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冷门神仙不好当 > 正文卷 第一章 玫瑰镇连环死亡事件
    当东无笙沉睡了三百年醒来,她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玫瑰镇那无比温柔的黄昏。

    那恬静的昏黄,细腻地铺满整个天地。世界像是一个小小的摇篮,而你安睡在这里,没有一丝惊慌与害怕可以打扰你。一草一木化作黑色的剪影,点缀在这片安详的圣地。那轮廓上的每一个起伏都柔和得让人沉醉。

    这就是玫瑰镇闻名世界的景致,美不胜收。

    东无笙花了一点时间才发现自己正在被人围观。

    实在是因为光线昏暗,景色又过于美丽,这幢幢的黑色人影完全融入了背景之中,夺走了她的全部注意,这才让她犯下如此失礼的过错。

    这只是东无笙刚刚苏醒、头脑还不太清醒时做出的判断。

    过了一会儿她就意识到问题的重点并不在这里。

    真正的重点在于,这个世界没有声音,或者说,她听不到声音。

    直到这时,望着周围人的嘴唇一张一合却不曾发出任何声音,东无笙才忽然感觉到自己与这个崭新世界的格格不入,并为此有些慌乱。

    “你们……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见……我、我什么都听不见!”

    这种慌乱的情绪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加剧,以至于,当有人突然碰到她的肩膀时,她吓了一跳。

    东无笙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棕发少年清秀的脸,一双碧绿的眼睛正担忧地凝视着她。他的嘴也在动,他在说什么?

    “对、对不起……我听不见你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现在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所幸长久的沉睡并没有让她忘记说话的本能。她看见少年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然后对她温和地笑了笑,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很轻柔地拍了拍。

    夕阳下,少年的轮廓被渲染上一圈非常温暖的金色光晕。那秀气的五官漂亮得像是希腊人手下的雕塑。

    大概是眼前这个陌生又寂静的世界让东无笙对他人的情绪格外敏感。她感受到了少年的善意,理解了少年温和的宽慰,所以,当少年握住她的右手时,她并没有挣扎,只是静静地看着。

    直到少年温热的手握住她的,东无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上绑着一条细细的银链。

    这银链半根拇指粗细,从骨肉中穿过她的右手五指,然后经过手背,沿着手腕处绕了一圈,最后……最后没入了手腕的皮肤里!

    银链的另一端在中间三指上多番缠绕,最终顺着中指垂下,顶端还镶嵌着一颗拇指大的红宝石。

    这是个什么东西?!

    东无笙惊愕地看着这个仿佛长在自己右手上的东西,但是碍于正被少年握着,没有轻举妄动。

    不一会儿,东无笙感觉到有什么清凉的东西从少年的手掌里传过来,顺着她的手臂在她的身体里游走,最后停留在她的双耳处。

    东无笙只觉得两只耳朵后面凉凉的,很温和,很舒服,紧接着就开始听到一些若有若无的声音,声音逐渐变大,起初有些嘈杂,像是老旧的收音机,带着杂音,慢慢地,就变得越来越清晰。

    “现在感觉怎么样?”

    少年的声音夹杂在嗡鸣声里一闪而过。

    东无笙抬起头看着少年,有些欣喜,“你刚刚说了什么?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楚。”

    少年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笑意,他摇了摇头,扬起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没事就好。”

    像是早春的第一缕柔风,拂过尚未解冻的人间。

    看着这个笑容,东无笙有些惊艳,有点舍不得挪开眼,但是比起这个,她更好奇边上这一圈人从刚才起就一直围在这里,究竟在做什么,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东无笙竖起耳朵,仔细地去听他们的对话,却发现她一个字也听不懂。

    啊!话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东无笙这才想到,自己不知道睡了多久,如果时间足够长,那么,这世界可能早就不是她所熟知的那一个了,人们所说的语言恐怕也已经不是她所习得的任何一种了。

    她茫然地看了看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了少年身上。

    似乎只有这个人听得懂她的语言……

    没等她开口,少年似乎就领悟了她的意思,拉着她站起来,走到一位看起来最有地位的络腮胡大叔面前,用那种她不理解的语言和大叔交流了什么。大叔点了点头,驱散了围观的人群,领着他们两个往一个方向走去。

    “镇长同意收留我们了,我们现在要去他们家里借宿。”

    少年一边走,一边和东无笙解释道。

    “啊,谢谢你……”

    东无笙感激地同他道谢。

    如果没有这个少年,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听到东无笙的话,少年只是微笑,“别担心,没什么的,你已经睡了三百多年了,只是稍微有点与时代脱节,熟悉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没想到少年一眼就识破了东无笙心里的那点不安,这倒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东无笙仔细回想了一下少年的面容,她本以为自己只是睡了太久,记忆有些混沌,谁知这一回想才发现,她的头脑几乎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

    就连自己姓甚名谁,该干什么会干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像是今天刚刚苏醒,倒像是今天刚刚出生。

    东无笙开始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

    “无笙?你怎么了,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少年似乎注意到了她的异样,轻轻地,捏了捏她的手。

    东无笙抬起头看着他,“你是在叫我吗?”

    少年轻轻皱了皱眉,脸上写满了担忧和关切的神情。

    “你怎么了?”

    东无笙看见那双纯净的碧绿色的眼睛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倒影,感觉到握着她的那只手不由自主地收紧了一些。

    眼前的这个人,她真的可以信任吗?

    东无笙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你以前就认识我吗?”

    如果这个少年以前就认识她,那他岂不是已经活了三百多年?

    人类可以活这么久吗?

    失去了从前的所有知识和记忆,东无笙没法对眼前的事物做出确定的判断,她只是隐隐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究竟哪里不对。

    毕竟她自己都睡了三百年。

    少年似乎猜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看着东无笙点头,少年紧缩的眉头缓缓松开,微笑着安慰东无笙,“没关系,既然你已经不记得了,那就不要在意那些过去了。”

    少年的笑脸犹如解冻的冰河,带有一种并不张扬的温柔,但东无笙却沉下脸,“为什么听到我失忆你一点也不难过?如果你真的认识我,是我的朋友,难道不应该感到难过失落,甚至对我有些不满吗?我可是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

    漠然地看着少年张了张嘴好像要说什么,东无笙又补了一句,“别告诉我你一点也不介意,我不会相信的。”

    少年沉默了一下,气氛显得有些难堪。这让东无笙又有些后悔。

    正当她打算道歉的时候,少年又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东无笙的头顶,“那你想要我怎么证明才愿意相信我呢?”

    居然还是一点也不生气呢……

    东无笙看了他一眼,打掉他的手,垂下头低低地吐出两个字,“算了。”

    这样子对待帮了自己的人,太差劲了,东无笙。

    东无笙有些沮丧地低着头。

    少年似乎也很烦恼,东无笙垂头丧气的样子貌似让他束手无策,他想了一会儿,才从口袋里摸出一颗金箔包裹的圆球来,递到她面前,“你以前最喜欢喝酒,现在一时找不到酒,要不要尝尝这个?我听说叫酒心巧克力,吃着有酒味,其实是糖……”

    酒?

    东无笙的脑海里浮现出一种醇香的口感,让她禁不住有些垂涎。

    东无笙接过巧克力,剥开放进嘴里。浓郁的苦香蔓延在她的口腔里。她几乎是立刻就将东西吐了出来。

    “这是什么啊!好苦!”

    东无笙吐着舌头嚷道。

    少年连忙摸出一颗水果糖又递给她,看着她吃了以后表情舒缓下来,这才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是挺苦的,但我看你以前好像挺喜欢苦味的东西的,就……”

    东无笙含着水果糖,心情好了一点,听到少年的话,她疑惑地皱起眉,“我以前真的喜欢苦的东西?你有尝过吗?说不定其实不是苦的呢?”

    少年想了想,没有说话,东无笙只当他是默认了。

    东无笙不知道,在她沉睡的那些岁月里,少年尝遍了她从前喜欢的那些东西,努力想要理解她当时的心情,只是他最终也没能爱上那种味道,只是爱上了收集这样的东西。

    酒、咖啡、巧克力……他每收集一点,就对她的苏醒多一点期待。

    他期待着她看到这些东西时惊喜的样子。

    虽然现在和他预想的有些偏差,但他并不觉得失望,相反,他有点高兴。

    现在的东无笙,会不安,会迁怒,会自私,虽然看起来比从前平凡了很多,但比起三百年前那个一边微笑着、一边就消失了的东无笙,现在这个要鲜活得多。

    如果可以,他希望她能一直这样平凡下去。

    走在前面带路的镇长大叔不经意地回头看见两人的互动,感慨着年轻真好的同时,也让他想起自己那位正为情感问题与家人闹别扭的女儿珍妮。

    年轻时候谁还没谈过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呢,想他和夫人当年,那可真是……

    唉,或许真的是他和夫人对珍妮的要求太苛刻了吧,年轻人的感情问题或许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去处理比较好吧。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