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世悟道尽沧桑 > 第四十一章 杀机暗涌
    孟大川将紫檀托盘上的天青色壶殇轻轻取下,放在四足炕桌之上,便恭敬地离席退下。

    从始至终一直面带笑容的姜帛瑜,起身请二人入座,又将那白衣黑巾青年引荐给二人,这才坐回到自己浅褐色的四出头官帽椅之上。

    叶晨枫方才知晓,那面色冷峻的青年,竟然是天云学员自发组建的一个叫地魁门的组织首领。

    此人名为杜峰,早年本是器阁的学员,后来实力精进后便去小须弥山的第二层,创办了地魁门,实力亦是达到了天王阶别。

    对于这位青年的身份,姬紫月并不感到惊讶,显然是早有耳闻。

    一番客套话后,姜帛瑜连忙拎起壶殇,微微倾斜间,便有一注清酒入杯。

    他端起酒杯,缓缓递给叶晨枫,一举一行皆有大家风范。

    轻轻接过酒杯,叶晨枫并未直接将其饮入腹中,而是略有迟疑地看了杯中美酒一眼。

    见状,姜帛瑜哈哈一笑,便又倒了一杯酒,就势一饮而尽,随后将杯中白底亮给叶晨枫一看,示意酒中五毒,而后作揖道:“这杯酒,姜某敬小兄弟宽宏大度,愿你能不计前嫌,和孟大川化干戈为玉帛。”

    叶晨枫虽心中仍有疑虑,但还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将过场走了一番。

    姜帛瑜畅然一笑,又递给姬紫月一杯酒后,便再自饮一杯,含笑道:“这一杯,姜某再敬紫月能赏脸赴宴,不落姜某颜面。”

    姬紫月冷哼一声,轻掩容颜,缓缓便将杯中酒饮尽,顿时粉腮中便浮现一抹酡红,比起杯中酒更要醉人三分。

    不曾想,平日里如此大大咧咧的她,真到了正式的酒宴场合,竟也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姜帛瑜满意地轻轻颔首,嘴角的笑容真诚而平易近人。

    随后,氛围有些冷淡的酒宴就这般顺势进行下去。

    酒席宴间,姜帛瑜有意无意地打探了一下赴宴二人的关系。

    然而不待叶晨枫作何解释,姬紫月直接抢着回答说叶晨枫是他新收的小弟,随后更是扬起粉拳,做出一副威胁的状貌。

    此等护犊子的举动,没有一丝压迫感不说,甚至还有几分可爱之感。

    叶晨枫头颡之上已然爬上了几道黑线了,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姬紫月还浑然不知。

    姜帛瑜脸上笑容不变,连连称自己和叶晨枫皆为器阁学员,真早算起来也算是同门师兄弟,今后只会互帮互助,不可能手足相残的。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杜峰突然停箸,而后缓缓开口道:“晨枫兄弟如此年岁便有此等实力,当真是年少有为。只是不知晨枫兄弟可曾听闻我派‘地魁三鬼’之名头?”

    姜帛瑜知道好戏要上场了,好整以暇地转头看向叶晨枫。

    姬紫月心中咯噔一声,知道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了,当下也只能看向叶晨枫,美眸中隐隐有霞光闪烁,仿佛在暗暗传递着什么隐晦信息。

    叶晨枫将三人的脸上的细微变化都尽收眼底,当即面色不变,缓缓开口道:“在下久闻贵派威名,只是却未曾知晓贵派有地魁三鬼的存在。”

    杜峰眸子中有冷光一闪,不咸不淡地说道:“我派的地魁三鬼,近日亦是来到了焱晶矿脉采掘矿石。

    据传,我派三人被孟监工安排进入的矿区,和后来晨枫兄弟进入的矿区一般无二。

    只是今日只有晨枫兄弟安然无恙地出来了,我派三人却踪影尽失,晨枫兄弟又该作何解释?”

    叶晨枫故作惊讶状:“还有此等怪异之事?恕在下眼拙,实在是未曾在矿区内发现除在下之外的旁人存在。”

    杜峰冷哼一声,眸子中已然一片阴寒:“事实在此,任你如何费心狡辩,也只是枉然!孟监工,此时不出来,更待何时?”

    说完,退下去的孟大川便又快步走上前来,恭恭敬敬地递来一本暗黄色的册子,谄媚一笑,极尽讨好之色。

    “杜门主,这是在下记录进出采矿学员的名册,上面详细记载了近期所有学员选择的矿区,以及他们缴纳的焱晶矿石的数量,请杜门主过目。”

    杜峰轻嗯一声,便将递过来的暗黄色名册接过,轻轻展开,赫然看到近日选择十五号矿区的,除了叶晨枫,还有地魁三鬼。

    他当即冷冷一笑,将手中名册扔给叶晨枫:“你还有何辩解的余地?”

    随手接过名册,也无需确认,叶晨枫只是淡淡一笑:“阁下看来对于在下还是存有怀疑。

    只是阁下可曾想过,贵派的地魁三鬼即便真如名册上记录这般,被孟监工安排进入十五号矿区,也并不能完全确定他三人就进入了十五号矿区。

    毕竟,世人皆知焱晶矿脉的矿区,存在着很大的油水。学员只要随便花点焱晶矿石,便可进入前九号矿区,名册上亦可做些手脚。

    这样说来,名册上记载的诸多事项,倒是要再三考证一番才是。

    而且,矿区内并无坚守人员。贵派三人虽被安排到十五号矿区,但若他们不去前九号矿区,而是去任意一个后六号矿区,也无人知晓。

    故而,又怎能完全确定他们一定进入了十五号矿区呢?不知孟监工,认为在下所言有理否?”

    说完,叶晨枫便转过身,微微一笑,缓缓看向于旁侧站立的孟大川。

    孟大川当时便有冷汗冒出来了,他想狡辩,可是叶晨枫所言又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吃了闷亏的他却是有理也说不出话来了。

    姬紫月美眸弯成一条缝,险些要捧腹大笑出来。

    没想到我这个新收的小弟,脑子还挺活泛,不错不错,倒是有本姑娘几分风范。

    原本还在看戏的姜帛瑜,此时嘴角的笑容渐渐收敛下来。

    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子,竟然还有几分城府,倒是小觑了他。

    方才占据上风的杜峰,他的脸上逐渐阴冷下来,看向叶晨枫的眸光中,隐隐有冰寒的杀意涌动。

    叶晨枫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模样,又是温和一笑:“还有一事,不知阁下可曾去那十五号矿区探查一番,又可曾在矿区内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这下子,杜峰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叶晨枫最后一句话,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将其彻底激怒。

    他苦于在矿区内找不到一丝可以将矛头指向叶晨枫的证据,即便他想栽赃陷害后者,也难以找到实质性的证物,来佐证他的证词。

    气氛瞬间凝重起来。

    这时,身为东道主的姜帛瑜,却是不得不站出来控制场面了。

    他面带尴尬地劝解道:“杜兄,此事不可操之过急,还是等邢阁执法队过来探查一番,再做定夺。

    相信公道自在人心,上苍一定会还贵派三鬼一个清白的。”

    姬紫月此时也恰到好处地站了出来,指桑骂槐道:“是啊姓杜的,你别强词夺理,一味地将所有罪责都强行加到本姑娘的小弟身上。

    免得让某些奸诈小人当枪使,却还一副蒙在鼓里的可笑模样。”

    “你!”杜峰怒目而视,可碍于对方的身份也只能强忍心中怒火。

    “我我我,我什么我!要不是此事牵扯到了晨枫小弟,本姑娘才不会来此等陋屋简舍蹚浑水。”姬紫月吐了吐香舌,撇嘴一哼。

    “呵呵,紫月所言极是,杜兄还是暂且将此事放置一边,我等不妨先吃这桌上美食,不然饭菜凉了就太过浪费了。”姜帛瑜打着哈哈地拍了拍杜峰的肩膀,眼神悄悄示意了一下。

    杜峰只得闷哼一声,冷着脸,闷头吃起桌上酒菜。

    叶晨枫暗赞地看了姬紫月一眼,旋即站起身,抱拳拱手道:“今日要多谢姜师兄的盛情款待了,只是在下不胜酒力,不便过多叨扰,只得在此告罪一声,先行离宴了。”

    闻言,姜帛瑜也不好强留,只得站起身道:“既然如此,小兄弟且回去休息吧,姜某不便相送,便让孟大川送你一程吧。”

    随后,他又看向姬紫月,刚欲言语,后者却先一步冷冷说道:“本姑娘也要和晨枫小弟回去了,你也无需相送,就此别过吧。”

    姜帛瑜温和一笑,脸上不见丝毫怒色,他只是呼唤孟大川出来,将二人恭送出去。

    待到二人不见踪影之后,姜帛瑜脸上的笑容变换成了阴冷之色。

    一个立牌坊的下作贱婢,本少爷若不是看重你身后的势力,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姜帛瑜身后,一直冷眼旁观的杜峰出声询问道:“姜兄,就这般放那小子离开吗?”

    姜帛瑜只是冷冷一笑:“杜兄有所不知,那小子中了姜某特制的‘断魂绝命散’,三个时辰之内必定毒发身亡!”

    闻言,杜峰面色一惊,他赶紧屏息凝神,探看自身状况。

    顿时,他发现一种不易察觉的异样出现在自己的灵台之中,当即面色一白,惊惶而愤怒地指着姜帛瑜道:“姜兄,你为何连我也要置之死地?”

    姜帛瑜却是微微一笑,好言宽慰道:“杜兄不必惊慌,此乃解毒丹,服下之后便可将体内剧毒化解。”

    说完,他便递给面色一喜的杜峰一枚暗红色药丸。

    杜峰赶紧吞下暗红色药丸,发现体内的一丝异样消除后,他终于松了口气,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来了。

    他轻轻擦拭着头颡上的冷汗,艰涩一笑:“没想到姜兄为了让那小子相信酒中无毒,竟然敢以身犯险,在下着实佩服。只是那姬紫月方才也饮下毒酒,若是她死了,却是有些麻烦。”

    姜帛瑜自己也吞下一枚解毒丹后,这才温和笑道:“杜兄多虑了,姜某特制的毒药奇特无比,只对男性修者有用,对女性修者并无半分作用。”

    杜峰闻言恍然大悟,连连竖起拇指,称赞姜帛瑜心思细腻,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姜帛瑜却是摆了摆手,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

    窑洞外,孟大川满脸堆笑地送走二人后,方才在心中冷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希望你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吧。”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