口说话,语气更是娇羞:“我换好了。”

    声音可轻了,连苏探雪都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小,门外的司徒浩阳却听见了,已经进屋,他刚进屋关上房间的们,楼下顾卿烟他们也已经进店了。

    “四姑娘,你们来了。”这会儿顾卿烟他们三都没有戴面具,掌柜的很容易就认出他们来。

    顾卿烟一进来,就先环顾四周和楼上,百里墨在一旁问掌柜:“你这都住满了?”

    掌柜笑着说:“那可不,这两天小镇人多,都住满了。”

    “那今日可曾见一个客人带着狼面面具?”这一问可是为难掌柜的了,这面具多多少少得有几个重复的。

    “有几个。”

    “都住在这?”百里墨问掌柜的。

    掌柜的想了想,摆摆手:“没,有的吃了饭就走了,至于住在这的,小二。”

    掌柜的说着,叫了小二过来,问他可曾看见住在这的哪个客人今日戴着狼面面具,而且刚回来不久。

    “没准还不是一个人回来的。”百里墨本想说还带着一个姑娘,但话到嘴边总觉得这么说不太对,这才换了个说法。

    下边在盘问着,楼上司徒浩阳是断断续续听了些进去,毕竟刚才掌柜那句“四姑娘”一出,就引起他的注意,也没在意苏探雪在他面前娇羞的模样。

    给苏探雪戴起新的面具,司徒浩阳自己也戴上面具,打开窗,往前一步揽住苏探雪的腰:“他们在下面,别出声,我带你下去。”

    正说着,司徒浩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气息,也不等苏探雪反应,搂着人跳下了窗户。

    那几个人都是轻功高手,走路都不带出声的,上楼梯也是。但是对于这种人,最好分辨的方式就是气息。

    顾卿烟他们顺着小二回忆起的房间而来,寒岩一掌推开了门,窗外的风和门打开的风力吹得窗户摇摆。

    顾卿烟小跑进屋探出身去查看,早不见人影了。

    百里墨看了看有人躺过的床,以及一旁换下来的衣裳,扭头一看寒岩,见寒岩脸色在看到这些之时的瞬间煞白。

    百里墨走到床边,摸了摸床垫,又掀起了被子,没有什么痕迹,走过来拍了拍寒岩的肩:“放心。”

    顾卿烟回过头来,也看清楚了这一幕,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一种愧疚之感涌上心来,自己也僵在原地,不知道是该上前还是怎么样。

    百里墨道:“换了装,这下更不好找了。咱们还是分头吧,街上人多的、玩的、卖东西的地方都找找。”

    说着看了看桌上只有换下的衣服,没有其他,又说道:“看样子面具是带走了,应该不会出了镇子。丫头、寒岩,你两在镇子里找。以防万一我上镇子外看看。”

    “嗯,三哥,先着人把依依送回二哥身边。”顾卿烟也是猛然间想起依依的体质,也适合养蛊虫,别回头司徒浩阳发现了,又弄走一个。

    百里墨是知道这回事的,所以顾卿烟一提,百里墨就知道了:“好。”

    说完三个人出了客栈,又分头找去,只是这来来往往都是戴着面具的人,他们总不能一个个掀开面具一看究竟,就只能看着谁可疑,跟一段一一排除,犹如大海捞针。

    司徒浩阳从苏探雪那里知道,顾卿烟他们这回出来没带其他暗卫,自己也跟着松了口气,见身后暂时没人追过来,就带着苏探雪安心的逛起街来,苏探雪还没从刚才被抱着跳窗的举动中完全回神,所以也就任由着司徒浩阳拉着她的袖子往前走。

    “我带走你之前你好像在挑簪子?”司徒浩阳问。

    听见司徒浩阳的声音苏探雪这才完全回神,一看自己已经被司徒浩阳拉着身处大街上,红了脸颊,亏得有面具遮挡,没让旁人瞧见。

    没有听见佳人的回答,司徒浩阳转过头去,看着低着头的苏探雪,想着是不是刚才吓着她了,轻柔的问:“是不是刚才吓到了?”

    苏探雪道:“有,有一点。”上次突如其来的这么一遭还是在杏林顾卿烟带的,但那高度比这回低了不少。

    司徒浩阳笑笑,顺手摸了摸苏探雪的脑袋,这真是个容易受到惊吓但又对某些事物好奇的小兔子,越来越让他感兴趣了:“是我不好,没和你说清楚。”

    他的语气温柔,听进苏探雪的耳朵里安抚了几分不安的心,缓缓的抬起头,虽说面具挡住了表情,却依然能看见司徒浩阳注视着她的神情。

    “没,没什么。”苏探雪发现,遇上司徒浩阳,她说话总是不自觉的结巴。

    司徒浩阳继续好脾气的解释,毕竟以后这是要被他带在身边的人,如果不能习惯他,那功效就会大打折扣:“方才我感觉到了四姑娘他们的气息,为了不让他们发现,只能带着你跳窗了。”

    苏探雪心想,原来是这样,不过他们都好厉害,如果不是司徒浩阳说,她根本不会感觉到顾卿烟他们所谓的气息。

    见苏探雪渐渐好了,司徒浩阳有重复了一遍方才他问苏探雪的话:“我带走你之前你是不是在挑簪子?”

    苏探雪点点头:“嗯,他们家的簪子果真像卿烟说的一样,雕刻设计都很好看。”

    “有喜欢的吗?”司徒浩阳讨女孩欢心第一招,喜欢就买。

    苏探雪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她在被司徒浩阳掳走之前,正好看到一个好看的分枝金木簪子,上面图样雕刻着桃花,有几片绿叶和一两还未开放的花骨朵,绽放的桃花花心部分还是用红色的小石头点缀,正想戴头上试试,就这样了。想想还是有点可惜呢。

    司徒浩阳拍了拍苏探雪的脑袋:“走吧,我们再去看看,没准还在呢。”

    “真的吗?”苏探雪听罢,心中有一点点小兴奋。只是转念一想,那家店的老板好像和顾卿烟关系不错,不知道会不会对司徒浩阳有什么影响,“可是...”

    “可是什么?”

    苏探雪道:“那家店的掌柜好像和卿烟关系不错,你不会暴露吗?”

    司徒浩阳看着苏探雪,她是在为他着想,为了朋友的敌人着想,转头还能继续跟两边都做朋友,司徒浩阳真不知该说什么了,但如果只站在他的角度来想,这不失是个好机会、好棋子。

    “放心,咱们只要是很正常的模样,你不用说太多的话,一切有我呢。”

    说完,司徒浩阳顺手就搂住了苏探雪的肩。司徒浩阳讨女孩欢心第二招,“有我呢”。

    再次回到王婆的店,司徒浩阳揽着苏探雪刚一只脚踏进店里,擦肩而过的就是百里墨,苏探雪因为害羞脸一直转向司徒浩阳臂弯里,所以没有注意,司徒浩阳察觉了,但依然气定神闲的往里头走着。

    百里墨虽感觉方才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再回头,看见那两人已经走到一个柜台前,女孩在前看着首饰,男人虽放开了搂着的手,但半个身子挡着女孩,留给百里墨的只是背影。

    单看这背影,只能觉得这是恩爱的小两口,多看了一眼,百里墨还是走了,依依他已经交待了王婆亲自送回族长家。

    一直分神留意着门口百里墨的司徒浩阳,见百里墨走了这才收回了心看向前面几乎要被圈进自己怀中的苏探雪,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察觉,现在他离苏探雪进了,也能若有似无的闻见苏探雪身上淡淡的香味。

    只是这香味,好像还没有达到他预想的那个程度:“探雪姑娘身上,好像有种奇香。”

    苏探雪本来专心找着刚才那支簪子呢,一听司徒浩阳这么说,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刚想说话,就发现他们两人现在这个距离,这个姿势,这下又忽然害羞起来,心里想着自己怎么在司徒浩阳面前就总是不注意呢。

    司徒浩阳轻笑,知道这姑娘是又害羞了,就不打算再逗她,毕竟张弛有度,才能有好的效果嘛。

    二人稍稍拉开了点距离,司徒浩阳也帮着苏探雪找那支簪子,苏探雪想起自己还没回答刚才司徒浩阳的话,于是说道:“有吗?或许有吧,好几个人提过,但我这段时间没有换过香料。”

    “是吗?有人提过?”

    “嗯,向岩哥哥还有卿烟,他们说过。”

    “那你怎么说的?”

    “嗯...我就说我没换过香料,八成是熏香时间久了,堆叠了气味吧。”

    “哈哈哈,好姑娘。”司徒浩阳一笑,他就说苏探雪注定会和他一起,这无形间,竟然还帮了他的忙。

    苏探雪自是不知司徒浩阳真正的意思,只当司徒浩阳是在正常的夸她机智呢。

    “那支簪子没有了。”苏探雪刚才问了问店里的人,人说簪子已经卖出去了,因着只有一支,要想真要,就算定做也不一定能做出个一模一样的来。

    眼看着苏探雪有些失落的神情,司徒浩阳找了支玉兰花样式的拿在手中,转过苏探雪的身子,将木簪戴在苏探雪的发间,满意的笑了笑,确实,比起桃花,玉兰的清雅之感更适合苏探雪。

    “你看。”司徒浩阳从一旁拿过镜子让苏探雪看,“喜欢吗?”

    苏探雪点点头,这木簪黑柄光亮,白色玉兰花晶莹剔透,还垂下一细细的银链,银链下端是玉兰花苞坠子,还真是司徒浩阳有眼光。

    这边苏探雪欣赏着,那边司徒浩阳已经付了钱了,苏探雪想拿下发簪,不好意思接受,司徒浩阳只道:“戴着吧,是礼物。”

    说着笑起来的眼睛弯弯的,带着苏探雪也不自觉的笑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