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个大剑仙系统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玉陇关破
    当玉陇关这些准备死在这里的将士接到撤离的消息之时,俱都是一脸错愕,不过很快就被欣喜给代替,只要能活着,不是比什么都要好嘛!

    把所有囤积在玉陇关的仙家资源全部投进护法大阵里来维系护法大阵的继续,没有练气士来坐镇阵眼,最多最多还能支撑个把时辰。

    在撤出玉陇关之际,白仁看着这些脸上露有一丝希望的将士修士,悲痛万分道:“玉陇关守不住了,可你们还有一线生机,出关之后,顺着西廊走道直奔明仁京师,诸位,还有一个时辰,老夫亲自为你们断后,能存活多少是多少!”

    李长尧也点头道:“本王也会亲自为你们断后,诸位,京师再会!”

    犹有诸多将士修士还想留在玉陇关继续厮杀,却被白仁一声暴喝,“撤!这十年死得人还不够嘛!非要死绝才甘心不成?”

    李长尧挥了挥手,“众将士听令!撤回京师!”

    只是回到明仁京师,到底还能不能守,又有谁知道,能活多少人就是多少人吧。

    “云川营,听令!留下断后!”

    身为明仁少将的关云抱拳大喝,“末将,遵命!”

    整个明仁王朝,就属最新成立的云川营机动性最高,留后断后,无可厚非,总要有人为能活下更多的人先来抗下太极铁骑的步伐,只是白仁和关武,深深地望了一眼关云,悲痛不已。

    在军令之下,大撤离终于开始了,镇守在玉陇关长城墙上长达十年之久的明仁将士,仙家武备修士,缓缓退去,带着还滞留在玉陇关的百姓一道,踏上回守明仁京师足有百万里之遥的亡命之旅。

    一干明仁王朝顶尖战力的修士,看着长城墙上,看着如潮水般退却的人潮,百感交集。

    这一场战足足打了十年,也足足守了十年,西疆之地,连同之后的云西道,古蜀道,云东道,在没有了玉陇关这一道西北屏障,顺着西廊走道,太极铁骑再无任何阻碍如入无人之境,这一退,就代表着明仁大半疆土已然放弃,一切都是为了能活下更多的人啊。

    几十万人的撤离,仅仅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又如何能撤离得干干净净,终归还是要有一部分人,会最先死在太极铁骑的怒火之下,无可避免。

    冥间鬼王那边,道二祖一人就镇住了场子,再也没有鬼王胆敢说三道四,眼下唯有尽快的破关,留下更多明仁王朝的人,来让这些阴兵夺舍附体,战事一了,就只能回头顺着锦兆玄夜修建的鬼道觅人而噬了。

    于是乎,冲击玉陇关护法大阵的阴兵鬼将愈发之多,明仁王朝这边开始撤离的举动都一一瞧在眼里,由不得他们不心急,留下更多的人,就代表着有更多的阳人之躯可以夺舍,尽快破关,入内抢掠!

    道二祖摇了摇头,如此乌烟瘴气地群魔乱舞不忍直视,可又如何,天道轮回而已,人间即将迎来末法时代,妖魔鬼怪入侵只不过是大道必然的结局,新天地那边也是时候着手布局了啊,人间,就这样吧!

    道二祖在离去前,深深地望了一眼还在玉陇关长城墙上的师颜,这位最后的嫡传弟子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二祖并没有过多的干涉,情缘之事,本就是世间最难厘清,让其留在这边能有一个了结也不失为一个解决的可行途径。

    道二祖走了,压在万鬼王心头的那一颗巨石终于落了地,孔疡以及几位冥间大势力的鬼王终于蠢蠢欲动,就算只能止步在玉陇关,也要留下对方一些修士身躯,拖着这一副鬼魂之体,呆在人间,多令人耻笑啊!

    鬼将开始出动,不再是只有那些阴兵冲击玉陇关的护法大阵,满天的鬼道术法神通砸下来,轰得整个玉陇关摇晃不止,也有几位鬼王不甘落后相继出手,护法大阵危危可及!

    白仁沉吟道:“在大阵破去之前,全部人退出玉陇关,接下来就是要面对太极王朝的追杀,与他们打了这么多年,怕嘛?”

    “不怕!”

    “老子不知杀了多少太极狗,来一个就杀一个,来一双就宰一双”

    只要不是铺天盖地的阴兵鬼将围剿,这些和太极王朝打了十年之久战事的明仁将士修士哪里会怕太极铁骑,大不了杀一个够本,起码还能有再世为人的机会,被这些鬼魂夺舍之后,就真得再无生机了。

    李长尧闷哼了一声,“锦兆玄夜,交给我。”

    如今他能做的也唯有此法,只要把锦兆玄夜以及锦兆一氏给连根去除,或许真能给明仁多一口气残喘。

    作为压在最后一线的云川营,一营将士摩拳擦掌,这些年来云川营对阵太极将士,拿下了太多优异的战绩,就算名震百法之洲的太极铁骑又如何,论机动性,还是不如云川营灵活,因为整个云川营大多是由练气士和武夫组成,只有一部分的凡人将士,而这些凡人将士,都已经被关云一一劝退,跟着最先一拨撤离的人潮当中,先走。

    让百姓和凡人将士先撤离,修士武夫断后,没毛病!

    对于执意要留在玉陇关一起断后的师颜,白川劝了一句,不过师颜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白川就不再打算继续劝告,再看了看欧阳妃瑶和敦煌,只要自己还能使得动剑,必然不让这些红颜知己受到一点危险。

    隋黄鹤嘿嘿一笑,“对付这些太极狗,咱有得是法子,总算不用跟这些阴兵鬼将打生打死,就好,哈哈,说实话,老隋刚想到要被无数冤魂缠身就汗毛倒立啊。”

    一同协战过的许六罡觉得隋黄鹤这个老油条十分对自己的胃口,两人也熟稔得飞快,在旁打趣道:“老隋啊,就你那不入流的剑术,接下来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老老实实地递拳就好,出剑杀敌的事交给我好咧!”

    隋黄鹤斜眼一瞥,哼声道:“六只缸啊,老隋虽然只有四境剑修的修为,也就吃亏在佩剑上不如你,瞅你一个金丹剑修,出剑杀鬼还没我老隋来得利落,要是咱能弄把半仙兵品秩的本命剑,那本命神通绝对是一扫一大片呐!”

    许六罡老脸一红,十分羞愧,他跻身金丹剑修巅峰已有一段时间,尽管把齐心剑早早就大炼为本命剑,可这本命神通迟迟都没能感悟出来,这是他心头的痛,不过也不怪他,毕竟齐心剑是侳崖亲手铸造而成,品秩又高,其中还有不少侳崖残留下来的剑意,想要感悟齐心剑的本命神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些年,他虽然剑道境界涨得飞快,托得是侳崖留下的那一道剑意的福,也同样因为这一道剑意的缘故,他的剑道起点就十分之高,又没有人将他领入剑道传授剑术,无奈之下也只能是自己去琢磨,可剑修的剑术能流落到市井坊间的能有啥品秩可言,俱都是看不上眼的招式玩意,对于许六罡如今的境界修为来说简直如同鸡肋,也就导致了他出剑的剑招,威力都不是太过凶猛,靠得最多的还是齐心剑的品秩催发剑气乱杀一通而已。

    隋黄鹤就不同了,跟在白川身后,多多少少都能偷师学点来,什么养剑意,剑气亭,一剑酹江月,阳春白雪,天地一剑,烟消云散,白虹剑,打了这么多年,跟着白川厮混了这么久,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嘛,再说他本就是出身人间著名的剑仙世家,看多了大剑仙的出剑和剑招,照瓢画葫芦,学也能学个大概出来。

    这也就是野修和谱牒仙师之间最大的差异所在,一方有师门传承可以照样,一方却只能是自己苦苦琢磨,差距之大,天壤之别,可一旦野修经历万千苦难崛起,又不是一般的谱牒仙师可以比拟的,这些野修不仅傍身的手段千奇百怪,同样对于人心的捉摸和对战事的敏锐,就不是养在温室里花朵一般的谱牒仙师比得上的,很多东西,只有在无数次经历生死磨难之间,才有最深刻的感悟,闭门造车,终归还是纸上谈兵而已,所以每一个宗门教派都会安排门下弟子下山游历,一门心思的修仙求道,在这个人人抢夺气运的人间,稍有不慎就是给人家算计了,修得再纯粹也只是给他人做嫁衣而已。

    红尘炼心,实乃是修士重中之重啊!

    因为有鬼将和鬼王出手磨阵,很快就已经把玉陇关的护法大阵给磨得差不离,吱呀作响,估计已经撑不到太长的时间了,离破关时日不长!

    白仁沉吟道:“是时候撤出玉陇关了!”

    众人一愣,建成千年之久的玉陇关,抵御了金真王朝,太极王朝多少拨侵袭,终于要在今日,易主了。

    “撤!”

    随着白仁一个挥手,所有还在玉陇关长城墙上的将士修士走下城墙,出关,逃离!

    锦兆玄夜一声长啸,整装待发的太极百万铁骑,准备入关!

    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玉陇关护法大阵轰然崩碎。

    玉陇关破!!

    万鬼王止步!

    太极铁骑出击!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