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云归深处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刘天宝色迷心窍,调戏小辈
    宴会到了尾声,孩子们,像上了发条一般好像永远不知疲倦地上蹿下跳,女人们打牌的打牌,条麻将的条麻将,男人们则聚在一起吞云吐雾说着什么。

    邵华正好借了这个机会,把玲珑拉走了,估摸着小两口许久不见,有很多话要讲,玲珑也收敛了脾气,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聊了许久,玲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最后羞地扑到他怀里,两个人看样子总算是消除了矛盾,重归于好。

    吴建栋好久不见玲俐了,自他看上了玲俐,看别的姑娘就都入不了眼了,生生害起了相思病,他今天穿了套灰色西装,头发修剪了,还抹了头油,看着比之前利索了很多。

    他过来套近乎,玲俐吓了一跳,几乎认不出他来。

    他道:“好久不见了,玲俐小姐。”

    他这种说话的腔调让人有些不适应,她只能点点头,回:“是啊。”

    他似乎把自己代入了一个诗人或者情圣的角色,毕竟以前的他的确风流倜傥,受女孩子的喜欢。

    他西装上面的口袋里别着一朵玫瑰花,新摘的,他不知道哪里知道的玲俐喜欢粉色,这朵粉色的玫瑰,花瓣微微绽开,花心一滴莹莹的水珠子,微微颤动,他把它拿了下来,送到她手里,面带微笑,故作深沉。

    玲俐又愣了愣,她没应付过这种场面,有些害羞更多的是尴尬,该怎么拒绝他,拒绝了,他会不会觉得难堪,但收下了是不是代表自己并不讨厌她了。

    她心思太过复杂,瞻前顾后。

    突然看到林子川出去了,她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吴建栋就追了出去。

    吴建栋呆呆站在原地,手还维持着送花的动作,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笑容瞬间就僵硬在了脸上。

    这一幕正巧被王家的小妹看在了眼里,她忍不住捏起帕子掩着嘴巴偷笑,又故意走过去将他手里的花一把夺了过去,笑道:“这么好看的花儿,她不要,就给我吧。”

    说罢已经把玫瑰别在自己衣襟上了。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深绿颜色的旗袍,别了这么一朵粉粉嫩嫩的玫瑰花显得有些突兀。

    吴建栋白了她一眼,听说这个王家的姑娘好像跟自己差不多,说了很多次亲,一次也没成,看上去似乎比较安静端庄,实则很有脾气的一个人,相处了就知道,这个姑娘不怎么聪明。

    吴建栋斜了斜眼睛,心中暗想,她倒还有脸笑。

    王家小妹得了一朵玫瑰,心里喜滋滋的,回头看到了胡穆然,眼睛一亮,想起那天茶馆里还有话没说,今天巧了遇到了,她想着能跟他多说几句话,从衣襟上取下了玫瑰别到自己耳朵背后,理了理妆发就过去了。

    胡穆然正端着酒杯站在一旁聚精会神看慧兰小姐打麻将,猛地身后有人拍他吓了一跳,转身看到王家小妹正一脸羞涩地盯着自己,他打量了她好一会儿才想起,这是那日在茶馆跟自己相亲的姑娘。

    王家小妹的姐姐正专心摸牌,没空理会他们。

    王家小妹笑得眼珠子都快看不见了:“你。。。你好,咱们又见面了。”

    胡穆然皮笑肉不笑地冲她点了点头:“是啊。”

    气氛突然变得异常尴尬,王家小妹一副扭扭捏捏的模样,让胡穆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便去扬了扬手里的酒杯:“我没酒了,我过去倒酒。”

    本意是想躲开她,没想到她很快像块狗皮膏药似地又贴了过来。

    “听说你前些天破了个案子,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王家小妹道。

    胡穆然有些无奈,只能敷衍地她问一句自己答一句。

    李瑶闻不得这满屋子的烟味儿,再加上昨天受了凉,今天头又有些疼,刘天宝的一个姨太太将她安置在了一间客房歇息。

    她躺在床上眯了会儿,在楼下的时候被刘天宝劝了一杯酒,她现在只觉得头昏脑涨,天旋地转,楼下的喧闹之声越来越模糊了。

    她越躺越觉得脑中一片混沌,手脚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身上仿佛结出一层细密得蛛丝,将自己紧紧包裹住,而她也不愿挣扎了。

    不知躺了多久,她已然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但隐约似乎听到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

    接着,略有些沉重的脚步声往自己这个方向而来,尽管来人似乎蹑手蹑脚,不想吵醒自己,但木质的地板还是会发出声响。

    她努力想抬起眼皮子,但眼皮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好不容易张开了一条缝,却模糊的根本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她梦呓一般哼了一声,喉咙有些干涸,她忍不住咳了一声,吐出两个字:“谁啊?”

    那人没有回答,她以为是涛涛在恶作剧,好不容易说出了完整的一句话:“是涛涛么?姐姐头有些疼,你能不能下去给姐姐端杯水来。”

    那人还是不说话。

    她觉得床往下沉了沉,好像有谁坐了下来,一双炙热的手,摸上了她的脸颊。

    手心有些粗糙,她闻到了那人手上浓浓的烟草味道,忽然如梦初醒一般挣扎着要从床上坐起来。

    她使劲摇了摇头,双手撑在两旁,这才慢慢看清楚面前那张满脸横肉,表情猥琐的刘天宝。

    她险些叫出了声,却被他的肉手一把捂住了嘴。

    他安慰她道:“别出声,别害怕,我知道你身体不舒服,不放心,上来看看你。”

    他一说话,满嘴的酒气直冲李瑶的鼻子,让她十分反胃。

    李瑶除了惊恐,还是惊恐。

    他那双手在她脸上婆娑了一阵,道:“是有些发烫,额头还出汗了,你要是热就把外衣拖了。”

    说罢,他的手已经有些不老实了。

    刘天宝人前一向有分寸,人后却什么都敢乱来,再加上喝了酒,总觉得自己不论做什么都可以。

    今天这种局面,自己的六十大寿,楼下还有那么多宾客,可他心痒难耐,全然都不顾了。

    突然,李瑶的房门被人推开,刘天宝的一个姨太太端了杯水进来,一见到眼前这副景象吃了一惊,但很快就明白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放下了杯子,自己退了出去,哪怕是李瑶拼命向她求助,她也当没见着。李瑶有些绝望了,她被捂着嘴巴,被他牢牢锁在墙角,就像是待宰的羔羊,被逼到角落的老鼠一般。

    “你别害怕,别哭,我又不会吃了你,只要你跟我好,我总不能亏待了你的,只要你不说出去,我也不说出去。”

    李瑶觉得自己一阵反胃,她没想到刘天宝竟然是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刘天宝就当做她默许了,女人嘛,得用强的,他这样想着,撅起了嘴巴要去亲他。

    他已经有些耐不住性子了,就在此时,李瑶使出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自己从床上跳了下来,还崴了脚,疯了一般往门外冲,就快要到门口了,刘天宝肥胖的身躯却一把堵在了门口。

    他气喘吁吁地看着她,料想她不敢大喊大叫,毕竟女孩子总是格外爱惜自己的名誉。

    他又要去捉她,李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哪怕是今天脸面不要了,也不能叫他得逞。

    刚想开口呼救,有人敲了敲门,一个声音响起:“我路过听到有动静,你没事吧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