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一位女帝的自我修养 > 江山如画 第一百三十五章 《逆九江》(四)
    “这大越天下,除了本殿下的亲卫和本殿下父后的亲卫旗家,那些曾经日日说要和本殿下出生入死的亲朋和臣下未有一人送行,只有他一人敢随本殿下北上境城,你以为他只是本殿下所慕的君郎,难道不知道他也是本殿下忠贞不渝的臣下吗?”

    “本殿下的人,新帝也只敢说除官籍,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让本殿下的人于郡王府脱衣换服为你展示丝青缎,本殿下就是杀了你们还有你这些狗奴都不够泄愤!”

    说着越清抬步上前,眼下全是杀意。

    公子衡和宣夫人看见越清走来,知道她连大越新帝都敢行刺,水匪窝都敢捅,心下不住狂跳,立马就抱紧了寒度的腿脚。

    “君郎,当时……当时是我们不对,是我们无礼教,求你劝劝越清殿下,我们再也不敢了,真不敢了!”

    寒度立在那没动,越清越走越近,手中的剑泛着寒光。

    “我们……我们为致歉意,愿送战马千匹,还有……还有我们楚地特有的金丝碳三千斤!”

    寒度听到公子衡说要送这两样东西,眸子一亮,渐渐转过了身。

    “我还要一样东西!”寒度开口道。

    公子衡见有得商量连忙道。

    “你说……你说,只要本王有,必是双手送上!”

    “听说公子衡府上有一名巧手工匠,名为陈哨,我想要这个人,可否?”

    公子衡闻言一愣,他……他怎么从来没听过这号人,想着他不由转身看向宣夫人。

    “夫人可知道这陈哨?”

    宣夫人听见这名字只觉得耳熟,却是怎么都想不出这人是谁,她绞尽脑汁思考了好一会儿,突然想了起来,恍然大悟道。

    “哦哦,想起来了,他好像是我珠钗匠中的一位,原籍便是大越境城的人!”

    公子衡见这人只是个珠钗匠,便很是大方道。

    “我一会儿就把这人送来,请君郎放过我们一命!”

    寒度见公子衡爽快答应,抬眸看向抱剑站在一旁的越清。

    “殿下,公子衡和宣夫人虽性劣,但他们既有改过之心,便饶了他们吧!”

    卷缩在地上的公子衡和宣夫人,闻言连忙瞄了一眼越清的神色。

    见她依旧含怒盯着他们,连忙低下了头!

    寒度见越清怒气未消,再次开口道。

    “殿下,公子衡如今也算是我们友邦,这次让他们记下教训就是,别真伤了情宜!”

    越清闻言上前,低低睨了公子衡和宣夫人一眼。

    “公子衡可以走,宣夫人留下,东西到了再放人!”

    越清的话刚说出来,公子衡连忙反驳道。

    “不行,宣儿……宣儿她不能去你军营!”

    “你说什么?”越清不悦看向公子衡。

    宣夫人连忙拦下公子衡解围道。

    “妾留下,你们放郡王回去,只求不要将今日殿下受辱之事宣扬出去!”

    宣夫人真是聪明,明明她自己也受了辱,却是只提了公子衡,好像全然不在乎自己,一心只有公子衡似得,又让公子衡好好的感动了一把,是说能这样牢牢捏着公子衡的心!

    越清看宣夫人爽快,微微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将宣夫人带走。”说着她拿了一旁备下的披风丢给公子衡,又扫了一眼地上散乱的货物,“本殿下等着你的东西,若是还像这般送来,就给宣夫人准备好棺椁吧!”

    说着越清拉着寒度便朝着山下走去,公子衡披着薄披风,看着那越来越远的队伍和宣夫人,脸上满是愁苦和心痛!

    “宣儿……宣儿……。”

    说着身后的仆从全都赶了过来,将厚棉衣和千金裘送了上来。

    公子衡被伺候着穿好衣物,他依旧恋恋不舍的看向宣夫人的方向,直到山下马车消失在雪地里。

    宣氏被安置在准备押送货物的板车上,越清和寒度上了马车,一行人浩荡朝着军营的方向前行。

    越清上了马车,车上有碳炉,温度一下高了许多,顺手解了大氅坐了下来。

    寒度一直侧头坐在一角默不作声。

    越清看他那模样,开口问道。

    “你这又是怎么了,离本殿下那么远!”

    寒度闻言并未动身,思虑了一会儿抬眸深深看向越清,有些疑迟问道。

    “殿下真当我是你的君郎?”

    越清闻言知道了寒度的意思,抬手牵住了寒度有些冰寒的手,给他轻轻搓着手取暖,缓缓开口道。

    “本殿下现在还不能跟你大婚,你且等我荣回京都,必给你一场盛大的婚宴,你不仅是我的君郎,还是我大越未来的君后!”

    寒度闻言脸上忍着溢出来的笑意,轻咳了一声道。

    “其实不用当君后,就君郎挺好的,不会有人与我抢你!”

    越清闻言浅浅一笑。

    “君郎君后,只你一人,本殿下任何人都抢不走,你在本殿下心里是唯一,没人能撼动你的地位!”

    越清的话让寒度不由眼眶红了几分,脸上的笑容也愈发明显,他不由想到越清刚刚念得诗,开口道。

    “刚刚那诗叫什么?殿下可再念一遍我听吗?”

    越清闻言对他勾了勾手,拍了拍身旁的软榻。

    “你过来,我细细念给你听!”

    寒度闻言眼神有些闪躲,却依旧没有动身。

    越清直接一把将他拉扯过来按在了榻上,下巴搁在寒度的胸口,抬手缓缓用手描摹着他的眉眼。

    “欲乘风者浮临桑,欲诉神者越城上!吁唏乎长浪,吁唏乎断殇,不随不逐,庄君郎!不渡不渡,逆九江!”

    寒度听完不由温柔笑了笑。

    “真好听!这首诗叫什么?”

    “这首诗就叫《逆九江》,也可叫《子庄君寻妻记》。”

    寒度闻言脸上一红,有些羞赧的撇过脸。

    “哪有什么诗叫《子庄君寻妻记》这种名字的,说出去都不好听,还是叫《逆九江》的好!”

    说着,寒度似是又想到了什么,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

    “殿下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知道我……我在公子衡那……。”

    越清听到公子衡三个字,眼神不由瞬间冷了几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