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爱恨江山 > 天地倾覆 第二十五章 倾慕
    次日中午,孟云衣从医馆回侯府吃了午饭后,将刘虎牙留在府里,自己背着月华剑,骑一匹马牵一匹马的出了门。未时之前,到了城郊的五槐坡。那是个被一圈槐树和其他杂树环绕的一片草地,是东都城外比较僻静少人的一个地方。

    不多时,古雁带了自己房内那把普通的剑来了。

    逐日剑法的特点古雁昨日已对孟云衣说过,因此,今日教云衣的,便是讲解逐日剑法基本的剑路与发力方法。在初步介绍过逐日剑法的基本知识后,古雁翻身上马,亲自向云衣演示逐日剑法。

    云衣自幼习马术,但论起马上功夫,如何与马背上的民族相比。古雁漂亮利落的上马动作立即赢得云衣的高声喝彩。但是很快,她就被逐日剑法的威力震慑得嘴巴大张,难以言语。

    逐日剑法必须依托战马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今日古雁在马上施展剑法,自然比那日晚上在院中施展的更为威猛可怕。一人一骑在草地上来回冲杀,恍恍然竟然有千军万马杀将过来的气势。

    站在地上的孟云衣心神为之一夺,自觉如果是自己面对这把剑,不知道能否挡下一招。孟云衣没想到师娘的武艺竟然厉害到这个程度,不禁肃然起敬,凝神细看起来。

    古雁演示完后,并没有急于教孟云衣剑招,而是从握剑,感受凉剑特殊的平衡开始,再学发力方式,从基础的平刺开始练起。

    古雁说:“等你学会‘疾风剑’的发力方式后,再教你剑招。剑招学会之后,我会给你树几个稻草人结阵,你就在马上练习穿刺的准头。等准头练好了,再换木人阵,必须后来能练到一剑穿透或劈开木人。再后来,就要给木人穿盔甲。等你连盔甲木人也能一剑削断,那就算有小成了。”

    孟云衣问:“那练到大成是怎样的啊?”

    古雁回道:“石人一剑穿透或者劈飞。”

    “哇!”云衣惊叹:“疾风剑都能这么厉害,那传闻中的逐日剑该有多厉害啊!”

    看到孟云衣心驰神往的样子,古雁也很是怀念,想起了兄长持剑纵横的英姿,心中暗道:逐日剑,我会让你继续传承下去的!

    斗转星移,四季轮替,此后的几年,五槐坡见证了逐日剑法又一传人的诞生。

    对孟云衣不再入宫伴读一事,齐青蘅初时很是生了一段时间闷气。然而他也知道孟云衣的顾虑,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接受。

    孟云衣不再方便入宫,齐青蘅便只能常常出宫去找她。因为孟云衣时常在医馆跟陈清溪学医,后来又随古雁学剑,要么在跟朋友们厮混,并不常在家。齐青蘅便只能提前和孟云衣约好时间,再出宫碰面。

    有时候两人一起在定远侯府喝茶聊天,看书下棋,有时候两人一起逛逛街市,或者策马去城外奔上一圈。

    这日齐青蘅按约来定远侯府找云衣。齐青蘅如今也算是侯府常客,下人便直接将齐青蘅迎了进来。今日他来得早了些,正好在花园碰上了送洇墨出府的云衣。

    洇墨如今十五,和青蘅同岁,眉目已经长开,出落得亭亭玉立,气质清新娴雅,梳着秀气的垂发分肖髻,两边各插一支翡翠簪子,内着一身白锦面浅绿绣花棉袍,披一条银狐皮披风,好似一朵刚开的栀子花,还带着清晨的露水。

    因为是和洇墨在一起,云衣便也是女装打扮。今日云衣梳着简单的单螺髻,斜插一支白玉簪,着一身玫红锦面绣花棉袍,仗着体质好不惧寒冷未着披风,眉眼弯弯带着笑意,长相甜美,气质活泼大方,如同一支娇艳明媚的芍药。

    青蘅虽与云衣自小相识,平日里是见惯了的,但从未见过云衣女装打扮,顿时惊艳,心漏跳了一拍,怔忡了一瞬。

    洇墨乍然见到一位眉目清俊,温润如玉的陌生男子迎上前来,羞涩地微微低头一福。

    只见那男子躬身一礼,温和地和她们打了招呼,低沉的嗓音还带着点变声期的变调,但是已经透出了一些好听的磁性来。

    云衣为两人做了引荐,洇墨才知道,这位便是东昊的二皇子齐青蘅。

    云衣兴致勃勃地对洇墨说:“我与二皇子要去醉白楼吃午饭。听说醉白楼近日出了几样新菜,味道很是不错,不知道是不是来了新厨子的缘故。洇墨可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去尝尝?”

    姜洇墨犹豫道:“二皇子尊贵,能与二皇子一起共进午膳,自是洇墨的福气。然则男女有别,洇墨与外男一起用膳,怕是多有不便。”

    云衣拉住姜洇墨的手说:“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却彼此不相识,实在可惜。今日撞见,正是有缘,怎能不好好亲近认识一下。你别担心,我这就让刘虎牙去请敬宗兄。有你兄长在,别人也说不了你什么闲话。哦,对了,把陈平也一起叫来。”

    姜洇墨偷偷瞟了齐青蘅一眼,含羞带怯地说:“既然云衣这么有兴致,我也不便推辞。”

    云衣大喜,赶紧打发刘虎牙去找姜敬宗和陈平,对齐青蘅和姜洇墨说:“你们二位且在这里等我一等,我去换一下男装,去去就来!”言毕转身就风一样地走了。

    青蘅对着云衣背影叮嘱道:“天冷,记得带上披风!”

    青蘅一直看到云衣的背影消失,才依依不舍地转向姜洇墨,笑着说:“这家伙毛毛糙糙的,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还把客人就这么扔在这里不管了,实在是不像话。”

    洇墨笑着说:“那是她把我们两个当自家人,让我们在她家里随意些。云衣性子活泼直率,很是天真可爱。”

    青蘅笑着称是。两人站在花园边赏园景边聊天。

    青蘅心细,看见姜洇墨虽裹紧了银狐皮披风,在室外站久了还是有点发冷,因着教养良好没有哈气跺脚,但是脸色却略有点发白,殷唇也开始微抖。

    青蘅解下自己的镶白狐毛白锦面素色披风披在洇墨身上,温和地说:”天冷,姜姑娘不若跟我到前面花厅避避风。”

    洇墨俏脸飞红,羞赧地想要拒绝,青蘅的态度却温和而坚定。洇墨只好羞红着脸,披着青蘅的披肩低头和他并肩往花厅走去。

    洇墨感受着身上披肩犹存的男子体温,偷眼瞧着身旁正用温和的嗓音和自己说话,迈着不徐不疾脚步,芝兰玉树一样的儒雅男子,有种异样的情愫像藤蔓一样慢慢爬上了心间。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