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不计来世有今生 > 第4章
    纪安宁一进屋就被朱育拉着问她在国外的近况。

    周丞渔来来回回的搬了三四次,才把纪安宁带来的所有东西都拿进来,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你这体力也不行啊,这点东西就累成这样?”纪安宁端起茶杯,喝了口朱育刚给她泡的菊花茶。

    “你也不看看你带了多少东西,这都什么啊,这么沉。”周丞渔一脸不服的冲纪安宁哼哼。

    纪安宁递过去一杯凉白开给周丞渔。

    “钢筋、水泥和铁块。”

    “噗~”一口水还没咽下去就被纪安宁的话给吓得喷了出去。

    “你就逗他吧。”朱育从厨房里拿着水果盘走出来,笑着对纪安宁说,“小心急眼了和你闹。”

    “谁急眼了,谁急眼了。”周丞渔随意用衣服下摆擦了擦嘴,听到他妈妈的话,立马跳脚。

    “你师父下了部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朱育拿着小刀削苹果皮说,“你这回,还走么?”

    “走。”纪安宁一边揉着周丞渔的脑袋,一边回答。

    “不是毕业了么?怎么还回去?”

    “毕业了,但是最终稿的论文还没交给教授,回去也就参加个毕业典礼,形式而已,师娘不用担心。”纪安宁放开叽叽喳喳尖叫的周丞渔,跑到朱育身边,抽了张茶几上的消毒湿巾擦手。

    朱育把削好苹果放到纪安宁的手里,说:“那就行,早点回来,有什么事,家里都能帮上你,你一个人在外面山高路远,孤孤单单的,让人不放心。”

    “我姐那么厉害还用人担心,不担心她祸害别人就不错了。”周丞渔扒拉着被纪安宁揉乱的头发,撇撇嘴。

    纪安宁啃着苹果,瞪了眼周丞渔,说道:“我回来了就祸害你,你可小心点。”

    “你来啊,谁怕谁。”周丞渔梗着脖子冲纪安宁喊道。说完就被朱育一把拍在后脑勺,不吭声了,引得纪安宁哈哈大笑。

    因为师父不在家,纪安宁本打算送了礼物就走,但还是在朱育的挽留下,陪着周丞渔玩了一下午游戏,吃了晚饭才开车往回走。

    开到中午路过的树林旁,靠边停车,纪安宁慢悠悠地往林子里走。

    天还未黑,夕阳晚霞燃烧了半边天空,瑰丽的彩霞,翠绿的山峰,相映成趣。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看了看,不太满意,纪安宁觉得下次再来,应该带着相机或者画板,留下这一幕绝美的风景以供留念。

    林间依稀还保留着一条小路,想来是经常有人走过这林子,沿着小路,纪安宁摇着手里路边采的小野花,嘴里轻哼不知名的小调,脚步轻快往前走。

    小路尽头是一条潺潺流过的小溪,溪水清澈见底,能清楚的看见溪底的石头,纪安宁小跑过去,用手捧了一捧溪水,还是以往那样清甜,看来还没有被污染,真好。

    往下游走了走,找到溪边的一块大石头,坐在上面,脱了鞋,把脚放进水里,被白天晒过的溪水温温凉凉的,很舒服。打开手机音乐APP,随着音乐哼唱着,脚上拍打着水面,无比惬意,难得悠闲。

    李滕李开车载着几人从市里回大院,不知怎么的也开到了这条林间路,自然看到了中午停在周丞渔家门口的红车宝马,停车,看着面前的宝马车,一动不动。

    “滕李......”

    李滕李垂眸,“老四,你们先开车回去,我下去走走。”

    “滕李,你......”

    坐在后座的被指名的老四刚要说什么就被旁边的人拉住,“开这么长时间也累了,先歇会儿,再回去吧。”

    “随你们。”说完,李滕李开门下车往林子里走。

    “你什么意思?就这么让他去了?”老四生气地看着阻止他说话的男人。

    “不然呢?”钟文柏往后一靠,看着走远的李滕李背影,“该见到,还是会见到。拦着也没用。”

    “那该死地贱女人就不能老实的呆在国外,也不知道回来干嘛。”老四庞延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为什么回来,咱们早晚会知道。”坐在副驾驶低头看手机的苏林头也不抬的说道。

    “没发现刚才吃饭的时候,滕李那魂不守舍的样子么?”钟文柏叹了口气,那个倔强的男人说着不在意,心里还是在意的。

    “不行,我得去看看,万一滕李又被那女人骗了怎么办?”老四推开车门,往刚才李滕李的方向走去。

    “哎,你去干嘛啊?”钟文柏追下车。

    “一起去看看吧,别让老四惹出事儿。”苏林也下车锁门,两个人追着老四走过去。

    纪安宁依旧惬意地玩着溪水,摇头晃脑的哼着歌,“所以我习惯了,一个人的孤寂,所以我习惯在,人来人去中保持清醒,所以我习惯戴上面具,不再为谁付出真心......我怎能告诉自己,说我一点都不在意......你是如此的难以忘记......你的笑容你的一动一举,都是我所有的记忆......改变自己需要多少勇气......”

    李滕李穿过树林就看到那个哼歌哼得欢快的女人背影,紧紧地攥着拳头,气愤、失望、伤心还是......思念.....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纪安宁感觉到有人从林子里走出来,站在不远处,一开始还以为是路过的,但是那人一直没动,也没什么危险的气息。

    “喂,听歌是要花钱的,虽然我唱的不怎么好听,但是你也听了,是吧?”说话间转过头就见站在那里的人是李滕李,愣住了。

    “你......”纪安宁看着走过来的李滕李,想要踩着溪底站起来,但是溪底的石头上布满滑腻的青苔,脚底一滑,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往后倒。

    李滕李一个健步,跳跃过大石头,伸手拉住了挣扎间纪安宁的手臂,往前一带,纪安宁就被李滕李抱到了怀里。

    “你......”

    “你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小了?”

    纪安宁刚要开口就听见李滕李同时的问话。

    “没有,我只是被你吓了一跳。”想要挣脱怀抱的纪安宁赶紧解释。

    “呵,我倒是没想到原来我这么吓人。”李滕李松开纪安宁,哑声笑道。

    “我没这么说!”纪安宁抬头看着他,眉心蹙得紧紧地。

    李滕李深深地看了眼面前的女人,白嫩的一双小脚也没穿鞋袜,就那么泡在变凉的溪水里,皱了皱眉。

    “这么站着,水不凉,是么?”说着话就拉住纪安宁的胳膊往岸上走。

    纪安宁看着男人清厉的侧颜,低垂着的眼角,看不出他的情绪。

    “你怎么会来这儿?”纪安宁咬了咬唇瓣,轻声问道。

    还未等李滕李开口,就听见远处一个男人怒气冲冲的声音,“怎么,你纪大小姐来得,我们来不得?”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