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烂柯棋缘 > 正文卷 第477章 仙人论法
    人家既然并没有邀请玉怀山的人,那居元子等人也就没打算死皮赖脸的一起凑上去,就这么目送遁光远去。

    白云之上,计缘和满面红光的老乞丐一道站着,正巧对于九峰山,老乞丐应该比玉怀山的人熟悉,计缘也有一些问题想问他。

    “鲁老先生对于九峰山很熟悉吧?”

    老乞丐看看周围宏伟的山峰,嬉笑着回答。

    “算不上多熟,顶多算是认识,当然了,比玉怀山那群家伙肯定更熟悉一些。”

    “哦。”

    计缘点点头,视线扫向远方云雾之下的群山道。

    “这九峰洞天有多大?其内可有凡人生息?”

    “多大倒也不清楚,至于凡人自然是有的,九峰洞天不光有凡人,甚至还有凡人国度,还不止一个呢,当然了,因为是仙府洞天,所以并无什么妖邪魔物,顶多有些得九峰山允许的精怪为地祇神灵而已。”

    计缘又是长长的“哦”了一声。

    “也就是说这九峰洞天中,还蛮和谐得咯?”

    和谐这个词虽然有些生僻,但字面意思还是一闻可辨的,听到计缘这么说,老乞丐嗤笑一声。

    “那先生可就错了,和谐不了的,凡人国度之间也会相互攻伐,更隔有世仇,早些年九峰山还会管管,干涉形成一个统一的大王朝,结果呢?”

    老乞丐这么一问,计缘下意识就说了一句。

    “结果分崩离析?”

    “不错,天下大乱,王朝分崩离析,并且在分裂之前更是闹过不知道多少场灾劫,最终还是形成了几国之间对峙的局面,反而比之前更好些。九峰山几次尝试,发觉除非他们一直把控着,否则最终历史都会殊途同归,还连带损伤一些仙修道心和元气,干脆就不管了。”

    虽然猜到了这种可能,但老乞丐说的话依旧引得计缘深思。

    “计先生别想这么多了,九峰洞天的事情自有九峰山自己去操心,咱看热闹去。”

    话音落下,老乞丐施法催动遁光,脚下白云几乎化为一道白光,刹那间带着他和计缘远去,并且直接朝着九峰山的虚离轮光大阵撞去,显然所谓的热闹是在洞天之外的。

    前方光芒变幻,老乞丐的遁光也并不停歇,计缘在袖内的右手已经扣住了九峰山给的令牌,而老乞丐看样子却并没有拿出什么法器信物,直接驾云一头撞入大阵。

    同来时一样,光线变化灰雾蔼蔼,虚实交替变换几息之后,白云带着计缘和老乞丐出了九峰洞天,迎着天风飞上外界天地的高空。

    计缘下意识回头望去,果然依旧能见到九座立在云端的巨大山峰,不过现在他明白,若不得法,常人就算能飞到这高空,也触碰不到九峰山,只能遇上类似海市蜃楼一般的景象罢了。

    “先生站稳,两三天就到了!”

    “很远?”

    计缘愣了一下,两三天?你个老乞丐前面不说清楚?要飞几天那是得有多远啊?

    “究竟在什么地方?盛夏时节仙游大会就要开始了,我们不会赶不及吧?”

    老乞丐摇摇头。

    “不会不会,这不才四月底嘛,再说了,计先生你是少出门不知怪事多,先生以为这仙游大会还没开始么?”

    听老乞丐这么说,计缘倒是反应了过来,点点头道。

    “仙修所聚之会,为的是人而不是会,是论道而非议政,那确实应当是已经开始了……如此说来,你我二人此番倒是赶赴‘会场’去了?”

    “哈哈哈哈哈……妙,妙,计先生‘会场’一词用得妙!不错,你我二人正是赶赴‘会场’去的,哈哈哈哈……”

    兴许是心情大好的缘故,此刻老乞丐笑声爽朗声韵远传,周围空中不少修行之辈都听得到,甚至阮山渡那边的一些耳聪之辈也隐约可闻,心中都道是有高人过境。

    ……

    一座荒无人烟的海滨山脉中,有一座高几百丈的陡峭平顶高峰,任山客再是经验丰富身手矫健也上不去,甚至就算是武功高强的武者,想上去也十分废力。

    就是在这样一座平顶高峰之上,正有两拨人正席地而坐。

    一边是衣着五花八门,显得较为散漫的十几名修士,光看外表能见到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另一边则是统一白衫白袍,头戴金边镂空星冠的修士,也是十几人,同样有男有女老少不一。

    “说好了:一,不准坏了此峰山势;二,不准骂人;三,咱只讲理,尽量不动手。”

    衣着随意的那一群人中,有修士开口说明,两边的人都点头出声附和。

    “自然应当如此!”“不错,事先约法三章,我等只论道。”

    “对对对,心平气和乃我辈修士磨炼心境之要义!”

    两边修士不是点头就是面露微笑,表情随和如同周围的山风一般清新。

    “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吧?”

    “嗯,俗话说择日不如撞日,等到盛夏实在是太久了,今日正好。”

    “是极是极!”

    两边长辈抚须赞同,随后相互恭请。

    “道友先请?”

    “哎,道友先请!”

    “还是道友先吧,我大风谷修士比较有耐心,先听就是了。”

    “道友此言差矣,我乾元宗最善养气养心,论耐心还是更强一些的,还是道友先吧!”

    两边长辈依旧抚须,相互之间笑容恬淡,沉默了一会。

    “我……”“那……”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各自又被对方的话音打断,于是相互之间再次伸手一引。

    “道友请!”“还是道友请吧!”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乾元宗修士不再客气,直接手一摊,施法变化出一副光色图案,其上有风卷残云的变化,也有雷霆暴雨的猛烈,又有和煦清风与凌冽寒风……

    “上一甲子,大风谷的道友皆言,风变幻莫测,御之需仿四季天时,照天地之变,强以袭天地,淡以抚万物,此法之外届是左道?”

    那边大风谷的人点头道。

    “不错,正是如此,而你们乾元宗的道友则认为,风无常势,水无常形,以心御意以法御风才是正理,否则就根本不能谓之御风?”

    “不错!”

    两边修士相互之间显露笑颜。

    “可惜我乾元宗照着列位道友之想去印证过了,并不如我乾元宗御法之妙!”

    “哈哈,挺巧,我大风谷也照着列位道友之法去印证过了,完全就是无稽之谈!”

    乾元宗那边的长者嘴角一抽,深吸一口气。

    “道友,‘无稽之谈’一词,是否过重了?”

    “哦,确实如此,那么老夫换个说法,无堪大用如何?”

    ……

    修仙之辈虽然很多时候也挺洒脱的,但若论道起了争执,尤其是两个道统之间起的一些摩擦,最细小的事情都得争论个清楚,乃至争论个高下,要是争论没有用,说不准还得将妙法施展出来见真章。

    计缘和老乞丐驾云还未接近东南海滨的时候,老乞丐的遁光就不得不慢了下来,盖因为此处已经是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呜……呜……呜……”“轰隆隆……”

    天上铅云滚滚,将天光遮蔽,雷光在一望无际的乌云中翻滚。

    肆虐的狂风不断变化方向,计缘甚至看到一段大腿粗细的枯木,在天上一会被卷至高空,一会又被扫向远方,过一会还会被吹回来,比放风筝还刺激。

    “轰隆隆……”

    一道闪电落下,差点劈中计缘和老乞丐,老乞丐驾云纹丝不动,挥手将周围雷霆全都扭曲到其他方向。

    “计先生,看来看来‘论’的阶段差不多过去了,哎,来迟了,最有趣的就是这‘论’了……”

    看着老乞丐这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计缘也不由好笑,指了指天上道。

    “当心被雷劈!”

    “咔嚓……轰隆……”“轰隆隆……”

    “轰隆隆……”

    话音还没落下,瞬间数道雷霆极有目的朝着两人所在的白云劈落,或者说朝着老乞丐劈下来。

    “嗯!?”

    这雷光太快,也来得太诡异,毫无征兆之下,老乞丐猝不及防,来不及躲避,只能赶忙聚法伸手撑天。

    “咔嚓……”“轰隆……”“哗啦……”

    一道道雷霆将老乞丐浇灌得如同一个光人,边上的计缘心头一跳,赶紧把袖一抬,所有雷光全都被吸入袖中。

    老乞丐驾着云半天没说话,良久转过来看着计缘。

    “计先生,你是否对老叫花子我有些意见?”

    “呃,计某说是意外,你信不?”

    老乞丐很认真的看着计缘,后者难得面露些许尴尬地做出摊手状。

    “真的是个意外,计某此前受过些雷伤,后又借此修习雷法,许是有什么变化呢。”

    老乞丐抽了嘴,你计缘是来炫耀的吧?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