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侍劫 > 84 祭台血丹
    石信面色凝重,上前两步,取出一个长颈玉瓶。玉瓶几近透明,巴掌大小。

    抬起手,瓶口朝下对着二人尸身,嘴唇翕动。

    一阵阴寒气息陡然升起,秦川见此,谨慎为妙,小退半步,横剑身前。

    却见兄弟二人干涸的血液,逐渐沸腾,就连那些渗入石板缝隙之间的,也都如此。

    这一幕有些惊悚。

    像是水烧开了,就连锅盖也压不住了。石板好似融化,密密麻麻的血红色虫子,从中钻出,好似受到了引诱,齐齐向着二人残余的血肉而去。

    顺着断头处的伤口,口鼻,甚至那失去了眼皮的眼睛,自内而外,细细啃食,缓缓嗦骨。

    周遭皆是刺鼻的血腥味,令人作呕。血肉尽皆被血色虫子埋没,没有丝毫暴露与空气中。

    不过半炷香时间,虫子似乎啃食完血肉,竟蠕动着开始相互吞噬。

    整个过程好似养蛊。

    待虫子只剩最后一只,石信手中的玉瓶一颤,一道不起眼的弧光一闪,便将其收纳其中。

    他面色凝重,额上满是细密的汗水,夜风吹过,有些湿冷。

    不知另有玄机的是玉瓶,还是石信的法术。暗红色的血虫一入窠臼,便安分下来,似幼蚕一般吐出丝线,将其包裹住。

    这丝线极细,月光照耀下彷如一缕烟气,隔着玉瓶望去,仿佛看到一个豆大的心脏在缓缓跳动。

    “咔嚓。”

    便在血虫成甬的刹那,石信将玉瓶往地上狠狠掷去,一阵清脆。

    在秦川惊讶的目光中,血色蚕蛹身上的丝线,因为玉瓶破碎,顿时剥离开来,化作一道光弧,牵引着向后山飘去。

    “跟上来!”

    石信叮嘱一声,也不回头,脚下施力,追上前去。

    还真放心我。

    秦川冷笑一声,心中不禁浮现起这个念头。不敢怠慢,收起皓月剑,心神微动,紧紧地吊在后头。

    而这时候,万人面盘膝坐于蒲团上,看着石室中,映着火光来回闪烁的蛾子,刚想掐死,手伸到空中蓦然一顿,露出森然笑意。

    飞蛾毫无所觉,等飞扑到火烛上时,已然晚了。

    只是无力扑腾下翅膀,便没了动静。

    石信有些惊讶,没想到秦川能够轻易地跟上步子。

    血线速度极快,秦川体内灵气沸腾,方才勉强追上,不被落下。

    二人没有注意到,山寨之中,有一道身影,看着二人冲入后山的灌木丛中,目光有些炽热。

    “蛰伏十数年,总算是有成果了。”他全身上下笼罩着宽大的兜帽,气势如渊,深不见底。

    屠夫寨落座于浮屠山半山腰,地势不缓不急,灵气有些稀薄,多是一些小片的树林灌木。

    后山便是浮屠山,血线飘向的地方,便是山顶的一处灌木林。

    这林子倒也奇怪。

    十数年前,这林子是一片算得上规模的树林,二人合抱的树木比比皆是,可这十数年间,大多枯死腐烂了。

    起初,寨民还以为是患了树木虫害灾病,可几次探查,也不见端倪。

    后来,万人面禁止寨民往来。这十数年过去,树木稀疏,低矮些的才能存活。

    不过,十年前的那个不起眼的小水洼,现在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潭眼。

    石信望着这处灌木林,目中狠色一闪,师兄,这十数年,你少见血,怕是把警惕心也都养没了吧。

    身后,秦川好似体力不支,缓缓拉开几个身为,直到距离石信三丈有余。

    左右手的位置皆有讲究。

    左手距离阴阳雷珠,只有半寸,若有一个异动,取丹投掷不过一个眨眼。

    右手放在储物袋上,虽说因为没有神识,导致取剑速度稍缓,但只要有阴阳雷珠作为俯冲,大有可为。

    二人步履间尽皆谨慎,没有发出太大响声,耳边只有风卷树叶的沙沙声和促织哀秋啼簇。

    一入林子,月光稍暗,但依稀能看到前方的那处潭水。四周一片光秃秃的,只有一些杂乱的石块,便是杂草都未见到。

    血线化作一道弧光没入池水,一闪而逝,未带起丝毫水花涟漪,好半会儿没有动静,仿若无物。

    就连石信,面色也有些古怪。

    与自己意料中的,不尽相同。

    正当其想要上前查探时,泉水忽然自池底,涌出一股红色水流,不过转瞬间便蔓延至水面。

    随后连带着整个水池直接沸腾,仿佛炸裂。

    而盘膝闭目养神的万人面,蓦然睁开双眼,转头看向侧面,仿佛真能够看破石壁。

    起身走到一个桌案上的木匣子前,轻轻吹了口气,拭去其上灰尘,唏嘘感慨一声。“十年未见了,老朋友。”

    ...

    林子之中,除了秦川、石信,还有一人,他身上似乎有敛息之法,竟然将气息收敛得不出身体丝毫。

    黑色兜帽在灌木掩盖下,毫不起眼。

    他看向沸腾的泉水,目光炽热,胸前砰砰直跳。

    敛息一事,秦川同样能做到。只要催动尘丹,效果绝然不必他的差。

    “接下来如何?这池水沸腾泄露出的气息太强,万人面必定已然察觉,我看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会赶到。”

    “我得到传承只不过只言片语,我也无法预料接下来的事,你且只管替我守好。我若是活不成了,你的解药,可就没着落了!”

    石信并未回头,双目死死盯着沸腾的泉水,想要找出端倪。这事儿,并没有撒谎,自己也都只是半蒙半猜罢了。

    “若是当真有了性命之危,我可不会理会什么解药。”

    刚说完,二人便发觉有人正向此地赶来。

    只是几个呼吸间,已然临近!

    正是万人面。

    一来到此地,见到沸腾的泉水,顿时目露骇然之色。“你怎么将血池催动起来了,我说过了时机未到!”

    石信闻言,面目狰狞。

    “师兄,你当真以为我是曾经的石信,会被你一句话诓骗?”

    “你分明是将我作为丹引,与那些祭品一般融入池水中!”

    万人面面色一变。“你怎么知道?”

    “当年在天心宗时,得到过一丝密宗传承。其中只言片语,恰好有这一点!”

    “只要我先行吞服血丹,便能突破后天,达到先天。”

    话未说完,沸腾的血池迅速冷却下去,一个个气泡破裂,忽起异变,伸出千万条丝线来。

    丝线一凝,撺做一股,化成一条拇指粗细的绳子。

    石信目光一闪,在绳子重新没入池水的刹那,死死将其拽住,临前还不忘叮嘱一声。“你给我守住了万人面!”

    双手一触碰绳子,好似抓住了黑洞,将身上的力量通通吞噬,面色一变,灵气灌注于双臂,陡然化作一股巨力,这才堪堪抵住。

    众人只能看到浑浊的暗红色池水。

    唯独石信,发觉池水下方,隐约可见一座祭台。祭台上托着一个令人心悸之物——血丹!

    而秦川,此时目光之间有些闪烁。自己若想要取得血丹,该如何抉择?

    石信口中,万人面的后手,又是什么?

    不等他多想,万人面手中拿着一柄,一尺左右的铁扇,急急向着面门拍打而来。

    秦川没有闪身,而是抬手,挺剑一磕。

    叮。

    声音并不多么脆响,反倒是让秦川目光一亮。

    “师弟好功夫!”

    万人面见到秦川目光大有深意,自然不敢怠慢。

    不急不缓地打出第二击,出手前还不忘提醒。“看招!”

    秦川横剑一挡,这次索性连声响都若有若无了。

    他目露古怪之色,万人面似乎并没有与自己争斗的意思。或者说,应了他说的话,时机未到。

    二人手上的招数极其花哨,却没有多少力道,皆是一些花架子罢了。

    “看我蛟龙出海!”

    “来得好,且吃我一式吞云吐月!”

    不慌不忙报起了菜名...

    若是在寻常人眼中,倒是不错的杂技。

    至于石信,此时却双目通红,豆大的汗水顺着脸颊滴落下来,打湿了衣衫。

    再多一些,多一些!

    他目中已然迷离,心神被血丹之中的魔性冲散,不能自己。

    林中四人,包括那披着兜帽的男子,也静静等待着石信将体内灵气全数灌输如其中。

    万人面余光一瞥石信,心中冷笑。

    若非是我授意,你当真以为自己能够取得那一丝传承吗?

    那些内容,八分真,二分假,你能看到的,都是我让你看的罢了。

    血丹秘法,也都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发现的。

    机缘与劫数相生相伴。机缘便是劫数,劫数便是机缘。

    你欲收机缘,必受劫数!

    血绳越发紧绷,水池之中的祭台被缓缓拉扯上来。

    便是秦川几人,也都能看到池水下的影子若隐若现。

    这时候,石信手上动作忽然一顿,身子不自觉地向前倾倒,像是体力不支,要被拖拽入其中。

    万人面面色一紧,手上招式不自觉停了下来,小退半步,与秦川拉开身形。

    目光闪烁,盯着石信。

    他面若金纸,手脚间不自觉的颤抖,像是力量达到了极致。

    便在其松手的刹那,万人面面色紧绷,一个纵身接过血绳,死死将其拽住!

    于此同时,赶忙服下一枚定心丹紧守心神,防止被血丹之中的魔性侵染的太快。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