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云归深处 > 正文 第十二章 姐妹外出遇险,李瑶奋不顾身
    今天的天热的出奇,又闷又热,一家人坐在堂屋里,开了前后的门,吹着穿堂风,门口摆了两株翠生生的芭蕉树,稍稍能挡住阳光。

    家中冰块充足,吴妈给大家做了酸梅汤,消暑解渴。

    自从玲慧回了家,家中每天气氛都很和乐,要数小涛涛最开心,前些日子一直在学堂念书,回了家还要研习功课,大姐姐回了家,他也就轻松了不少。

    他笑嘻嘻地指着玲慧的肚子:“听说大姐姐肚子里有个小弟弟。”

    玲珑忍不住取笑道:“那是你未来的小侄子,你看你念了这么久书连辈分都算不清楚。”

    小涛涛扭头做了个鬼脸:“要你管!”

    今天还有外人在,是同玲慧私交甚好的别家的小姐,柳家的大小姐和王家的三小姐,她们年纪相仿,又都许了人家,柳家的孩子都三岁了,她们到了一起无非是聊夫家聊孩子,听得几个小辈觉得十分无聊。

    柳家小姐突然说道:“前些天吴夫人来家里打牌,听她说她儿子吴建栋看上了你们家的姑娘,说过段时间要来说亲,是真的么?”

    玲慧愣了一下,想到前些天玲珑说的,抬头看向李瑶,李瑶也愣了一下,心中一紧,但她说的应该不是自己。

    玲慧回:“我很少回家,不知道真假,吴建栋这人品行如何?”

    柳氏回:“那是出了名的浪荡子。”

    玲慧一听,道:“那可不妥,我们家都是好姑娘。”

    王氏道:“我们家也有个妹妹,年纪跟玲俐应该差不多大,早前他妈还想让人来我家里说媒,被我妈轰出去了,可不能跟这种人摊上关系,不然一辈子就毁了。”

    只听柳氏又道:“好像是你们家五妹妹。”

    玲俐心里咯噔一下,又气又急,骂了句:“做白日梦!”

    玲慧赶忙安慰她:“别担心,就是他来家里,我妈也不会同意的!”

    到了下午,突然刮起了风,又下了场雨,雨后,天一直阴沉沉的,还格外两双,玲慧怀了孕之后有些贪嘴,想吃街上的酸枣糕,本来让下人去买就行了,她非得自己去。

    拉着几个妹妹就一道上街了,这天气稍稍凉快一些,街上的人也多了一些,玲慧怕回了白家之后就吃不着了,一口气买了好几盒子的蜜饯儿,又给小涛涛买了他最喜爱的梅子让下人先送了回去,。

    “酸儿辣女,看来大姐姐肚子里的一定是个小少爷了!”玲珑道。

    前面有个裁缝店,玲慧想着等身子沉了就穿不了这么瘦的衣服, 但她又爱美,便想着去店里做几身衣裳。

    李家的几个姑娘都是店中的贵客,老板笑脸相迎,经验老到地跟玲慧推荐布料。

    “玲慧小姐的尺寸我还记得,您挑好了料子,我帮你赶工。”

    “腰那儿的尺寸要改改。”

    老板打量了她一番,见她小腹微微隆起,知道她是有了身孕,便笑道:“您放心,我这儿有新到的料子,弹性大,不管你腰围多少都能穿的。”

    “拿出来我瞧瞧!”

    老板乐呵呵将布料抱了过来,棉纺织品的布料,手感柔软,又透气,又吸湿,贴身穿着应该很舒适,布料之中还混了些别的料子,织的很密,花色虽然不是特别艳丽,但清新雅致,自然纯朴,符合自己的身份,玲慧当即就定下了夏秋冬三季的衣裳。

    交了定金,刚准备出去,却听得外面一阵骚乱,一行警察正在追赶一个男人,那男人手里拿着一把枪。

    震耳的几声枪响,大街上硝烟弥漫,其中一个警察应声倒下,鲜血立刻决了堤一般涌了出来,染红了那一处地面。

    李家的几个都是深闺里的小姐,温室中生长出来的花朵,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李瑶虽然也是怕的要死,但她反应快,迅速挡到了玲慧面前,将几个人推回了门内,顺势关上了门。

    玲珑和玲俐已经吓得瘫坐在了地上,玲慧亦是呆呆站在原地浑身发着抖。店里的老板钻到桌子底下只露出两条腿了,两条腿还打着颤。

    “外。。。外面到底怎么了?”玲慧吞吞吐吐问。

    李瑶努力扶着已经软了的腿,耳朵贴着门去听外面的声音,又是几声枪响把门内的人吓得齐齐尖叫了一声,玲慧下意识护住了自己的肚子,和玲珑玲俐抱成一团,紧闭着双眼,甚至都不敢大声喘息。

    大街上尖叫声,枪响声此起彼伏,一声声撞击着屋里人的心脏,李瑶的后背已经湿了,手也已经麻了,她心里暗暗想着,外面那么多警察,枪手只有一个,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被拿下了。

    墙壁上的摆钟滴答作响,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大概二十分钟之后,外面突然安静了下来,枪战似乎已经结束了,屋子里的人揪得紧紧的心稍稍放松了些。

    玲慧小声问:“外面怎么样了?”

    李瑶小心翼翼走到门口,扒着门缝王外面看,大街上一片狼籍,有被撞翻的铺子,物品散落了一地,不远处还躺着几个人,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她仗着胆子,忍着喉咙口的恶心想要看清楚躺在地上的到底是枪手还是警察,正当她费力往前看的时候,突然听到离得很近的地方有人哎哟了一声。

    她吓得往后一退,但又忍不住想看清是谁,正当她凑过去的时候,一只血手拍到了门上,像是午夜梦回后的一声惊雷,险些叫她吓得魂飞魄散。

    好在她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才没喊出声来。

    那人的手不断拍打着门,一声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用力,两个妹妹手无缚鸡之力,裁缝店的老板又胆小怕事躺在桌子底下装死,玲慧肚子里还有个未出世的孩子,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她出事。

    店内还有个专门试衣服的小隔间,帘子挡着也看不出里面是可以藏的,店门不知道能不能挡住外面的人。

    她把老板从桌子底下拽了出来,小声示意他帮忙把桌椅搬过去,挡住门,老板哆哆嗦嗦慌手慌脚,险些摔了凳子,刚搬完就往就推开李瑶往那个小隔间里钻,李瑶一个踉跄,险些气地要抬手打他。

    她压低了声音骂道:“你一个大男人,却把我们几个姑娘家丢在外面,你也知道我四妹妹舅舅是什么人,你不怕时候不好交代么?”

    店老板一听怂了,从隔间里退了出来,躲到了衣服架子后头,又拿一堆布料盖在身上。

    “大姐,四妹,五妹,快躲到帘子后面去!”

    她们几个往那个狭小的空间里去,然而实在拥挤至多只能躲进去三个人,抵着门的桌椅在晃动,外面的人越来越焦躁不安了,抬腿去踹门,门被踹出了一条缝隙。

    不好,不能再犹豫下去了,李瑶退了出来,顺手搬起旁边的木板子,往那个隔间前面一档,又抱了好些布料堆上去,小声叮嘱道:“不管发生什么千万别出声!”

    “三妹妹!”玲慧不安地喊出了声。

    “我可以躲在别处,你们千万别出声!”

    她环顾了房间四周,除了衣服就是布料,此时再找躲避的地方已经来不及了,她的腿抖地厉害,手心满是湿湿粘粘的汗,眼睛死死地盯着门。

    “轰隆”一声响,门被踹开了,桌椅翻倒在地,李瑶紧紧贴着墙壁,看着那人一摇一晃地走了进来。

    是那个枪手,他一手捂住腹部,那里应该中了抢,鲜血顺着指缝往外淌,他目露凶光,脸颊处有一道很深的伤疤,再加上黝黑得皮肤,和一双刀子一般的眼睛,一看就是嗜血成性的亡命之徒。

    他偏偏闯入了这家小小的店,不知道是为了躲避追杀还是想进来杀人,他就站在门口,像一匹饿狼一般,大口大口地喘息。

    李瑶竟然和他对视了许久,此刻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干嘛,她怕的要死,身体早不受控制了。

    壮汉突然逼进了她,一把抓住她的手,声音低沉透着一丝虚弱,然而困兽的反扑依旧是致命的。

    “你会不会治伤,快帮我止血!”

    他不管面前的人到底懂不懂医术,他的血越流越多,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他要在援兵到来之前逃走。

    李瑶并不懂医术,然而他手里拿着枪,倘若自己不帮他止血,恐怕会被他一枪打死,她怕极了,手忙脚乱地扯下了一块棉麻的料子,撕成了条状。

    那人将手拿开,伤口立刻冒出更多血来,那处的皮肉里有个大窟窿,血肉模糊,腥气扑鼻,令人作呕。

    李瑶只能强忍着给他包扎,可第一层包上去瞬间就被染红了,她只能用力一层一层给他裹上去,那人及能忍,汗珠子都砸到地上了仍旧一声不吭。

    血好不容易止住了,那人并没有打算弄死她,反而准备转身就走,这时店老板因为极度的害怕吓得整个人抖成了筛子。

    “谁!”那人警惕地举起枪,对准了趴在地上的店老板,他似乎没啥耐心,好在店老板及时从布料中爬了出来,倒地磕头:“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您高抬贵手,千万别杀我,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你千万别杀我!”

    鬼哭狼嚎了一阵,那人已经不想杀他了,还未及出门又回身进了屋,是警察的援兵到了。

    他将那扇摇摇欲坠的门合上,过去捂住了李瑶的嘴,示意她不要出声,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她瞪大了眼睛,身子僵硬地像块石头,脑袋像是提线木偶一般,愣愣点头。

    躲在小隔间里的三姐妹还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但也不敢出声,不赶掀开帘子,只静静地等着。

    外面林子川正带着一行人四处搜查,他们折了五六个警察,都没能将犯人捉住,而这个犯人是一带远近闻名的黑帮头目张九泰,做些贩卖军火和鸦片的勾当。

    好不容易找到了此人的行踪,准备来个瓮中捉鳖,却没想到此人甚是狡猾,竟然逃了出来,躲进了城内。

    林子川仔仔细细地勘察周围的动向,街道上除了散落一地的东西还有一摊摊的血迹,他注意到,裁缝店的门口有明显的稀稀拉拉的血迹,一直蔓延到门内,而那扇紧闭的大门,还有两个模糊的血手印。

    他料定张九泰一定是躲在了里面,然而不能就这么贸然攻进去,倘若里面有人质,很可能会伤到人质。

    他示意手下去分散到两旁,隐蔽起来,自己则小心翼翼往门口去。

    他试探性敲了敲门,门内听不到一丁点动静,实则张九泰已经有些紧张了,他的手扼住了李瑶的脖子,李瑶差点被勒地喘不上气。

    林子川又敲了敲门:“有人么?”

    趴在地上的店老板张了张嘴,被张九泰的一个眼神生生逼了回去。

    “你这里可有别的出口?”

    店老板摇摇头又点点头。

    张九泰索性放开了李瑶把他揪了起来,他吓得两腿打颤道:“有……有个狗洞,但被我拿砖封了。”

    “在哪儿?”

    店老板指了指一个角落,那里通向后面,张九泰过去,一脚就将封死的洞踹了开来,他一用力,伤口又冒出了血来。

    外面的林子川听到了动静,踹门而入,却只看到了趴在地上的老板和站着一动不动的李瑶,以及一个狗洞。

    谁能想到张九泰竟然会从狗洞子里钻出去逃生,等他们到后面围堵的时候,他早就跟着接应他的人跑的没了影子。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