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客间 > 第44章 如歌之夜
    畅聊至夜晚,沈夜把达格送到皇宫城外,达格做足了一切准备,下了马车回头看了马车内沈夜一眼,两人只是对视了一眼可以知道对方想说什么。

    达格微微点头,转过身去融入到皎洁的月光中,黑色的身影向城门那边走去。

    沈夜便掉了头,他耳边回荡着达格经常说的,芷茵姑娘真美,马车上最后一句还是芷茵姑娘真美。

    想到这里沈夜不由笑了笑,这小子都什么时候了,还把美色挂在心上。

    看门守卫接过达格手上的令牌,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放了行。

    这些守卫只看令牌真假,不看人的来历,能入宫的人自然就是为朝廷做事的人,能为朝廷做事的人固然是经过仔细查探一番才得录用。

    月龙用人向来都很谨慎,用人之前要把祖宗十八代的背景翻出来,没有任何可疑之处才会用,大到国师小到宫女太监一惯如此。

    为此这些卫兵懒得多虑,故而达格进入宫中很容易。

    当他进入诺大的宫中之时,完全震惊了,宫内的道路被高大的城墙隔开,像迷宫一样,并且城墙头上站着数名士兵俯视着下面。

    达格抬头看他们就像黑色的鸟落在城墙头上,想要避开上面士兵的视野必需依墙而行,夜晚行动是对的,城内道路上太监宫女还有侍卫不断打灯笼行走,他们遇到达格看都不看一眼。

    这月龙国的宫中人真是奇怪啊,达格满心疑惑,为什么在宫中大摇大摆行走都从不过问?

    事实上他不知道,国师清子元早已算出今夜皇帝会遇到刺客,如果清子元管这事,他早就死在了城门门口。

    进宫行刺的人,只有两种情况死在城门口或者轻松行刺成功。

    每个岔口都有侍卫看守,此时达格走到一旁看门的两名侍卫面前道:“两位大哥这皇帝陛下在哪里?我有要事通报。”

    那两名侍卫相互对视了一眼,打量了一眼达格道:“你是谁?”

    达格做出一个嘘的手势故弄玄虚,拿出乌黑哑光的令牌,那两人看了一眼令牌便知道这只是简单的入宫令牌,不是是官衔令牌,或者军中令牌。

    那两名侍卫疑惑道:“你这是出入牌我们不能随便告知皇帝陛下的行踪。”

    达格忙怒道:“好大胆子我是皇帝在外面安插的暗人,你们如果耽搁了正事要脑袋搬家!”

    那两名普通侍卫闻言信以为真忙道:“恕罪!皇帝陛下最近经常往萧宁宫跑,应该在萧宁宫里。”

    “你们谁带路?”

    左边那名中年侍卫作揖道:“我来吧。”

    达格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宫中道路复杂还好他在城墙内做了记号,用箭头划过墙壁,这样一来待会逃跑的时候就不会迷路。

    前面行走的侍卫回头道:“我看你后面背着箭筒与箭弓,你喜欢射箭吗?”

    “是啊!”达格在后面笑了笑,“我潜伏在镇北将军军中这么多年养成了射箭习惯,第一次来皇宫内,我就奇怪了宫内为什么能随便带武器出入?”

    “这不用奇怪,如果是行刺宫内大人物的人是进不来的,因为宫中布下了结界不但如此知天境修者能算出有人行刺,这些人根本没机会进来。”

    达格更加好奇,为什么自己就这么轻松进来?感觉好像有人在暗中帮助自己,算了想这么多毛用都没,杀了皇帝才是他最大的心愿,就算死也值得的。

    “你叫什么名字?”达格对前面的侍卫问,“我回头请陛下给你记一个功。”

    “多谢少侠。”

    “有些事,你本不应该知道的,日后一定要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我来过。”

    “明白!”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经过最后一句对话,那名侍卫只管在前面带路,不敢多问什么。

    很快便来到萧宁宫,宫门口有两名皇帝陛下的侍卫看守,带路那名侍卫上前一五一十地去告知达格的事情。

    看守那两名侍卫疑惑对视,阻拦道:“请让我们看看你的令牌。”

    达格从怀中掏出那块令牌,给那两人看,那两人对视了一眼,他们是皇帝陛下随身带的侍卫,暗侍卫那点令牌是见过的,这压根不是什么暗侍卫令牌,只是普通的出入令牌。

    他们听到带路那名侍卫说是暗线人物,就开始起了疑心,他们除了皇帝陛下上厕所,吃饭,睡美人之外,每时每刻都在陛下身边,这么多年来陛下从未谈起过狗屁暗线。

    于是,一名侍卫突然拔出刀,白光划过月色,带路那名侍卫来不及反应,脖子一凉,已没了气息倒在地上。

    “废物!”

    转眼那名侍卫举刀向达格劈了下去,当刀落在他的头上之时,感觉空气如刀片一般划开了他的胸口,一阵巨痛从胸口传来。

    他忙低头一看,血从胸口流淌了出来,他在无力举刀,朴刀落地将要撞地之时达格用手抓住刀柄,一个转肘一旁怔住的另一名侍卫的头颅滚落下来,鲜血从脖颈喷出。

    那名侍卫奄奄一息扶着胸口跪下道:“你………你是念师?”

    达格点了点头道:“我是北荒来刺杀皇帝的念师。”

    那名侍卫想要奋力起身用最后力气呐喊,可是达格向他靠近一步,他的胸口如到割开,一点一点的被锋利的如刀的空气给割开,直到锋利的空气接触到他疯狂挑动的心脏。

    “修行者………念师!”侍卫最后用力说道,“我………我……终于感受到………修行者的力量………!”

    此刻他的心脏被空气切开破碎,于是他木然倒下。

    达格看了看三具门口上的尸体,将他们拖到大门后面隐藏起来。

    之后独自一人进入萧宁宫,宫内没有一人,可能夜已深小厮或者丫鬟们都睡了,四周的房屋灯火依旧亮着。

    他快速到最近那个房屋去看,用箭头捅破窗布,只见烛光下几个丫鬟爬在桌子上熟睡。

    不过,这个夜晚并不安静得让人熟睡,宫中正北房的房中若隐若现的欢声笑语传来,笑语之中夹杂着阵阵无限的呻吟与荡漾。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